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138章 工地现场

第138章 工地现场



李正峰说的都是真话。当初陆建明提出这个变更方案后,确实获得了不少人的支持。但李正峰却说:好好一个规划,要是留着那些破建筑,再变更什么公共厕所之类的,就像新衣服上面打满了补丁,成什么样子?既然是全市城区改造的典型,那就要做得有模有样。一个高档规划最后弄成了中低档的,那还不如当初不做这个改造!r

李正峰说的也是正理,再加上他的地位非同寻常,这才压住了陆建明的那个提议。否则的话,周东飞和梅姐真的要在家抱着枕头哭了。r

“谢谢伯父!”周东飞有点不好意思。r

“所以,凡事不要想得太圆满、太自信了!”李正峰喝了一口东北高粱,叹息道,“我知道你过去肯定不简单,但很显然却没趟过官场这湾浑水。这一湾水啊,有时候看起来只能没到膝盖,可一脚踏进去才知道能把人给淹死。”r

“伯父教训的在理。”梅姐说。r

“小梅,你有些事情也要注意一点。”似乎李正峰有说不完的唠叨话,“上次一千多混子齐声喊你梅姐,很壮观是不是?”r

“呃……”梅姐有点脸臊。r

“你们这是吓唬老百姓呢,还是向政府示威?”李正峰说,“一千人,势力确实不小。但我告诉你,除了警察,还有武警。除了武警,还有军分区数百名荷枪实弹的军人在准备着。不是吓唬你,军分区当时都已经严阵以待了!要是你们单纯的是大规模殴斗,或许只需要警察和武警弹压。但真的混乱之中伤到了附近的市民,就完全可以定性为有组织的恐怖暴力事件!到时候数百名端着枪的军人如狼似虎扑过来,你想到结果会是怎样吗?你们抗拒?省军区能在两三个小时内调来上千名、上万名士兵!”r

“伯父,您别吓唬我好不好,呵呵。”周东飞讪讪笑道。r

“你以为我有这闲心,来吓唬两个年轻人?”李正峰冷笑道,“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凡事都要有个尺度。罢了,陪我出去走走!”r

周东飞和梅姐跟着前面这个五十岁的男人,安安分分。今天李正峰一番振聋发聩的话虽然不好听,但让周东飞和梅姐受益匪浅。他们认识到:对手不像想象中的无能,而自己也不像想象中那么无敌。能够进一步认清对手就已经很难得,能够认清自己则更难得。r

同时,周东飞也进一步认清了李正峰。以前他知道李正峰在杨家没地位,所以稍稍有些轻视这个男人。说得再难听了点,觉得他有点吃软饭的味道。但是今天看来,这个男人同样不简单。确实,要真的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那么任凭杨家再出力,也做不到市长的位置上。r

“伯父,我发现在很多事情上,杨阿姨不如您。”周东飞笑道,“不是拍马屁,是真心话。”r

“所以你有个疑问,觉得我为什么怕她,是不是?”李正峰淡淡的一笑。这话说得太直接了,等于揭穿了周东飞心底那片不敢表露的阴暗——有点尴尬。r

看到周东飞没敢答话,李正峰笑了笑说:“清芳那孩子比你笨的多,但我觉得,你不也很怕她吗?”r

“呃……”周东飞无语。说实在的,有些事情他确实比较迁就李清芳。具体的原因,估计多半还是因为感情比较深。怕她,是因为疼她;凡事顺着她,是因为不想伤了她。r

不过,他觉得李正峰对于杨思思的怕还不限于此,估计多少有点“真怕”的味道。“嘿,伯父您就会给自己找面子。”r

“嗯?混账小子!”李正峰没好气地失笑了——这是准女婿跟准岳父在说话?认识这样一个混账玩意儿真算是自己倒霉,更倒霉的是这货将来会是自己的女婿。r

于是,李正峰不再跟这犊子胡扯,而是沿着院东路向里慢慢走。一边走,一边看周围的环境。天色早就黑了,路灯还亮着,还有一些建筑工地的照明灯。有些工地为了赶工期,还在趁夜加紧施工。所以虽然天色不早,但也不算很冷清。r

周东飞此时也看了出来,李正峰之所以穿这身普通衣服,是为了亲自看看现场的情况。r

“伯父,您不放心这这改造工程?”周东飞一语中的。r

李正峰缓缓点了点头,道:“机器一响,黄金万两。这么大的工程,里面究竟有多少猫腻、多少利益?你瞧这一个个的工地,连接起来就是一张大大的利益网呵!陆建明那么热心,逃不出这张网。除他之外,难道就没了别人?”r

“要是调查腐败,我看您自己来也是白搭,呵呵。”r

“我没那个雄心,也没那个本事,你也别这么瞧得起我。”李正峰叹了口气,看着眼前那一片片的工地照明灯说,“政府的钱拨出去的是有数的,总归砸在了这一片转头瓦块上。你多得了,他就少得了,这跟政府的关系已经不大。我所担心的,是质量和安全等问题。等工程交工了,方方面面的人腰包里揣满了钞票离开,到时候再出了质量事故、安全事故,还都要政府来擦屁股哟!”r

周东飞忽然觉得,这个貌似倔强的老男人,有些方面还值得敬佩。在这个效益至上、政绩至上、形象至上的官场中,还真心关注质量和安全的官员不是很多,反倒是说起来重要、做起来不要的比较多。r

就在周东飞微微感慨的时候,李正峰忽然转过头看着他:“别人的工程先不说,你那个工程必须给我保证质量!那个购物中心是低层建筑还好说,问题不大。特别是那个综合性的酒店,二十多层的建筑,要是出了质量问题,那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r

周东飞苦笑着说:“伯父您放心,我没那个胆。我们已经决定了,酒店楼建成之后不对外出售了,留给我们心怡集团自己用呢。要是出了质量问题,先砸死的说不定就是我,呵呵。”r

“还真是白嘱咐了,呵呵。”李正峰笑了笑。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那片核心区域,他停下脚步想多看一眼。身边的两个年轻人短短半年内就搞起了这么一大摊子,确实不容易。虽然里面有很多所谓的“邪道”,但也凝聚了周东飞他们的心血。r

这片工地上,购物中心和酒店两座大楼同时开建。心怡房地产公司以前的效益虽然不好,但毕竟也是大型公司,开足马力同时建设两个工程还是有能力的。r

此时的两个工地干得很起劲儿,比其他地方都显得热闹了许多。李正峰笑道:“这是你们自己的建筑队伍吧?还真有股儿凝心聚力的味道。这一点上要表扬你,能把一个近乎烂掉的国企接过来,迅速让它恢复了生机,难能可贵。更重要的是,保住了近千个家庭的温饱。”r

“今晚终于听您说了句好听的话,嘿!”周东飞笑道。而就在这时候,他忽然看到不远处蜷缩着一个身影,很熟悉。仔细一看,竟然是心怡房地产的总经理曹长贵。这个四十多岁的汉子穿着个军大衣,正躺在几根梁木上和衣而睡。r

周东飞拉住身边路过的一个农民工,指了指睡着的曹长贵,问:“老曹怎么睡这里了?”r

这农民工不是心怡房地产的正式职工,也不认识周东飞三人。当然,他知道曹长贵的身份。这农民工说:“曹总?累了呗。早晨六点多就在工地上忙活,一直到刚才十点多还指挥着挖地基呢。”r

农民工继续忙自己的了,三人却有点触动。周东飞苦笑道:“伯父,政府一直视这些国有企业的干部职工为包袱、为累赘,但您见过几个这样拼命的‘累赘’?”r

曹长贵,改制之前可是正儿八经的建设局副县级干部。如今这么玩了命的干,当然有周东飞刻意安抚的效果在内,但更多的还是出于自己的责任心。r

李正峰也很有感触,顿了顿却只说了一句话:“思想观念问题”。然后就亲自走到曹长贵身边,弯腰轻轻推了推这个刚刚睡死的汉子。r

曹长贵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看得不是很清楚。当他稍稍清醒一点,马上一个激灵站起来,笑道:“这么晚了,吴小姐和周总怎么亲自过来了?这工地建设很顺利,你们放心就行。”r

“有你在,我能不放心嘛,呵呵!我们不是不放心,而是来散散心。”周东飞笑道,“不过这工程的工期按说很宽裕,咱们这么刚开始动工,怎么就这么二十四小时连轴转了?”r

曹长贵笑了笑说:“咱们海阳市春季雨水多,一旦这地基坑槽进了水,不但要花钱排水,更重要的是耽误时间。所以趁现在天气好的一段时间,赶紧把地基弄起来。主体建筑一旦出了地面,也就不用那么担心雨水了。您看那边几个外地来的建筑公司,不了解咱们当地的气候环境哟。一旦下了大雨,肯定一个个哭死。更搞笑的是这边两个工地,明明是咱们本地的企业,也不知道注意这一点。项目经理就知道白天吃喝、晚上洗脚,早晚也有哭鼻子的时候,呵呵。”r

梅姐和周东飞对视了一眼:看来得了曹长贵这个人,还真是挖到了一个宝。不但有责任心,而且还对业务非常专。r

周东飞和梅姐当然只考虑自己的工地就行,但李正峰考虑的却是大局。曹长贵的话,无疑给他震动不小。不干一行,就不懂一行啊。要是曹长贵的话真的成了现实,那么现场大部分的工地都要出麻烦。哪怕最终把问题解决了,但工期却要整体推迟。对于市里面的大规划而言,不是个好消息。而且李正峰知道,海阳市春季多雨确实是实际情况。r

看到李正峰一脸的忧虑,周东飞笑道:“伯父,您是担心其他这些工地吧?”r

李正峰轻轻点了点头,四下张望了一番。r

而这时候的曹长贵才多注意了一下李正峰,刚才他还以为这是梅姐和周东飞的随从呢。而这一看不要紧,在照明灯的灯光下,曹长贵觉得这张面孔很熟悉,越看越熟悉!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