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40章 安全感

第40章 安全感



周东飞给她扇着扇子,但她似乎还是觉得有点热。这时候,周东飞注意到她那夏装短袖警服衬衫已经解开了一粒纽扣,露出了白皙的脖根,甚至已经出现了一点起伏的轮廓。寻常女警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也只有她才行。r

李清芳没有讲故事,却首先发问:“你知道我为啥天天不回家吗?哪怕来心怡酒店之前,也只是在宿舍里?”r

“跟家里闹别扭?离家出走?”r

“啊!”李清芳拍了拍稍稍有点晕沉的脑袋,就像看妖怪一样看着周东飞,“你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啊,这都能知道?!”r

周东飞笑了笑,没吱声。这样年纪的女生,而且一看就是从小养尊处优的,能有多大的忧愁?说到底,无非就是跟家里闹点别扭,跟父母有些代沟,仅此而已了。r

“好吧,承认被你打败了!”李清芳心里极度不平衡。为啥自己看他就看不透,而这货看自己就像看玻璃人一样。“其实,我父亲的职务挺高的,我母亲也有钱,但我就是不想呆在那个家里,闷死了。所以我从警校毕业之后就独自找的工作,也不跟他们联系。”r

“叛逆心理?都二十大多的人了,还闹什么小性子!”周东飞笑了笑。r

“不回去!每次跟他们在一起,都会逼着我出嫁,好像我是捡来的女儿一样。”李清芳愤愤不平,“再说了,他们这么包办婚姻,是违反《婚姻法》的,亏我爸还是当领导的!”r

周东飞笑了笑,似乎很玩味儿地说:“其实一切的根源,在于他们给你指定的男人不合你的意。要是个让你看着顺眼的,指不定你早就嫁出去了。”r

李清芳歪着脑袋看了看这货,别说他眼睛还真毒,这都能猜出来。r

“被说中了吧,哈!其实嘛,他们给你指定的或许不合心意,但各方面条件应该还是不错的。”周东飞乐了。哪知道李清芳恨恨地在他背上一通猛捶,“你这没良心的家伙!我把你当朋友才对你说,你竟然盼着我跳到火坑里!”r

周东飞抓住她的小拳头,险些把她的身子都拉到自己身上。李清芳是吃过这种大亏了,自然防备的严严实实,当即老老实实地坐端正了。r

“他们给你指定的那位,哪里不好了?”r

“那个人很帅,学历也高,不但也有钱,似乎更能挣钱。但是,我就是不喜欢他,看到他就别扭。”李清芳说,“总觉得跟他在一起,我会没有安全感。”r

“那是你要求太高。那样的小伙子,估计屁股后面已经排了一排大小美女了。”周东飞笑道。r

“这就是我缺乏安全感的原因之一。”r

“呃……确实。”r

“其实更主要的一点,是因为我觉得他有所企图。或许是企图我父亲的权力,又或者是企图我母亲在商界的影响吧。”李清芳这次说得比较靠谱儿了点,“如果爱一个人,非要掺杂太多非感情因素的话,你不觉得很累、很不稳定吗?”r

“老妹,我看你这辈子难嫁出去了!”周东飞说,“哪怕一开始不知道你父母身份的人,等到他们接触到你父亲的权力和你母亲的财势的时候,说不定多少也会渐渐滋生一些想法的。人嘛,总是会变的。”r

李清芳很认真地看了看周东飞,然后叹口气说:“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假如换做是你的话,将来也会变吗?”r

“不知道,所以你也别打哥的主意。哥现在虽然纯洁,但还不一定修炼到了近墨者不黑的理想境界,哈哈。”r

“美得你,谁会打你的主意,举个例子就让你的尾巴翘天上去了!”李清芳嗔了一句,而且不失时机地打击周东飞,“再说了,你这家伙整天跟女人打得火热,简直就是一个妇女之友,比那个人更可气。”r

“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嫉妒。”r

“鬼才会因为你而嫉妒!不扯了,还是回车里凉快些!”李清芳吐露了很多的心迹,心中的压抑感出奇得减少了许多。她没有开车,而是打开了后排的车门,蜷缩在座位上就睡。r

“你不开车?”周东飞问。r

“不开了,睡一会儿!”李清芳似乎很懒散地闭着眼睛,彪呼呼地说:“你随便开到哪里吧,哪怕把我卖到歌舞厅当小姐呢。”r

“那太浪费了,还不如留着自己用呢!”周东飞嘿嘿地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并没有开车的意思,而是转身看着这朵娇憨的睡莲。r

这时候,李清芳缓缓睁开了眼睛,自失地一笑说:“你知道吗?其实你这人嘴上花花的要死,其实也不是很坏的。怎么说呢,总之在这一点上,反倒有些安全感。”r

“什么意思?”r

“比如上次你在床上搂着我,比如今天早晨……虽然我当时很紧张,但我却觉得,只要我不开口同意,你是不会伤害我的,是不是?”r

“好妹子,那你就开口同意一次吧,权当可怜可怜哥了!”r

“滚蛋,你不如去死!”李清芳这么骂了一句,该睡的就睡。r

周东飞看着这个大腿露出半截、衣领已经不知不觉松开第二粒纽扣的小美女,心中有点燥热。不过人家都说自己有他娘的“安全感”了,也不能一转眼就打消人家这美好的印象吧?忍忍吧。r

只不过,李清芳那第二粒纽扣开的真不是时候!暴露出了那么多的刺激性信息,让周东飞有些心乱。为了彻底消除这种惑乱的源头,他很是正人君子地说:“妹子醒醒!”r

李清芳没搭理他。他伸出手,在她白白的大腿上推了推。终于,李清芳猛的瞪大了眼睛,防贼一样地看着这货,“你这坏蛋,又有啥不良想法了?!”r

“没……”周东飞暗恨,自己当一回君子容易嘛!“妹子,你那领口的纽扣开了。”r

“啊……”李清芳低头一看,惊呼了一下。完蛋了,又被这犊子的贼眼珠子看了个饱!r

“妹子,你都被我占了这么多次的便宜了,早就不纯洁了。我看你就破罐子破摔,‘同意’了我算了!嘿!”周东飞厚颜无,耻地看着李清芳系纽扣,饶有兴致地咧嘴而笑。r

“连个破破烂烂的洞房都没有,还想让我答应你?滚蛋吧你,哼!”r

“要不,咱们就在这里将就将就?搞一次车震得了,哈!”r

“什么是车震?”李清芳单纯地眨了眨眼睛。r

周东飞一愣,真要是张口解释的话,自己的脸皮厚度还确实欠了点火候。哎,没有共同语言!“算了算了,开玩笑的,睡你的吧!”r

周东飞悻悻然转身,老老实实倚在了车座靠背上。不过,他却听到了李清芳似乎轻轻的咬牙切齿声。于是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被这小妞儿耍了!这妞儿肯定知道“车震”的含义,故意让自己出丑的!而自己没有继续无,耻下去,于是这妞儿没有找到发飙的理由,正恨得咬牙呢!r

嘿,幸亏老子收手及时,否则你这丫头肯定又要拔枪了!r

……r

周东飞没有开车回去,更不会焚琴煮鹤地把这个小美,人儿卖到歌舞厅。他把副驾驶的靠背向后推了推,隔着车窗看远处的星星。今天的夜色很好,好到他不忍把这份寂静给打破。r

脱下了自己的T恤,转身轻轻盖在了李清芳的身上。这是一个很蛋疼的天气,开着空调会冷,但关了之后肯定闷得要死。只不过周东飞脱下了T恤之后,也就只能光着膀子了。星光洒落在他健壮的前胸上,让这家伙有点炫耀的味道。r

“不得不说,你这家伙还不是太坏!”李清芳狡黠地睁开眼睛眨了眨,稍稍扯了扯周东飞给自己盖上的T恤,似乎比较满意这货今天的表现——不但没非礼自己,而且还很绅士派头儿地给自己盖了件衣服。虽然很薄,但这是他身上仅有的衣服了。当然,他还可以脱下那件大裤衩,不过那样的话,给李清芳带来的就不是那点小小的感动、而是一股拔枪的冲动了。“哎,只不过这T恤有一点点汗味,你这家伙不讲卫生!将就将就了哈!”r

开玩笑!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咱给你扇扇子,你倒是没大出汗!周东飞无奈地笑了笑,闭目养神。r

而闭着眼睛的李清芳,似乎用小鼻子轻轻地嗅了嗅。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汗味,还真的有点另类的刺激。她不是恋物癖,只不过是正常的反应。据说男人的汗水之中,会有一些淡淡的雄性荷尔蒙呢,也不知是真是假。李清芳没有深究,就甜甜地睡去。睡得很沉静,因为他身上那股淡淡的味道,让她感受到了一种难得的恬静,来自心灵的恬静。难道,这就是她所说的安全感?r

等到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李清芳甜甜美美地醒来,而周东飞却还躺在前面睡觉。李清芳的睡姿就很恶劣,这家伙的睡姿更难看——竟然把一双脚丫子交叠在一起翘到了车玻璃上了,双臂则放在脑袋后面。这么一个恶劣的姿势,难得他还能睡得着!李清芳笑了笑,拿起身上那件T恤就要给周东飞盖上。r

可是,当她拿着T恤半站起来的时候,却在周东飞胸前看到了一样东西——他乳尖尖旁边,竟然还有一些稀疏的小毛毛?好奇怪啊!以前还真的没注意到呢!r

似乎是刹那间的突发奇想,她好想摸一摸这些奇怪的小毛毛,想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