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其他 > 过得刚好全文阅读 > 第11章 江湖梦眺(6)

第11章 江湖梦眺(6)



  有朋友问我据某些人说德云社最近比较混乱,是不是真的?我笑了,谁都得活着,还不许人家对生活有个美好的憧憬?朋友又问,为何不断有人骂你?我大笑,没法,我长得像个包子似的,还免得了有狗追我?接了一个电话,说又有人告我。我说行。那个朋友急了,都俩了,要再来一个怎么办?我说碰。天不早了,临睡前上网再看一遍各大娱乐网站,哦,还那样。有跳河的自尽的绯闻的官司的整容的变态的道歉的骂街的有病的撒谎的装傻的装疯的装穷的在A和C之间装那个字母的,大标题四个字“快乐人生”。我笑了,人活着无非是让人笑笑,偶尔也笑笑别人。骂你的人他的身体也在别人的嘴里被咀嚼着,挺公平。

  (拍情景喜剧《小房东》的时候,正是刚刚接手德云社剧场的时候。彼时,后台老少可开心了,百年老戏楼终于划归德云社,我们再也不用东奔西走,颠沛流离了。此时,依惯例也传来大批流言,但此时喜悦大于烦恼,也就无所谓了。)

  有人来访,说部分媒体又接到秘密指令,近期限制郭德纲出镜。我笑,常事了,隔三岔五总有一回。朋友问有办法吗?我想了想,一般来说吃乌鸡白凤丸,若是气滞血瘀型就得吃当归浸膏片,血寒型吃艾附暖宫丸,实热型吃风轮止血片,虚热型吃固经丸,基本都能见效。朋友点头称赞。又提起我曾经主持的一档节目,百姓们极爱,但某领导的夫人不喜欢,遂将我换下,问我有何感想。我极郑重地回答:等那娘们死了再说!

  (山上青松山下花,花笑青松不如它。有朝一日寒霜降,只见青松不见花。书词一首,与诸君共勉。)

  门铃响,有同行造访。落座后极兴奋:“听说了吗,相声拍卖大获成功!本次拍卖具有里程碑式意义,我们必须大胆探索,不断尝试新方法,新路子,让相声这门有百年历史的古老艺术能够跟上文化体制改革的步伐,适应市场、开拓市场,更好地和市场接轨!”我认真地聆听,然后羞愧地摇摇头:“对不起,这个我没猜着,您再说一个吧。”沉默了片刻,同行又恢复了进门时的状态:“还有一个让我欣喜的事,曲艺界对德云社十分重视和抬爱。我希望你把自己融入主流曲艺队伍。过去有些不睦,今后应当主动示好。在和谐社会的建立中,最具有黏合人情力量的相声艺术家们,在自己的小环境里首先应当和善相处,用不着鸡吵鹅斗。”我点点头:“这是您说的?”同行笑道:“一位老同志的感言,语重心长啊。”我郑重地致谢:“请转告这位老同志,有时间一定登门打老丫挺的。”慢踏花径,我送同行向外走去。同行挺客气:“回去吧,我还得给观众送票去呢。”我怔住:“票不是卖的吗?”同行笑了:“送票还没人来呢,呵呵。我主要也为了四处串串闲话。”我表示理解:“去忙吧,别误了正事,怎么走啊?”“我坐地铁来的,回去还是地铁。”我点点头:“坐地铁好,记住!走2B出口。”

  (当年,曲艺界某老同志经常发表一些言论,竭尽诋毁我等之能事。当时年轻气盛,遂有所反击。今日回头,亦觉无聊。2010年8月,德云社遇大状况时,该老先生又雀跃欢呼,兴奋不已。可见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由他去吧,老先生啦。)

  后台,闲聊时惊闻喜讯。某广播电台又封杀了我的单口相声《王半仙》。据监听专家分析,此作品歌颂了投机取巧不劳而获的人,不利于国家建设。我大笑,这个理由太销魂了。《王半仙》移植于苏州评弹《描金凤》,又称《错姻缘》。现存最早刻本为光绪二年(1876)重刻本及三十二年《马如飞重谱时调》石印本。书成于光绪之前。作品情节曲折,写救人危难与真心相助,尤为感人。其主要回目《求雨》《救兄》等脍炙人口,为弹词龙凤书的代表作。陈云同志在1960年3月,还在杭州与老艺人杨斌奎、杨振雄、杨振言探讨《描金凤》中从苏州坐船到朱仙镇、开封有没有水路可通的问题。他专门请中国历史研究所的专家进行考察,把考查材料打印几份,分送三位老艺人。1978年,陈云同志在杭州,再次观看了评弹名家余红仙演唱的《描金凤》,深表赞赏。多次接见,并谆谆嘱咐:评弹要坚持出人出书走正路。

  我就纳闷,有些人的智力和人品怎么二到如此地步,猫了个咪的。

  (自评:年轻气盛,无敬畏之心。瞻前必须顾后,切记切记!)

  又有相声大师的嫡孙密报,因最近憎恶郭德纲参与他人家事,有同行密谋找寻郭德纲作品中可诽谤寻衅之处,送呈有关职能部门,以图报复。我叹气,他们拿有关职能部门当什么了?看看表吧,好知道弱智到几点了。难道真没人通知你们“文革”结束了吗?我有些遗憾,只能用一七和发花两道辙问候令堂。嫡孙好言劝慰:做人莫耿直,最好说点儿软话。我点头致谢:不劳费心,我自会讲。待会儿我约了他的太太在快捷酒店见面。

  (最熟悉我作品的不是观众,不是纲丝,而是同行。大批同行一句句地听我的作品,好从中找出问题,以此挟制德云社。我并非杞人忧天,也不是无病呻吟,更不是受害妄想狂。这些都是千真万确发生在太阳下的事。我所能做的就是把作品完善,力争无懈可击,让别人找不出毛病,也许就是这股力量支持我走到今天。)

  手机响,电台的某位副台长来电。聊了聊合作项目之后,话题又转到相声上。方知道形势一片大好,而且令人欣喜的是,身为热心观众的某曲艺资深人士依然每天听德云社的相声,还都能挑出不利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地方,并且挖出很多隐藏极深的毒害人民的低俗笑料,然后将这一切汇总成文,每周寄往各有关单位。我很兴奋,一个人挑一个错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都在挑错,这是何等高尚的人品啊!

  很多人骂我,但骂我的人都是在晚上关上灯,拉上窗帘,坐在电脑前,打两行字吃三回速效救心丸。

  欣赏某电台的节目,来自塞尔维亚的一位女士指责了郭德纲的相声极其低俗,仍须修炼。我发自肺腑地开心,我赢了!这就是没辙的表现。一霎时天地开阔!我要好好说相声,让德云社壮大。借文化体制改革的春风,给艺术团体蹚路。如需要,歌颂型相声我也行。既宣传得当又不肉麻。我会超过所有主流相声演员!

  (我觉得挺没意思的,我真觉得挺没意思的。上网搜了一下这位外国女士,在不同领域不同专业都有发言。同样的话语,开头都是来自塞尔维亚的×××女士说……呵呵,说你奶奶的纂儿!)

  角色

  打开电脑,浏览了几个戏曲网站。猛然发现几条郭德纲组建评剧团要唱戏的新闻,并且有数位资深戏迷破口大骂的好文章。惊喜之余忙细细拜读,遗憾的是没说出什么来。只是把“纲”字改成“肛”字。为什么呢?大不解。可能是为了证明是他们几位亲口说的吧!呵呵!真有高人,戏还没唱就看出不好来了?我爱戏曲,我愿意戏曲繁荣,我不是戏曲艺术家,我愿意拿出钱来买服装,我愿意包剧场唱戏,我愿意尽我的力量帮戏曲干点儿什么,只要它能好就行。请大家给我一个机会吧!顺便说句不中听的话,各戏曲论坛都快成中东战争了,骂声不断,硝烟弥漫。图什么呢?不是找乐来的吗?怎么个个都要捐躯呀!我一看啊,全是内行,个个都比演员强。一个比一个骂街狠。看着真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