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19章 火玉蝎

第19章 火玉蝎



现在是彻底的城外了,路两边是一望无际的麦田,再过几天就要收割了。微风起,吹动了一层层的麦浪,似乎有股热气在麦田上蒸腾滚动。r

前方不远处,有一个不小的湖泊。下午四五点钟的太阳已经没那么毒,但还是照耀的整片水面波光粼粼。r

周东飞均匀的减速,将车稳稳地停在了路边。打开车门,点燃了一根红塔山。他的烟量不是很大,偶尔有事的时候、或者极其没事做的时候,才抽一根。r

身后,那辆丰田霸道终于赶上了。同样是均匀的减速,在距离奥迪A6大约三十米远的地方停下。r

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走出了驾驶室。这男人就像是一个铁塔,一米八五的身高,胳膊上的青筋虬结,平头方脸,肤色黝黑,极其健壮。最刺眼的地方,是左眼角下一道深深的疤痕,一直延伸到了耳根之下。r

这个壮汉向前走了几步,和周东飞保持了不到十米的距离。在这个距离内,他似乎散发出了极强的控制能力。r

此时,丰田霸道的副驾驶车门也打开了。一只秀美的小腿首先落地,穿着一只黑色的布鞋。布鞋很简洁,简洁到了毫无修饰。但是,却似乎比任何鞋子都更适合这只令男人沉醉的玉足。r

随后,周东飞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一米七的高挑身材,一身淡青色的旗袍,开叉不是很高。旗袍上的纹饰同样简洁,是乳白色细线勾勒出的一树梅花,疏疏朗朗,错落有致。r

圆形旗袍衣领的上方,是细长秀美且白皙如乳的脖颈,让那张精美的瓜子脸显得更加优雅。一头乌丝向后松散的盘起,扎了一个散漫却并不随意的发髻。r

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r

而周东飞更加关注的,却是她胸前挂着的一个精巧的挂坠。一条细细的银链下,那个血红色的鸡血石挂坠,和白皙的脖子、淡青色的衣服形成了鲜艳的对比。r

周东飞之所以关注这个挂坠,是因为它的形制特殊——那是一只一寸长短的蝎子形状,血红血红。r

这个挂坠的主人,是一个被地下世界很多人都听说过的女人。r

“需要多大的风儿,才能把火玉蝎吹到这个城市里来!”周东飞斜倚着奥迪A6的车门,笑说。r

“我不喜欢这个名字,你可以称呼我为郭小姐。”被称作“火玉蝎”的女人款款而来,说,“想跟你谈谈。”r

周东飞看了看身后,梅姐还在车内。而火玉蝎则淡淡地说:“放心,我不伤害你的女人。事实上,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伤害任何女人。”r

周东飞点了点头,掐灭烟头儿,敲了敲车窗。车窗落下,露出梅姐那姣好且稍带戒备的面颊。周东飞说:“你先开车回酒店。”r

“你呢?不行,我就在这里等你。”梅姐虽然有点怕,但不知哪来一股冲动。r

“放心吧,没事的。”r

“用……报警吗?”梅姐压低了声音。压得很低,但她知道周东飞那耳朵能听得见。可是在几米之外,那个被称作火玉蝎的女人,竟然同时泛出一个玩味儿的笑容。难道,她也听得到?!r

周东飞摇了摇头,没有解释,只说了一句很不符合高人身份的话——r

“给我留一百块钱就行,我一会儿搭公共汽车回去。”r

梅姐有点忐忑不安的走了,她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只是累赘。但周东飞不让她报警,又是什么意思?私了?不过看这一男一女不好惹哟,也不知道周东飞能不能应付过去。特别是那个被称作火玉蝎的女人,没来由的让人觉得很恐怖。r

她想到了李清芳,这个暴力警花毕竟是警察,而且是有枪的。于是她把车仅仅开出了三五公里,就停了下来。“李所长你好,我是心怡酒店的吴晓梅。周东飞似乎有点麻烦,你能来一趟吗?对了,他说不让我报警,所以能以普通人的身份过来更好,行么?”r

……r

这时候,周东飞正处在火玉蝎和那个铁塔般男人的中间。但是,两人并没有出手。火玉蝎走下了路边,优雅地走向不远处的湖泊。偶尔遇到坑坑洼洼,便提起旗袍裙角,姿态极具美感。r

“下来聊聊。”r

周东飞也随之而去,而那个铁塔般的汉子则又跟在周东飞的后面。周东飞回头笑了笑:“别跟那么紧,我对男人不感兴趣,呵呵。”r

湖边的一排白杨树下,火玉蝎找了块干净的地方,掏出一块手帕铺在地面,就这么坐了下来。于是,一个优雅的身影为粼粼波光、斑驳树影平添了一分灵动轻盈。r

周东飞就在她旁边一颗白杨树下,自在地斜倚在树干上。随手掐了一根青青的草梗,放在嘴里笑盈盈地轻轻咬嚼,就像一个顽浮的浪子。r

“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号,想必也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了。嗯,看身手似乎也不像。你究竟是什么来路?”火玉蝎斜着秀美的脑袋看了看周东飞。很奇怪,地下世界中,似乎没听说过这样一个奇怪的男人。r

“郭小姐千万别对我感兴趣,我可不想做一个醉死花下的风,流鬼,哈!”周东飞笑了。火玉蝎,这个名号是有来头的。据说,母蝎子在和公蝎子交配之后,都会将公蝎子吞掉。而火玉蝎之所以混出了这样一个名号,可见背后的缘由所在。r

不过,周东飞由此也知道火玉蝎此次前来,并不是针对两个多月前的事情。要不然的话,她不可能对自己的来路一无所知。r

“混蛋!”不等火玉蝎生气,不远处的铁塔男已经怒了,他容不得任何人对火玉蝎无礼。甚至,他已经走了过来。健壮高大的身躯,似乎带着巨大的压迫感。r

呼!巨大的拳头以绝对的直线轨迹砸来,没有任何花俏,纯粹的力量。哪怕是击打在墙壁上,估计都能一拳砸出一个坑!r

砰!一声交击响起,很震撼。一刹那之间,这个铁塔男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三步。而周东飞,正笑盈盈地缓缓收回自己的拳头,若无其事。r

铁塔男很震惊,单纯凭借力量上的冲击,能把自己一拳击退三步而本人却纹丝不动,这说出去会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爆炸性消息。r

而且,铁塔男觉得自己的拳头似乎有点疼,虽然不是很疼。他在想,刚才自己若不是只用了七分力道,而是全力以赴的话,那么自己的指骨能不能完好无缺?当然他也已经判断出,要是自己全力以赴的话,周东飞也不可能这么轻松自如了。r

总之,铁塔男很明显地落了下风。r

一旁,火玉蝎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惊奇,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r

周东飞笑着说:“郭小姐,能不能让这个大块头先生离远一点?有他在,实在有点破坏意境。有个第三者在场,咱有好多话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了,嘿!”r

这个铁塔男似乎更加气愤,这就要继续出手。虽然他知道,自己可能不是周东飞的对手。但是有火玉蝎在另一边夹击的话,特别是加上他和火玉蝎十几年来高度默契的配合,周东飞绝对不能得了好处。而且,火玉蝎那恐怖绝伦的手段,他是最清楚的。r

但就在他即将发动的时候,火玉蝎却淡淡地说:“十三你先回车里吧,我和这位周先生谈一谈。”r

看来,火玉蝎还是稍稍打探了一下,至少知道周东飞的名字。r

这个以“十三”为名的铁塔男听了火玉蝎的话,一股怒气顿时消弭于无形,似乎火玉蝎的话就是圣旨。他冷冷看了周东飞一眼,转身走向公路,进了那辆丰田霸道。r

“连贴身保镖都打发走了,是不是觉得我很光明磊落?”火玉蝎露出一丝淡然的笑容,“其实,你千万别误解我。”r

“什么意思?”r

“因为我车里有把狙,而十三是个用狙的高手,五百米内弹无虚发。”r

日!r

周东飞讪讪一笑,竟然走到了火玉蝎更靠里面的位置,毫不羞耻地坐在了火玉蝎身边。“嘿!虽然我体型大了点,但有郭小姐在我前面,那个大块头用狙的时候肯定会投鼠忌器的。”r

火玉蝎忍不住摇头笑了一下,“用我一个弱女子当挡箭牌?身手猛如你这样,却又无,耻到这个程度的,实在是不多见。”r

“大名鼎鼎的‘火玉蝎’郭梦莎要是个弱女子,那么天底下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会自卑而死的。”周东飞笑着,竟然轻轻抓起她的一只羊脂般的手,放在自己面前仔细审视,“其实我刚才一直觉得奇怪,这么娇,嫩的一只手,连层薄薄的茧子都没有,怎么会被人称作‘索命蝎针’的?”r

“火玉蝎”郭梦莎秀眉微蹙,侧目看了看身边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而她的手,却又被周东飞轻轻翻转了过来。周东飞左手轻轻捏着她的皓腕,右手则摊开了她四根柔然的手指,还真的像是在研究什么。r

远处的丰田霸道里面,名叫“十三”的大块头有种即将崩溃的感觉。他从来不曾想象,会有陌生男人贸然去抓小姐的手。r

而此时的湖边,周东飞和郭梦莎的身影竟然仿佛依偎在一起,宛如热恋中的情人。r

好诡异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