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32章 假如小姐有需要

第32章 假如小姐有需要



心怡酒店里,刚挂了电话的周东飞乐呵呵地看了看对面的李清芳,笑着说:“佳人有约,咱得出去一趟,嘿!”r

“就是你说的那个八套女?”r

“呃……是滴。”r

“恩,临走的时候,从前台多带两盒套 套。”李清芳哼了一声,吹着散乱的小调儿上了楼。周东飞看着她的背影,觉得这妞儿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种酸酸的味道。r

哎,女人心海底针呐!r

……r

周东飞打了个出租车,两手空空就奔往芸芸说的那个小医院。他压根儿不想着跟兰小悦搞什么恋爱,所以根本不上心。只要能联系到这个女人,并且保护她一段时间就行了。在这段时间里,只要能引出幕后黑手,并且将这个危险源给铲除掉,他和兰小悦的人生交集估计也就结束了。r

医院里,兰小悦的第一瓶液体已经输完,换了第二瓶。病房门打开,露出了周东飞的笑容。兰小悦一愣,因为她觉得这张脸很熟悉。r

芸芸则一拍手笑了:“咦,东飞哥你咋来了?”r

“来拿点牙疼药,结果在走廊里看到好像是你,就跟了过来。”周东飞和芸芸按照事先编好的台词表演,“你在这里做什么?这位同学……”r

“给你们介绍一下!”芸芸煞有介事地说,“兰小悦,我一个寝室的同学。他叫周东飞,我在内衣店里认识的一个朋友。小悦,他可是一位女性内衣专家哟!”r

这个介绍太彪悍了,也不知道芸芸这丫头是真想撮合,还是想直接拆散。r

“你好!很高兴认识小悦同学。”周东飞笑了笑。兰小悦也说了句“你好”,但似乎有点冷清。r

“啊,你们先聊着。医生说还要配一点吃的药,估计已经配好了,我去拿。”说了没几句,芸芸就很有眼色的给两个人创造机会。反正兰小悦想拒绝也拒绝不了,手上还扎着吊针呢。r

而芸芸刚刚离开病房,兰小悦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搞得周东飞也有点无语。r

“我记得你,你是心怡酒店的服务生,对不对?”兰小悦说得很肯定。r

“好眼力!小悦同学的聪慧,比你的美貌更加出众呐,哈!”r

“少说这些没用的!你不会单纯是来找芸芸的吧?”兰小悦冷哼一声,“你装得倒像,但芸芸那丫头刚才的表情不自然!她不是个会说谎的女孩儿,一说瞎话就有点异样。”r

这女人的观察力太敏锐了。不过,周东飞也没想着隐瞒身份。毕竟兰小悦入住过心怡酒店好几次,甚至有两次还是周东飞收的房间费。当然,包括那次买的一盒套子,也是从周东飞手上接过去的。r

于是,周东脸皮毫不改色地说:“没错,咱主要是专程来找你的。”r

“找我?呵呵,你倒会选择时机!知道我男朋友没了,乘虚而入?”兰小悦说得丝毫不留情面,“别看我穿名牌、带名表,其实我除了这一身行头,什么也没有了。假如想傍富婆、骗点钱,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不如去找你们店里那个女老板!”r

擦,这话说的也太露骨、太不给面子了吧!不过,周东飞天生就有一种化羞耻为动力的天赋,似乎越挫越勇。“好吧,就算被你看穿了。那么交个普通朋友也好,多条朋友多条路嘛。小姐,你的手机号码是……?”r

“滚!”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兰小悦要发飙了。她之所以断定周东飞是为了钱,是因为她不相信周东飞会喜欢自己。原因很简单,自己那种放纵的生活,这个周东飞很清楚。所以,感情因素完全可以排除。那么,就只剩下物质因素了。r

“你这人,太缺乏幽默感了!”周东飞耸了耸肩,走到了她的病床前。由于手上还有输液管,她根本不能躲闪,于是有点紧张地说:“你……你要做什么?!”r

“探讨一下人生理想,以及对未来的看法,行不?”周东飞笑眯眯坐在陪护的小椅子上,仔细看了看兰小悦,点头说:“嗯,小悦同学,我认为你身上有凶兆,大凶兆!”r

“流氓!无,耻!”兰小悦抓狂了,抓起手边的一本杂质就砸了过来。r

周东飞哈哈一乐,说:“咱说的是吉凶的‘凶’,兆头的‘兆’。小悦同学,你的心思不纯洁哟!”r

“不要脸!”r

“随便你怎么说吧!”周东飞趁芸芸还没回来,把头凑过去,低声说:“真的,我觉得你真的要麻烦缠身了。”r

“我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你,你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兰小悦怒喝,简直像一头发狂的母狼。r

周东飞实在懒得跟这种婆娘纠缠下去了。哪怕不保护她,哪怕她被人干掉呢,大不了那幕后黑手再把矛头指向白小宁,自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老老实实保护住白小宁就行。跟兰小悦这种人,实在没有什么共同语言。r

“算了,狗咬吕洞宾呐。”周东飞不怒反笑,说,“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假如小姐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及时联系。”r

“不要脸!流氓!臭流氓!死变,态!”r

“你……简直不可理喻了!”周东飞脑袋有点乱。自己已经不再调侃了啊,想不到这女人反倒变本加厉了。r

而兰小悦随后的一句话,让他明白了自己“错”在哪里——r

“就算天底下的男人死绝了,就算我欲|火焚身,也不会需要你这样猪狗不如的男人!滚!”r

汗滴滴!原来,她把所谓的“需要”理解成那个方面的事情了!娘嘞,这么说来,在兰小悦的眼中,自己简直就成了个鸭,子了?!r

周东飞一身冷汗,这种误会太深刻了。“呃……我说的是正常的‘需要’……”r

晕,还是没解释清楚。这时候,枕头、手提包、甚至是手机,只要兰小悦随手能取到的东西,全都砸了过来。周东飞悻悻然跑出了病房,一拉门却看到芸芸这丫头在外面偷听。r

关上门,周东飞心有余悸。芸芸则红着脸说:“大哥,哪有你这样追女朋友的……”r

“那是她不可理喻嘛,不能全怪咱吧!”r

“她不可理喻,你蠢笨如牛,哼!”芸芸叹了口气说,“其实,我知道你后面那些话不是在胡闹,但小悦已经先入为主以为你是坏人了,所以就情绪激烈了点……算了,我看你们俩是没戏了!我介绍过好几对恋人呢,都成功了,这是最失败的一次。”r

“别这么说,主要还是咱操作不当呐,呵呵!”周东飞脸庞老厚,马上和颜悦色地说,“当然,假如你发现兰小悦有什么需要的话,也可以及时联系我,咱大人有大量。”r

芸芸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大哥,虽然我知道你说的‘需要’没别的意思,可你就不能换一个说法啊,太死心眼儿了吧!”r

“呃……意思就是说,你如果发现她有啥危险,可以跟我说一声。”r

“危险?你说小悦会有危险?”芸芸有点吃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说清楚啊!”r

周东飞不想让这个单纯的女孩子也卷入这样的风波,所以不准备跟她说得太细致,只是说:“其实我知道她和她男朋友的事情,就是张达道对不对?明说了吧,我怀疑张达道是被人暗算了,而兰小悦好像也是这么认为的。我担心兰小悦要是一闹腾的话,暗算张达道的人也不会放过她。”r

芸芸浑身一哆嗦,天呐,这怎么像是凶杀电影啊!现实生活中,难道还真有这么可怕的事情?“大哥,你说的太悬乎了吧?”r

“嗯,我倒希望事实不是这样。但是,还是小心点好吧。”周东飞说,“还有,你别牵扯到这里面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了。要是她真的有危险,你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你自己千万别扯进去。”r

“你……不会是便衣警察吧?”芸芸好奇地问。r

“不是!”周东飞异常摆酷地说:“其实,哥是一个保镖,明白不?现在全国上下都在学雷锋,咱也准备搞一次义务劳动,做一次免费的保镖业务,也算是回报社会了!”r

“大哥,我好崇拜你哦!”r

“你真的相信?”r

“鬼才信呢!”芸芸做了个鬼脸,终于确信周东飞是个吹牛皮不打草稿的家伙,“你回去吧,我还要跟小悦解释解释呢!哎,这丫头肯定怀疑我跟你串通起来骗她呢,真头疼!”r

周东飞抱着脑袋,假装离去。但是实际上,他却躲在了这间病房不远处。他想听一听,是不是兰小悦口中能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r

病房内,芸芸果然要解释一番了。r

“小悦,对不起了!”芸芸说,“其实我是看你太压抑、太辛苦了,所以才想让你重新开始一段感情,尽快地忘了过去……”r

“别说了。”r

“真的,你别生气呀!当然,周东飞说话太不正经了,可能你接受不了……”r

不等芸芸说完,兰小悦叹了口气,说:“芸芸,你的心,我懂。但是在达道的事情昭雪以前,我不会跟任何男人发生感情的。以后,你不要在这上面操心了。”r

“哦……啥,你说他的事情需要‘昭雪’?难道说,他有冤情?”芸芸有点吃惊。本来刚才在门外的时候,她还以为周东飞再信口雌黄呢。现在看来,似乎还真的是这种情况。r

“嗯,至少我认为他的死是不正常的。”兰小悦说。r

外面,周东飞一字不露地认真听着。他想知道,兰小悦对张达道的死究竟是什么看法,以及这个疯狂的女人会怎么做。而且,说不定这个女人就能说出张达道更多的一些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