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重生缘来是你全文阅读 > 第89章

第89章



顾涵宁笑睨了赵承予一眼:“这么快干嘛?”

“早点让他们知道,我们俩是这么的般配,省得他们有人想给你介绍对象。”赵承予说得一本正经,“我表姐,就是从大三开始,不断有家里亲戚给她介绍对象的,一直到她自己找好了才放弃。”

顾涵宁抿唇笑着,没有告诉赵承予,寒假回家的第二天,她大伯母就给她妈打了电话,说是要给她介绍一个很不错的对象,结果她妈在大伯母刚说完这句话时便马上打断了:“我们宁宁早就找好男朋友了……我当然见过了……非常好的小伙子……还没毕业,但是都已经自己赚钱了……哎呀,家里钱多有什么好?说不定就是个没本事就吃父母的……”

顾涵宁只听了个大概,然后就自己上楼了,她妈后来告诉她,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了,所以,她的畅销程度,并不比赵承予差,只是这事说了,搞不好反而让他更心急着要早点定了婚宴场地,所以,还是保密吧。

吃饭时,气氛缓和了许多。顾安国的神色温和了许多,甚至都有了笑容:“来,承予啊,陪叔叔喝一杯。”说着,“呯”地一声,把一瓶酒重重地放在了桌上。

赵承予的神色霎时一变。

一杯五十八度的白酒静静地放在餐桌上,赵承予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爸,他还要开车回去呢。”顾涵宁好笑地看着自家老爸。

“没事,我陪叔叔喝一杯。大不了车子停着不开了。”赵承予笑着看了顾涵宁一眼,转过头看向顾安国,“只是我酒量不好,还请叔叔手下留情。”

“好,今天我们就不醉不归。”顾安国笑着点了点头,负着手,迈着沉稳的步伐往厨房帮忙去了。

“能行吗?”顾涵宁有些担忧地看着赵承予,虽然是从来没看到赵承予喝醉过,那是因为他也从来没有多喝过,哪个学生会去喝五十八度的白酒呀!

“没关系,如果等一会儿我喝醉了,你可要记得把我拖****。”赵承予笑看着顾涵宁,其实心里也没底,可目前的形式来说,不喝更不行,“叔叔的酒量怎么样?”

顾涵宁微微蹙眉,回想了一下:“还行吧,不过我从来没看他喝多过。你喝不下了就直接说,有我妈在呢。”

“没事。”赵承予唇角轻勾,看着顾涵宁的神色格外柔和,“我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了,喝到叔叔满意为止。”

“拼什么?难道你不喝,我还不要你了?”顾涵宁伸手拍了赵承予的胸口一下,轻轻白了一眼,“到时候别逞能,我可背不动你。”

酒菜上桌,四个人围着小圆桌,吃菜的吃菜,喝酒的喝酒。

“承予啊,多吃点,就当自己家一样,宁宁说你爱吃糖醋排骨,尝尝看阿姨的手艺。

“来,满上,先干一杯!”

顾涵宁握着筷子,看着似乎都很热情的爸妈,摇头无语。

算了,随着他们折腾吧,总归是自己家里,闹不到哪里去。

“来,好小子!你行啊!再来一杯!”

虽然只有四个人,却是顾家难得热闹的家宴。顾涵宁想,原来她爸妈都是有准备的,只是她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

“喝!再喝……”

顾涵宁看着已经口齿不清的顾安国,神色更加无奈,那总劝不下来的酒杯此刻被重重地放在餐桌上,而酒杯的主人,已经开始摇摇晃晃了。

“安国,别喝了!宁宁,你陪着承予,我先把你爸扶上去。”姚慧雅狠狠地瞪了顾安国一眼,可惜他已经看不清了。

“我还要喝……”模糊的嘟囔从顾安国嘴里发出,顾涵宁好笑地看着自家爸爸难得醉态,转头看向眼神晶亮坐得端正的赵承予。

虽然喝了不少,可赵承予的脸上没有一丝醉态,反而是眼神更加明亮了,似乎是察觉了顾涵宁的视线,他转过头,专注地凝视着顾涵宁,唇角扬起了一抹笑意:“涵宁。”

“嗯?”父母都已经离席,太过灼热的凝视,让顾涵宁脸上微微有些发烫。

“涵宁。”赵承予笑着,气息里带着一丝清甜的酒香,伸手抚着顾涵宁细腻的脸颊,流连着不愿放手,只轻轻呢喃,“涵宁。”

顾涵宁暗自翻了个白眼,好吧,原来还是喝醉了,每个人醉酒的姿态都不一样,赵承予醉得厉害了,原来是这个样子,看着倒还挺乖巧的。顾涵宁心底重重叹息,她和她妈一人分一个照顾,倒也没落了谁。

“吃饱了没?”顾涵宁抓了赵承予的手握在手里,轻声问他。

赵承予浅笑着点了点头,黑亮的眼眸里印着顾涵宁的脸,清亮中带着一丝愉悦的笑意:“饱了。涵宁。”

顾涵宁想到刚才自家老爸老妈,一个倒酒一个夹菜,赵承予都吃喝了下去,现在估计是半个肚子的菜半个肚子的酒了,饱是肯定饱了,她索性也放下了筷子,决定还是趁着赵承予看上去还算正常的时候,把人带上楼,醉酒的人,倒最后大部分都是要睡着的,真睡倒了,她还真拖不动了。

“吃饱了,就上楼去睡一觉。”顾涵宁轻声哄着,站起身,伸手拉着赵承予起身。

“好。”赵承予点了点头,站起身,比平时更加晶亮而湿润的眼眸一直盯着顾涵宁,由着她慢慢拉着他往楼上走。

顾涵宁看着乖乖地由着自己往上拉的赵承予,心里暗自发笑,这就像牵着最听话的小狗嘛。

顺利地到达三楼卧室,顾涵宁把赵承予拉到床边,掀开被子一角:“坐下。”赵承予乖乖地坐下,伸手拉了顾涵宁一把。顾涵宁猝不及防,一下子跌坐在赵承予身上,她脸上伸手一撑,这才坐稳。

“别乱动。”顾涵宁瞪了赵承予一眼,待要站起来,被他握着的手却怎么都挣不开,“你先放手,我帮你把鞋子脱了。”

“哦。”赵承予应了声,又过了好几秒,这才松开手。

顾涵宁弯腰替赵承予脱了鞋子:“抬手。”脱外套挺顺利,可她盯着赵承予的裤子却犯了难,“你自己把裤子脱了吧。”

“不要,你帮我。”赵承予仿佛是嘟了嘟嘴,轻声拒绝。

顾涵宁喉咙一滞,瞪着赵承予,一时有些无措。算了,那就不脱了。

“躺好。”顾涵宁一推,赵承予慢慢地躺了下来,睁着眼,看着顾涵宁,“我去拿毛巾,你别动。”顾涵宁不放心地嘱咐了一句,这才去浴室拧了一把热毛巾,帮赵承予擦了手和脸,又给他拉了拉被子,“你休息一会儿。”说完,她正要离开,身子一顿,一只手又被拉住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整个身子一倒,她已经被拉倒在了床上。

赵承予掀开被子,手脚一搂:“一起睡。”说着,把顾涵宁紧紧地搂在怀里,低头在她发上轻嗅了一下,这才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

“不行,我还要下去帮忙,你自己睡。”顾涵宁无奈地叹息,只能动了动,试图挣开禁锢。

“我一个人睡不着。”赵承予睁开眼,湿漉漉的黑眸更加清晰地印在顾涵宁的眼前。

顾涵宁有些哭笑不得,推了推赵承予的胸口:“你先放开我。”

“不放。”赵承予轻声嘟囔了一句,一低头已经覆住了顾涵宁柔软的唇瓣,他低吟了一声,唇舌很快地探入顾涵宁并不紧闭的唇齿间,纠缠撩拨。

顾涵宁身子一顿,双手抵在赵承予的胸前,一时犹豫了。

谁知,顾涵宁一低头才发现,赵承予贴着自己胸口,闭着眼,显然已经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