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112章 七十二个嘴巴子

第112章 七十二个嘴巴子



这个时候,龙易白已经带着两个保镖走了进来,大摇大摆,显然不把自己当外人。见了杨思思和杨思明,直接称呼“伯母”和“老舅”。r

喊的亲切,但是很冰冷。随后的一句话,更是充满了火药味:“伯母,这小子是做什么的,怎么纠缠着清芳妹妹?”r

“你要点脸好不好,到底是谁一直没脸没皮的纠缠我!”李清芳怒了。两人自见过第一次面,这货就一直打电话、发短信。一直换了三个号,都被母亲把新号码出卖给了龙易白。直到离家出走到了海阳,这才算消停了下来。r

龙易白的脸色不好看,“清芳,你是我的未婚妻,说话还是要注意一点。”r

还真有主人翁的感觉,搞得李清芳浑身起鸡皮疙瘩,干脆懒得跟他说话。r

杨思思则还不能下定决心,故而也不敢得罪了龙易白,只是尴尬地笑着说:“他叫周东飞,是清芳的朋友。他们两个在外地认识的,我此前也不知情。”r

龙易白怒冲冲地盯着周东飞,道,“也就是说,挖我的墙角?小子,有种的我见多了,像你这么不知死活的还真不多见!”r

随后,他又盯着杨思思问:“伯母,我和清芳的事情,好像是您和我爸妈亲自定下的吧?现在,您是什么意思?”r

“这个,我也正在做清芳的思想工作……”r

不等杨思思说完,龙易白已经看出了她的为难之情。看样子,杨思思本人也动摇了。龙易白是个猪脑子、二世祖,不但不懂得缓兵之计,竟然还把杨思思往绝路上逼:“呵呵,伯母难道忘了你们杨家现在的处境了?没有龙家的支持,杨家还能在龙江立住脚?”r

真是个蠢货!估计除了他本人,在场所有人都会听出这种毫不必要、且有失 身份的威胁。杨思明很憋气,依旧是一脸笑容的凤池则恨不能灭了这头猪。r

杨思思受到过龙家现任家族长的威胁,但还轮不到龙易白这样的小辈教训自己。高傲自负的性格,使得她根本受不了这种刺激。“还没成我杨家的女婿,就敢这么威胁我了。若是将来真的成了,岂不是更不把我这个妇道人家放在眼里了?”r

龙易白为之语塞,知道自己说话有点过头。而周东飞则适时地添油加醋,说:“现在对杨姨都已经这样,将来又会怎样对清芳?龙大少,哪个女人跟了你,估计全家跟着倒霉。”r

“你他妈给老子住嘴!”龙易白本来就最敌视周东飞,此时更加怒不可遏,他甚至恶狠狠地威胁道:“周东飞?老子一个电话,就能让人做了你!擦,跟我抢女人,你他妈算老几!伯母,今天请你给我一个明白话。要是你真的同意这小子跟清芳在一起,哼……我不介意让清芳成了望门寡!”r

怎么听怎么别扭,这孙子是有娘生、没爹管的?怎么每句话说出来,都这么二!周东飞皱了皱眉头,难怪李清芳对这个人恶心的不行。看来别说李清芳这样的极品女子,哪怕是个寻常的女人,也受不了他这样的二 傻做派。r

此前,龙易白见过杨思思和杨思明几次。但由于一直没有冲突,而且龙易白终究要掩饰一些,所以杨思思觉得这货还能勉强接受。而今天一旦被刺激了,不但原形毕露,甚至都有点语无伦次了。这下子,让杨思思大皱眉头。r

周东飞笑眯眯地上前两步,使得龙易白的两个保镖也随之向前,阻挡在周东飞和龙易白之间。周东飞笑指着两个保镖,说:“找人做掉我?不会就是找这样的货色吧?呵呵!”r

“妈 的,不识抬举!”龙易白这个二世祖已经忘了自己的处境,忘了这是在杨家,竟然怒道,“你们两个,揍他,往死里揍!擦他娘的,让他跟老子嘴硬!”r

看到两个保镖要欺身过来,杨氏姐弟大感不妥。这里是杨家,怎么能让龙易白这么肆无忌惮,否则杨家的脸面就全没了!哪怕周东飞实力很强,但不是杨家的人。让周东飞独自应对的话,会有些说不过去。他们两人向凤池看了一眼,不料凤池已经动了怒。刹那间,一股腾腾的怒意挥散,以至于龙易白的两个保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r

对于凤池这个杨家头号杀神,龙易白还是知道的。此时他才考虑到,自己这是在杨家惹事。而这个凤池,也绝不是两个保镖所能应付的。在凤池强大的压力下,龙易白心中极为不安。r

但周东飞却回身笑道:“凤叔,这不是龙家和杨家的事,是我跟龙大少之间的一点小矛盾,呵呵。”r

撇清了两家的矛盾,至少保留了杨家今后的一些回旋余地。对此,杨思明觉得这小伙子很会来事。而两相对比之下,杨思思也越来越觉得龙易白面目可憎。相反的,周东飞这货在她心中的形象却改善了不少。r

“对,就是我们之间的事!”龙易白赶紧借坡打滚儿。娘的,对付不了凤池这个杀神,还干不掉你!r

然而他刚刚说完这句,就听到两声闷响。两个保镖一左一右飞出,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在场除了凤池,其他人甚至连周东飞的动作都没看清。杨氏兄妹倒吸一口冷气,他俩见过凤池和秋老出手,觉得那已经是超乎寻常的快、超乎寻常的猛了。可是周东飞这货一出手,似乎更生猛。r

而周东飞又上前一步,单手掐住了龙易白的脖子,轻轻一抬就让他脚尖儿离了地。龙易白想要挣扎,可是已经有点窒息的感觉了,浑身提不起一点力气,一张脸憋得好似猪肝。r

“秦缺门下走狗下了个狗崽子,都张狂到了这个地步?呵呵!”周东飞笑道,“今天,我就替秦缺管教管教。”r

随后,就是让杨氏姐弟惊诧不已的举动——之间周东飞一只手翻来覆去地拍,大嘴巴子不停地左右招呼,打脸的声音不绝于耳,连杨思思都听得浑身肉麻。不过凤池倒觉得有趣,眯着眼在一旁看,不声不响。r

脸越来越肿,牙齿打落得越来越多。终于停手了,周东飞一把将龙易白扔到了地上。他很注意力道,不然一巴掌就能把龙易白打成脑震荡。现在,龙易白虽然成了一个猪头,但好在还有口气。r

“秦缺今年七十二,老子就打你七十二个嘴巴子,谁叫他白活了这么一把年纪,连自己手下的狗崽子都管不好!”周东飞笑道,“回去让你老爹告诉秦缺,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老头子都快到了命数的大关口了,就别再胡乱折腾了,呵呵!”r

日哦,打了龙家的人也就罢了,敢这样戏谑、甚至算是变相威胁秦缺的,闻所未闻!别说是杨氏姐弟,就连凤池都隐隐的心底发寒。r

其实,龙易白一句话也没听进去。他滚落在地之后,就一直抱着脑袋嚎啕大哭。但是腮帮子肿得太厉害,连哭声都跑了调儿。r

而后,周东飞笑看着两个保镖,说:“都是练武的人,这点疼痛都受不起?每人只断了一根肋骨,不至于站不起来了吧!带走这坨垃圾,赶紧的!”r

于是,两个保镖呲牙咧嘴地站了起来,满脑袋都是豆大的汗珠子。其实,他们俩刚才就想站起来拼命了,但是看到周东飞抽嘴巴子时候那种狠劲儿,这俩货干脆不约而同的假装无法起身,任凭主子被抽了。因为他们两个要是上去,肯定也是再被狂虐一顿的结局!现在听了周东飞的话,简直如蒙大赦,扶起龙易白就仓促逃离现场。在他们看来,周东飞就是个魔王,不可忤逆。见过虐人的,没见过虐人的时候还这么随心所欲、云淡风轻的怪物!那一个个嘴巴子抽在了龙易白的脸上,也狠狠抽在了两个保镖的心头。r

龙易白三人仓皇走后,大厅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一会儿之后,李清芳忽然诈尸一样拍手崩了起来,乐不可支,前仰后合。“太解气了,哇哈!哥,回头咱奖励你一个不打折扣的初吻,哈哈!”r

汗,谁说这妞儿纯洁了,这种事儿都能说得这么正大光明。周东飞一头黑线,杨思思同样如此。r

不过由这句话也能听出,两人所谓的“生米煮成熟饭”也确实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连“不打折扣的初吻”都保留着,还谈啥生米熟饭!r

“还闹!”杨思思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坐在沙发上一脸忧虑。“这下子,真的和龙家水火不容了。虽然你说了这是你和龙易白之间的个人恩怨,但打得也太不留手了!甚至,还直接挑衅了秦缺!这样不可调和的冲突发生在我杨家,龙家怎么可能对我们杨家善罢甘休!”r

周东飞装作有些歉意,但心中窃喜。开玩笑,老子说是和龙易白的个人恩怨,那只是装装样子好不好?不把你杨家拖下水,不让杨家和龙家的矛盾不可调和,哥还混个屁!到时候万一你杨家承受不住压力,真的把李清芳再交出去缓和关系咋办?要的就是你水火不容呐。r

当然,这些话只能憋在心里。表面上,这货还是一脸的无辜。“哎,只顾着打了,还真没想到这一层。不过阿姨您也别着急,咱再想想办法。”r

“有啥好办法?龙家真要是全力反扑,你一个人能抗下来?”杨思思蹙眉。虽然是半老的徐娘,但依旧有着一种无可挑剔的风情。r

“咱自己扛下来多费事,找个帮手。”周东飞笑了笑。不过他自己心里却在滴血:奶奶滴,这次要下血本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