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125章 低价收购写字楼

第125章 低价收购写字楼



和写字楼老板的谈判,陆陆续续持续了两个月。期间,那个老板又是拉硬弓、又怕拉崩了弦,毕竟大家都不肯接手这个烫手的山芋。好不容易遇到了周东飞这个愿意上钩的冤大头,被他跑了怎么办?r

而周东飞则显得很从容,摆出了“大不了老子投资别的楼盘”的架势。反正出钱的才是爷,他不急。r

最终,写字楼老板咬牙加狠心,来了个出血大甩卖——“飞哥,要是低于一亿三,兄弟就不如把这写字楼直接扔给银行了、偿还贷款!要不是兄弟还有别的生意,不想过分得罪银行,这买卖真的没法做!”r

让银行收回这个抵押,确实能解决他偿还贷款难的问题。但是,银行要是以这种不良资产来抵消当初放出的贷款的话,这个老板在商场上的信誉就没了。以后别的生意再想贷款,千难万难。做生意的,能不得罪银行就不要得罪,那是财神爷,谁都保不齐有急用钱的时候。r

一亿三,这是周东飞接下的最大一笔单子。哪怕其余的一亿七暗中买下了好几家中型楼房,加在一起的面积也只有三万来平米,和这个写字楼差不多。当然了,这得益于写字楼老板急着套现用钱,也得益于这是整体出售,比零零散散地购买要方便得多。r

等到年底的时候,周东飞把钱花了个差不多,现在他开始着急市政府的混蛋效率了。奶奶的,赶紧把改造规划公布出来啊!三个亿的贷款啊,每一天的利息都是个大数字。这些利息是法定的,李冰冰也没办法给他免除了。r

当然,李冰冰也有点着急。她不但给了周东飞三个亿,而且还让汇通银行买了一个两万五千平米的高档楼盘呢!而且她的砍价能力显然不如周东飞,比周东飞买地那个写字楼少了接近五千平米,但价格还高了两千万。r

当李冰冰宣布买下这个楼盘的时候,汇通银行的高层一个个倒吸一口凉气。乖乖,这是个营业点?简直是海阳分行的中心大楼啊!近二十层楼,哪个营业网点能用这么大的面积,有钱烧得慌啊!r

在此期间,汇通银行高管们一直问李冰冰,什么时候开始装修这个楼盘,以便尽快投入使用。但她一直说“再等等”,“不着急”。其实,她心里比大家都急。买楼砸进去一亿五,贷给周东飞三个亿,收回这一切的前提全都在于院东路改造计划的出台。要是这个计划搁浅了的话,那可就泡汤了。r

当然,由于李冰冰买了楼反而迟迟按兵不动,也真的引起了其他高管们的怀疑。汇通银行是私营性质的商业银行,抗风险能力和国有大银行差得远。要是这些钱真的栽了,总行应该还好说,但海阳分行就有点吃不消了。r

总行听了这个报告,当然也非常重视。汇通银行最近在海阳市生根发芽,发展的还算不错。突然间蹦出这么一个妖蛾子事情,让总行的领导非常蛋疼。但是,总行领导又知道李冰冰的真实身份,只能无奈地跟总行行长汇报。总行行长李朝阳一听李冰冰这么胡搞,当即打电话猛喷——r

“丫头,你搞什么鬼?!三个亿的贷款和一亿五的投资,全都砸到了一个叫‘院东路’的小地方,昏头了?!”r

“人家……人家这是在投资嘛……”李冰冰怯声怯气地说。r

“糊涂!投资也要选准项目,能这么胡搞乱来?投资不是儿戏,不是过家家!你也是学金融、学经济的,这点常识都不懂?”李朝阳怒吼着,“要是这些钱收不回来,海阳分行都有可能停摆,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收场!”r

“您别说了,人家现在也在着急呀!算了,到时候再说,现在还不到最后的时候!”李冰冰龇牙咧嘴地说,“我挂电话了啊老爹,您先忙着。”r

“等等……”李朝阳还要继续喷,不料手机里传来了“滴滴”的声音,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女儿哟,以前没让自己这么费心过啊!本来看她在海阳做得不错,几乎独当一面了,李朝阳还觉得后继有人呢。现在看来,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做事情还是不牢靠!r

没错,李冰冰的真实身份,就是汇通银行大老板李朝阳的长女,下面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弟。要不然的话,一个分行高管,也不敢冒这么大的风险借给周东飞钱啊。说白了,李冰冰等于拿自己家的钱借给了周东飞。r

……r

时间就这么耗着,三个月没消息、四个月没消息,转眼就是春节。眼看着利息一天天在上涨,梅姐和白小宁都有点着急。周东飞却仿佛没事的人一样,全副精力扑在了浣溪沙和心怡酒店的经营上面。唯一值得庆幸点的消息,是浣溪沙的分店已经开了六个。而根据开业时间的长短不同、以及盈利水平的多少,总店这边一共收缴了加盟费三四百万。要是明年全年的话,收缴七八百万肯定是没问题。加上主店现在的盈利水平也在大大提升,使得浣溪沙总体年利润接近了两千万!梅姐、白小宁、周东飞三个大股东,成了正经八百的有钱人。r

总之,现在的浣溪沙真的成了一个造钱机器。越是如此,两个女人还越怕偿还不起银行贷款,最终来了个资不抵债,把浣溪沙给清算了。r

“梅姐、小宁,你们后悔不?嘿!”吃年夜饭的时候,周东飞笑问。r

“后悔啥呀,反正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梅姐说,“大不了,咱们一起从头再来。只不过就怕连累了人家冰冰,多不好。”r

白小宁也点头说:“反正你们怎么决定的,我就跟着做就是了。”r

都是好说话的女人,这样的股东才能合作愉快嘛,周东飞笑道。而一旁的白家林则瞪着周东飞,说:“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小宁的钱被你搞没了,她不找你麻烦,我找你麻烦。”r

“有本事你就来,又不怕你,嘿嘿。”周东飞知道白家林是在乱说。其实像白家林这样的人物,也不是太在乎钱多钱少的。当初在青蒙纵横之时,他手中的钱也多得是。而自从栽了跟头之后,似乎那些钱没了也就没了。周东飞说过,这才是真汉子。r

年夜饭吃的很热闹,只不过芸芸、李冰冰、蒋汗青、戴安澜等人是不会来的,个个都有自己的家。而李清芳也破例被李正峰叫到了市政府家属小区,于是剩下的也就周东飞、梅姐、白小宁、白家林、郭梦莎、夜十三等人,以及浣溪沙的一些不用回家的中高层人员,比如陈薇、卓卓、月月等。r

一群人正吃得开心,李清芳忽然打来了电话。周东飞还以为这妞儿要耍小姐脾气、怪自己没有提前打电话拜年呢,哪知道他一接电话,李清芳倒是神神秘秘地说话,而且语气里呆着惊奇和欣喜:“臭犊子,你踩了狗屎运了,大狗屎运!”r

声音很小、很轻,看样子是在偷偷背着李正峰说话。r

“啥意思?不会说……”周东飞先是一愣,继而乐了,“喂,是不是伯父那边有啥消息?”r

“你这家伙简直是妖怪,啥都能猜出来!”李清芳依旧小心的说,“我爸今天高兴,喝多了,不小心说漏了嘴。他说等一过了春节,就要全面开发院东路!臭犊子,你不是在院东路买了一座写字楼吗?等着升值吧!狗屎运啊,真是狗屎运!”r

“哈哈,这是哥一年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也是今年春节最好的礼物!来,啵一个,哈哈!”周东飞乐颠颠地挂了电话,满面春风地大口喝了一杯。觉得不过瘾,又喊道:“梅姐,把那两瓶儿陈年的高度茅台拿来吧,大家乐呵乐呵!”r

梅姐白了他一眼,仿佛说:有点好东西就是不能被你知道!不过,她还是把两瓶茅台拿了出来。这不是市面上那种虚假炒作的“陈年酒”,而是梅姐老爸在世的时候,自己存下来的。本想留到自己六十大寿的时候喝,不料没有等到那个时候。连瓶子还是黑罐子的模样,应该有三十年以上的年头儿了。据说现在真正的三十年陈茅台,一瓶儿就要好几万。r

“为啥突然这么高兴,连这两瓶酒都让我拿出来了?”梅姐问。r

周东飞附耳低声说:“清芳打电话了,说他爸不小心说漏了,大约过了春节——最多一个月内,就要大规模开发院东路!”r

啊?梅姐险些失声惊喜喊出来!r

连续几个月的忧虑,彻底打消了啊!不但打消了忧虑,而且面临着一场暴富。只要院东路开发的事情落实了,三个亿的固定资产至少能转换成六个亿!这样的暴富机会,能不把人兴奋死?r

不过,这件事目前也就限于她和周东飞、白小宁知道,不便于太过于张扬。于是,梅姐一肚子兴奋不知道怎么宣泄,竟然“啪”的一下亲在了周东飞脸上!亲过之后,才知道自己有点失态,连红得像苹果。r

几个人愣愣地看着梅姐,不知道她今天犯了什么毛病。倒是郭梦莎淡淡地笑了笑,“看来梅姐是真的思春了。今天年夜饭之后,咱们给她和飞哥过洞房!”r

“呸呸!就你这丫头胡说!”梅姐的脸更红了。亲那一下是她自己愿意的,证据确凿,也赖不得别人。r

倒是白家林的话更猛,“过啥洞房啊,两个人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就是咱们不知道而已。”r

“谁再敢胡说,每人罚半斤白酒,一口气喝下去!”梅姐假装发飙。于是,一群人七嘴八舌猛说起来,越说越离谱。听这些人的语气,好像周东飞和梅姐连孩子都生了一窝了,就是藏起来了而已。r

还是周东飞看透了根本:这群货,都盯着那几十年的茅台呢!怪怪,一口下去就是半斤酒,还能轮得到咱?r

于是不等众人回过神来,这货当即开了一瓶儿,一口气喝了大半瓶。夜十三嘟嘟囔囔,“不要脸啊不要脸!说好了的,谁‘胡说’谁有酒喝,你咋就自己喝上了!不行,给我留半瓶儿,我擦……”r

“你也懂酒?喝了也是白喝,跟喂牛一样!”白家林又把夜十三手中的瓶子抢过来,跟抢媳妇差不多……r

窗外,璀璨的焰火释放着压抑一年的欢快,将这座城市笼罩在了一片祥和之中。这一夜,大家都醉了。哪怕是周东飞那种变 态的酒量,也没能承受住三瓶高度白酒的猛灌。人逢喜事精神爽,解脱啊!r

一片迷乱之中,众人将周东飞和梅姐反锁在了一间客房之中。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夜,天知道究竟会有多少欣喜带给周东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