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官场 > 乡艳:狂野美人沟全文阅读 > 第65章 被抓了个正着

第65章 被抓了个正着






“村长,这样放行了吧?”周老汉弄好框子抬头看了看周三宝。

“让开,让开,别挨着秤。”周三宝没有直接答话,手一扯拉开了周老汉。周老汉只好站在一边盯着称星看。周三宝当然也不会少他的秤,毕竟上了人家的老婆,再怎么也不该搞别人的暗鬼不是,不过在他女人面前肯定是要显摆显摆的,下次再骑起来也更够味一点。

那家伙,孙艳花那对东西真是够壮观的,每次压在下面都可以使劲的搓她,那软和的就像肉浪一样,更厉害的是坐在男人身上时,跳起来那东西就上下直甩,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她那对肉坨坨闷死的感觉,真正的肉弹来着。

一边给水蜜桃过秤,周三宝一边斜眼盯着孙艳花,意淫了一阵不禁又有了想要搞搞她的冲动。

被周三宝瞄的久了,这个大腚女人居然也脸红了起来,过完秤记完数之后,连忙跟着他男人扭着屁股又上了山。

孙艳花是在村里第二个看不起周二狗的人,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她是不会把蜜桃卖给二狗的,更不会也跑来摘蜜桃。但是谁会跟钱过不去呢?她可不想学刘彩云那个傻女人,累死累活的拿到镇里去卖,为了赌一口气不值得。

见胖女人扭着******走了,周三宝盯着那肉浪滚滚的身材口水直咽。

“三宝叔,咋啦,看上那女人了,嗯,不错,屁股够大啊……”杨窑子走上来拍了拍周三宝的肩膀,流氓样的说了一句。

“窑子,别胡说,你婶知道了又不得了。”周三宝连忙撤回了瞄着女人的眼睛。

“三宝叔,怕什么,你是村长,哪个女人敢不从。”杨窑子故意给他煽火,只要这家伙被抓住了把柄,以后再玩他老婆的时候就不必提心吊胆了。

“这怎么行,咱可不能以权谋私啊,你三宝叔也是个正派人,不做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周三宝嘴上说的好听,其实那胖女人已经被他压了不知道多少回了。想想那些事,周三宝心里就直痒痒。

这娘们,刚才那脸红的样子还有几分姿色,有些天没和她偷着玩了,看来得找机会去弄弄了。她那老公也是个怕老婆的主,只要孙艳花说一句有事,那男人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窑子啊,会看秤吗?”和杨窑子又闲扯了一会,周三宝忽然问了一句。

“秤当然会啊,你以为老子兵是白当的啊。”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杨窑子抽着烟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周三宝。

“那正好,你给我看着,我去山上转转去,看看情况。”

“去吧,去吧……”杨窑子挥了挥手。周三宝的那点心思杨窑子早给猜了个透,杨窑子是玩女人的行家,看看周三宝那猥琐样,肯定是想上山找刚才那女人******去了,还想瞒住杨窑子,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把本子和笔交给了杨窑子,村长周三宝朝山上去了。杨窑子猜的还真没错,刚才意淫了一下,周三宝就有些忍不住了,本想晚上再去找她,但眼前总是出现白花花的肉弹,这让周三宝坐立不安的,所以就找杨窑子替他一下,偷偷溜上山了。

周三宝上了山,杨窑子一个人就更加没有意思了,只好在过秤的闲暇时间和装车的两个中年男人闲聊。

“三宝,三宝嘞?”

正无聊,谢银花穿着个大花裙子走了上来。虽然今天不用搞饭了,但是水还是照样在送,这其实也是二狗在照顾她,毕竟她是村长的老婆,自己小时候还吃过她的奶。

“银花姐姐,你咋来了?”见到大裙子下露出的白花花的大腿,杨窑子口水直咽,自从那次在她家里上了她一次之后还没找到机会再弄一次,这下看到这个女人,杨窑子的兴趣立刻高涨起来。周三宝已经上了山,也不会有被抓的危险。

“是窑子啊,喊婶婶,别没大没小的乱喊。”后面树荫下还蹲着两个男人呢,谢银花虽然够浪但也不想让人说闲话,虽然和杨窑子干过一次,但还没到那种非要他干而不可的地步。

“银花姐,你看你,这么年轻称什么婶婶啊。”杨窑子知道谢银花喜欢别人说她年轻,所以才这么讨好的。不过谢银花这女人干起来真的是味道不错,上次弄过之后,杨窑子回去之后回味了好些天。

“窑子,你叔呢?他怎么没见。”谢银花没有再计较称呼,问起自家男人来。

“哦,他到山上有点事。”杨窑子一边说话,一边朝谢银花走近过来,离她胸前鼓起的地方也更加近了许多。上次那地方被他把玩了好久,又大又白非常的软和而有弹性,毫不夸张的说是她这个年纪女人里的极品。

“有点事?二狗可是交待他看秤的,他走了谁管事啊,这老头子,出了问题我看他怎么跟二狗交待。”谢银花朝山路上看了一眼,肥厚细腻的手掌插在肉腰上。此时有点微风,裙子被风吹得紧紧贴在身上,凸凹有致非常的让人流口水。

杨窑子也流口水了,如果不是在大路上而且后面还有两个人看着,他真想一把抱住谢银花。往谢银花这边又靠了靠,压低声音说:“姐,咱去林子里休息休息去。”说完,口水直咽的盯着谢银花的丰胸。

谢银花也是老手了,她哪里会不明白杨窑子的意思,这无非是邀她到林子里打打野炮玩玩。

“窑子,你说啥呢?好好守着过秤。”谢银花心里有些泛滥,但还是把持住了。

“姐,去吧,到林子里溜溜弯,那里面的草可干净了,比床上可舒服多了。”杨窑子极力的钩引谢银花的性趣,越看这女人心里越是痒痒。

谢银花没有再搭理杨窑子,而是朝账本走去,指着磅秤上的本子说了起来。“窑子,你这本子要管好啊,可是按这个发钱的。”杨窑子在后面火急火燎的,谢银花倒关心起这事情来了。

“银花姐,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还是关心关心你家男人吧。”见树荫下的那两个人打起瞌睡来,杨窑子就想再努力一把。心想透露一点周三宝和刚才那胖女人的事情给她,也许一受到刺激,这女人就从了自己了。

“窑子,你这话什么意思?”谢银花好像是听出了弦外之音。

“过来,银花姐姐,我和你说嘛。”杨窑子趁机在谢银花的腰肢上摸了一把,把谢银花拉的近了些,就说了起来:“姐,窑子这也是为你好才说这话的,那个孙艳花哪点有银花姐姐你够味啊,没想到咱三宝叔就迷上了,你看,正事不干跑山上寻她去了,这还会有好事啊!”

“什么?”谢银花一把推开了杨窑子,醋意大涨。“她妈的孙艳花,我就知道这两人没好事,敢偷老娘的男人……”一边大骂一边朝山上跑了上去。

连杨窑子也没想到谢银花的反应会这么大,本来是想利用他男人偷女人的事情钩她和自己办那事,没想到这女人直接冲上山了。不过回头又想了想,杨窑子觉得这样也不错,要是被谢银花抓了现行,那她以后肯定就不太理周三宝了,还不得多找自己解决那生理需要啊。

想通了这些,杨窑子又在心里嘿嘿笑了起来,嘴上也哼起来小调来,连干起活来都觉得有劲多了。

谢银花跑到周老头的果林子里大喊:“老东西,你家媳妇呢?”

“你找艳花啊,她去那边歇歇,大清早出来了,有些累了。”这个没用的男人指了指山坡上的小树丛,然后又继续手头上的事情。

“周老汉,你真是没用啊,连自己的女人都看不牢,她这是和我家三宝躲到茅草里搞去了,你还在这里摘个什么摘,赶紧的,和我一起抓人去。”说着话,谢银花走过去拉住周老汉就要走。

“银花,你可别乱说啊,我婆娘可是正经人。”周老汉本来就怕媳妇,也怕别人说他媳妇偷人,因为他管不了所以就更怕。

“什么胡说啊,你跟我来就知道了。”谢银花急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好性子的男人,真够淡定的,自己老婆偷人他还能在这里磨叽。

“不和你瞎胡闹……”

“你,你……”谢银花被气了个够呛,周老汉死死拉住树杆子不走,她也没有办法,只好一个人朝那片林子跑了上去。见谢银花急匆匆的往林子里跑,附近摘桃子的男人女人都暂时停下了手上的活,看着谢银花到底又在耍什么把戏。

谢银花一冲上小树林马上就听到了“哦啊,哦啊”的声音,一丛茅草有节奏的来回晃动,她那个气啊,抓起一条大木头棍子就冲了上去。

“周三宝,老娘和你没完……”抬手就朝正撅屁股的男人猛的打了下去。

周三宝咬着孙桃花的******正玩的开心,忽然被打的火辣的痛,回头一看发现是谢银花,吓得魂都没有了,下面也马上像漏了气一样的萎了下去。

“啊哟……”周三宝反手摸着屁股站起来就跑。下面的孙桃花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谢银花一把拉住了头发。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敢偷老娘的男人……”说着话,两巴掌甩在了孙艳花的脸上。

刚才孙艳花是吓懵了,被打了两巴掌才醒了过来,连忙提着裤子就跑,上面的褂子还敞开着也顾不上了,里面硕大的奶只左右晃荡急火火的往山下逃。

这下好看了,周三宝赤膊着上身,提着裤子狂跑,后面是孙艳花也是提着裤子敞开雪白的胸跑,再后面跟着谢银花举着个大木棍子直追,这谁看了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大家来看啊,这不要脸的女人偷男人了……”谢银花一边追打还一边大喊大叫,急的周三宝要了命了。他可是一村之长,这事一闹得多丢面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