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其他 > 过得刚好全文阅读 > 第22章 似水流年(4)

第22章 似水流年(4)



  (此博一出,大遭人批。众人皆指责沈万三出生地不在南京,南京人不喝龙井,南京人讲话不雅,等等。种种矫情,令人头痛。师弟侯震发微博大笑:“哇咔咔!显摆学问遭人恨。”我也挺开心,又补充一博如下:贤弟,我都笑了一夜了。沈万三是周庄人,但成名露脸的事全在南京。吴侬软语一般说是苏州,但南京也有吴言,而且,我是泛指。还有,南京人只喝雨花不喝龙井?那我就改成夜月下,手捧着鸭血粉丝汤。最主要的你们把意境当成探索与观察!我笑,我不理你们。)

  北京热,南京凉。东边日出,西边雨忙。分不明红绿,辨不清紫黄。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自知者明,自胜者强。蓬蒿之下,必有兰香。男儿无志,钝铁无钢。有生者不讳死,有国者不讳亡。且记凡事留余地,要知得意莫张狂。醉里乾坤大,闲中日月长。海为龙世界,天是鹤厅堂。足下青云冉冉,何与驽马争路短长。

  南京录像之后,转战武汉商演。两地间最方便之交通工具为动车,遂乘车赴江城。许久未坐火车了,竟有一丝兴奋。凭窗望去,绿草如茵柳丝微拂。村舍田郭,皆如水墨一般。兴之所至,信口胡云:一坡青草半溪潺,剑胆琴心下江南。平生道路羊肠九,偷得今朝海天蓝。

  趁茫茫夜色,来至山西省太原市。我对此地,是有感情的。明朝弘治年间,汾阳走出弟兄十一人,后其中三位流落天津,长兄一脉便是我的先祖。数百年来,家族中遗联两句:万里勋名班定远,百年福寿郭汾阳。奈何无解,终成一谜。

  (据家谱记载,先祖离开汾阳时是弘治十一年。弘治帝是明孝宗朱祐樘,大明第九位皇帝,宪宗之子,出生经历坎坷,够拍三十集电视剧了。在位期间,勤于政事,励精图治,驱除宫内奸党,任用忠臣,使大明再现中兴盛世,史称弘治中兴。我常想,先祖此时离开故土,正是国泰民安,而非刀兵离乱,估计也是为了美好梦想,才毅然北漂吧。)

  又到石家庄,相声专场演出。想起十几年前客居此地,做编剧写剧本。背井离乡,前景茫茫。囊中羞涩,气短情长。曾有一天连写三集,内火极旺,鼻血不止。望窗外飞雪,一壶冷水,万转千肠,关山几许,难以还乡。恨李赵,怨王张,当年觉得人人负我。今且回头,突觉得当初的怨恨早不存在了。嗬,人会长大的。

  (那段时间,很苦闷。工作苦,又不挣钱。所接触的人假得厉害,一嘴仁义,满腹虚伪。亲眼见几个地方上有头脸的人物,下班后花天酒地,上班时换上旧衣,鞋上还要洒上脏土,以示勤俭。如今想起,还觉反胃,不知这些位活得如何。)

  连日忙碌,天津转大连再奔山西,虽辛苦倒也安然。人活着是活个心气儿,看你明白不明白。没辙时思饭,有辙时思安。没酒时学佛,有酒时学仙。老要张狂少要稳,莫把无钱当有钱。鸟跃枝头皆朋友,花落清泉锦文澜。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如此尽可容得万水千山。

  (夜宿合肥,思旧事,偶感于怀。曾有旧时称人物字号的老者告诫于我:没事别找事,有事别怕事,能让人打死,不能让人吓死。这两句话放之四海皆准之。)

  打点行囊奔赴山西,德云社十五年庆典太原站。太原古称晋阳,有锦绣太原城之说。太字古语通大,意思是比大还大。原字,《尔雅》道广平曰原。此为太原之解。两千五百余年历史中,此为兵家必争之地。演出商也不愿弃此纳财之处。唯此地商演难做。我也遇过主办方管饭不管饱,偷拦上菜的笑话。唯愿新年新气象吧!

  (此博发后,有人不满。遂增补下博)

  有网友指出勿以点代面误解太原,此言有理。太原人大气好客,况我祖籍山西,断无诋毁之意。此系去年旧事,主办方为省费用,少上酒水阻拦热菜,半瓶酒兑成整瓶等。明月皎洁,万物喜其滋润,盗贼恶其光明。此乃个別人行径,与太原父老何干?又有人说,太原人爱看演出不爱买票,呵呵,我不信……

  合肥商演,大获成功。返京途中天降大雾,无奈备降青岛。夜色中,大巴车将全体旅客载至一小酒店。房不大,十几平方米一间,但挺干净。随行人要换酒店,我忙拦阻,大可不必。广厦万间,卧眠七尺,无非睡一宿觉而已。人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罪,又何况挺干净的。秋来满山皆秀色,春来何处不开花。

  (微博发后,机场方面打来电话要换酒店,均被婉谢。一百四十个字表明心意,岂能出尔反尔,这一夜睡得其实真挺好。)

  结束了天津的春节联欢现场直播,马不停蹄赶回北京。今年的工作完成了。铁甲将军夜渡关,朝臣待漏五更寒。山寺日高僧未起,看来名利不如闲。歇两天,我要歇两天,我也只能歇两天。两天后,德云社十五年庆典天津站商演就要开始了。新年新气象,但愿今年不要太累心,但愿……

  出国

  澳大利亚回京,大获全胜。鞭敲金镫,凯歌声声。以相声使海外华人闻故里歌声而感血脉之浓,我辈荣幸也。又有艺界宦伶歇斯之状,致群情激奋。感叹之余亦表同情。数年来,君以种种手段排挤,我等左右腾挪,对君之忍让等同溺爱。相声界的规矩欺老不欺小,不懂吗?来吧,我教你相声!你教我道德,或者下三烂。

  北京时间凌晨四点半,抵达温哥华,当地时间已是午后一点半了。感谢大批纲丝机场接机,揽鲜花而心惶惶然。何德何能有此殊荣,唯尽心卖力方能答报。车行闹市,楼宇琳琅。空气清新,极似初秋。离演出尚有几日,友人相约打熊、钓蟹。我心偷悦,踢走闲人废话,权且散淡逍遥。掌柜的甩手,爷要乐呵一下了。

  清晨,德云众将赴太平洋内湾捕蟹。我偷懒未去,与友聊天。温哥华野熊甚多,为维持生态平衡,政府颁发枪牌准许狩猎。但条款极多,保护小熊母熊亦颇人道。话锋引开,友人谈及食素及杀生。我笑道:饮食习惯而已,莫上纲。小麦稻谷青菜皆有生命,你吃素包子时,韭菜它爸爸也心疼。吃荤吃素随意,少说废话。

  小住温哥华,百般惬意。逢新节目上线,效果极佳。一徒弟问:为什么要以德服人?我低声道:因为打不过人家。众大笑,我也笑。下午新闻发布会,有海外媒体问及相声主流与非主流之争。一语中的,颇多感慨。想起孟子他老人家说,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唉,亚圣真是圣人。

  德云社全球巡演加拿大温哥华站圆满成功!凭能耐吃饭,走遍天下不亏心。感谢现场几千观众的热情,你们使我坚定了信心。你们也见证了中国相声史上的又一次奇迹,本场票价及演出场所为华人商演历史最高纪录。我为自己、为德云社、为中国相声骄傲!

  夜游悉尼港,灯下海景令人流连。信口哼唱京韵《单刀会》:光闪闪波涛层叠叠的浪,白亮亮的汪洋上下翻。一望四野天连水,月照白光万丈滩。二十年前打天下,舍生忘死整江山。年少的豪杰今何在,惯战的老英雄你们如今在哪边?这波涛分明不是水,当年杀敌血一般。现如今三山六水依然在,不由某家我的两鬓斑……

  与悉尼演出主办方漫步街头,他突然笑问:不喜欢悉尼吗?我大笑,知道他是看了我写的微博。悉尼当然可爱,风格不同而已。夜色中乘船驶出悉尼港,水面上相映歌剧院的霓虹灯,颇值一赞。繁华的pitt st.游人接踵,难忘的是街廨一流浪汉,目光对视,他笑得好开心。我喜欢悉尼,我更喜欢明晚的悉尼市政厅……

  新西兰巡演,大获成功。有几位演出方代表欲安排多国巡演,问我有何要求。我笑道:一要商演,二不去赌场演。因长期以来,相声出国分两种,一种是由国内带赞助来搞文化交流,另一种百分之百在赌场演。赌场内华人赌者多,故常请相声名家演出以助赌兴。赌场方面只负责食宿往来机票,费用寥寥。此类市场不宜抢占。

  离了新西兰飞到澳大利亚,于谦师兄带众人一早出海捕鱼,我因琐事往返于悉尼与墨尔本之间。悉尼很繁华,但我更欣赏墨尔本的恬静。唐人街的古朴,企鹅岛的率真。越南街牛肉粉,赌场外喷火的柱子。有轨电车、袋鼠考拉、蓝天白云。没有指责没有提防,这一切让我轻松。我更期待这场演出,29日,墨尔本会展中心。

  小住新加坡,感觉良好,杂事抛于脑后,无累一身轻。看看风土人情,转转巷尾街头。与华裔闲谈,丝毫无异域之别。今日早报,竟然有两处本地相声新闻,着实可喜。傍晚行于乌节路,有菲律宾老夫妇于路边卖唱,设备简单但极有感染力。呆视许久,老太太冲我笑着说:要每天开心!我一怔,心头一热,险些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