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20章 湖畔那两个身影

第20章 湖畔那两个身影



“火玉蝎”郭梦莎的手腕一转,如同一只滑腻的游鱼,摆脱了周东飞无,耻的骚扰。后者无,耻地把手放在鼻尖嗅了嗅,笑道:“没有一点脂粉味,天然体香最难得。”r

郭梦莎见过不少悍不畏死的猛人,也见过不少为美,色而不要命的货色,但是能把二者结合得如此完美无缺的,除了周东飞还没有第二个。r

看到郭梦莎不言不语,周东飞笑道:“郭小姐大驾光临海阳市,到底是为了什么?不会是来找我的吧。我周东飞身无分文,除了一身风,流潇洒就没有别的值钱东西了。”r

“帅哥猛,男我见多了,还花痴不到那个地步!”郭梦莎看着眼前的湖水,似乎有种不情愿的神色,“我这次来,是为了白小宁的事情。”r

等等!周东飞有点晕乎。刚才他就判断了,这件事或许跟白小宁无关。可是郭梦莎追了自己这么久,怎么还是因为白小宁?r

“我欠白小宁的哥哥一个人情,是必须要还的。”郭梦莎叹了口气,“我信佛,信因果,不还了这份情,会成为心中的一个业障。”r

白小宁刚刚和张达道正式决裂的时候,就和远方的大哥联系上了,说了她这边的事情。而她大哥不放心白小宁的安全,竟请动了郭梦莎这样一尊大神,前来保护白小宁。不得不说,白小宁的哥哥或许还真有些本事。这一点,周东飞却从来没有问起过,白小宁也没说。r

“不过来这里两天了,我才发现白小宁已经自己请了一个不错的保镖。小小的海阳能有你这样的人物,确实出乎了我的预料。”郭梦莎看着周东飞,说:“当然,我希望你是真正做保镖的。要是贪图白小宁的钱财,或者打她身体的主意,那就真的是跟我过不去了。我很讨厌她大哥,但那个人情却必须还了。”r

“咱当然是正儿八经的保镖,尽职尽力的那种!”周东飞笑了,“再怎么说,也要对得起一个月两万的薪水。”r

“两万?”郭梦莎一愣,显然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人物,价格会这么便宜?于是她半是庄重半开玩笑说:“我给你二十万,你跟我混?”r

“没兴趣,也没精力了。”周东飞叹息说,“刚才车上那位梅姐,也是我的保护对象呐!”r

“她一个月又给你多少?”r

“两千……刚给加的薪……”r

“哦……”郭梦莎无语了,良久才说:“看来你是典型的犯贱型保镖了。回头我给你一个月两百,或许就能请动你了。”r

“等这两宗业务做完,说不定我会考虑,呵呵。”r

“记住,别打白小宁的主意!我的要求只有这一点。”郭梦莎说着,捡起一块小小的石子,噗的一声从那手指中****出去。一个小小的水花泛起,随之飘起了一条汩汩流血的死鱼。死鱼的肚皮,被石子射穿。r

“这算是杀鸡骇猴?”r

“你可以这么理解。今天追你到这里,也是为了了解一下你的虚实。”郭梦莎缓缓起身,向远处的公路走去。周东飞也起身跟着,问:“对了,白小宁的大哥是谁?”r

“白家林!”r

周东飞一愣,“北边的那位?”r

“除了他,你认为还有哪个白家林,能让我帮他做一件事?”r

日!白家林,草原鹰王,一个地地道道的猛人。三年前,由于一个很不起眼的女人而翻了船,竟然被警方抓住,最后判了三年。而就在他入狱后不久,身边的几个主要同伙儿因为争夺领导权而发生火并,自相残杀。再加上那段时间刚刚碰上全国范围内的严打,结果侥幸取胜的几个,也因为在内部争斗中过于暴露目标,一个个被抓了起来。本来不可一世的草原鹰王白家林,不但自己进去了,连辛辛苦苦打造起来的势力,也顷刻间烟消云散,一群徒众各奔东西,树倒猢狲散。r

当然,一切的源头,还是因为白家林被抓。而他被抓,又是因为一次简单的艳,遇。这么看来,这家伙实在是不值,等于是一个偌大的家业,败坏在了一个不起眼女人的肚皮上。难怪地下世界的大枭一旦提起白家林这个曾经辉煌的名号,都用“败家林”三个字来代替。确实,这货真的够败家的。r

在地下世界的大枭之中,倒霉成这样的也不多见。但是真正了解白家林的人,不会因为一次翻船而看轻了他。猛人就是猛人,不管是翱翔于九天,还是蛰伏于深谷。r

三年即将过去,或许再过几天,白家林最近就该出狱了吧?难怪白小宁当初曾说,只是请周东飞保护她两个月。可能这两个月的期限,就是在等白家林出来。当然,一旦这个猛人像饿虎一样冲破牢笼,那么张达道这样的货色就等于是白给了。r

……r

公路上,两辆汽车呼啸而来。前面的是梅姐驾驶的奥迪A6,后面的是李清芳那略显有些寒酸的宝来。r

一前一后都停下来,一身便衣的李清芳冲到前面,和下了车的梅姐并排站着。这个34E警花瞪大了眼睛,问:“这就是你说的‘危险’?可我怎么觉得,这货比吃了蜜蜂屎还幸福?”r

梅姐也不可理解地眨了眨眼睛,“鬼知道,刚才的气氛明明是剑拔弩张的,很紧张的!”r

远处,周东飞和郭梦莎正沿着湖边,缓缓向公路边走来。只见郭梦莎如大家闺秀一般,轻轻提起旗袍的一点裙角,轻盈地躲过地面上的坑坑洼洼。微风起,旗袍被轻轻地扬起,一条玉质般的修长美,腿时隐时现。而周东飞呢?这货竟然扶着郭梦莎的一条柔美的胳膊,亦步亦趋,似乎很有绅士风度!r

黯淡的夕阳,将两个人的身影拉长。伴随着如繁星般闪烁的粼粼波光,似乎有种说不出的意趣。r

李清芳干咳了一下,淡淡地说:“假如那不是条黄土路,而是一条红地毯,我看就真的堪称完美了。”r

“这犊子,简直是美女杀手了……”梅姐也有点出神。r

看到这这幅情景,梅姐干脆直接开车回去,眼不见心不烦。自己辛辛苦苦搬救兵,想不到竟然破坏了人家的花前月下。而李清芳则等着周东飞上来,将他接到了自己的宝来中。r

至于郭梦莎,则回到了丰田霸道里。这次没有飙车,三辆车都以均匀的速度前行。不过,似乎梅姐的车速楞是比另外两辆还快了些。r

丰田霸道里面,开车的十三问:“小姐,这个周东飞究竟是什么来路?”其实他的全名叫“夜十三”,总之也是个代号。因为无论是姓氏还是名字,一看就是诨号。r

“不知道!”郭梦莎说,“但是可以肯定,你不是他的对手。或许,我也很难对付他。”r

“这么猛?”夜十三若有所思,“没听说过这么一号儿猛人。不过,我若是拿着这把狙,相隔一百米以外的距离,有九成把握能干掉他!”r

“他会给你这么好的机会?”郭梦莎倚在靠背上,似乎闭目养神,“更何况,你能确定他不会用什么兵器?他右手虎口的茧子很厚,应该是长时间抓握东西留下的痕迹。天下之大,奇人太多!今后不要主动招惹他,弄不好我会失眠。”r

……r

至于那辆宝来里面,李清芳一边开车,一边问旁边的周东飞:“刚才那个既冷酷又妩媚的女人,是什么人?”r

“白小宁哥哥请来的,负责白小宁安全的。”周东飞笑道,“她来了,似乎我可以轻松一点啦。”r

“小宁的哥哥?”李清芳一愣,说,“我听小宁说过,他哥哥老早就去外面闯荡了。在我的印象中,也只有小时候见过她哥哥一次,印象很模糊。不过据小宁自己说,他哥哥可能是做一些违法生意的,三年前还判刑了!小宁说等他哥哥一出狱,就能保护她了。”r

“嗯,他哥哥是个猛人。”r

“你认识他哥?”李清芳忽然问。r

“不认识,听说过。”周东飞说。r

李清芳忽然觉得,周东飞的来历似乎更离谱了。因为她是做警察的,多少了解地下世界的一些事情。在这个世界里,每一个层级其实是很严格的。就好像麻雀看不到九天的凤凰一样,底层的混子是不了解上层大混子的事情的,甚至连名号都应该没听说过。而周东飞,竟然隔着省都知道白家林这个人。这就说明,周东飞的来历应该有点特殊。r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外省流窜过来的大混子?!”李清芳斜着眼睛看他。r

周东飞却笑着说:“是,而且是绝对的危险人物。警花妹子,你是不是要把咱拷上?还是准备当场击毙?”r

“保不齐以后会有兴趣,但暂时没有这个想法。”李清芳说,“因为,我还要让你帮我做点事情。”r

“什么事情?为美女效劳是咱的荣幸。”r

“我听小宁说,你对女性内衣的了解程度达到了一个近乎流氓变,态的程度。明天是周末,你陪我去选购两件。”r

在这种事情上面,李清芳这个黄花大闺女,似乎比梅姐和白小宁更开放、更直接。r

……r

到了心怡酒店之后,周东飞为白小宁介绍了火玉蝎郭梦莎,白小宁才知道虚惊一场。而且她通过固有的联系方式和白家林取得了联系,确认了郭梦莎就是白家林请来的人。当然,普通犯人是很难和外界联系的,只不过白家林不普通而已。r

郭梦莎从304走出来,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说:“十三住302,我住306,如果已经有人入住了,就赶出去。”r

很直接,很霸道。r

下了楼,李清芳竟然涌出了一点古怪念头。郭梦莎不是入住306了吗?而在这个房间里,针孔摄像头似乎还没拆除呢!对于这个身份特殊、来历古怪的谜一样的女人,李清芳很感兴趣。r

“喂,有兴趣跟我出去一下吗?”李清芳问周东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