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178章 可怜的小周芯

第178章 可怜的小周芯



如果说邱得用派来的代表碰了一鼻子灰,那么钱世通派来的代表也好不到哪里去。由于已经失去了秦缺,整个钱世通集团剑拔弩张、紧张兮兮,“玉娇龙”阴妍只能在老巢里坐镇。而钱世通派来的,恰恰是“赤练蛇”周芯。r

来之前,周芯是说啥也不想过来。因为他知道,在梅姐的这件大事上,那个可怕的周东飞肯定也会去的。对于“天妖”周东飞,周芯这个实力强劲的女子竟然产生了一种本能的畏惧。以前她觉得秦缺是“神”,但现在终于发现,周东飞这个“妖”似乎是和“神”同级数的怪物。r

在私底下,周芯还曾悄悄地说:周东飞这诨号起得倒巧,在超级高手之中凑齐了“神仙妖魔”!只可惜,“神”和“仙”已经不再,如今只剩下一个妖魔世界了!r

“剑神”秦缺!r

“邪仙”黄霸图!r

“天妖”周东飞!r

“刀魔”卫疯子!r

可不就是“神仙妖魔”吗?r

哪知老迈的钱世通却一声苦笑,道:“想不到竟然被你摸到了些规律!不过在我那一辈人之中,排名却不是‘神仙妖魔’,而是‘妖魔神仙’哟!周东飞的师父老妖怪,那才是排名第一的猛人,乃至于排名第二的刀魔卫疯子都被他挑断了一根脚筋!……这些都是秦缺兄告诉我的,可惜具体情况谁也不知道,秦缺兄也一直守口如瓶……咳,万万想不到,老妖怪的亲传弟子竟然会在海阳那个小地方!早知如此,就让秦缺兄小心从事了……”r

“哇塞,那您老还让我去?我不去,周东飞那个妖怪已经够可怕了,万一再遇到他的师父……” 周芯胆怯的说。实力到了她这一步,但性子还像个小姑娘的,实在不多见。r

一旁的阴妍则淡淡说道:“不会有事的!在那种场合,启御和吴晓梅都必须照顾面子。都是台面上的大人物,不会因为以前的事情而为难你这小丫头的。再说了,上次的冲突虽因我们而起,但吃亏的却是我们……”说到后面这一局,阴妍的脸色阴沉了下来。那次在海阳的经历,带给她的震动极大。而周东飞那个男人的身影,在她的心底似乎扎根更深了。第一次相见时,那是一个荒唐的错误。或许从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两人的生命轨迹已经纠缠在一起。她一直在拼命试图忘了那个妖孽般的男人,但是做不到。r

钱世通则有所察觉,愕然发问:“阴妍,难道周东飞那人,竟然让你的心境有了破绽?”r

阴妍无言以对。r

钱世通叹道:“我不是很精通你们修炼行的事情,但也听秦缺兄说起过,一个修炼功夫的人要是心底有了大悲、大苦、大欲求、大畏惧,就会形成一种‘心障’。突不破这层‘心障’,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阴妍,你属于那一种?”r

“最头疼的,是我不知道自己产生了哪一种‘心障’啊!”阴妍摇了摇头,现世观音般的容颜上难得出现了一抹迷茫,“对于周东飞那人,我无悲、无苦、无欲、也无畏。找不到这‘心障’的所在,所以也就无处下手。”r

周芯骇然,想不到被她视为准神仙一般的“阴姨”,竟然会有这样的困顿。r

钱世通喟然而叹,道:“那就潜心忘了这个人吧,或许这还算条路子。据说当初卫疯子被老妖怪挑断了一根脚筋,虽然后来接上了,但终究落下了一个终身的跛脚。但卫疯子以大毅力克服了这个心障,竟然完成了一次大突破。以至于他身体虽然有些不便,但总体实力反而有所提升。连秦缺兄都说,‘若是妖魔再相逢、鹿死谁手未可知’。你的实力没有受挫,已经比当初的卫疯子幸运了。一旦突破了心障,不可限量!”r

周芯咂摸着这番话的味道,若有所思。r

……r

周芯终究还是来了。虽然知道自己应该是安全的,但还是有点怯意。她不怕什么同级大枭,甚至不怕什么梅姐、启御。但是对于那个敢于单枪匹马挑翻她心中“剑神”的妖怪,却很是忌惮。难道说,自己也和阴姨一样,因为这周东飞这货而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心障?r

真扯淡!r

“蜀中钱世通老太爷派人来贺!”门口唱礼的一声喊,周芯就款款而来。正式场合,她没穿那紧身皮衣,但依旧保持了一身大红的风格。“赤练蛇”,可不就是一身大红?一身大红色的连衣长裙,一双红色小羊皮鞋子,让她那齐耳短发的脑袋显得越发玲珑娇俏。r

“老王爷,梅姐,我家老爷子向您二位道喜了。”周芯大方地走到两人面前,浅浅一笑。r

在场混地下世界的上层人物,也都听说过“赤练蛇”的名头儿。特别是据说上次在那场海阳之战中,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子,竟然和大名鼎鼎的“火玉蝎”郭梦莎杀了个旗鼓相当。新生代之中,特别是在新生代女子当中,这两位无疑是极其强悍的存在。r

而周芯则暗自舒了一口气——没有看到周东飞那个怪物!一想到那个家伙,她就浑身不自在。r

但就在她稍稍一松气的时候,却本能地感觉到了一道目光的注视。抬头看去,却见二楼的周东飞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而看到周芯抬头,周东飞则货则肆无忌惮地伸出两根手指在唇边一扫,做出了一个飞吻的姿势!r

真肉麻!周芯有点想起鸡皮疙瘩了。r

更可怕的是,周东飞这货竟然从二楼往下走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启御和梅姐已经跟她说完话,安排了一个侍者带她去雅间儿。周芯忽然想离开这里,却不料周东飞的速度还真快,一眨眼功夫就来到了她的面前。r

“小周芯呐,几天不见,妹子你又漂亮了哟,嘿!”周东飞笑着,手指间捏着一只高脚杯。r

“多谢飞哥夸奖!”周芯可不想跟这个冤家多说话,忙说,“我还有点事,先告辞了。”r

“别!”周东飞竟然毫不顾忌地上前,扯住了她那白皙的胳膊,一脸纯洁笑容,“来一趟不容易,咱们兄妹相见更是缘分。妹子,哥给你带路。”说着,他让带路的侍者离开。r

周芯想拔腿就跑,但拗不过周东飞那变 态的臂力。再说了,大庭广众之下要是折腾起来,实在太不好意思。无奈之下,竟然只能跟着周东飞上楼。r

但是,周东飞却没有到指定的雅间儿,而是吧周芯拉进了一个僻静的、空着的雅间儿。里面空无一人,桌椅板凳和杯碟碗筷都整整齐齐呢。r

“你……你要做什么?”周芯的心一紧。开啥玩笑哟,大白天的竟然还关门!很不详的预感!r

“妹子,你似乎对哥有些成见啊。”周东飞把周芯按在一张椅子上,他本人则站在她背后,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她的长裙是露肩的,两条小带子挂在肩膀上。而另外两条不起眼的透明小带子,又掩藏在下面。所以,周东飞的指端传来了一股细腻的触感。r

“哥没啥恶意,放心就好。”周东飞笑道,“只想跟你好好谈一谈,另外请你跟钱老太爷和阴妍大姐分别带个话儿。”r

周芯的肩膀痒痒的,甚至连心都有些痒了。这货太可恶了,不但把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甚至还不时捏动一下!每一次揉捏,都有种可怕的、前所未有的古怪感觉,在她的心底滋生。“要我带什么话儿?”r

“请你跟钱老太爷说,上次的事情虽然冲突厉害,但终究不是我们先挑起的。假如老太爷愿意忘了那些不快,梅姐和我更乐意和平相处。老太爷哟,谁愿意平白无故地跟他老人家为敌。”r

“嗯,这句话我一定会带到。”周芯点了点头。这是正经话,周芯感觉自己刚才多疑了。于是她又问,“那么,让我给阴姨带什么话儿?”r

“告诉她,让她放下心中的执念,不要太纠结以前的事情。还有,假如有时间的话,我可能去看看她……还真的有点想念这个菩萨般的女子呐。”r

呃!周芯脸色有点红、又有点白,喃喃道:“这些话全都原原本本告诉阴姨?”r

“你这丫头傻呀!最后一句当然不能说了,汗!”周东飞汗兮兮地说。r

“哦。不过我算是发觉了,你和阴姨之间肯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周芯说,“其实阴姨提起你的时候,神色也很不自然!”r

“不自然?不会是恨咱吧?”周东飞问。r

“不像。看不出那是什么神色,怪怪的。对了,你们俩究竟发生什么了?”r

“想知道?”r

嗯!周芯狠狠地点头。这件事太奇怪诡异了,让她很是好奇。r

“那好,哥亲自做给你看。”说着,周东飞的一双大手从她肩头滑落,轻巧地将她两条肩膀上的吊带儿拨开。顿时,连衣长裙这条防线松懈了!甚至,连那两条透明的小带带也拨到了两边!r

而就在周芯刚刚反应过来,准备抗拒的时候,那两只罪恶的大手已经成功进袭,伸进了她的胸|罩里面。r

对周东飞而言,是一股温暖、弹跳的触感。那是温柔乡,消磨英雄气。r

对于周芯而言,简直就是灾难了。她想走开,但神智似乎有点乱乱的。天呐,这家伙竟然这么直接。更重要的是,周芯是个未经人事的女人,不但脸皮子薄,就连身体的本能反应也极其灵敏。胸前两团被揉搓,竟然让她直接产生了意乱神迷的感觉。r

不行,必须要挣扎哟!虽然这个可怕的男人并不是很讨厌,但这件事也太唐突了。周芯稍稍恢复神智,猛然蹦到一边,并紧张地收拾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r

感觉很奇怪,另外她也不敢对周东飞发飙。于是脸蛋儿红得堪比那身衣服,心头却像小鹿一样砰砰撞击。没有任何言语,只能将后背贴在墙壁上,生怕周东飞继续“追击”,带着一股可怜兮兮的味道。r

而这时候,梅姐的声音倒在门外响起了——r

“你这人倒会偷懒,姐在外面都快忙死了……呃……”门骤然打开,梅姐看到了眼前的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