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阮/陈恩静全文阅读 > 第45章 番外:也无风雨也无晴——何秋霜

第45章 番外:也无风雨也无晴——何秋霜






  他将索赔书当着我的面销毁的那一天,我所居的这座城,开始进入了雨季。

  地点是在他的海鲜酒楼里。这家叫“恩静”的新兴连锁品牌酒店,在“何成”因丑闻而一蹶不振时,忽如一夜春风来,在闽南一带遍地开花。

  销毁索赔书时,他说他已经撤掉了关于商业盗窃的起诉,陈恩静亦撤掉了对那次“普通抢劫案”的指控。不知是不是因为那天我主动示好,以投降的姿态将录音笔交给她,所以她才决定不再告爸爸,但总之,这两项指控都撤掉了。

  只是在爸爸再度被带走之后,何成酒店迅速败落,高管们跳槽的跳槽,离职的离职,满目疮痍间,这差一点就要宣告破产的企业便压到了我身上,何成酒店总负责人的名字,在我还以为自己尚在梦中时,便从“何成”换成了“何秋霜”。

  可明明,我没有那样的野心,更没有那样的能力。

  纵使十几年前我曾在英国念过酒店管理,可那时我对未来全部的展望,就是嫁给阮东廷,成为阮太太。在接管何成酒店前快快乐乐地过我的少夫人生活,在接管何成酒店后,把它扔给他,继续快快乐乐地过我的少夫人生活。

  可最终我没有走到那一天,曾经的阮太太不是我,相信未来的阮太太也不会是我,即使那一纸离婚协议签下去后,他们许久也没传出复婚的消息。

  可我知道,他们相爱了,这一次,是真的相爱了。

  香港的娱乐事业如日中天,我经常无意中,从各种渠道看到阮先生与陈女士的消息:阮东廷夜宿陈恩静公寓;两人手挽手在公园散步;阮先生欲在内地购豪宅,讨好未来丈母娘;阮先生……

  阮先生,阮先生,我曾经用了整个生命去爱的阮先生。

  他终究,还是属于别人了。

  初云曾经问过我,很爱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感觉?我说:“就是觉得,你连脸皮都可以不要了。对他你什么都会介意,可你又什么都能原谅。”

  所以自他和陈恩静结婚后,我大事小事都要找陈恩静的碴,她碰他的衣角一下我都好介意。可最终他爱上她——他爱上了她。

  在恩静酒楼碰头的那一次,离开前我同他说:“其实我知道,你放弃我并不是因为我爸做的那些事,而是因为你移情了,其实很早之前,你就爱上陈恩静了,对不对?”

  商场风云诡谲,这一定不会是此生最后一次相见。可我与他都知,一定是此生最后一次交心。所以不再停留,不再思索,他垂头对我说:“对不起,秋霜。”

  对不起?对不起什么呢?对不起你最终移情别恋,对不起你负了我?

  可你明明知道,即使不说对不起,我最终也会原谅你。

  爱不就是什么都介意,可又什么都原谅吗?

  我从来不曾主动告诉过他,其实他在查我爸时,我是知道的——不,何止知道,我还主动配合他,继续撑着从前那个何秋霜的高傲、撑着何秋霜对陈恩静应有的鄙夷和唾弃,在闪光灯下,笑吟吟地挽着他的手臂。

  在闪光灯之外,他与我,早已经隔了一个陈恩静的距离。

  可他是知道的,即使我不说,他还是看出来了。

  所以当我对他说“这是我对你最后一个请求”时,他原本强硬的态度软化了。之后,他当着我的面把索赔书销毁。

  从此一切恩怨两清了,沧海桑田再怎么变迁,我与他,也只能成为陌路。

  1994年,阮东廷与陈恩静离婚了,我正式接任了何成酒店总经理的职位。

  1995年,人人都以为该复婚了的阮陈二人,依旧只是低调恋爱,我身旁没有出现第二个阮东廷。

  1996年,阮东廷一改低调做派,在游轮上替陈恩静举办了一场生日派对,当夜高调求婚,求婚成功。

  事后《明报》的记者在采访时,问陈恩静:“这一生是否有过很难忘的时刻?”

  报上形容她“温文地一笑”,回记者道:“那日弥敦道上人山人海,我一慌,便觉手心温暖,原来是他回头,牵住了我。”

  “你便不怕了。”

  “是,我从此不怕了,一直到现在,都不怕。”

  从此之后,弥敦大道人山人海,可众人皆知,这拥挤之中仍有温情存在——他的,她的。

  1997年,香港回归的前夕,阮氏旗下的恩静酒楼已经遍布了大江南北。陈恩静以阮氏大股东的身份出席了在我们酒店办的“闽港美食交流会”。隔了三年时光,在交流会主席的引荐下,我与她,再一次照面了。

  “阮氏酒店陈恩静。”

  “何成酒店何秋霜。”

  两只素手交握于觥筹起伏声之间。谁会知道二十年前初遇时,我是万众瞩目的新娘,她只是船上的一名歌女?谁又会知这二十年里因同一个男人,我与她之间有过那么多不堪与龃龉?

  然而二十年来世事变迁,物是人已非。

  握手,点头,致意,微笑,然后,继续与下一名港方代表打招呼。交流会顺利而融洽,我们有各自的交流群,只是来往之间,偶尔会有目光相对——比如,这一刻。

  我愣了一下,她也似愣了一下。

  可很快,就像方才握手时那样,她朝我点了点头。

  我亦颔首,自然地回过头。

  恩仇俱泯。或许余生再也不会相见,或许余生还会有无数次如同今晚的机会,再相见。可有了这一颔首,什么都过去了。

  即使之后香港回归,恩静酒楼将以更猛烈的姿态在内地扩张,即使阮氏酒店亦开始进军内地,严重威胁到了内地老牌酒店的市场份额,可我们处在同一个行业,无数镜头随时对着我们的脸,下次再遇时,也需要用最热情,最成熟,最圆滑也最完美的姿态——拥抱或握手。

  所以这一刻,颔首,微笑。

  恩仇俱泯。

  酒店外,也无风雨也无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