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179章 姐悟了

第179章 姐悟了



虽然周东飞和周芯已经分开,但看周芯后背紧紧贴着墙、面带一些惧意,梅姐当然联想到了一些东西。更重要的是,周芯那丫头一条肩膀的吊带儿,还扯在外面呢!看到梅姐进来,这妞儿继续紧张地拉扯自己的吊带儿,手忙脚乱。看那副小模样,甚至还有点可怜呢。r

梅姐的脸色也有点红,不知是因为眼前这事儿,还是因为喝了点酒。r

“呃……姐啊,咱要是说正在和周芯妹子商量大事儿,您信不信?咳咳……”周东飞咧嘴而笑,但也觉得自己的话缺乏最基本的可信度。r

缓和梅姐跟钱世通的关系,换取一定的和平共处,这应该算是一件大事。r

但是在这个不伦不类的时间点上说出来,可信度真的不是太高。以至于梅姐白了他一眼,甚至说了句“贫”,而后就款款走进那个有点销魂的雅间儿。r

“梅姐。”周芯打了个招呼。这妞儿有点儿委屈,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却仿佛有点被捉|奸在床的尴尬感。r

梅姐淡淡笑了笑,问:“这犊子欺负你了?”r

这是出于女人的天然同情心,与立场和派系无关。r

周芯想要点头,却又看了看旁边的周东飞,于是红着脸摇了摇头,极不情愿。r

梅姐看得出其中的味道,狠狠瞪了周东飞一眼,道:“又胡闹,小心你的皮!”r

周东飞嘿嘿憨笑,周芯则仓促离开。这地方太尴尬了,待不住。“梅姐你们聊着,我先回去了。对了,飞哥让我带的那几句话,我会如实转告老太爷的。哦,还有带给阴姨的那些话……”r

周芯走了,只剩下了周东飞和梅姐两人。而周东飞则急忙说道:“听见了吧?连人家周芯自己都说了,咱是要她帮着给钱世通带句话的,嘿。”r

“借口找得倒好!”梅姐说,“你也不瞧瞧这是什么时候!外面人来人往的,也不怕人家笑话。”r

“姐,你干脆当咱的女人算了。有你管着,咱肯定会老老实实的,嘿。”r

“才懒得管你!”梅姐失声笑了一下,道,“实际上,姐在这种事情上,啥时候管过你?你那些不清不白的事情,姐没打算管。你是成年人,姐又不是你的女人,哪有心思管那么多的闲事!刚才是担心你太胡闹,强迫了周芯这丫头。再怎么说,她今天可是代表着钱世通的。大的礼节咱们可不能走错了,不然被人戳脊梁骨。”r

周东飞厚着老脸笑了笑说:“这个分寸咱有,嘿。让她来这里,就是让她跟钱世通和阴妍带句话,表明咱们的一些善意。当初秦缺来找麻烦,并没有什么针对性,此前咱们和钱世通也没深仇大恨。只要钱世通想明白了,我看心里的芥蒂除不掉,但保持相对的和平还是差不多的。今天阎三更和奉笙的遭遇,使得咱们和邱得用的矛盾已经浮现出来。能够稳住钱世通,对咱们而言是有利的。”r

梅姐点了点头,沉思道:“事情怎么就那么不可琢磨。昨天还杀得头破血流呢,今天就要握手言和了。”r

“地下世界比官场和商场更现实!有时候,甚至现实到了清汤寡水、了无生趣的地步。”周东飞苦笑着说,“官场战败了,丢乌纱;商场战败了,丢钱财;地下世界战败了,丢的是命!所以,为了确保不一败涂地,所以任何手段都能用,任何条件都有可能妥协,任何价值观、是非观都不是不变的准绳。”r

“吓人兮兮的。”梅姐看了看周东飞,拍了拍胸脯、咬了咬嘴唇,笑道,“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了。真怕你啥时候为了保命,撒丫子拍屁股跑路,连姐都不要了。就像你说的那样,反正没啥价值观和是非观了,呵呵。”r

“瞎说啥呢!那不是价值观,是信仰。姐,你就是咱的信仰哦!”r

“肉麻!讨厌死了……”r

“嘿!其实说的是真的。”周东飞笑道,“秦缺、卫疯子当世高人,却为啥一直守在钱世通和邱得用身边几十年如一日?说到底,钱世通和邱得用是他们的信仰。越是强者,就越是需要一些精神的支撑。不然的话,单是那种达到顶点的空虚感,就能让他们崩溃发狂。所以,他们即便无人能够辖制,但也必须找到一个辖制自己的人。姐,咱也算高手了,所以就跟定你这个女皇了,嘿。”r

“什么‘女皇’,还‘女王’呢!”不过梅姐提起“女王”两个字,顿时红了一下脸,啐了一口。这个词太暧昧,是纯洁女人无法承受之重。于是,她赶紧换了换思路,问,“你和阴妍到底是怎么回事?让周芯单独给她带话儿?我还听梦莎说,上次你们遭遇的时候,似乎早就认识了对不对?”r

“呃,跟她之间有点误会,就是那种……美丽的误会……”r

“又是那老毛病!”梅姐笑骂道,“你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美女杀手!对了,上次我没见到,但听说阴妍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呢。梦莎甚至说,她简直跟个落凡的菩萨一样。”r

“很漂亮,和姐简直各有千秋了,嘿!”r

“贫嘴!”梅姐说,心里有点开心。但这时候,周东飞这货已经欺身过来,从后面伸出手,揽住了她柔软的腰。“臭犊子别胡闹!”r

“不胡闹,亲一个就行。”r

“不给……唔唔……坏蛋别乱摸……唔……”r

……r

“女人喝点酒之后最好看,嘿!”r

梅姐扯了扯胸前的领口儿,微红着脸轻轻啐骂了一句,而后又说:“别弄得过火了。清芳那丫头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小心打翻了她的醋坛子。你也真是胆大,就不怕她吃醋?”r

“怕她吃醋,但更怕姐孤独……”r

“扯淡……哎,怎么有种偷别人男人的感觉,惭愧死了。”r

“没,咱啥时候都是姐的男人。”r

“美得你……”r

……r

当天的宴会结束得很晚,来的客人除了有公务在身的,一般都尽兴而归。r

而就在客人陆续离席散去的时候,夜十三悄悄走到了周东飞的身边,嘀咕了两句。以至于周东飞在百忙之中,也走到了大厅门口,悄悄向外张望了一下。没错,就是当初的那个人!天宽地窄,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还能碰上海阳的“熟人”——r

当初,海阳市政法委书记刘子健为了保全自己,派一个叫“叶哥”的人杀了汇文区混子唐三灭口,而后又杀了一个其他人制造假象。从那以后,这个“叶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r

而在那个“叶哥”在海阳城西洙水河大堤上枪杀唐三的时候,夜十三正奉命尾随,甚至用手机拍下了当时的画面。周东飞看到过那个照片,也知道了那个“叶哥”的容貌。r

现在,这个“叶哥”正在一亮黑色奥迪A8里面,看来是逃到龙江给人家当司机加保镖了!周东飞和夜十三都还不知道“叶哥”的名字,但暗自记下了车牌号。只要有这么一个线索,总能找到他。r

“飞哥,要不要弄了他?”夜十三低声笑道。当初为了不让夜十三过于暴露,这才没有把事情闹大,以至于这个“叶哥”得以安然脱离海阳。但事情过去了那么久,夜十三早就已经安全了。r

但周东飞却还是摇了摇头,笑道:“记住他就行了,暂时留作备用。请杨家帮着查一下,那辆黑色奥迪A8的主人是什么身份。”r

……r

当周东飞和梅姐回到海阳之后,钱世通就直接挂通了电话,找到了梅姐和周东飞。钱世通表示,周芯已经将意思带到。对于上次的事情,钱世通表示很遗憾,但也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梅姐则得体地把场面话说了一堆,稍稍满足一下老太爷的虚荣心,给这个声名卓著的老头儿一个下台阶。r

而就在当日夜间,周东飞接到了一个短消息,竟然是阴妍!r

当然,他的电话号码,是周芯帮着带回去的。r

阴妍在发这个短消息之前,肯定是经历了一番心理挣扎的。但是挣扎了很久,却只是简单地挤出了几个字:“多谢挂念,无须来蜀。”r

“多谢挂念”,似乎有点冰释前嫌的味道;但这句“无须来蜀”,意思就是让周东飞不要去蜀中找她了,又带着一种毅然决绝的味道。女人果然是个难琢磨的生物,特别是神仙般的女人。r

周东飞想了想,也没有直接拨电话,同样回了个短信。有些话说起来不好看,但落在文字上却会委婉地多。就像一对脸皮儿薄的青年男女谈恋爱,电话里或许不好意思恩恩爱爱肉麻缠绵,但在短信上却能卿卿我我蜜语甜言。r

周东飞赞叹发明短消息功能的家伙,简直摸透了人的基本心理。于是这货的回信很不要脸——“必须去看看你,太想念,嘿。”r

“随你。另,姐悟了。”阴妍的寥寥数字,看得周东飞触目惊心。“姐悟了”,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周东飞这个当事人最明白!r

对于周东飞,阴妍没有大悲、大苦、大欲求、大畏惧。但是,她的心障在于一点古怪的、玄而又玄的“情”。特别是在海阳之战中,周东飞不忍对她动手,让她这点心障越来越深。所以,她无悲、无苦、无欲、无畏,却不能做到无情。r

一次邂逅便生情?这种事虽然不常见,但客观存在。更何况阴妍不是寻常女人,类比仙子;周东飞也不是寻常男人,近乎妖孽。这样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怎能以常理揣度?r

而周东飞托周芯带过去的几句话,或许让这个站在云端中的女人解开了心中的一线枷锁。以这种女人的智慧和悟性,一旦破了一线,就等于破了全部。所有的一切业障,都将以摧枯拉朽之势彻底荡除!r

一个破了心障的阴妍,是否已经达到了秦缺、卫疯子那样的层次?r

一个斟破了情的女人,会是什么新的面孔?r

再次面对周东飞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态度?r

这一点,连周东飞这个妖孽都心中没底儿。r

周东飞随后回了个短信,内容是个迷。总之,两人都会将这段对话内容清除。至于其中的具体内容,说不定也会向当初的龙吟寺风云际会那样,成为一段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