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37章 凶悍的夜十三

第37章 凶悍的夜十三



房内,芸芸和兰小悦六神无主,简直就是坐以待毙了。看着窗外刘东等人那邪恶的笑容,想想一会儿即将上演的惨剧,两个女生简直死的心思都有了。r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汽车声。一辆宝来飞驰而来,“嘎吱”一下稳稳停在几个混子的两辆帕萨特旁边。车前的大灯一闪,又黯淡了下去。车门打开,驾驶座上下来一个一米八五的壮汉,带着一个墨镜,极其威武。副驾驶的车门也开了,下来一个白T恤、黑裤衩、人字拖的男人。前面那个壮汉是夜十三,而后面这个吊儿郎当打扮的,肯定就是周东飞了——这是这货的“标准装备”。r

其实就像芸芸考虑的那样,按照正常偏快的车速,从心怡酒店赶到这里确实需要半个小时。不过夜里路上的车相对较少,而夜十三又是个开车极其凶残的猛货。平时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这货竟然只用了七八分钟就赶到了。市区里车速的匀速达到140,最高时候170,简直是不要命。r

当然,要不是夜十三或周东飞这样的车技,估计芸芸和兰小悦就惨了。因为这时候,几个混子已经将另一个窗户撬开了七七八八了。r

看到周东飞下了车,芸芸大喜过望,大声叫唤起来:“大哥快救命啊,快啊!”一边喊着,眼泪都流了出来。r

至于兰小悦,此时看到周东飞也不觉得讨厌了。相反,周东飞简直就是她的救世主。当然,面对八个混子,周东飞两人能不能取胜?兰小悦想到这里,还是有点担心。不过好歹有两个男人来了,她的心多少也稳妥了很多。r

“别怕,别怕哈!”周东飞笑了笑,说,“十三兄,看你的了!”r

“你在旁边歇着?”夜十三摘了墨镜往车里一扔,砰的一声关了车门。r

“瞧我这身衣服,不给力啊,嘿!来的时候太匆忙,没时间换衣服。”r

“扯淡!”夜十三没和他理会,走到铁栅栏门前,伸手就扳住了上面的横着的铁栏杆。然后让几个混子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夜十三的手一用力,双脚一蹬,整个身体就轻松跃起,直接翻越了两米高的铁栅栏门!这个体重接近两百斤的汉子,怎么会身轻如燕?简直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r

日哦,看样子是个很能打的猛货啊!刘东等人楞了,严阵以待。当然,几个撬窗户的家伙也停下了,一个个转身,先应付了夜十三再说。r

随后,周东飞不紧不慢地来到铁栅栏门前,慢吞吞地爬上去,慢吞吞地再下来。临落地的时候,人字拖还他娘的掉了一个,这货丝毫不觉得丢脸,笑眯眯地捡起拖鞋,咧着嘴套在了脚上。“十三兄你瞧,兄弟这身破装备确实不来劲啊,哈!”r

夜十三知道这货是要偷懒,又或者是不想暴露什么实力,所以也懒得跟他计较。r

而这时候,混子头目刘东却愣神了。r

“又是你?”刘东认出来了,眼前这家伙,就是心怡酒店的那个服务生!上次就是因为这家伙,刘东被打了一通不说,还被一个暴力警花弄进了派出所,狠狠教训了一顿。r

不过刘东也知道,周东飞也是个猛人。至少上一次在心怡酒店里,周东飞就能打得他没脾气。眼下再加上夜十三这个貌似凶人的家伙,还真不好对付。r

周东飞笑眯眯走上前去,“嗯,就是爷爷我。孙子儿,咱爷俩好像很有缘分呐。”r

刘东心里面很怯,但表面上不动声色。上一次是不小心被周东飞制住的,这次注意点就行了。反正自己手底下七个人呢,个个带着家伙。刀棍无眼,乱打起来的话,人多肯定占据了巨大的优势。再说了,手底下这七个家伙也都是打架的老手了。一对一虽然貌似不是周东飞或夜十三的对手。但是一拥而上的话,应该没问题的。r

所以,刘东冷哼一声,说了句:“上!别他妈留手,给老子狠打,朝死里打!”r

刘东这么一说,七个混子当即拿着棍子或板刀冲了过来。窗户内,芸芸和兰小悦吓得要死。七八个混子打两个人,周东飞他俩行不行啊?!r

事实证明,周东飞他俩很行!r

不,不是“他俩”,是夜十三这货很行——纯爷们儿!r

夜十三出手很迅疾,动如烈马,势如惊雷。每一拳、每一脚都走绝对的直线,配合着庞大的力量,一击放倒一个。刘东手下的七个混子没有一个能近身,就被他一个个撂倒,如同玩儿空中飞人。小小的院子里,横七竖八躺了一地。r

身体素质好一点的混子,还能勉勉强强站起来。而那些身体素质差的,动辄筋骨断裂。其中一个家伙被夜十三一拳打中了胸口,竟然倒在地上昏死过去。要不是夜十三故意保留了一些劲道,估计会出现人命案子了。r

刘东在一旁吓得半死,两腿颤颤悠悠。甚至,一些带有异味的液体滴滴答答落下。别说,他翻越铁栅栏门进来的时候,裤裆被铁尖子划开了,这股尿倒滴落得更加顺畅了。r

一旁,周东飞衔着根草梗看热闹,好像所有的事情与他无关。这货甚至坐在小花圃的台子上,翘着二郎腿用鼻音哼唧出一曲流氓小调儿。r

这时候,房门打开了。惊魂未定的芸芸从门里冲出来,一下子就扑进了周东飞怀里。不怪她开放,实在是刚才快吓死了。换做任何一个女学生,经历了这种大起大落,估计都不会比她表现好到哪里去。r

面对这扑过来的一团粉香,周东飞很宽容的接纳,胸怀宽广。大手在芸芸背上拍了拍,笑道:“别怕,就是些小混子而已嘛……早就告诉你,这种事你别参和进来,就是不听……”r

芸芸泪盈盈的,在周东飞怀中点头,脑袋在他胸脯上蹭来蹭去。但终于察觉到了不妥,红着脸挣脱出来,却还是用手背擦着泪。r

至于兰小悦,看待周东飞的眼神只能说好了一点。但是周东飞在她心中那个流氓形象,估计一时半会儿还做不到彻底扭转。她只是朝周东飞善意地看了看,不料周东飞压根儿就不看她。r

兰小悦有种失落。但是,被一个酒店服务生看不起,倒又让她产生了一种叛逆般的倔强。于是,她干脆也不看周东飞了。r

这时候,夜十三已经来到了刘东面前。看着眼前这个拳王一般的壮汉,刘东肝胆俱裂。别说前面小便失禁了,就连“后门儿”也快要守不住了。r

“啪!”一巴掌派过去,刘东猛吐出一口血,夹杂着几颗牙齿。整个人就像一个滚地葫芦,倒在地上哭得好似死了亲爹。r

周东飞笑着走过去,扯住刘东后脖子上的肥肉,一把将他的头拽起来,笑眯眯说:“你不是唐三的手下吗?回去告诉唐三,别惹是生非的,这年头儿世道不太平。”r

“是是是!”刘东拼命点头,可脖子被周东飞抓住了,又点不出来,只能急忙说,“大哥放心,回头小的一定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对了,我会告诉三哥,绝不再来找兰小姐的麻烦了。”r

“滚吧!”周东飞笑了笑。跟刘东这种混子、痞子,其实没必要计较太多。r

刘东屁滚尿流招呼了一声,于是几个还能走路的混子扶起了旁边还在打滚的,走出了小院,上了门外十几米远的两辆帕萨特。而这些家伙刚上了车,异变陡生——r

只见刘东和一个痞子冲下车,拿起棍子对着周东飞开来的车就是一通猛砸。前后玻璃以及右边的车窗,被砸了一个稀巴烂!r

然后,刘东和另一个痞子飞速上了车,启动了就跑。刘东的头从车窗里探出来,恶狠狠骂道:“你们两个狗|日的等着,老子早晚会找你们算账,我擦……啊……”r

刘东正骂着的时候,夜十三随手捡起一块砖块儿砸了过去。若不是刘东脑袋缩得快,这一下子就能砸碎他的脑门儿,毕竟夜十三恼了。这种废物加不要脸,还真他妈没见过!r

既便如此,砖块儿还是曾在了刘东的光头上。于是那肥大的脑袋上,被硬生生刮去了一块头皮,血淋淋的。刘东再度吓了个半死,缩进车里面飞速离去。r

看了看狼藉的现场,周东飞笑了笑,说:“芸芸妹妹,我看你还是住学校里去吧。你看刚才那痞子临走时的表现,显然毒气不出,还是要来寻麻烦的。”r

“可是警察已经到学校去抓小悦了,我们不能回去……”r

“那你自己回去不就得了!”周东飞懒得理会兰小悦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r

芸芸摇了摇头,想不到一个女孩子比大多数男人还仗义。她说:“小悦是我的好朋友,我要陪着她。大哥,要不我们都到你那酒店里去好不好?”r

“嗯,没问题,开店的从来不赶客人。当然,我可以给你免费,嘿!”周东飞笑了笑。很明显,他故意把芸芸和兰小悦区别对待了。r

芸芸没有感到什么优越感,反而觉得有点尴尬。但是,兰小悦如今真的无处可去了。芸芸悄悄拉了拉兰小悦,硬是把她也拉到了院子外。此时,周东飞正在打扫车里的玻璃碎片。刘东那个小狗,日的,简直太泼皮无赖了。r

依旧是夜十三开车,周东飞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放开了车上的音乐,是古筝名曲《春江花月夜》,这是李清芳平时喜欢听的种类。只不过,这淡雅的曲调儿和破烂不堪的车子形成了极大的不协调。夜十三的车速很快,而前后及右边都没了玻璃,简直是风,流到了极致。r

“这位大哥,您……开慢一点点行不?风好大……”芸芸怯懦地说。凡是看到过夜十三出手的人,一般都会对这个猛汉保持一些敬畏,特别是芸芸这样从不涉足暴力的小女生。r

夜十三随即将车速降到了时速40——这家伙其实也是有点人性的。r

芸芸笑了笑,说:“这位大哥怎么称呼啊?刚才好厉害哦,一个人打那么多人呢。”r

周东飞转过头,咧着嘴笑道:“那是!他叫十三姨,曾经是全省散打擂台赛冠军呢!”r

十三姨?夜十三有点想哭。不过他还真佩服周东飞这货的眼力,竟然能看出来自己打过擂台。而被周东飞不幸而言中的是,夜十三还真的得过省级的擂台赛冠军。r

当然,他打的不是那种电视上无聊的擂台赛。那种花架子一样的比试,没有什么意义。夜十三曾经混过的地方,是地下黑拳擂台!那种擂台,是真正要命的地方。据说,正规比赛里的省冠军,到了地下省级黑拳擂台上,顶多算是二流选手中垫底的。r

所以说,夜十三是个很凶悍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