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其他 > 摆渡人全文阅读 > 第31章

第31章



  萨利点点头。迪伦等着他为自己开门——不是因为自己习惯于别人的绅士风度,而是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在萨利的管控之中。然而他没有动,莫非这次又必须由她自己来完成,就像跨越荒原上那道分界线一样?她看着萨利像是要得到一点安慰,然后试探着伸出手抓住了门把手。她轻轻一拧门就开了,萨利往后退了几步,好让迪伦把门完全敞开。迪伦打开了门,又紧张地看了一眼萨利,然后走了进去,观察里面的环境。

  里面是一条街道。迪伦顿感轻松,不过里面的建筑物跟自己见过的完全不同——这里和格拉斯哥那些高高耸立、整齐划一的红砂岩公寓大楼有天壤之别。一排排整洁优雅的单层小楼,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前庭草坪和漂亮的花圃映入眼帘。停在车道或街边的车辆几乎是清一色黑亮的轿车,长引擎盖带着弧度,两侧的上车踏板闪着银光。迪伦家里有时候会请一位上了年纪的邻居过来吃饭,琼会叫迪伦陪他们看看老电影,眼前的这些车就跟片子里的一模一样。阳光正露出云霄,此地传来沉静和谐的沉吟声。

  迪伦踏上一条铺设整齐的小道,迂回穿过一块干净的草坪。身后传来轻轻的咔嗒声,她转身一看,入口那扇门关上了,让她觉得自己是刚从屋里出来。这是一栋独立的建筑,上面有屋顶窗,外墙上包着黑色的木料。萨利不知所踪,然而迪伦感觉自己所能做的就是记住这个门,好找到重新穿回记录室的路。

  她很快记住了台阶右边黄色和橙色的花盆、钉在门中央的9号铜牌,还有上方狭窄的邮箱,这下子她肯定能找回来了。她转身凝视着前方的街道,耳边响起一种细小的声音,迪伦费力地想听清楚。这声音有点嘶嘶作响,但这种声音背后还能听到一段旋律中的节奏和鸣响,就好像在听还没有调好波段的收音机。她循声在汽车之间来回穿梭,终于看到从一辆闪闪发光的黑色轿车下面伸出来的两条腿。这里的噪声比别处都要响,她发觉自己刚才的直觉完全正确,那里有一台放着老歌的模样古旧的收音机——她的祖母会管这个叫无线电——搁在车顶上,那人有一只脚还在伴着音乐的节拍上下摆动。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找到了乔纳斯。

  “你好?”她微微弓下腰蹲在车下跟那人打招呼,还是只能看到腿。

  但那条腿不再晃了。一秒钟后,传来刮擦的声音。迪伦先是看到那双腿伸长了,随后看到了那人的上身,最后是一张油亮的脸。

  他慢慢起身,站在了迪伦身前。

  他长着一张娃娃脸,这是迪伦对他的最初印象。光滑的圆脸颊上一双蓝眼睛闪烁着,他的金发整齐地梳成了偏分,但还是有几缕头发不肯归位,以一个很奇特的角度翘了起来,让他看上去更加孩子气。如此高大的身体和宽阔的肩膀之上却长着这么一张娃娃脸,真是匪夷所思。

  迪伦知道这就是自己正在寻找的灵魂。他跟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不过这个确实就是他——乔纳斯。她突然想起来他是德国人,心里有些疑惑,不知道自己能否跟他交流。她在学校学过法语,但她的德语仅限于会从一数到五。

  “你能明白我说的话吗?”她问。

  他冲着她微笑,露出一排不怎么整齐的牙齿。

  “你刚来这儿没多久,是吗?”他的英语听上去非常地道,只是稍稍带一点口音。

  “嗯。”迪伦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礼,脸有些绯红,“对不起,我是刚到。”

  他的笑容又扩大了一点,笑中满是同情,“我能听懂你说话。”他很笃定地说。

  “你是乔纳斯。”她说。这不是一个问句,但他还是点了点头,“我是迪伦。”

  “你好,迪伦。”

  沉默了片刻后,乔纳斯开始耐心地打量起迪伦来。他的表情既客气又带着吃惊,还非常好奇。迪伦表情有些不自然,感觉坐立不安。她为什么要求来见他呢?她想问他什么呢?她自己也稀里糊涂,毫无准备,自己脑子里也没想清楚。

  “我向他们要求来见你。”她还是开了口,感觉总有必要先解释一下,“我……我想和你谈谈,问你几个问题。如果、如果可以的话。”

  乔纳斯静静地听着,迪伦觉得这是在暗示她继续说下去。

  “我想问问关于你的摆渡人的事情。”

  不论乔纳斯之前如何揣测,也没想到她会问这个。他眨了眨眼,眉头微蹙,但还是点了点头,示意迪伦继续。迪伦在齿间摆弄着舌头,使劲咬下去,直到咬痛才松开。她到底想知道些什么呢?

  “他是不是叫崔斯坦?”她觉得最好先从简单的开始问起。

  “不是。”他慢慢摇了摇头,像是在回忆很久以前的往事,“不,他的名字叫亨里克。”

  “哦。”迪伦嘀咕着,尽量想把自己的失望咽下去,但是还是掩饰不住。那么或许并不是他,也许是萨利搞错了。

  “他长什么样子呢?”她问。

  “我不知该怎么说,我觉得就是普通人的长相吧。”乔纳斯耸耸肩,好像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他看起来跟其他士兵没什么区别。高个子,棕色头发,身穿军服。”

  棕色头发?这个也对不上号啊。

  “我想起来了……”他突然长叹一口气,咧开嘴笑了,“我想起来了,他有一双蓝色的眼睛,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眼睛。我当时还逗他说,怎么他看起来那么像最纯正的纳粹士兵,有双这样的眼睛。那双眼的颜色是最奇特不过的了。”

  “钴蓝色。”迪伦喃喃自语。这颜色马上在她的脑海闪烁起来,历历在目,仿佛他就站在自己身边一样。眼睛周围的面部已经有点模糊了,正在逐渐淡出视线,然而他那冷热交织的目光却依然深深烙在她的心头。就是他,就是崔斯坦,她露出了一丝浅笑。至少这个是真实的。

  也许他每遇到一个灵魂,就会换一个自己认为最合适的名字。

  她想起以前他说过的话,怎样才能让他们跟着他走,比如他曾刻意让迪伦对自己产生好感。想起这些,迪伦的脸又红了。她喜欢崔斯坦这个名字,听起来成熟稳重、老于世故,还带着点神秘,和吉斯夏尔中学里大卫、达伦、乔丹之类扎堆的烂俗名字完全不同。这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吗?是他的另一个手段吗?她突然意识到,即使他有一个真实的名字,自己也可能无从知道了。想到这里,一丝哀怨涌上心头,她感觉心口有点堵得慌。

  “对,”乔纳斯笑着说,“钴蓝色。这个词用来形容他的眼睛真恰到好处。”

  “他……他是什么样子呢?”迪伦下意识地举起一只手,开始咬手指。现在问到了最关键的问题,她突然有些焦躁不安,不确定自己到底想不想知道答案了,她害怕听到自己不愿意听到的内容。

  “你的意思是?”乔纳斯皱了皱眉,大惑不解。

  迪伦从鼻孔里长呼一口气,咬紧了嘴唇。她实在不清楚该怎么表达。

  “我是说他……和善吗?他好好照顾你了吗?”

  乔纳斯没有回答她,而是歪着脑袋,一双蓝眼睛认真打量起她来。他的目光尽管比起崔斯坦相形见绌,但也非常锐利。

  “什么?”迪伦嘟囔着。她往后退了半步,直到后背轻轻碰到了一辆停在身后的车上。

  “你到底想知道些什么,迪伦?”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人用一种奇怪的卷舌音说出来感觉有些怪怪的。听起来怪异、另类,完全不像是在说自己。但此刻她的心情躁动不安、五味杂陈,这样蹊跷的发音倒是和她的心境相吻合了。

  “迪伦?”乔纳斯的声音把迪伦从遐想中拉了回来。

  “我想他。”她垂着眼帘坦白道,稀里糊涂就把实话说了出来。过了几秒后,她抬头看到乔纳斯正在看着自己,表情既同情又困惑,“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我……我想他。”

  “你是什么时候到这儿的?”

  “就现在。我是说,就在我见到你之前不久,可能一个小时前吧。”不过在这里还用得着算时间吗?

  乔纳斯两眼之间浅浅的皱纹加深了,他把眉头拧成了一团。

  “你到这儿来就是为了见我?难道你没有家人要见吗?你生命中那些你原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

  迪伦回答之前把目光移开了,对自己实话实说有点不好意思,“我不想见他们,我只要崔斯坦。”

  “你这趟旅途中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