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39章 交心

第39章 交心



周东飞半俯下,身子,双臂扶住河边的护栏,扭头看着一言不发的李清芳,问:“怎么了?”r

李清芳没有看他,只是淡淡地说:“你是不是想追我?别整那些华丽花哨的话糊弄我,我就是要听一句真话。别考虑早晨那件事的因素,我还傻不到为了那点事就让谁为我负责一辈子的地步!”r

这话太直接了,一般的女人还真的难以说出口。不过李清芳是谁?是暴力警花妹妹。r

“你这是瞧不起我,也是瞧不起你自己!”周东飞笑了笑,“我要是想追你,不会用送车这种拙劣可笑的手段。而且,要是真的追你的话,十辆车也配不上你,你该有这样的自信。”r

李清芳叹了口气,而周东飞却又说道:“不过你这个建议的确很有诱,惑性的。假如你不反对的话,我倒觉得追你是一件很不错、也很具有挑战性的事情,嘿!”r

“你这只赖蛤蟆!”李清芳不自觉地笑了笑,终于转过头看了看周东飞,说:“好吧,既然不是出于那种打算,那么你把这辆宝马退了吧。要是不能退,吃点亏转手卖了也好。”r

“为什么?”r

“我开不起这样的车,也不必要开这样的车。”李清芳说,“对我来说,车仅仅就是个代步工具。那辆宝来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够我用了。别人有钱住好房子、买好车,那是他们的事,我从不羡慕这些。”r

“谁要是娶了你,肯定积了八辈子的福气了,呵呵!”周东飞笑道,“不过这辆车真的就是给你买的,一点小心意,别为了这点事搞得不痛快,弄得我也下不了台。”r

李清芳叹了口气,说:“你就是个败家子!连房子都没有,买什么好车?别得瑟了,先积攒一点钱买个房子,娶个女人过日子要紧。也老大不小的人了,一辈子就这么混下去怎么行。”r

周东飞笑了笑说:“别这么关心我,小心我万一被感动了,就真的追着你不放了,呵呵!”r

“德行!”李清芳笑骂了一句,“说真的,你确实是个有本事的,这一点我知道。但一分钱难死英雄好汉,所以还是留着点好,别折腾光了,那不是过日子的办法。好吧,我也势利一回,真想要追我的话,先买一套一百平米以上的房子,然后弄一个稳定点、收入说得过去的工作,呵呵!”r

分不清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不过周东飞还是愿意当真的听,很有感觉。r

其实,一百平米的房子,一份稳定的收入,在这个势利的红尘中不算什么过高的要求。李清芳这么说,或许只想让他收收心,先有个正确的生活态度。r

周东飞抽出一根红塔山——跟那辆宝马实在有点不般配,他就喜欢这一口儿。就好像李清芳对车的要求仅仅是代步工具,他对烟的要求就是解解烟瘾,从不在乎什么牌子。r

“你说的这些,我懂。”周东飞吐了口烟,说,“要是说我其实很能挣钱,你信不信?呵呵。有些领域的事情,你不了解。”r

“什么‘领域’?”李清芳眨了眨眼睛。她忽然觉得,周东飞今天要对她说一些真实的事情了。r

“举个例子吧,郭梦莎每年开给夜十三的薪水,不会低于一百万,你信不信?”周东飞笑着看李清芳。r

李清芳有点楞,夜十三那家伙虽然是个猛人,但真的那么值钱?而且,郭梦莎竟然是那么有钱的主儿?r

“好吧,我明确地告诉你,在那个地下领域里,像夜十三这样水准的人物,其实一百万年薪是很难请到的,除非还有一些人情或感情的因素在里面。”周东飞笑了笑,也不知道是自大还是自信,撇起嘴角说,“假如我要是说——仅仅是假如——我愿意给郭梦莎那样的人做事,她开给我年薪至少会比夜十三高一倍,甚至更多,你信不信?”r

李清芳忽然觉得,眼前这家伙的神秘程度再次飙升了,甚至有种不切实际的迷离感。这些话听起来虽然很玄奇,但她感觉到,周东飞说的应该是实情。r

于是,李清芳瞪大了眼睛,问:“你这家伙,以前不会真的是个江洋大盗吧?!”r

“不是!”周东飞露出了以往的纯洁笑容,说:“只能说,我和郭梦莎、或者夜十三是类似的人——以前曾经是。但是,我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是一个该死、该杀的混蛋。只能对你这么说了,都是实话。”r

不等李清芳说话,周东飞又猛 抽了一口烟,将烟头狠狠按死在旁边的垃圾桶里,接着说:“但是,我既然跳出了那个圈子,就不想再陷进去。所以,哪怕郭梦莎那样的人开给我一千万的年薪,我也不会要。因此,我现在看起来很穷,呵呵!”r

李清芳也大体明白了,周东飞以前是什么样的一个角色。应该说,在他以前那个世界里,或许是一个很拽、很牛逼的人物。她笑了笑,“嗯,能跳出来就好,千万别再进去。”r

“当然,这件事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你自己藏在心里就行了。”r

“嗯!”李清芳郑重地点了点头。女人是很八卦的,而当她知道一个秘密只有自己可以分享的时候,那种刺激感会让她极其兴奋。而这种兴奋,会让她和周东飞的距离瞬间拉近了许多。r

周东飞点了点头,又神秘的附耳说:“其实,我以前还是有一点私房钱的。所以嘛,大美,人儿能不能赏个脸,接受那辆破车?嘿!”r

周东飞这一行既然说到了钱,所谓的“一点”也肯定很可观。或许对于周东飞而言,这辆车真的还不算什么。r

李清芳抬头想了想,笑道:“也好,难得你这么诚心,本大美女就赏你这个脸,呵!”r

“走,吃饭去!”周东飞笑呵呵的上车。哪知道李清芳忽然说:“还有,我那辆宝来今后就‘借给你’了!记住,哪怕开烂了也不能丢,修理修理也要接着开!要是敢换车,小心我拔枪崩了你!”r

永远不能换吗?周东飞忽然觉得,那辆宝来似乎蕴含了一些特殊含义了。r

……r

那家新开的川味餐馆确实不错,什么龙抄手、夫妻肺片都是原汁原味的川味,连辣子都是从那边带来的。川味餐馆遍布各地,甚至能开到国外,其生存能力之强令其他风味的餐饮难以望其项背。究其原因,就是它每到一地之后,都能和当地的口味实现最大程度的兼容。但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人尝到的川味都已经脱离了本来的味道。所以这一次,周东飞和李清芳很满意,两人竟然吃到了夜里十一点才算罢休。r

但是李清芳学聪明了,再也不和周东飞这货拼酒喝。记得上一次对着喝酒,她就出了不小的丑,白小宁更是春光泄露的干干净净。要不是周东飞老实(其实这么形容似乎很不妥当),估计白小宁就沦陷了,至少会被摩挲一遍。r

走出餐馆的李清芳醉意不浓,只是脸颊稍稍泛红,好似一朵出水的荷花。周东飞走在她身边,笑道:“谁开车?”r

“我来吧!”李清芳一把扯过来车钥匙,“虽然你比我清醒点儿,但你终究是无证驾驶。至于我,哪怕酒后驾驶被交警查到了,大家都是公 安系统的同事,终究会给我一点面子……对了,是不是真的要我帮你办一个驾证?你那车技是不用说的,学不学的倒也真的无所谓了。”r

“不要,嘿!”周东飞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摆了摆手,“一旦有了驾证,你们几个肯定天天拿我当专职驾驶员了。临时开两把行,天天当车夫就麻烦了,哈哈!”r

“你这人,真贼!”李清芳乜斜着眼看了看这个妖孽,开着车就向前冲。这次她的速度,竟然也远超平时。虽然是夜里,但毕竟是市区吧?可是这妞儿的车速竟然接近了100,难得疯狂一把。r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周东飞问。r

“心烦、意乱、开心、失落……啥滋味都有,闷得难受。”r

“恩,那就简简单单疯一把。”周东飞惬意的倚在靠背上,听着车里播放的淡淡的古曲《平湖秋月》。这种口味是李清芳最喜欢的,周东飞特意在车里放了两盘。当听到类似曲目的时候,李清芳的心动了一下,于是猛的加大了油门。r

宝马沿着河滨,一直开到了市区之外。再往前,就是一片片的农田了。一路的飞驰让她心中莫名的烦乱随风而去,心情也舒坦了不少。r

李清芳下了车,一股淡淡的热气扑面而来。若不是轻轻的河风吹拂,这个夏野还真的有点燥。她拿着一张报纸铺在河堤边,款款坐下。回头一看,周东飞这货正在她后面老老实实的站着。这家伙,今天倒老实了。于是李清芳拍了拍身边空余的报纸,“咋,还怕我吃了你?”r

周东飞施施然坐在她身边,两人的肩膀都贴在了一起。他淡淡笑道:“都说距离产生美,那都说骗人的屁话。我看零距离接触的时候,美感才真的会达到极致呢!”r

“再胡扯,一脚踹你到河里去!”李清芳一只手托着香腮,另一只手拿着根小草毫无目的地捻来捻去。“你今天说了你的故事,想听听我的故事吗?”r

“为什么忽然想说了?”周东飞侧过头问,口中的热气都喷到了她的耳边,让她有点痒痒的。r

“觉得你实在、纯洁、正直,不行啊?!讨厌!”李清芳恨恨地在他腰间捏了一把,“到车里把那折扇拿出来!想听故事,就给我好好扇一扇,热。”r

说着,她轻轻松了松警服的领带,解下来交给了周东飞,让他放进车里。r

其实周东飞也热,不仅仅是体表,就连心里都有点热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