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重生缘来是你全文阅读 > 第15章

第15章



因为是周一,公交站候车的人并不算太多,八个人刚走到,一辆205就来了,因为空位还有不少,八个人便分散地坐下了。

顾涵宁和盛曼曼、崔何苗一起坐到了最后排,一抬眼,便看到赵承予在她前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高晨已经走到了后排,可已经没有空位了,只能转身往回走,当然,转身之前,不忘朝着顾涵宁笑了笑。

白羽欣跟着高晨在空位上前后座坐好。陈铭自然跟着白羽欣,孟起德一上车,便在空位上坐下了。

Z大在H市市郊,虽然现在这个时候交通还算顺畅,可一路过去,也得半个小时左右。

盛曼曼打开车窗,拉着顾涵宁与崔何苗,一路上指指点点,说说笑笑。

顾涵宁看着窗外眼熟的有一些已经消逝在记忆中的风景,心情也仿佛回到了真正的青涩年代,那般轻松无忧!

赵承予安静地坐在顾涵宁前面,微微闭眼,唇角含着一抹轻浅而满足的微笑,一路凝神听着身后欢快的话语声。

夏末的阳光,挥洒而入,不再咄咄逼人,反而带了一丝沁人的凉爽,带来一路的好心情!

到了南湖公园,八个人便下了车。

南湖公园位于H市中心偏南方位,最南端的部位离Z大其实也不算太远,但南湖公园在南湖的东北角,又远了些。

崔何苗是第一次到南湖,看什么都新鲜,拉着顾涵宁与盛曼曼非要做游船,顾涵宁征询了两人的意见,索性买了包含湖心景区的套票。

至于白羽欣,因为跟着高晨几人,顾涵宁倒没那么好心。等到剩下几人也商量好,买了套票,便一起上了游船。

顾涵宁自然不是第一次来,只是重游一次的感觉,也不坏。

湖心景区挺小,走了十分钟便到头了,从另一边又上了游船,回了岸边,已近中午了。

“不行了,我肚子饿了!我要吃饭!”盛曼曼不肯再走,抱着顾涵宁的脖子耍赖。

这次出来本来就打算AA制的,顾涵宁便指着街对面的明禾坊问道:“去那里吧,都是这里有名的小吃。你应该会喜欢的。”

盛曼曼爱吃,却不挑嘴,除了做得实在难吃,其余是来者不拒。顾涵宁从来觉得自己算不挑食了,可和盛曼曼一比,竟然就称得上挑剔了。

“好呀!好呀!我要吃小笼包!”盛曼曼马上眼睛一亮,一把抱住顾涵宁的手臂,拖着便要过去。

赵承予站得并不远,眼睛虽然看着湖面,耳朵却直直竖着,仔细听着顾涵宁那边的动静,一听她们说要去吃午饭,连忙走近了几步。

“是要去吃午饭了吗?”

顾涵宁停了脚步,转头看向赵承予。

“我们去吃点心。你、要一起去吗?”顾涵宁有些迟疑地问道。

赵承予眼睛一亮,马上答道:“我去。”

顾涵宁抿唇笑了起来,转头看了看意犹未尽正要坐自己划桨的小游船的另外几人。

“那,就让他们继续玩着,我们先去吃吧。”

顾涵宁领着崔何苗与盛曼曼,后面跟着落后两步的赵承予进了明禾坊。

明禾坊是H市里挺知名的一家专卖H市及本省知名糕点的小吃店,进了店里,找了空位,顾涵宁正想让崔何苗与盛曼曼先坐着,赵承予已经开口说道:“你们先坐,我去买。”说着便走,可走了一步,脚步顿了顿,回过头来,“那个,你们想吃什么?”

“小笼包!”盛曼曼抢先说道。

顾涵宁想了想,说道:“一碗瘦肉粥吧。”

“我没吃过,什么好吃就给我买什么?”

仿佛是沾上了盛曼曼的不客气,顾涵宁三人都安心坐着聊天,由着赵承予一碗碗一笼笼地端过来。

顾涵宁还不饿,吃了大半碗粥便放下了碗,看着正吃着津津有味的崔何苗与盛曼曼,思量着等会儿该怎么先溜。

等到他们吃饱喝足,回到南湖边,正好高晨与白羽欣的游船靠了岸。

“嘿,顾涵宁,你们怎么不划?挺好玩的呀!”高晨笑着走过来,身后白羽欣紧跑几步,连忙跟上。

孟起德和陈铭的小船也靠岸了,高晨便提议到附近的餐馆吃饭。

“好啊好啊,我还没吃饱呢!”盛曼曼马上举手,热烈附议。

赵承予诧异地看向盛曼曼,眼中满是疑惑。

顾涵宁好笑地看了看赵承予。

赵同学,别怀疑,虽然盛曼曼同学已经吃了两笼二十个小笼包,一碗小馄饨,一个花卷,可她是连骨头缝都能消化食物的异能人呀!

所以千万别以常理来推断!

高晨他们当然不知道盛曼曼同学已经吃了不少东西了,听她这么说,眼睛往顾涵宁脸色一瞄,见她也没有反对的意思,马上笑着说:“那好,我们就去对面那家餐厅吧。”

盛曼曼笑眯眯地拉了身边的崔何苗连忙跟上。

顾涵宁有意无意地落后了几步,直到前面的人都进了餐厅,自己却在门口停住了脚步,一回头,看着赵承予的脸愣了愣。

“那个,你不进去吗?”顾涵宁指了指餐厅大门。

“我吃饱了,就不进去了。”赵承予老实地回答。

“那,我还有事情要办,那你……”顾涵宁迟疑地问道。

“我跟着你!”赵承予马上说道,说完仿佛是觉得不对,呐呐地补充道,“你是要去哪里?要不我陪你去吧。你一个人也不安全。”

赵承予吞吞吐吐,其实是想说,自己不放心她一个人,也不舍得放弃好不容易相处的时光,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顾涵宁看着有些小心翼翼地望着自己的赵承予,心里迟疑了一会儿,终究是暗暗叹了口气。

“那好吧。”

说着,顾涵宁给崔何苗拨了个电话。

“苗苗,我刚碰到同学了,下午去她学校玩,等会儿我就自己回去了哦。嗯,你们自己当心,公交车上注意钱包。”

顾涵宁正叮嘱着,便见赵承予凑了过来,小声说道:“帮我也说一声,就说我和你一起去你同学那。”

顾涵宁瞪了他一眼,转过身,掩着手机:“苗苗,我刚才赵承予和我说,他有事情,先走了。来不及和大家打招呼,你等一会儿和他们说一声吧。”

顾涵宁又说了几声便收了线,转头打量了周围,心里思量着该怎么走。

今天的行程,是她早就计划好的。

重生醒来后,她迷糊混沌伤心愤恨了二天,才慢慢回过神来。

看着父母满头的乌发,不由悲从心来,好好哭了一顿。

哭完后,她便发誓,这一辈子再也不会伤父母的心。

前世,她为了高晨远离父母,埋头打拼,换回来的,不过是一个冰冷的墓碑,和父母满鬓白发。

而这一世,她对于人生的价值,看得更清了。

忙忙碌碌的打拼,不如安安稳稳地待在父母身边。

而要安安稳稳、闲适舒服地过日子,钱、足够的钱,是必须的。

前世里,顾涵宁和高晨从事的是房地产行业,其中的跌宕起伏,足够让她老十岁。但这辈子,她也不打算完全放弃这一块,只是不想再那么累。

大学四年,是她计划中的资本累计阶段,她想来想去,唯一能够轻松赚钱的方式,那便是股票了。

其实以前的顾涵宁大学时,根本没有接触过股票这东西,直到毕业后才慢慢有所接触的。但是她却知道到他们大三时,股票就开始热门起来,就是她的同学里,也有不少人去开了户。

时机稍纵即逝,她能把握的也就这一两年的低迷期。

她也不打算花多大的心思,一来她成本有限,二来她对股票真的没有多深入的研究过,直知道一些知名公司的大概起伏。

顾涵宁前面走,赵承予后面默默跟着,直走了几条街,顾涵宁才停下来,疑惑地四处打量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

“我怎么就忘了呢……”

顾涵宁原本记得这附近是有一家证券交易所的,可却忘记了,或许那家证券交易所,是她大二以后开的。

顾涵宁索性也不找了,直接走到路边的报刊亭,买了份地图,抿唇笑着问道:“阿姨,请问下,离这里最近的证券交易所在哪里啊?”

“哦,就是那啥买股票的地方呀?喏,拐过去那条路上。”报刊亭阿姨索性夺过顾涵宁手上的地图,摊开来,“喏,我们现在在这里,那个地方在这里。坐公交车有3站路。”

顾涵宁笑着谢过热心阿姨,叠好地图,回头挑眉看向赵承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