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官场 > 乡艳:狂野美人沟全文阅读 > 第66章 晚上住进了高级宾馆

第66章 晚上住进了高级宾馆



“银花,别胡闹……”周三宝一边逃一边回头喊。

谢银花不管那么多,在后面不依不饶的追打,周三宝和孙艳花也只好满山遍野的跑,而孙艳花的老男人此时坐在地上,鼻子眼泪一包糟。这男人真是没有一点用处,这种事情他还只知道坐在地上自己哭,没有一点血性的,难怪他婆娘敢这么大胆大白天的躲在茅草里偷男人了。

等二狗随着大卡车回到桃花沟,周三宝的事情已经是闹的尽人皆知的地步了。

“二狗,你们村长够味吧,大白天躲在茅草里干人家老婆,结果被自己的婆娘抓了个现行,哈哈……”杨窑子搭住二狗的肩膀笑了个七上八下。

“啊,咋回事?三宝叔不是在这里管着秤呢吗,他怎么就去了山上了?”二狗抓了抓头问了起来。

“二狗,你是不知道,下午我在管秤,随他去搞女人了。”杨窑子叼上一支烟,痞气的说着。

“窑子哥,你太坏了,肯定是你这丫使了什么坏主意了……”二狗才不信周三宝无缘无故就走了,而且还会那么巧被抓住,肯定是杨窑子凑了一把火。二狗也知道杨窑子和谢银花的事情,所以他想这事肯定与杨窑子有点关系。

“二狗,这事别乱说啊,我可什么也没做……”说完又蹲下“嘿嘿”的笑了起来。

“喂,二狗,你不去看看,还在山上闹着呢。”

“你看你搞的这事。”二狗把带回来的一个大包交给了杨窑子,里面全都是钱。“给我看着包,我去劝劝去……”二狗摇摇头,朝山上跑去。

“二狗啊,你婶的命好苦啊……”见二狗走了过来,谢银花也不追打了,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捶胸顿足起来,鼻涕眼泪一把一把的,冤死了。

“三宝叔,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快哄哄婶子。”

这时候周三宝也偷空穿好了衣服裤子,而孙艳花早没了影子。听了二狗的话,周三宝知道这是二狗在给自己创造机会,连忙凑到了谢银花的面前。

“银花,我对不起你啊,你就别怪我了,都怪下面这东西管不住,你说句话,我立马剁了它算数。”周三宝作势左右的要找刀子之类的东西。

“拿这个剁给老娘看……”不知道谢银花从哪里摸出一把镰刀来。这可能是那个大婶带上来割茅草用的,看到这把镰刀,周三宝恨死了带镰刀的那某个女人。

看到带着锈迹的镰刀,连二狗也是一哆嗦。

你说周三宝好死不死的,非说剁掉那东西干什么,那东西可是那么好剁的?周三宝本想说的毒一点以表示他的诚心,没想谢银花还真有一把镰刀在手,看看谢银花手上带着锈迹又闪出寒光的铁镰刀他全身一阵哆嗦,下面本已经萎成一团的东西更加缩了起来,就差没躲进肚子了。

呃……

周三宝被谢银花手上的镰刀弄的没话说了,可偏偏谢银花还不肯收回镰刀,眼睛直盯着周三宝的裤裆。

“剁啊,是个男人剁给老娘看看。”

靠,剁给她看看,要真剁了还是个屁男人了啊。

“二狗……”周三宝可怜兮兮的抬头看着周二狗,等着他来解救。围观的男女在这样的氛围之下都是扭头或是捂嘴笑了起来,早忘记了多摘蜜桃的事情,二狗也忍不住想笑,嘴巴猛的抽了一下没有笑出来。

“三宝叔,那,那就剁了吧……”

二狗这句话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他不劝就是了,还添油加火的要剁了,这不是害人吗?所有人都看向了二狗,连谢银花也是一样疑问的看向二狗。

“剁了,剁了,既然管不住还要了干吗……”二狗这丫不单说还要动手了,弯下腰直接就把谢银花手上的镰刀给抢了过来,压住周三宝就要脱他的裤子。这举动可把周三宝吓呆了,一时之间忘记了反抗。这二狗,老子没得罪他啊,还帮他把水蜜桃这事弄的妥妥帖帖的,难道就为泻药那件事,这小子就怪到自己头上,记仇了?

等扒到只剩下了一条裤衩,周三宝才反应过来。

“二狗,你神经啦,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不说小时候老子照顾你,长大了也没亏你啊,你想要老子的命根子啊……”周三宝一边吼,一边在茅草堆里乱滚起来,躲避二狗手上随时割下来的镰刀。

“这没法,二狗小时候可是吃银花婶婶的奶长大的,她说要剁就一定得剁了。”

“银花……银花啊……”周三宝年纪大又长的胖,终究不是二狗的对手,很快就被控制住了,只好大声的喊她老婆救命。

谢银花呆住了,这二狗果然是个愣子,她就是那么一说,这小子还果然要动手了。人人都说二狗没读书愣头愣脑的,今天还真是见识了啊。看到二狗果然要动手,谢银花也吓到了,刚才可是一气之下,要真的剁了那乌龟王八蛋,那她下辈子吃什么啊?

“呃……二狗……”谢银花连忙喊了一声。

“咋啦?婶婶……”正等着谢银花出声呢,要是她再不做声自己就表演不下去了,看来平时傻点愣点关键时刻还是有好处的啊。

“镰刀给婶。”

“好的,婶要亲自动手是吧。”周二狗把镰刀递给了她,但手还是压住周三宝不放,等着谢银花动手。

“二,二狗,婶回去,回去再对付他……”

一听这话,周三宝连忙跳了起来,指着周二狗。“对对对,家务事,你个外人别插手,走,媳妇,咱回家动手……”周三宝终于放下心来了。

“滚回家去……”谢银花总得找点面子不是,照着周三宝的屁股就是一脚,周三宝连忙笑呵呵的跟着就走了。看着这两个一前一后往山下走的夫妻,山上摘桃子的人又是大笑不已。

其实谁也不是傻子,二狗这苦肉计表演的并不高明,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出。谢银花也知道二狗的表演,但当时就是因为事关她后半辈子的幸福,一下子急了起来就中了计,刚刚往回走她就马上想了过来。

“别以为二狗是帮你我看不出来,别给老娘嬉皮笑脸的,回去有你好受……”说着话,照着周三宝的屁股又是一脚。

“媳妇别踢了,再踢可真没法用了。”周三宝心里也和明镜似的,一次难关在二狗的表演之下化为了无形,他的心里也不禁为二狗的表演叫好。这小子,什么时候学的这么奸诈了呢,差点连老子都骗到了,当时还真是被吓得浑身都冒冷汗啊。

“说,是那个大屁股女人好还是我好。”谢银花走过去扭住了周三宝的耳朵,周三宝那么胖的身子也差点被提了起来,弄得他只能踮着脚走路。其实谢银花的屁股也是够大的,但和孙艳花那磨盘一样的巨型屁股比起来还是显得有些小了。

“你好,你好,当然是你好啊,那娘们哪有你一半好。”周三宝痛的咧着嘴,大声的讨起好来。

“那你还和她乱搞。”

“就尝尝鲜,没真稀罕她。”

“尝尝也不行,再见你和她乱搞,保准剁了你那玩意儿。”

“是是是,听媳妇你的,保准不和她搞了。”周三宝嘴上这样答话,心里却在想,不和她搞还可以和别的娘们搞,哈哈。

拎着耳朵,一路训话很快就到了山脚下。

“媳妇,放开了吧,你看路上有人,看到了我这村长还怎么做啊?”周三宝很怕老婆,但又极爱面子,虽然知道今天这面子早丢干净了,但还是想着减少损失。

“那样的女人你也搞,还要面子,真亏你胃口够好的。”话虽这样说,但已经教训了一路了,谢银花的火气也减少了下来,一撒手放开了周三宝,这猛的一放开,周三宝差点直接冲倒山下去,幸亏被谢银花又拉了一把才停住了脚,看来虽然两个人都偷人,但夫妻那点感情还在的。

“银花啊,你先回去,我这里还得弄一弄。”

周三宝一边大声说话,一边朝装车那边走了过去。知道二狗是帮他的,事情肯定还得照做了。这么大声的说话也是有理由的,那就是告诉路上的那几个人,自己被老婆抓了咋了?点事没有,还是可以大声的和老婆说话的。

“三宝叔,没事啦?”看到周三宝没事人样的走了过来,杨窑子连忙走过去问了起来。

回头看了看已经走远的谢银花,周三宝说道:“有什么事,啊,哪个男人不偷个把女人玩玩,这多大点事,女人嘛,让她回家等着就得回家等着去……”一边说话,一边点上了一支烟。

“三宝叔,还是你高。”杨窑子在周三宝的面前伸起了大拇指。

“那是,咱是谁啊,咱是村长,是官,你懂不,这就是官场的规矩,和你说你也不明白。”甩开杨窑子的手臂走到磅秤边,大喊了一句:“这水蜜桃谁的,上秤……”嘴里叼着烟,非常的有谱。

因为周三宝和谢银花的事情,耽误了很多时间,等到这两车装满水蜜桃天已经夜了,但是二狗还得跟车去城里。

“窑子哥,袋子里那钱你拿两千块去。”

“怎么了,给那么多钱给我干吗?”

“上次在砖厂不是取了你几百块工资吗?”

“那也不用这么多啊?”

“咱兄弟,别说那么多废话,赶快的,我还的去市里。”

“嘿嘿,那好,又可以多找不知道多少娘们了。”

“剩下的你给我交给……”看看路上再没有其他人,二狗才靠近杨窑子的耳边说:“拿去给王香妹,让她帮我藏起来。”二狗上次剩下的钱自己藏在了床底下,这次来不及回村,只好让杨窑子带给王香妹了,带这么多钱去城里确实不安全,而且等回来的时候还有钱要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