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其他 > 摆渡人全文阅读 > 第30章

第30章



  迪伦叹了口气,展开胳膊,让它们自然垂下。她的手上一阵抽痛,血液回流到了指尖。她刚才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抱臂抱得有多紧,就好像生怕自己散架一样。

  “好吧。”她小声嘀咕着,朝萨利的方向先迈出了一步,接着又是一步,“好吧。”

  萨利朝她绽放出温暖的笑容,耐心等待着,直到迪伦走到他身边,然后两人并排沿着小路向那扇门走去。

  他们来到了门前,而当萨利把门拉开时,让人感觉他仿佛不只是把生锈的金属栅栏转动了一下而已,而像是在此世上凿开了一个洞,让刚才门的位置上出现了另一个世界的窗口。

  “请吧。”萨利平静地说,暗示迪伦跨过去。

  “我们现在这是在哪儿?”她在另一边小声问。

  这是一个巨大的房间,几乎大得不成比例。她看不到墙,但是能感受到自己是在一间屋里。地板干净整洁,不着一色。

  “这里是记录室。我想这儿是你起程的理想场所,你可以在这里找到那些曾在这里停留的灵魂。他们先你而逝,也跨越了荒原。”

  “怎么找呢?”迪伦喃喃自语,不由自主地生出了强烈的好奇心。

  话刚一出口,屋里的陈设自动开始显现出来。屋子的边缘开始收缩,形成了轮廓明显的墙体。书架靠墙排着,从地板一直延伸到天花板,上面摆满了大部头。一条黑色厚地毯出现在迪伦脚下,给整间屋子增添了几分华丽,也隔绝了脚步声。迪伦四下张望时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有一次和琼一起去图书馆的画面。当时她才十岁,在她的眼中,那里幽深空旷,静谧沉寂,犹如洞穴或迷宫。她在里面迷了路,最后还是一个温柔和蔼的清洁工在桌子底下发现了号啕大哭的迪伦。眼前的景象难道也同荒原一样是她心像的投射吗?

  萨利在她身边柔声说道:“我肯定你有要找的家人和朋友。”

  他停了一下,又说,“需要我帮你找谁吗?是你的祖母穆尔还是你的婶婶伊冯?”

  迪伦惊诧地望着他,他竟然对自己亲人的名字了如指掌,“你可以找到每个人的吗?”她问。

  “是的,任何完成了荒原之旅的人。我们把每一个灵魂都登记在册了,每一个摆渡人都有一本册子,上面记载了所有他们引领过的灵魂。”

  什么?迪伦一边琢磨着萨利的话,一边用目光扫视整间屋子。

  但她没有想过去找她的祖母或是三年前死于乳腺癌的婶婶,而是另有打算。

  迪伦转身对着萨利,眼睛陡然一亮,“我想看看崔斯坦那本册子。”她告诉他。

  萨利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这个地方可并不是……”

  “就看崔斯坦的册子。”迪伦又重复了一遍。

  萨利看起来非常不悦,他的表情中既有担忧也有反对,然而他还是领她绕过了一排排高耸的书架,经过了无数的册子,来到一个黑暗的角落。那里的一个书架上除了一卷大书外空空如也。他伸手把书取下来,绿色的封面已经褪色,书页上镀着一层金,边角看起来软塌塌、烂兮兮的,好像已经被好几千只手指翻动过。

  “这就是崔斯坦的册子。”萨利说着,把书放到了一张空桌子上,“您想找什么,我能问一下吗?”

  迪伦没有回答,她也不确定自己要找什么。但她还是伸手打开了封面,里面像账本一样,每一页都密密麻麻地记满了。一行又一行的灵魂都用整齐的字体登记在册。每一行上面有他们的名字、年纪,还有一个日期。迪伦有些惊诧地发现,那不是他们的生日,而是他们的死期。

  她沉默地翻动着册子。一个又一个名字从眼前划过,成百上千、成千上万,这无数的灵魂多亏了崔斯坦才得以延续,而她只是沧海一粟而已。她抓着沉沉的书册,吃力地从头翻到尾,一直看到最后的空白页,然后又翻回来,找到最后一条记录,是她的。迪伦看着自己的名字以她难以想象的娟秀字体写在上面,感觉有些古怪。这会是崔斯坦写的吗?名字旁边写着她乘车的日期。她的手指抚过下一行空白,不知谁的名字将会被列在其中。

  现在崔斯坦又在哪里呢?他已经到达第一座安全屋了吗?

  迪伦叹了口气,继续随意翻着册页,她不愿再去想崔斯坦正在引渡别的灵魂。他是她的摆渡人。她的,她苦笑了一下,但眼前的名册让她很难不去想。她扫了一眼名单,皱了皱眉头。

  “这是什么?”她指着靠近页底的一行字问道。整条记录都被划去了,一道粗粗的黑墨迹完全盖住了那个名字。

  他没有回答。迪伦向左边望去,正纳闷自己是不是已经被抛弃了,但又见到萨利还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他的眼睛瞧着别处,但又似乎什么也没看。

  “请问……萨利?”她有些支吾地喊出了他的名字,“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个名字被删掉了?”

  “那个灵魂现在不在这儿。”他回答道,还是没看迪伦。不在?他们就是那些被恶鬼捉住的灵魂吗?如果让她来查找,她能在这儿找到那个死于癌症的小男孩吗?那个被崔斯坦不小心落在了恶魔手里的小男孩。她张着嘴想问,但萨利转过头,带着灿烂的笑容注视着她,让她欲言又止,“为什么你对这本册子那么感兴趣呢?说出来的话,我会帮你的。”

  迪伦的疑惑被这灿烂的笑容化解了,一时间心里又没了头绪。

  那条被涂掉的记录之谜被她放在了脑后。

  “你认识这里的每一个灵魂吗?”她指着书问道。

  萨利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在找一个人,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是名士兵,纳粹士兵。”

  迪伦眨了眨眼,对自己的话也略感吃惊,这绝对不是自己要求看这本名册的理由,然而这个念头就在她脑子里蹦了出来。她马上意识到,自己一直都有这样的打算,至少在潜意识里是这样。她想和其他认识崔斯坦的人说话,她想跟那些像她一样了解崔斯坦的人聊聊他。在崔斯坦给她讲述的所有故事里,那位“二战”时的年轻士兵是最打动她的。

  她满以为萨利会摇摇头,向她要更多的信息。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走到桌子前,自信地翻着那些乳脂色的书页,直到找到了她要的那一页。

  “在这儿,”他指了指倒数第二行,“你要找的就是这个灵魂。”

  迪伦坐在他对面,盯着那个字迹潦草的名字。

  “乔纳斯·鲍尔,”她小声念着,“十八岁。死于1941年2月12号。是他吗?”

  萨利点点头。

  迪伦咬着嘴唇在思考。十八岁,他那时只比自己现在大几岁。

  不知怎么的,在她的想象中,他应该是个成年人了,但是现实中他当时可能还是个学生。她突然想到了吉斯夏尔中学那些高年级男生,学生会主席还有那些年级长。他们一点也不成熟,还是傻乎乎的小男生,她想象不出他们穿着军装扛着枪的样子。她更不相信他们明知这个决定会把自己送上死路,还会义无反顾地抗命不遵。

  十八岁,既是男孩也是男人。崔斯坦会在他面前变成谁的模样呢?他是怎么让乔纳斯跟自己走的呢?

  迪伦从名册上抬起头,望着萨利说:“我想跟他谈谈。”

  面对迪伦这个古怪的请求,萨利既没有争辩也没有请她说出自己的理由。他只是伸出一只胳膊,示意她穿过图书馆。迪伦犹豫了一下,在跟着他走之前,最后再看了一眼那页。她的目光尚未离去,书页上又有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就在页底上又有一条奇怪的记录,又有一个灵魂的名字被涂黑了。

  她还没来得及问萨利这些被删除的奇怪条目是怎么回事,他已经朝一扇门走出几米远了,迪伦甚至不确定这扇嵌在墙里的暗门刚才到底是否存在。她眉头紧蹙,摸着额头,感到有些困惑。

  “这是……”她身子转向萨利,想说些什么。

  他冲她微微一笑,等着剩下的问题,可迪伦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重要了,现在这里有扇门,她必须对它保持警惕,不管门的另一边是什么。只是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要穿过去吗?”她指着看起来很结实的门问道。深色的门可能是红木做的,上面的镶板精雕细琢,跟富丽堂皇的外观相得益彰。黄铜材质的门把手小巧混圆,被擦得锃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