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140章 姐的心里有座坟

第140章 姐的心里有座坟



告别了李正峰,周东飞陪着梅姐一路向那个临时的家走去。本来说好了吃完饭看星星呢,结果却闹出了这么多的动静,始料未及。r

满腹心思的梅姐挽着周东飞的胳膊,这个不经意的动作让周东飞有点意外——跟情侣差不多。其实这几乎是很多女人下意识的本能动作,和熟悉的男人在一起就喜欢这样,连梅姐自己也没太注意。她现在只想着刚才的那些话、那些事,凝重地说:“东飞,今后不管是在商场上,还是跟那些混子们打交道,咱们确实要收手了。李伯父今天的话,很有道理啊。”r

“那些话对,但也不全对。”周东飞笑了笑,“从他那个角度来看,当然是越稳定越好,毕竟那个岁数了。但我们不同呵!年轻的时候不冲两把,难道等年老的时候再回头叹息?没有了一股子拼劲儿,就枉费了这几年青春了。”r

“野心!”梅姐扑哧笑了一下,不自觉地把周东飞的胳膊挽得更紧。似乎有这个一肚子“野心”的男人在身边,会有更多的安全感。但也正是因为挽得更紧,让周东飞的胳膊都紧紧贴在了自己的右胸上,她自己也感觉到了一点不妥,于是又放松了一点,笑道,“你说姐这么抱着你的胳膊,清芳那丫头看到了会不会吃醋?”r

“我看有可能,呵呵。不过她不敢找你麻烦,最多就是剥了我的皮,嘿。”r

“真的?那我就不管了,反正不关我的事,呵!”梅姐看玩笑的说。其实现在都快凌晨一点了,李清芳早就睡踏实了。而且,距离住的地方还有一小段距离。“对了,你和清芳的事情究竟想怎么办?没考虑婚嫁?”r

“这丫头说我的心太野,啥时候能收了心思才会嫁给我,呵呵!”周东飞笑道。r

“她那是说你这人太花了!”梅姐抿嘴一笑,“瞧你那些破事儿,以为姐看不出来?小宁那丫头肯定跟你不清不白的,对不?还有郭梦莎大小姐,我看也有暧昧。”r

“没,那母蝎子没让我上手,真的。”周东飞说的是实话。虽然当初郭梦莎说过了二十五岁生日,就开始“解禁”。可是从长安省回来之后,真的没有跟周东飞那啥啥,恨死人了。r

梅姐白了他一眼,笑问:“这么说,小宁还是真的被你沦陷了。”r

“呃……”r

“男人都有这毛病,就连你都不例外。”梅姐笑道。这些话她白天不敢说,好在现在是夜里,只有他们两个。哪怕说了出来,也到不了第三个人的耳朵里。r

“瞧你这话,好像咱不是正常男人一样,呵呵。实际上,咱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周东飞说着,忽然把梅姐的身体抱在自己怀中,笑道,“姐,你信不?”r

梅姐比他个头儿矮一些,抬起头看着他,心里头是止不住的紧张,还有一点点刺激。当然,这个拥抱让她觉得有点意乱神迷,脑袋稀里糊涂的。恍惚之中,她只知道周东飞的脸贴了过来,贴了过来。然后,就紧紧贴在了她的唇上。r

梅姐很被动,却没有推开他,只是有点傻傻的感受着这股触电般的感觉。而他则蛮横的敲开了她的牙关,深深的入侵。舌尖的触碰,一下子就击溃了她的矜持和防御,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r

此时的周东飞,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贪婪,在梅姐那娇艳的樱唇内疯狂的索取。而梅姐也已经彻底放开防线,任凭他无度的采摘。r

狂乱之中,周东飞一只手紧紧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探入她的大衣之中。隔着软软的羊毛衫,用力抓在了她随着喘息而微微起伏的胸脯上。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手感,自他的掌心传来,进而刺激着他最后一丝理智。r

呼吸很浓重,已经不知过去了多长的时间。周东飞忽然把手伸进了羊毛衫里面,贴在了她光滑细腻的肚腹上。这具柔如水蛇的躯体,在他的抚 弄下越发显得软弱。没有向上,而是将手探入了她的长裤腰口,一路势如破竹。滑腻如真丝触感的小腹,以及更隐秘处的那股温润潮湿,让他那胸中那股腾腾烈火越发不可遏止。r

此时,两人的唇已经分开,梅姐倚在他的臂膀之中,闭目抬头浓重的喘息。甚至,连那线条柔美的下颌都在轻轻地颤抖。来自下面的刺激,以一种无法遏制的速度向全身蔓延,让她无所适从。而这时候,她的腰间传来了一股坚硬的感触,大大刺激了她的心神。浑身一颤,稍稍清醒,她这才发现周东飞已经把手收回,正在解开她长裤上的纽扣。r

不!梅姐紧紧抓住他的那只手,用力的拉开,而后双手在他的胸口一推,让两人的身体分开了几十公分的距离。而就是这几十公分,却像天堑鸿沟一样隔断了两人的缠绵!r

“不行……”梅姐红着脸、低着头,匆忙整理了一下自己有点凌乱的衣服。周东飞再度向前,将她抱住,“姐,我想要你。”r

“不给。”梅姐还是保持了自己的理智,轻轻推开了他。“差点儿就被你祸害了,坏犊子,呵呵!”r

“小气!”r

没听说过用“小气”来评判这种事情的,梅姐哭笑不得。r

而恢复了清醒的周东飞,看到梅姐那稍稍有些凝重的神色时,知道这个女子还是有些事情放不下。“姐,是不是担心什么?”r

梅姐轻轻点了点头,再度挽起他的胳膊,向住处缓缓走去。“一些东西担心得不到,又担心得到之后会失去了。”r

女人和男人一样,也有一种独占的欲望,还有些厮守一生的奢求,概莫能外。但有李清芳在,她没有理由提出过高的要求。这是一种矛盾而复杂的心态,把她的心口折磨得有点难受。r

周东飞叹了口气,“你心里头的东西,太沉重了。”r

梅姐低着头走路,好久之后才忽然抬起来笑道:“沉重就沉重吧,至少还能装得下——装得下你这臭犊子!”r

周东飞一脸的惨笑,“永远活在你心中?咱成死人了都!”r

梅姐被逗乐,却假装郑重地点头说:“嗯,姐的心里有座坟,埋了你这个未亡人。到家了,开门去!”r

……r

本以为回家之后,众人都已经熟睡。可是一旦打开 房门,却见客厅里的灯还亮着。穿着一身传统小青色圆领夹袄的郭梦莎,正双膝蜷坐在沙发上。听到周东飞和梅姐回来,她也没有扭头儿,只是淡淡说了句:“梅姐休息吧,飞哥我跟你说件事。”r

这个脾气不好琢磨的猛妞儿要是犯了倔劲儿,梅姐也无计可施,浅笑一下就回了自己的卧室。周东飞则坐在了郭梦莎的身边,笑问:“妹子有啥吩咐?不会是看到我和梅姐卿卿我我的,犯了醋味了吧?嘿!”r

梅姐的卧室门打开,一个抱枕扔了出来,砸在了这犊子的头上,而后门又关上了。周东飞装作惊恐地抱住了抱枕,但郭梦莎却丝毫不为所动。“半个小时之前,有人来这里了。”r

“谁?”周东飞马上警觉起来。因为他从郭梦莎的脸上,看到了异常的凝重。r

“一男一女,身手很不错。”郭梦莎手里轻轻揉捏那半截的玉鞋子挂坠儿,似乎动了杀机。“我本已睡下,忽然感觉到一种危险。猛然开门之后,看到这两人就在门口。或许只是来查探一下,不想动静太大,两人就匆忙转身走了。”r

郭梦莎对危险的感知能力相当强悍,这一点连周东飞都不得不佩服。“怎么,连你也留不住他们?”r

“留住?要是真的动了手,我不是他们的对手,除非十三也在这里。”r

郭梦莎此言一出,周东飞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非要郭梦莎联手夜十三才能做到,说明那两个人很猛。但凡身手能达到这个级别的,那就绝不是什么小偷小摸。r

“没发现对方有什么扎眼的地方?比如说一些特殊的身体特征?”r

郭梦莎摇了摇头,缓缓起身走到了阳台上。望着天上的星空,有点落寞地说:“我担心是秦缺派来的。一般的人,也很难找到这样的属下,而且一下子就派出了两个。我自己无所谓,但还是连累了你们。”r

周东飞笑着泡了杯茶,边喝便说:“你还客气啥,大家都是一起玩儿的朋友。管他秦缺还是卫疯子,还真能吃了咱们?再说了,天下之大能人辈出,有这种身手的人应该不少,也未必只有秦缺那边才有。这,才是我有点担心的地方。要是再莫名招惹了其他的猛人,那就不好对付了,呵呵。”r

“说的轻巧!”郭梦莎抱着双臂,道,“你没和秦缺正面对抗过,不知道那种疾风暴雨般的剑影扑面而来的时候,会是何等恐怖的压力。别说抵抗,就是心理素质稍稍差一点的话,就直接认输伏诛得了。上次要不是十三拼着一只手的代价,现在我可就……”r

“被你一说,貌似他还真的就是神了,呵呵。”周东飞笑了笑。r

郭梦莎却摇头说,“虽然他现在丢了两根手指,但强横程度应该削弱得不是很多。更要命的是,他身边还有个‘玉娇龙’阴妍,也是个猛货。”r

“阴妍也去了?”周东飞不解,“你开什么玩笑!秦缺要是再加上阴妍,你和十三还能夹着尾巴逃出来?”r

“这话说得真难听!”郭梦莎皱了皱眉头,不过事情确实没法反驳,她只是说,“阴妍对付的是我的那帮手下,出手之猛仅次于秦缺。难以想象,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发出那么强悍的攻击力?简直是力量型的猛人。”r

周东飞便问:“那么据你看的话,阴妍的实力比秦缺差多少?”r

“差距还是比较明显,但两个阴妍肯定能干掉秦缺。你没见过阴妍出手,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凶蛮。哎,上一代中唯一能压制凤痴的第一人,名不虚传。”r

秦缺不能同时对付两个阴妍?周东飞稍稍放心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