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110章 杨家隐忧

第110章 杨家隐忧



对于周东飞和李清芳尚未“煮成熟饭”这个基本事实,杨思思和杨思明都感到很吃惊。早就听说两个年轻人已经那啥啥了,杨思思为此还暴怒了一个晚上。但想不到的是,这仅仅是李清芳的一个借口。r

本该是一种欣喜,但杨思思姐弟却有种淡淡的心痛。看看这个决定吧,把清芳这个自幼单纯如水的女孩子都逼到什么份上了!r

“为什么把这件事说出来?”杨思思的手一颤,继而问道:“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件事本该是你带走清芳的最有力的理由。”r

周东飞没有顾及什么礼貌,不经询问就掏出了一包红塔山。杨思明礼节性地递给他一支上档次的烟,但他却笑笑没有接。“假如真的以这种理由带走了清芳,估计您和正峰伯父、乃至家族其他人,都会真的和清芳老死不相往来吧?我不会同意让清芳嫁给龙家,但也不想让她连父母都失去。两全其美的结局是最好的,但若是做不到——比如您还是执意把清芳送到虎狼窝里去,那么我就只能强行带走她了。当然,那样你们只会恨我,或许不会恨这丫头吧。”r

“这是掏心窝子的话,爽快!”凤池笑了笑,“现在我至少觉得,清芳若是和你在一起,至少比跟龙家那小混蛋在一起更让人放心,呵呵。”r

凤池本来就不同意那桩婚事,所以一旦有点机会,便会适时地添油加醋。虽然字面上的意思是贬周东飞,其实却是想玉成周东飞和李清芳。r

杨思思心中早就有些动摇了,但长辈的自尊不可能让她如此轻易的做出转变,她冷冷的一笑:“说的倒是像条汉子。但我若坚持以前的意见,你真的以为能够从这杨家把清芳带走?”r

而周东飞随后一番话,则让杨思思姐弟俩彻底震撼了。只听这货有点随意地笑道——r

“整个别墅中,一个钓鱼的老者,一个闲转悠的保安,外加两个射击点。真正有些威胁的,无非如此吧,呵呵!这些人加起来,还不如一个凤叔。偌大一个龙江也就这么一位‘凤痴’,杨家得了已经是万幸,我看不会再有第二个。不过说句狂妄的话,我觉得凤叔还不至于拦下我。当然,假如真的还有凤叔这样的高手潜伏在杨家,那就当我是白说得了。”r

简简单单几句话,把杨家别墅的主要防御力量暴露得一干二净!r

而杨思思和杨思明知道,周东飞也只有来的时候,有机会在车上大体看一看。就那么简短的时间里,他就看透了这一切?妖孽般的家伙!r

至于说凤池这样的高手,确如周东飞所说,能得一个已经是杨家的万幸。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让凤池以一个外姓人的身份,始终参与到家族最核心、最高层的决策之中。这样的高手,杨家确实不可能再有第二位。r

但是据周东飞所说,一个凤池还不足以留下他。这样的口气,究竟是张狂、是夸张?还是真有依仗?r

不由得,杨思思和杨思明同时看了看凤池。不料凤池却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别看我,看也没用!莫说拳怕少壮,即便是我年轻的时候,也不是东飞的对手。这孩子的天赋,已经有些好得离谱了,呵呵!”r

震惊!能让凤池做出这样评价的,全龙江省估计都找不到。试想凤池年轻时候,那可是纵横一省的大枭,而且是同辈大枭中的佼佼者。假如把白家林和郭梦莎放在凤池当时那个时代,名气和声望也会略有不如,至少应该排在其后。要知道东三省位于东北边陲、数国交界,本就是个民风彪悍之地。能在这地方脱颖而出的,肯定都是千锤百炼才能修得正果。早年的东北王张家,自成独立王国的“金王”韩家,后来傲视三省的启御王爷,以及再后来试图挑战启御却最终兵败如山倒的乔四爷,哪个不是雄视同辈的猛人?r

而凤池,也仅仅就是比这几个人稍低了一个级数而已。r

“阿姨,再考虑一下吧!毁了清芳一辈子只是您一念间、一句话,但想重新找回这份幸福,却是千难万难了!告辞!”周东飞微微颔首,大步离开这座大厅。而一出门,就看到了李清芳这丫头正贴在墙角儿偷听。别看她刚才骂得凶,其实鬼着呢。r

看到周东飞出来,李清芳险些成了个大红脸。再次骂了一句“死犊子”,不过显然却是含情脉脉了。周东飞里面说的那些话,才是真的为她一辈子着想。特别是最后那句“只能强行带走她”,让她觉得这货虽然很气人,但还是很有人情味的嘛。r

周东飞笑了笑,示意李清芳带着他随便走走。李清芳的心情也不错,因为她看到母亲的意见似乎真的动摇了。要是能够和和睦睦,谁愿意和亲人搞得势同水火?于是她干脆不顾影响地挽住周东飞的胳膊,挺着胸、仰着脑袋带周东飞去了湖边,生怕别人不知道这就是她的男人。r

……r

大厅里,杨思思三人一阵沉默。良久之后,杨思思才问凤池:“凤池,这个周东飞真有他说的那种本事?”r

“能不能从这别墅里带走清芳,我看他最多只有一半的把握。但要是单论他和我的对比,明说了吧,很惭愧!呵呵!”凤池笑了笑,却没有什么妒忌之心,“我昨晚就在电话上对你说了,这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r

“他是什么背景和来路?”杨思明最关心的却是这个。r

“很强的背景,来头极大。不过他自己也说了,他已经和那个势力脱离了关系。所以不要问那些了,只看你们对他个人的意见就行。”凤池讳莫如深。有些事、有些人,说出来就等于抛出一颗炸雷。关于周东飞曾经的背景,既然周东飞本人不愿说,那么凤池也不能说。万一将那个背景抖落出来,进而惹毛了对方,凤池担不起、杨家担不起,换做启御王爷或许都担不起。r

杨思思和杨思明是商人,关于一些地下世界的事情他们想知道,却也不敢多问。而且,只要凤池不愿说的东西,问了也是白问。包括凤池本人当初的背景,就连杨思思的父亲都没有问出来。只不过杨思思的父亲觉得凤池这人仗义可靠,就慢慢地招揽到了家族的核心圈子里。r

杨思明点了点头说:“要说这年轻人本身,应该是很优秀了。但是,你觉得他能对抗龙家在地下世界的势力吗?就像周东飞说的那样,官场、商场上,我们杨家确实能和龙家正面一拼。所不足的,就是地下世界的能量。”r

“我也是昨天才认识他好不好,不要把我当成万事通一样,呵呵!”凤池确实还不是太了解周东飞,“只能说,要说钱世通和秦缺不亲自出面的话,周东飞确实能拦下不少的威胁。”r

真是个令人头疼的抉择!杨思思脑袋忽然大了一圈儿。要是以前那种无奈的形势下,自己必然选择妥协了,没有什么回旋余地。但是现在,偏偏又让她看到了一丝扭转乾坤的希望。究竟是举手投降,还是利用一切有利形势搏一把?要说胜了这一场,杨家的事业肯定又是另一番光景了!r

此时,凤池又补充了一句话,言语之中流露出了许多无奈和萧索:“大姐、明哥,还有一件事你们想过没有?”r

“什么事?”两人齐声问。r

凤池道:“我已经年近五十了啊,秋老更是连枪都握不稳了!哪怕我俩决意为杨家效力到死,又能折腾几年?都说什么‘老当益壮’,那都是唬人的鬼话!您们那些世界拳王、格斗王、泰拳王、散打王,有几个是年过四十的?当然,华夏武道博大精深,确实有些猛得超乎异常的老家伙,但也只有秦缺、卫疯子这寥寥数人而已。而且他们都是器械型的超级高手,能够随着年龄的增长,以经验和技术的优势稍稍弥补身体机能的不足。换做我这样的,有些事情确实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所以,昨天我一见到东飞,心底就升起了爱才之意。毕竟我们杨家在这方面,已经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了。”r

凤池的意思很明显:随着年龄的积累,他最终总是要退出这个圈子。到时候,杨家将无将才可用。而若是周东飞真的成了杨家的女婿,这个隐忧将自动消除。r

杨思思和杨思明虽然对地下世界的东西不是很明白,却也知道一个凤池和“秋老”这样的猛人,能够带来什么样的可怕效果。至少杨思思知道,“秋老”救过老爷子两条命,凤池救过杨思思本人一次,救过杨思明一次!家族当家人的四条人命,岂是儿戏?要不然的话,凤池和“秋老”在杨家的身份又岂能如此的超然?r

凤池这种人或许不能驰骋官场、商场,却能让你在险境中存活下来——这就是一锤定音的巨大作用。而若是连命都没了,你的人脉再广、脑袋再精,也没有任何作用。r

一个成熟的大家族,由官场、商场和地下世界三股势力支撑起来。这三大支柱哪怕倾颓了一个,都会造成巨大的震荡。要是杨家失去了凤池和“秋老”,后果会是怎样?比如说,没有凤池当初的出手,杨思思姐弟、包括他们的父亲杨达开都早早离世的话,这偌大的杨家早就灰飞烟灭了吧!r

想到这里,杨思思和杨思明都不由得浑身一颤。r

而一个能够接替凤池、甚至犹有过之的人选就在自己面前,就看他们姐弟俩该做出怎样的选择了。r

杨思思闭目沉思了一会儿,说:“等等吧!傍晚之前,龙易白会亲自赶过来见见清芳。到时候看周东飞能有什么表现,是否真的像他说的那么轻松写意,扛过龙家的压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