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其他 > 过得刚好全文阅读 > 第10章 江湖梦眺(5)

第10章 江湖梦眺(5)



  我要感谢他为德云社做的这一切。他说我错了,是他要感谢我,是我给他的节目充实了很多东西。他还说之前所播的节目都是他们台里库存了几十年的节目,是我们这一批新的数百段的作品充实了他的节目。这个工作他不做也会有别人来做,只不过他抢在前面,占了一个便宜。由此也给他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很多相声界的我的同行极力地去陷害、迫害他,通过各种方法去打击报复,通过种种渠道对我们施加压力,指使一些人在大鹏的电台留言板上大肆叫骂,语言下流卑鄙,手段无耻,那简直就是流氓行径——大家可能都想不到,这是我们相声界一些权威人物背地里干的事情,其中包括一些能在大型活动主席台上就座的人。为什么我平时很少参与一些曲艺界举办的活动呢,我还真是不愿和一些流氓打交道。大鹏为我们挨骂挨了好几年。

  平心而论,大鹏是委屈的,大鹏也是冤枉的。自开始播放德云社的节目,大鹏便被某些艺术家视为对立面。凡是大鹏的节目一概不上,凡是活动只要大鹏主持便要求电台更换主持人。其实,这一切本来与大鹏无关,大鹏是在替德云社受委屈。我们在向大鹏致歉表示慰问的同时,也感慨清平世界小人当道的无奈。当然,谩骂大鹏的短信不会是艺术家亲为,但也不会是观众。观众不爱听也就不会再听了。分析结果无外乎艺术家的徒子徒孙或妄图巴结艺术家的奴才。可悲!有时间干点儿正事不好吗?什么都是假的,只有自己有能耐才是真的,指望别人终不是长事,他有一万一场的会让你去吗?电视台录像会让你去吗?“艺术家”的身边需要的是奴才和狗,来衬托他的威风,他不会让你去分他的幸福,偶尔的恩典无非是赏赐奴才和喂狗的必须。

  郭德纲偕北京德云社再一次向大鹏表示致敬,谢谢您为相声做的一切。功过自有后人评,估计再有五六年事情就有转机,因为医学终归不是万能的,不管他是谁!

  (2005年左右,电台主持人大鹏因经常播放德云社节目而遭相声界部分人士迫害,因感不公,遂发此语以示支持和感谢。)

  曲艺的衰落

  曾几何时,曲艺由南到北各种形式各种唱段火爆异常,京津的鼓曲、相声、评书,苏杭的评弹、评话,东北的二人转等陶醉了无数的观众。

  今天,我们研究中国文学史艺术史,如果抛开这一古老的说唱艺术不谈,有许多艺术现象便无法进行合理的解释,也无法探索其艺术规律和基本源流。可见曲艺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其显著而又独特的位置。但如今的相声和鼓曲的真实处境是什么呢?兢兢业业说相声的,挣不着钱出不了名。出名挣钱的业内人士们,几乎没有正儿八经说相声的。

  鼓曲界更惨了,听某坠子演员说,团里四百八十元就可包一场演出,一级演员一场挣十九元。另一曲艺团每逢年节便各郊县露天演一圈。受了罪还不挣钱……如今,合格的相声演员严重缺乏,许多演员没等学会就红了。美国总统四年出一个,一个好相声演员十年未必出一个。许多演员对艺术知难而退、知难而绕,闭门造车狂妄自大。这些演员是不是应该对当前曲艺的尴尬处境负一部分责任?另外,对传统艺术的轻视也极大地损害了相声。

  众所周知,自清末至今无数的相声演员用自己的智慧创造了相声。百十来年里,这些笑林高手把中国语言里富有喜剧因素的结构技巧已经挖掘得差不多了,如果不继承这些丰富的经验,而单纯地抛弃传统,异想天开地要创新,这是不是有些显得无知呢?实话实说,曲艺确实到了极危险的时刻!我们不能漠视,更不能自欺欺人,空喊曲艺很繁荣只能说是无知者无畏!诚然,京剧是国粹,难道历经数千年风雨的曲艺便不值一提,任由车践马踏?振兴曲艺、弘扬曲艺、普及曲艺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面对专业团体凋零、前辈名家相继离世、后继无人振兴无望的现实情况,我们愿抛开一切空喊振兴的口号,脚踏实地认认真真地做一些弘扬民族文化、振兴曲艺的实事。自1996年起,我们提出了让相声回归剧场,先后经历了中和戏院、广德楼、华声天桥、天桥乐茶园四个阶段。其中经历了风风雨雨、无数障碍。更令人愤怒的是百分之八十的阻挠来自相声界内部,自己人打来的黑枪除了剧痛之外,更多的是寒心……

  红桥旧事

  忙里偷闲,回了一趟故乡天津红桥。红桥区是天津的发祥地,位于天津城区西北部。地理位置独特,北运河、子牙河、南运河流经区内,在三岔河口汇入海河,形成“三河五岸”的地理态势。红桥区也是天津商业的发祥地,许多老字号都是在红桥一带诞生的。

  十余年前,我含悲忍泪怀恨离乡,踏上进京之路。多少次,梦回故里,思乡难眠。此番应区里邀请,还乡访旧,几多感慨几多喟叹。与区领导同车观看红桥新貌,我竟如外乡人一般。变化太大了,大多与记忆对不上了。车至河北大街,有人指一片草地说:那是您当初工作的文化馆。我怔住了,兔走荒苔,狐行败叶,俱是当年群文之地。雾冷黄花,烟迷剩草,亦系旧时征战之城。当初童子皆长大,昔日苍翁俱凋零。我笑笑:走吧,没什么可看的!

  2006年,天津相声老演员×××先生在各大媒体上大肆咒骂于我。一时负面新闻满天飞,人人唾骂。为证清白,我在网上写了连载文章《我叫郭德纲》,解释了×××先生造谣之事的真相。×先生大怒,遂提条件如下:一、各大报纸上公开道歉;二、开发布会致歉,发布会上不可称其姓名,要尊称老前辈,老领导或老艺术家;三、通过中间人秘密补偿十万元;四、此事永不许再提。我见此条件后,觉得无沟通必要,断然拒绝。×先生后又提出可改为八万元,直至降到五万元,见我依然未允,便以刑事附带民事将我告到法庭。

  经司法部门审理后,判决如下:对于上诉人×××提出的上诉理由和其诉讼代理人提出的代理意见,经查,郭德纲在互联网上发表的《我叫郭德纲》一文中,所说天津市红桥区××ד曾用公款装修自己的房子,与女同事同居”的内容,并未指名道姓,上诉人×××以此向新闻媒体发布并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使其“个人隐私”为公众所知,因此造成本案“情节严重”的后果不能由原审被告人郭德纲承担。对上诉人×××要求郭德纲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经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案件范围问题的规定》第一条,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受理范围。对于上诉人×××提出的其他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尘埃落定,有人问我对×先生有何评价,我略带伤感地说:“跋扈欺人于前,寻衅滋事于后;步步进逼,落井下石;无君子之才,少大人之量;当面有贪人之意,背后有害人之心;倾三江之水,难洗君心之墨。花甲老翁,儿孙绕膝,当享天伦之乐,攀花折柳,诬良为盗,于心何忍,颜面何存?唯愿放下屠刀,则善莫大焉。”

  骂人

  平生四恨:一恨鲫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人情如纸,四恨小人猖狂。也奇怪了,小人年年有,今年大丰收,水都让他们搅浑了。这些位每天撅在网上骂街,也不怕身后过一个送电线杆子的车。

  看了几个与相声有关的网站,许多观众的热情让人感动。我心里明白极了,一个民间艺人,一个说相声的,这么多年有这么多人喜欢你,这是人家给你脸,可不能对不起大伙。这年头,谁比谁傻多少,可得活明白了。又见了几位匿名骂街的网友,大骂郭德纲。我乐了,这哥儿几个还没找着工作呢?好歹得干点儿什么呀。天天这么骂闲街,早晚得气迷心啊。侯震老师教导我们说:有钱人都忙着吃喝嫖赌呢,就这帮濒临饿绝的浪货才匿名骂人发泄不满哪。

  友人去天津小剧场听相声,回来笑道,有两大特点:第一,七段相声有五段骂郭德纲;第二,七段相声四个说的是郭德纲的包袱。我大笑,我早知道。其实所有骂郭德纲的人,他的潜台词都是:我要是郭德纲多好。

  网上骂人者无非几种,一种是听相声的专家,他们的理论是活的不如死的,死得晚的不如死得早的,骂最红的才能显示出自己的内行来。可以理解,谁没个业余爱好啊!还有一种是闲的,逮谁骂谁。没有道理,没有原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生活和家庭不幸福。一个人需要在这么一个不会带来后果的环境发泄,可见其空虚的程度。这种人需要同情,你想他但凡能拿钱买包狗粮含着,还至于这么浪摧的?最后一种,就是和相声有关的了。从骂人的帖子中,感觉得出来某些人是我们的同行,或是相关人士。他们不明白,海与山争水,海必得之。有这工夫,干点儿正事不好吗?

  真感慨,人生与弱智何处不相逢,以为躲着就行了,他愣往你身上撞,你骂他他听不懂,听懂了他还不明白,明白了他还不信。某些国人真悲哀,闻人善则疑之,闻人恶则信之。有句话与诸君共勉:在人群中生活,有必要保持一定的狼性!

  帝死曰崩,诸侯死曰薨,大夫死曰卒,士人死曰不禄,庶人死曰死,童子死曰殇,骂我的死曰欧耶。

  艺术家

  我总在台上开玩笑:我是艺术家啊,我都艺术家一个多礼拜了。以前哪有那么多艺术家啊,现在一下雨,顺墙根儿那艺术家,“呼”地冒出来了,跟狗尿苔一起出来。

  德云社创立多年,全体演员精诚团结。当然,中途有退出的,比如白佳林先生,少白派传人,岁数大了。他是白凤鸣先生的次子,他还有个弟弟叫白加黑……哦,不对,那是治感冒的。还有位老艺术家也提到退出演出:“台下人少哇,我那么大艺术家别丢人啦!”还有的人嫌钱少:“给得太少了,别地儿都给四十,你才给八十……”这位不识数!有句话说得好,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走了穿红的来挂绿的,沙里澄金,才留下现在这些位演员。剧场也不容易,尤其天热时,开冷风,一小时一百四,一场演出光电钱得五百。虽说卖不上来,也得硬撑着。经理也想方设法搞宣传,那天在水牌上给加了个小批“小万人迷”。吓了我一跳,赶紧找经理去了:“这谁写的?”“我们剧场写的。”“倒退八十年,历史上有俩万人迷,一个是相声八德里的万人迷,一个是八大胡同的万人迷,我比哪个?”经理乐了:“别着急,这是广告宣传,现在一场春雨过去,艺术家如同雨后春笋,人家好多人都是自己喊,有什么可怕?”话虽如此,我终觉不妥,便将广告牌擦了,转天一看,又写上了。

  不久,消息传出,曲艺界有识之士们大为不满,纷纷拍案而起,准备兴师问罪。幸亏有人进言:不妥!此时国际气候也是反对恐怖分子,过过再说吧!给他们带信的人又把消息带回,我一想,别等人家找来,自己先改了吧。往坏处改不就没事了吗?我改了吧,不叫“小万人迷”,改叫“真正孙子”,我要是改了,那后台人都得改。张文顺改叫“比狗不如”,邢文昭叫“死鬼再世”,还有张文良,能耐大小放一边,他头发秃,一上台晃观众的眼,极其恶毒,改成“罪该万死”。尤其赵桐光,当初给毛主席唱过,谁说的?他欺骗广大人民群众,给他改成“民族败类”。估计这么一改,好了,没褒贬了,同行们也不嫉恨我们了,可观众也不来了。振兴曲艺,弘扬传统,吃苦不怕、受累不怕、不挣钱不怕、往里搭钱也不怕,真正可怕的是同行内部打来的黑枪,令人寒心哪!孔圣人教导我们:唯说相声的与小人为难养也!!

  (2002年夏6月14日开始,于北京广德楼演出曲艺。时值半年,历经风雨。其间在10月左右,曲艺界内部颇有些风言风语,令人不忿,遂于演出中现场加铺垫话。事过境迁,回首望去,当初言语未免过激。今录于此,以资挂记。)

  相声世界

  相声艺人多少种,正所谓能文能武我自已,好似一台大戏。有一类艺人,水平资质均一般,热爱相声,更爱说相声。不管好与坏,定要与相声共死生,其情可悯,此类可称为壮士。

  比壮士强便为豪杰了。独当一面,一冲一撞。比豪杰强便是大将了,英武激昂,有万夫难敌之勇。比大将强的便是帅才了,帅才分两种。一种是单纯帅才,有韬略但无实力,两军阵前无能,但调兵遣将有头脑。另一种是文武双全的帅才,既能临敌,又可布兵。此类帅才不可多得。也有一类大将为光杆将,仅本人可征杀,旗下尽村民,此景最令人哀。

  若手下有将有帅有豪杰有壮士,又可亲征,则为王也。

  王也分为多种,有一路诸侯,有封疆大吏。居地有大有小,权势有多有寡。有称霸江南的,有力压冀北的。有辖一省的,有管半个县的。有四处流窜的,有管某茶馆周末晚上的。有想一统江山的,有混姓字留香的。有惦记冰箱彩电的,有盼望开会发言的。有围着井底绕小圈儿的。

  世界很公平,相声世界更公平。

  你是“黑社会”

  一副对联,上联“说高雅相声管你爱乐不乐”,下联“讲痞子相声虽然一票难求观众爱看人民喜欢我也骂郭德纲就骂我小心眼就这么骂我都不解恨我更年期到了我疯了跟于谦走一对脸我也不说话怎么着吧”,横批“谁也超越不了我”!有人纳闷,这也没个辙呀!您圣明,有辙谁还骂郭德纲啊。

  (某艺术家致力于推广相声高雅艺术,贬我等为痞子相声。此君本来与于谦很熟悉,但后来走对面也佯装不识,其天真如此。后台说此事,俱大笑,遂编此对联以明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