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111章 秋老

第111章 秋老



位处北国的哈市,虽值夏末的白天,气温也只有二十度多一点。天空有些阴霾,似乎让一身夏装的李清芳感到了一丝寒意。她紧紧贴在周东飞身边,坐在了那个方圆几十亩的湖畔。r

湖水清冷,周东飞将自己的西装上衣披在了她身上。这还是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周东飞才被迫穿得正式了起来。暖暖的,带着他身上的体味。r

不远处,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者在垂钓,旁若无人。周东飞看得出,此人身上的功夫应该不错。虽不如凤池那样的家伙,但也算是个高手。不知道这人年轻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身份。r

另一个比较奇怪的地方,是这老人手中的钓竿。柄部不是寻常钓竿的模样,倒更像是白腊杆之类的材料,前头几节才像是正常钓竿,没见过这样的。r

“他是我外公的朋友,虽然只比我妈大了十几岁,但辈分却和我外公一样。”李清芳悄悄说,“我小时候就见他喜欢钓鱼,现在还是这样。而且一坐那里除了起钩和放线就一动不动,简直跟一个雕塑差不多了,嘻!”r

“别胡闹了,小心老人家拍你,呵呵!”周东飞笑了笑,也静观那面湖水。水很清澈,显然里面的鱼都是放养的。不过或许是时间长了,却也有那些一两斤重的大鱼。r

那个老者似乎听到了李清芳和周东飞的窃窃私语,没有转头,只是说:“大小姐,晚上有兴趣尝尝鱼汤么?”r

“想!”李清芳起身走过去,周东飞也紧紧跟随。刻意释放出一丝威胁气息,那老人果然神色一动,转身看了看周东飞。目光很锐利,如饱经沧桑的一把刀。但在这眼神之后,有种中气不足的遗憾。要不然的话,周东飞可能把他断定为凤池那个级数的存在。r

或许就像凤池说的那样,到了一定的岁数,有些事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吧。r

“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小姑爷?”老人不避讳什么身份,直接用“姑爷”来称呼。所以虽然言语冷淡了些,但李清芳却觉得可亲。r

“不一定。”周东飞的这个回答很狗血,毕竟杨思思还未必会同意呢。于是李清芳恨得牙痒痒,而老人却不禁莞尔一笑。r

老人提起了鱼线,换了换鱼饵,再度恢复了雕塑的模样。若非还在说话,还真的像是一个死物。“把握好机会,我看好你。”r

“谢谢。”周东飞说着,眼角一抖。因为他看到这老人地左手腕下,有那么一个淡淡的青色纹记。那是船锚的形状,很普通,但周东飞觉得有意思。“听老爷子的口音,好像是南方人。”r

“江淮一带的。离开老家多少年了,难得你还能听出我的乡音。”老人的眼神有点恍惚,如风中落叶般不可捉摸。到了这个岁数,都可以称之为有故事的人。r

就在这时候,一辆崭新的跑车开了过来,法拉利,很炫目。这车子沿着湖畔的小路准备直奔别墅,但在路过此处的时候却戛然停下。车上下来了三个人,两个貌似保镖,很雄壮,有点夜十三的味道。中间一个则长得白白净净,看起来也算是比较帅。瘦高个儿,脸部消瘦,摘下墨镜之后又露出了一对眼眶稍稍凹陷的眼睛。这样的一副体貌,稍显有些文弱。r

这人向湖边走了两步,笑着说:“清芳妹妹终于回来了!”r

“讨厌,就是他!”李清芳起得胸脯起伏不定,低声对周东飞说,根本没有回头。r

但周东飞却笑着转过头来,道:“哪里的朋友,认识我老婆?”r

呃……龙易白仿佛吃了苍蝇,眼睛瞪得很大,但是无神。估计这孙子反应也慢,两秒钟之后,一股怒火才在他眼睛中迸发出来。“你他妈是谁?!”r

“孙子,这么大的火气干嘛,小心气大伤肝!”周东飞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拉起李清芳就往别墅里走。r

“站住!”龙易白大恼。他一直在等李清芳,想不到等来了一顶绿帽子,这火气能不大?!其实这龙易白的女人多了,但他就是看中了李清芳那绝等的容貌体型,以及清纯的本性。如今好好一颗嫩白菜被周东飞拱了,这孙子肯定气不忿。而且,周东飞竟然喊他为“孙子”。这样的气,他可从来没有受过!r

随着龙易白一声“站住”,他身后的两个保镖马上冲上来,从左右两边就要攻击周东飞。而就在此时,那垂钓的老人忽然咳嗽了一声,说:“这里是杨家,不是你们龙家!”r

“老东西住嘴,这里哪有你的事,一个下人!”龙易白怒瞪着那个老人。r

老人不跟这样的顽浮公子一般见识,只是钓竿一甩,便向后抽去,甚至没有回头。但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击落,那钓竿竟然像是长了眼睛,“啪”的一声拍打在了一个保镖的脸上!这保镖猝不及防,竟然被抽 打得不知所措。另一个保镖心里没底,顿时也守住了脚步。r

周东飞笑眯眯地转过头,看着眼前这戏剧化的一幕。他已经注意到,这老人的钓竿甩得极具章法,显然沉浸此道已经多年。r

而龙易白和两个保镖的注意力则全部转移到了垂钓老人的身上,他们没想到一个下人竟然敢打他们!敢打也就罢了,偏偏还能打中、打疼,这就诡异了。因为龙易白知道,他的两个保镖都是从武术馆里挑出来的好手,很能打!r

这时候,老人收起了钓竿,将前面的一节节拆下。而到了柄部却是浑然一体的,一米五作用。而在那顶部螺旋的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尖锐的钢刺!r

枪!不过确切地说,又不像。一来造型太土、太诡异,二来也太短。但是那“枪尖”上熠熠的寒辉,却表明这玩意儿具有很强的穿透力。r

“你家老子是秦缺的徒弟?那也该有点见识的。”老人收起渔具,晃了晃手中的怪枪,说,“回去问问他,是不是知道这杆枪的来历!”r

好大的口气,肯定又是一个曾经辉煌、后又沉寂的老家伙!r

握枪的一瞬间,那老人仿佛变成了一尊杀神。龙易白和两个保镖虽没有周东飞那样的敏锐感知能力,却也莫名地感到了一阵心寒。而老人则自顾自地离开,路过李清芳身边的时候说:“晚上,我这老棺材瓤子给大小姐炖鱼,姑爷有时间也来吧!”r

“嗯,谢谢秋爷爷!”李清芳点了点头。r

姓秋?周东飞拼命回忆,却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猛人。周东飞势力很强,但阅历和见闻这东西是需要时间的积累的。不过秋老头儿左手腕上的纹身,却给他极深的印象。r

“回去吧!”周东飞懒得打理龙易白。本以为龙易白至少应该算是一个人物,没想到连个人都算不上。因为周东飞已经看出了,这孙子不仅仅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身上竟然还有毒品的味道。很细微,但瞒不过周东飞。r

龙易白被秋老打掉了一些气焰,但不代表他会重视周东飞。相反,他还想把自己在秋老身上受的气,全都撒在周东飞身上。只不过周东飞已经和李清芳走出了一段距离,而这湖边和别墅相距也不远,马上就进大厅了。r

龙易白一咬牙,喊着两个保镖就跟了上去。玛戈壁的,他不相信杨家敢得罪自己!每次来到杨家,杨思思和杨思明都会将他奉为上宾。也只有这些没长眼的下人,才敢这么嚣张吧?!一会儿见了杨思思,非要让她好好惩处一下那个钓鱼的老不死的!r

……r

大厅窗户里,杨氏姐弟和凤池看到了事情的全过程。杨思明似乎有些惋惜地说:“没看到周东飞出手。”r

凤池笑道:“周东飞的身手没必要试探,昨晚我和他过了招,比我强。要是秋老当初还能握紧那把枪的时候,我们两个联手或许能拿下他。”r

杨氏姐弟没有说话,因为凤池绝不会说谎。但这样的一个评价,实在有点匪夷所思。以为姐弟两人都知道,秋老壮年之时,战力不亚于凤池。r

凤池继续说:“让你们看的,是周东飞的神色反应。你们应当看到了,他丝毫不惧龙家,甚至有些看不起,这才是最关键的。”r

没有强大的自信,就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反应,杨氏姐弟明白凤池的意思。r

“都过来了!”杨思思看到周东飞和李清芳已经走了过来,随即说了一句,并走回了沙发上。杨思明和凤池也回到座位上,貌似浑然不觉。r

一进门,李清芳就眨着眼睛问:“凤叔,想不到秋爷爷也是高手呀。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r

“秋老出道比我还早,退出来也比我早,呵呵。”凤池轻描淡写,又转眼看着周东飞,笑道:“看到了吧,杨家还真有其他像我这样的人物。刚才你还说杨家不可能有第二个像我这样的,现在要承认看走眼了吧?呵呵!”r

周东飞笑了笑,摇头说:“秋老确实很强,但已经中气不足。握枪之初,指腕轻抖;呼吸之间,气息不匀。晚辈要是猜不错的话,老人家或许受过点内伤吧?当然,要是没有这个原因,他或许能和凤叔一战。看走了眼,是因为秋老没能带给我足够的威胁感,呵呵。”r

杨思思和杨思明悚然动容。秋老的伤,是老病根子了!一次握枪,一呼一吸,也能看出端倪?r

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