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重生缘来是你全文阅读 > 第17章

第17章



顾涵宁终于在赵承予又一次投注视线时,对着他笑了笑,然后便看到赵承予走步违例了……

顾涵宁心里偷笑:果然是在看我吧!

距离下课还剩半个小时,顾涵宁开始按捺不住频繁看时间,崔何苗便凑过来,小声说道:“要不,我们掩护你,你,溜——”

此时,她们三人拎着网球拍,蹲在角落,正说着悄悄话,体育老师在另一角正手把手教授。

顾涵宁觉得,可行。

等到顾涵宁偷溜出来,跑到公交车站,拍了拍跳得飞快的胸口,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都多少年没有逃课了,这样仿佛是偷来的清闲时间,其实挺容易让人上瘾。

不好不好!顾涵宁严肃地在心里批判自己。

除了体育课,其余的可不行这样的!

晚上顾涵宁走到小区时已经晚上八点半了。

大门打开时,姚慧雅看着仿佛是从天而降的女儿,一时间怔愣了下,随意才笑着大喊:

“安国!是宁宁回来了!”

顾涵宁脸上也是满满的笑容,看着一脸惊喜的父母,只觉得心里酸软得发紧!

对顾安国和姚慧雅来说,顾涵宁这是从出生开始,第一次长时间地离开父母,当然小时候放暑假去外婆家是另外一回事了。

姚慧雅从车子离开Z大时便开始担心,吃饭睡觉上班,总惦记着顾涵宁在学校里有没有吃饱穿暖,和同学相处得开不开心。

两天时间里,顾涵宁好好享受了一番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仿佛是过节一般的饭菜待遇,让顾涵宁心里一阵酸涩。

幸好,上天给了她一个改过的机会!

等到周日下午顾涵宁要回校了,姚慧雅更是准备了大包小包让顾涵宁带回学校去。

“妈,不用带那么多的!”

“什么呀,都是必须的!你看,这是你最喜欢的红烧肉,这是我给你炒的年糕干,这个煎带鱼,可以多放几天,很下饭的……”

顾涵宁便立时闭了嘴。

等到姚慧雅整理完,又看着玄关的大包小包犯愁。

“怎么办?宁宁,这么多,你拎得了吗?”

顾涵宁一拍胸口:“放心!等会儿让爸送我上火车吧。到了H市,下火车到公交车站不过几分钟,下了公交车,我可以让室友一起来提。算起来,也就拎了五分钟不到而已!”

可顾涵宁在回校的公交车上就犯愁了。

从下火车到公交车站,不过五分钟,顾涵宁便差点拎断手了,刚才打了两通电话,崔何苗和盛曼曼都不在学校,盛曼曼顺便告诉她,白羽欣也不在寝室。

顾涵宁看着脚边的一大两小的背包,欲哭无泪!

就这么让她拎上六楼,简直是要她的命呀!

顾涵宁不死心,翻开通讯录,一个个看下去,蓦地,手指便在一个名字上停了下来。

顾涵宁迟疑地想:叫他来,应该不会被拒绝吧?

有朋饭店洗手间,赵承予往脸上使劲泼了泼水,抬起头随手抹了一把,才重重呼出一口气,转身回了包厢。

推开门,人已经到齐了。

高晨、孟起德,还有范意旻,另外两个是范意旻的室友,下午他们六个人一起玩斗牛,只打得出了一身的汗,范意旻便建议一起吃晚饭,后来高晨又叫了陈铭。

此刻他推开门,却发现又多了一个人,顾涵宁、的室友白羽欣。

顾涵宁……

赵承予在心底舌尖无声地念着,想着又有三天没见到她了,心里不由得涌上一阵失落。

开学两个星期,他们之间的交集只能算极普通的同学吧?

赵承予安静地在空位上坐了下来,高晨正与范意旻他们热烈地讨论着刚才哪里打得不好,谁球传得不到位。

往日赵承予也挺有兴趣的,今天徒然之间,情绪便冷了下来。

“滴——”

有短信。

赵承予拿出手机漫不经心地打开,起初微微皱起眉,眼中带了疑惑,等看到最后却猛地坐直了身子,想都没想,一下子站了起来。

“我有事,先走了。”赵承予面无表情地说完,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一拉椅子,快步走出了包厢,等走下二楼楼梯,更是忍不住大跨步跑了起来。

微凉的清爽夏风拂过脸颊,带来极清新甜蜜的气息。

赵承予心跳逐渐加剧,却分不清是因为跑得太快,还是因为刚才那条短信。

“你在学校吗?我快到东门前的公交车站了,你能帮我来提东西吗?顾涵宁。”

赵承予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跑那么快过。

远远地,他便看到心底深深铭刻的身影站在公交车站旁,低头看着手机,那一刻,赵承予仿佛能感到心跳剧烈到几乎锤破耳鼓!

“顾涵宁!”

直到还有五六米,赵承予才慢下脚步,试图缓和自己的心跳,伸手抹了一把汗,才喊道。

顾涵宁正翻着手机,想着短信发了,该不该再打个电话?或许赵承予没有看到短信呢?正犹豫不决,便听到有人叫自己,抬头一看,正是赵承予,等他走近了,顾涵宁便发现他还喘着粗气,发际还有些潮湿。

“你,从很远、跑过来的?”

“啊,不是,我刚洗过脸,我就在前面‘有朋’……”

顾涵宁一听便明白,他或许是正和同学吃饭呢。

“那……”

这个时间,或许是刚到,或许是刚开始吃,自己如果现在再说不用帮忙,让他回去吃饭,反倒显得矫情了,而,赵承予,应该也不会同意。

顾涵宁的话在舌尖一个回转,已经改了意思:“那就麻烦你。我回家去了,我妈让我带了好多东西,寝室里人又都不在。”

“嗯,我来帮你拎……以后,你都可以找我……”赵承予想到刚才的短信,心跳又开始加速。

顾涵宁,竟然记下了他的手机号码……

顾涵宁看着似乎有些走神的赵承予,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低头从包里摸出一包餐巾纸,抽了一张,递过去。

“你先擦擦头发吧。”

赵承予看着伸到眼前的纤纤玉手,心跳更是几乎蹦出喉咙口,双手在裤子两边擦了擦,这才小心地伸过去接了过来,捏着洁白的纸巾,想着刚才同样白皙的手,低着头,红晕却染上了耳朵。

“怎么不擦?”

“哦?哦!我现在就擦!”

“……”

顾涵宁无语地看着胡乱在额头发际乱抹的赵承予。

等到赵承予终于擦完,小心地把纸巾折叠好,放入自己的口袋,马上准备拎起了顾涵宁放在地上的三个包。

顾涵宁连忙拿了轻点的双肩包背上,赵承予已经拎起了大些的行李包和另一个背包。

从公交车站到学五楼,大概五六分钟。

赵承予忍不住转头看了看身旁的顾涵宁,觉得不说话,太浪费。

“那个,你什么时候回家去的?”

“星期五下午,差不多上完课走的。”

赵承予点点头,星期五一早就下雨了,没有打卡,他站在寝室阳台前着实遗憾了好久,下午体育课,是他们唯一和顾涵宁专业上同样的课,可两人上的又是不同的体育项目,下课时,他特意加快动作,跑到网球场那边,却只看到顾涵宁的二个室友……

“那回到N市差不多也要快八点了吧?”

顾涵宁心里一动,转过头仔细打量着赵承予。

“快九点了,我错过了车子,在车站等了半个多小时。”

“我还没坐过汽车回N市,听说车子挺多的呀?”

“是,是挺多的……你、也住N市吗?”顾涵宁其实有挺多疑惑,这只是其中之一。

“哦……我家在N市呢。我妈是S市知青,前几年不是有政策,可以把知青或者子女一人户口迁回去,我就是在高一时迁到S市的,不过我父母都住在N市,平时也都回N市的。”

“这样啊……”顾涵宁原本还想问,他家是不是也买在了江南春城,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反正以后总会慢慢知道的……

“对了,你准备参加哪个社团?”聊了一会儿,赵承予的神情也自然了很多,这个问题,其实他已经在心里徘徊好几天了,不是同一个专业同一个班,平时交集太少,如果能同一个社团,见面的机会又会增加吧?

“社团呀……”

最近上课路上总能见到许多社团拉着横幅在招新人,她们寝室几个人也兴致勃勃,讨论着要报哪个。

前世,她和白羽欣自然是跟着高晨的。

高晨能歌善舞,说起来真是个人才,顾涵宁挺有音乐细胞,对于跳舞却极其不擅长,可前世,因为高晨进了街舞社,她和白羽欣便想都没想便跟着报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