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重生缘来是你全文阅读 > 第6章

第6章



高晨是董事长,可她,顾涵宁却是公司里手握股份最多的股东!并且,所有的股份都是他们结婚前便定下来的股权!

白羽欣和她同学通了电话,顾涵宁简单收拾了下,便跟着她下了楼。

这届新生的男生寝室,便是他们寝室楼大门对面的那幢一模一样的寝室楼,学六楼。

顾涵宁记得白羽欣的高中同学陈铭的寝室就在朝南的二楼,205。

她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陈铭和高晨正是一个寝室。

大学里不成名的规矩就是男生寝室女生可以随意进,而女生寝室,男生想进就得宿管员的批准了。

因为这两天是新生报到,寝室楼下都放松了警戒,宿管员也不管事了,等到星期一正式上课,男生想进女生寝室,只有星期二、四是只要登记一下证件就能上楼的,其余时候,还得审核学生证,详细询问你到底上去干嘛,并且只能上楼半个小时……

顾涵宁跟在白羽欣后面,上了学六楼的二楼,白羽欣在前头探头看着各个房间号,这个时候,每个寝室门都开着,里面能看到不少父母还在帮忙整理。

“就这里,205!”

白羽欣推开205室的大门走了进去,顾涵宁稳了稳心绪,才跟着走进去。

寝室里只有白羽欣的高中同学,陈铭,听到声响,转过头来,见是白羽欣,眼睛便是一亮。

顾涵宁隐约松了口气,同时却又微微叹气。

陈铭看向白羽欣的眼神里,比起前世顾涵宁去世前,多了些希望,所以显得格外明亮,顾涵宁不确定,白羽欣这个时候有没有看懂过……

“白羽欣,你怎么来了?”

或许是顾涵宁知道了故事的始末,所以能很明显地从陈铭的话里听到一丝喜悦。

“陈铭,你怎么还没整理好?”

“呵呵,你也知道,男人嘛,关心的都是大事,这种打扫整理的小事,做起来实在不趁手呀!”

“喂,你要不要帮忙呀?”白羽欣被陈铭说得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甜美清纯。

“那真是太好了!”陈铭夸张地对着白羽欣行了个辑礼。

正说着,寝室门徒然打开,站在靠门位置的顾涵宁连忙往里挪了挪,一转头,便看到赵承予端着一个蓝色的脸盆,傻傻地看着自己。

顾涵宁看着赵承予,抿唇浅浅一笑。

赵承予只听见自己心底的鼓动声就快漫过耳朵,手中的脸盆差点没拿稳。

“高晨,你打完电话了?”

顾涵宁身体猛地一僵,缓缓地转过头去。

夕阳渐沉,慢慢燃起了几片淡红的晚霞,几缕灿色中带着红晕的光线落进寝室阳台里,一个英俊明朗的高大男孩踩着霞光,从阳台走进来,带来一丝明媚的气息,洁白的窗帘在他背后飘动,仿佛是圣洁飞舞的羽翼。

白羽欣怔怔地看着从阳台里走进来的帅气男孩,一时间,心跳如鼓。

前世的顾涵宁,便也如白羽欣一般,看得呆了呆,只是她矜持,转瞬便按捺下了浅薄的心动,直到一次次的心跳鼓动,慢慢累积成完整的情动,然后便是义无反顾的沦陷……

而今世,看着同样熟悉的场景,顾涵宁只觉得烦躁……

从前世到现在,顾涵宁都想狠狠地刮高晨一个大耳光!

可是,现在不行……

顾涵宁紧紧捏着双手,压抑着心底翻腾的怒气,转过身,视线一移,便看到原本傻站在寝室门口的赵承予已经把脸盆放在了书桌上,微微垂着脸,看不清他的神色。

只有赵承予明白,自己心底此时的涩意。

打开门,看到站在自己寝室的顾涵宁,那一刹那的喜悦,在顾涵宁被高晨吸引去注意力后彻底打落。

虽然明知不应该,他看着顾涵宁纤细的背影,心底仍是冒出了酸涩的味道。

“陈铭,你同学啊?”

顾涵宁听到高晨问陈铭,声音含笑,带着一股爽朗的气息,再回过头时,正好与高晨四目相对。

高晨的眼神晶亮,看到顾涵宁回头,笑着对她眯了眯眼。

顾涵宁眼神晦涩,只浅浅勾了勾唇角。

“啊,白羽欣,这是我的室友,高晨,那边是赵承予。”陈铭介绍道,顾涵宁转过头,便看到赵承予对着她略点了点头,“还有一个孟起德,现在不在。这是我高中同学,白羽欣,那位是?”陈铭并不认识顾涵宁,有些迟疑地看向白羽欣。

白羽欣的视线还没从高晨脸上移回来,顾涵宁已经自己答道:“我是白羽欣的室友,我叫顾涵宁。”

“我叫顾涵宁。”

赵承予耳边听着顾涵宁悦耳的声音,只觉得心底都颤了颤。

顾涵宁……他当然知道这几个字怎么写。

这个名字,在他的心底、唇边徘徊了太久,可他一次都没有喊出声。

“顾涵宁,这名字真好听,顾是照顾的顾吧?涵宁呢,是哪两个字?哦,对了,我先自我介绍吧,我是高晨,高兴的高,清晨的晨。计算机软件专业大一新生。”

高晨笑看着顾涵宁,一双眼睛晶亮,大方爽朗,让人一见便生好感。

“涵养的涵,宁静的宁。”顾涵宁声音略低,简单地解释。

“人如其名!”高晨看着顾涵宁笑道。

“我叫白羽欣,白色的白,羽毛的羽,欣欣向荣的欣!”

白羽欣回过神来,连忙扬起笑容,对高晨说道。

“白羽欣,也很好听呢。”高晨并不吝啬自己的笑容,对白羽欣也笑道。

白羽欣脸上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脸颊红润,可抬头看到高晨盯着顾涵宁的眼神时,咬着下唇,淡了淡。

而注意着白羽欣神情的顾涵宁,唇角的弧度却慢慢扩大。

白羽欣站在高晨身边,只到高晨的胸口。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粉色的连衣裙,粉色的细带平跟凉鞋,显得整个人娇小可爱。

高晨有一米八五,而白羽欣只有一米五五,两个人身高差距确实很大,而顾涵宁不穿鞋便有一米六五。

大学时,白羽欣嫌弃自己的身高时,总会喊:“顾涵宁!要不把你的腿锯一些下来借给我吧?!”

顾涵宁那个时候只是笑着说:“喏,自己来拿吧。”

有一次刚好被高晨听到了,笑着说:“那可不行,我会心疼的,不如还是锯我的吧。”

顾涵宁记得,那个时候白羽欣嘟着嘴,气呼呼地说:“我才不要呢!那么粗,太难看!”

那个时候的玩笑,顾涵宁现在却记了起来。

原来,白羽欣不是一开始便穿着高跟鞋的,原来,她也曾经穿过,让她嗤之以鼻的可爱的平地凉鞋。

顾涵宁不爱穿高跟鞋,一年四季都是平地后跟的鞋子,白羽欣那是曾很嫌弃地说过:“高跟鞋是女人的圣物!不穿高跟鞋的,就不是真正的女人!”

那时候,她们关系好得经常同睡一张床,她只会捏住白羽欣挺翘的鼻子,笑着回道:“是呀,是呀,我不是真正的女人,姐你才是女人,女人中的女人!要不,姐,你给我当女朋友吧?”

或许就因为今天,白羽欣没多久便去买了一双十厘米高的高跟凉鞋,一开始晃晃悠悠地走路,顾涵宁也替她捏了一把汗。

这样想来,白羽欣确实是一个很有毅力的人。

所以,不过几天的功夫,她便能穿着十厘米高的高跟凉鞋稳稳当当地爬楼梯上下六楼了。

所以,她能在自己面前撑了十多年,然后得到她暗恋十多年的男人……

顾涵宁却只能,自叹不如。

除了顾涵宁,另一个发现白羽欣羞红的神色的,自然是陈铭,看到白羽欣盯着高晨专注的眼神,陈铭的神情便是一黯,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白羽欣,你不是说要帮忙吗?”

白羽欣回过神来,看了高晨一眼,才回头看向陈铭。

“你们都没整理好吗?”

“你们要来给我们帮忙吗?太好了!我妈有事先回去了,正发愁呢!”高晨笑着对白羽欣说道,显然很高兴。

白羽欣脸色更红了,仰着头,笑道:“整理内务,肯定是我们女孩子在行了。要不我给你整理,你请吃饭呀?”

“好,成交!”

“你是哪一床,还有什么没弄好?”

“3号床!”高晨拍了拍旁边的床铺,又指了指桌上的脸庞抹布。

白羽欣连忙端起脸庞,看了看四散的行李箱。

“我先去盛水。先把桌子、柜子擦一擦。”

陈铭连忙一把夺过脸盆。

“我去吧。”

“嘿,你的漂亮裙子怎么办?会不会弄脏?”高晨指了指白羽欣簇新的连衣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