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33章 老板

第33章 老板



病房里,芸芸好奇地低声问:“那你说,张达道的死有什么隐情?”r

兰小悦本来想说,但又叹了口气,淡淡地说:“芸芸,你是个很纯洁的女孩子。有些事情,你还是别问了。”r

“晕,这跟纯洁有什么关系!”r

“好吧,反正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不过,你不要说出去啊。”看到芸芸狠狠地点了点头,兰小悦说:“你知道公 安局给达道下的死亡鉴定结论是什么吗?”r

芸芸摇了摇头。r

兰小悦苦笑着说:“纵欲过度而死!”r

啊?芸芸的脸红了,就差拿着手捂着脸了。r

“达道生前在公 安局有一个要好的朋友,是他偷偷告诉我的。他说,达道死的当夜找了三个小姐,连续做了六次,结果就……哎!”兰小悦不在乎说这些,“确实听说过,有男人纵欲过度而死的说法。但是,达道不一样的。六次,对他来说绝对没问题,最多是疲惫了一些。因为我和他最疯狂的一夜,做了八次!虽然他那次吃了药,但至少表明他的身体是行的。”r

“我的天,你别说了哇!”芸芸终于把脸捂上了。老天爷,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r

房间外,周东飞暗叹这娘们儿真猛,张达道更猛。同时他也隐隐明白,张达道为何会舍弃白小宁了。像白小宁那样的女人,太保守,在床上技术也很拙劣,肯定不能给张达道带来足够的刺激。当然,对于技术拙劣这一点是周东飞自己猜测的。因为他觉得,像白小宁这么腼腆而保守的女人,肯定不是技术流选手。嗯,当然也不会是力量型的。要说力量型的,估计郭梦莎那个母蝎子还差不多!晕,正事儿要紧,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周东飞拍了自己一巴掌,随后又把耳力凝聚了起来。r

只听兰小悦说:“达道不和我说太多的事情。但是让我陪牛天河睡觉之后的那一晚,他喝醉了,喝得酩酊大醉。醉酒之余,他隐隐约约说了好多奇怪的话。或许是把我送出去那件事,对他的打击也太大了点吧。”r

“他怎么说?”芸芸问,女人的好奇心大得很。r

“他说,他是什么‘小卒子’,很多事情身不由己。”兰小悦说,“他似乎还表示,有什么把柄落在对方手里,所以不能不装孙子。当然,好像他也知道对方的一些隐秘。”r

“那为什么偏偏这时候死了呢?”芸芸很是不解。r

“我不知道。”兰小悦摇了摇头,“或许,他以前身为派出所长,还有些用处吧。再说当时他有个警察的身份,对方或许也不好冒然下手?这些都是我的猜测,但总之一定有问题的。”r

随后,兰小悦盯着芸芸,使得芸芸都有些害怕了。今天的这些事情,绝对超出了这个单纯女大学生的想象能力。兰小悦吐了口气,说:“我之所以告诉你,是因为憋在心里太难受了,都快把我憋疯了!而且只有你,我才能相信。当然,你把这些事情深深藏在心底就行了,我不想让你也卷进来。你是个好女孩儿,跟我不一样的。”r

芸芸有点担心,眨了眨眼睛,问:“那你呢?你准备怎么办?”r

“我要把这些事情都写出来,发到网络的各大论坛上去!他们想瞒,我偏不让他们得逞!还有那个牛天河,他肯定也是有问题的!只要把他也揭发出来,我就不信不能拔出萝卜带出泥!”兰小悦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吓得芸芸有点浑身发毛。“小悦,你还是别这么做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你还年轻呢,好好过你以后的生活不行么?好小悦,就当我求你了,你说的这些好吓人啊!”r

兰小悦无奈的笑了笑,但其中毅然决绝的意味很明显。她拍了拍芸芸的手,说:“点滴输完了,叫一声帮我起针吧……”r

病房外的周东飞听了这些,确信了事情背后果然有很多隐秘。特别是兰小悦两次提到了牛天河,说明这个前任的区公 安局局长,也是一个关键人物。但是据李清芳说,牛天河这家伙也和前几天的张达道一样,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r

……r

海阳市南靠一座小山,风景佳秀。山脚下一片零零散散的别墅群,住着的都是非富即贵。在一座半欧式建筑的小别墅内,两个人正坐在客厅里。其中一个面色抑郁、略显苍老的男人,赫然正是消失了好多天的牛天河!r

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汇文区公 安局局长,自从因“艳,照门”事发而被开除公职以后,就消失在了公众视野之中。而现在的他,似乎有种丧家之犬的味道。r

在他对面的宽大沙发上,坐着一个身材高大、面色阴沉的中年男人。看那种自然而然散发出的上位者气息,说明此人的身份不简单。r

“天河,振作点。”这个男人往牛天河面前的高脚杯里倒了一杯来自法国波尔多的拉图红酒,使得牛天河有些受宠若惊的味道。不是因为酒值钱,而是因为这酒是眼前这男人亲自倒上的。那男人淡淡笑道:“人一辈子,哪有不经历些坑坑坎坎的?你那个局长的身份丢了确实有点可惜,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好好干,我给你弄一个其他的出路,保证你还会活得风风光光。人活着,还能让尿憋死?”r

“谢谢老板!”牛天河谨慎地说。r

“你呵,比张达道聪明,也比他听话,所以你能活,而且能活得继续出彩。而他,只能死。”那人说的似乎不是一条人命,而只是一个简单的故事。“我曾同时警告过你们两个,让他暂时隐忍一段时间。可是他呢?先是请小偷,后来又请什么杀手,竟然还以为我不知道。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只要白小宁出了事,傻子都能联想到是他干的!所以要是留着他,不知道还会给我捅出多大的篓子!”r

“是,张达道确实太着急了。”r

“他那不叫着急,而是没定力、欠火候儿!一句话,还是缺乏生活的智慧!”这个中年男人淡淡地笑了笑。r

“那么,白小宁那边怎么办?还有那个李清芳?”牛天河问。这两个女人不但毁了张达道,也毁了他牛天河。虽然他比张达道能忍,但心里还是恨不能将这两个女人碎尸万段。当然,或许他怕对面这个男人训斥,又补充一句,“我不是着急,只不过我觉得白小宁身为张达道曾经的老婆,说不定会知道一些老板您的事情。而她现在无依无靠,只是依附着李清芳,所以说不定也会告诉李清芳。”r

“不用跟我兜圈子,我知道你恨她们两个。”对面的男人一针见血,让牛天河有点尴尬。这男人又说,“别急,这两个女人也逍遥不了太长的时间。但是现在的时机太敏,感,至少再过个把月吧。免得张达道前脚走,她们就后脚跟上,让人把三条命案自然联系在一起。”r

“另外,我让现在的汇文区局局长贾政京提拔李清芳做所长,也是这个道理。”这个男人笑道,“至少让她以为在公 安系统内是安全的,以免她整天紧张兮兮,不便于我们下手。”r

“老板的计划向来都是最周到细致的!”牛天河小心翼翼地拍了拍马屁。r

“我不是活神仙,也没有人是算无遗策的。”这个中年男人说,“至少,我们都忽略了张达道的那个小情,妇!今天,似乎那个女人到公 安局去闹了。虽然闹得还不是很凶,但据说她的态度是很坚决的。要是被她闹腾大了,依旧是一件麻烦事。”r

牛天河想到了那个小妖精一样的女人,兰小悦。虽然是自己主动要求上了她,但若不是她,自己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他和兰小悦的合影儿照片,也是导致他落马的直接原因。r

那个中年男人说:“告诉你手底下的社会混子,就是那个唐三吧,让他找个手段精明点的人,把兰小悦这颗钉子拔掉。留着她,早晚也是一个祸害。”r

“‘彻底’拔掉?”牛天河问。r

“嗯。她只是一个小人物,跟张达道的关系也不是明面上的,弄掉了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那个中年男人咂了一口红酒,说,“当然,也要做到不留痕迹。”r

“是!”牛天河看到对方已经眯起了眼睛,知道是要送客了,随即起身告辞,“我这就通知唐三。老板您休息吧,天已经不早了。”r

……r

就在牛天河和那个神秘的老板交谈的同时,周东飞正在心怡酒店内接受批判。r

“切,亏你还是美女杀手呢,连个小荡|妇都搞不定!”李清芳乐颠颠地说,似乎很开心看到这样的结果。r

而郭梦莎则瞥了周东飞一眼,说:“你不会是消极怠工吧?”r

“没有!咱绝对是尽心尽力、全力以赴了!”周东飞摇头叹息,“不得不说,咱的魅力值还是不够强大啊!当然,我怀疑八套女兰小悦同学的审美观也是有些不正常的。而且,我还怀疑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r

李清芳好奇地问:“什么原因?”r

“我怀疑啊,她对于那种需求有点过分强烈了,以为天底下的男人除了张达道,就没有人能够达到她的要求。” 周东飞笑道,“其实嘛,她只不过没有给咱表现的机会!要是让咱表现一次,肯定会比张达道那废材强得多!那货才六次就挂了,太不给力了!”r

“恶心!”几个女人同时表示出强烈的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