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23章 浴缸里的蹊跷

第23章 浴缸里的蹊跷



只听那小店主芸芸说:“这要看你自己的想法了。感情上的事情,外人是说不准的。”r

“哎,他老婆和那个女同事真可恶,做得太绝情了。”八套女说。她不考虑自己破坏别人家庭的责任,却只是从别人身上找原因。r

“也不能全怪人家,至少不能全怪他老婆。家庭都没了,他老婆也是个可怜人。”r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八套女小悦忽然神色变了变,冷笑一声,“不过,那两个女人也得意不了多长时间的。他说了,他已经请到了很可怕的人物,要好好报复这两个女人!”r

“什么?”小店主芸芸似乎有点紧张,说:“小悦,你可千万不要参和到这种事里面!你那个男朋友我见过,一看就是个性格刚硬的男人。他要是真的报复,肯定会出大事的!咱们还都是学生,没出校门的学生啊!”r

“不!我就是要看看,那两个可恶的女人到底会是什么下场!”r

在八套女的眼中,白小宁和李清芳是联手破坏她安逸生活的人,自然都该遭到报应。r

……r

出了商场,周东飞把八套女的话复述了一遍。李清芳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明明是没有什么错,却被人说成了一个恶毒的女人,简直太让人郁闷了。r

“生她的气干什么,还只是个学生呢。”周东飞劝了劝她。r

李清芳叹了口气,说:“现在的女孩子,怎么尽是这种想法的,思维完全不正常,没有了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了。”r

“看来,你可以去教育教育她们。”r

“得了吧,我又不是她妈!”李清芳说,“不过现在有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张达道究竟请了什么厉害人物?听那个女生的语气,似乎很可怕的。”r

“走一步说一步了。”周东飞似乎不在乎。其实,只有来找他或梅姐麻烦的那些人,才会让他感到头疼。只是好几天过去了,对方只是匆匆露了那一面,就再也没出现过。难道是自己神经过敏了?还是说对方只是纯粹的偶然路过海阳市?r

不过,周东飞还是谨慎地说:“既然张达道要铁了心报复你和白小宁,那么你也小心一点。”r

“开玩笑,哪怕他请再牛的人物,也不敢真刀真枪冲进派出所吧?!那不是造反了吗!”r

周东飞笑了笑,不置可否。r

这时候,白小宁忽然给周东飞打来了电话,说是她的房间,似乎有人动过!r

于是周东飞和李清芳马上驱车回赶,到了心怡酒店之后就直奔304房间。一进门,看到白小宁正有些紧张,而郭梦莎和夜十三则认真地看着房间里的一切。但仅限于看,却没有破坏现场。r

李清芳看到郭梦莎之后,没来由的有点不自在。昨晚那个恐怖犀利的眼神,让她都有点忌惮了。这个女人,近乎妖。r

“似乎窗户有打开过的痕迹。”这时候,白小宁指着窗台上的一根发丝说,“我问了服务员,她们说在我离开,房间的时间里,并没有人进来打扫卫生。不过还好,重要东西我都带在身上,倒是没丢什么。”r

其余人不明白怎么回事,倒是郭梦莎一眼看出了究竟,淡淡地说:“你很专业。”r

原来,自从白小宁入住304房间之后,周东飞就交代她:每逢出去之前,就将一根头发丝绑在两扇推拉窗上。甚至,就连门缝也做了暗记。而且安排了服务生,只要白小宁不让她们打扫房间,就不要随便进来。r

这样一来,只要有人从窗户上偷偷进入了这个房间,那么那根捆,绑的头发必然会断落。r

周东飞看了看那根发丝,又低头查看了窗台下的地面。地板上铺的是一种低等的地毯,根本不会留下脚印。但周东飞却似乎轻轻拨弄出了一些东西。r

“发现什么了?”李清芳问。r

“泥土碎屑,和窗外的土质完全一样,还有一点点潮湿。看得出,有人确实从窗外进来了,而且进入这房间的时间不是太久。”周东飞搓了搓手中那点几乎难以察觉的细微土屑,“你什么时候离开,房间的?但是返回这里的时候,肯定是在半个小时以内。”r

“嗯。跟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刚进来,距离现在十五分钟吧。”白小宁看了看手表,说,“至于出去的时候,大约在一个多小时以前,我去酒店外面买了点东西。”r

“那肯定是有人在门口蹲点了。看到你出去之后,就马上从后窗爬了进来。”周东飞说,“对了,你怎么没有关死窗户?”r

“整天关着窗子也不行啊,我让它露了一条缝儿,透透气。我想反正大白天的,应该没事的吧。”白小宁紧张地说,“不过,今后我只用排气扇,再也不开窗子了。”r

周东飞点了点头,却又看着郭梦莎,问:“郭小姐就住在隔壁,难道当时也没察觉?要是那样的话,对方的身手可就很了不起了。”r

郭梦莎做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还是白小宁不好意思地说:“你说过,我最近不能单独出去的。所以我买东西的时候,请郭小姐和夜十三先生一起去的……”r

难怪!要是有人能在郭梦莎眼皮子地下搞出这样的动静,而不被郭梦莎发觉,那对方的身份和实力就真的要重新考虑了。r

随后,周东飞也审视了一遍房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是当他走进卫生间的时候,锐利的眼睛却看到了一点点不对劲。因为在卫生间的地板上,竟然也有点同样的泥土碎屑,虽然更少。r

几个人挤在卫生间门口的小走廊里,周东飞在门槛前环视。他注意到,那种泥土碎屑虽然已经很少了,但还是一直零零散散的延伸到了浴缸边。当然,平常人是看不到这些的。r

难道说那神秘人来到这里,竟然还敢进来泡个澡?太搞了吧!那么,他进入卫生间肯定有点原因。r

于是,周东飞来到浴缸旁边,仔细看了一下,当即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这浴缸边缘溢水孔儿的里面,露出了一个小小的铜线头儿!而这浴缸的后面墙体中,刚好是卫生间电路的经过地点!r

“呵,好毒的手法!”周东飞摇头笑了笑。r

看到周东飞已经有所发现,几个人都跟了进来。周东飞指了指那个几乎不起眼的铜线头儿,说:“就是这里了,通了电的!”r

大家仔细看了看,果然看到了不起眼的溢水孔儿中,那个更加不起眼的铜线头儿。可以想象,当白小宁夜里泡澡的时候,刚进浴缸应该不会触电。可是,只要水位差不多深,而当她的身体全部躺在浴缸里的时候,水位一上升就达到了溢水孔儿的位置。到时候,白小宁的身体肯定会触电。而且由于躺在水中,所以不会出现被强电弹开的结果,只能等死。r

想到那个可怕的结果,白小宁脸色煞白,额头上的汗水出了一层。r

周东飞却笑着说:“要是真的出了问题,明天咱亲自收尸。那样香,艳的遗容,咱可占大便宜了,嘿!”r

“嘴脸,啥时候了,还开玩笑!”李清芳拧了他一下。r

果然,白小宁也根本听不下去周东飞的冷笑话,依旧沉浸在无边的恐惧之中。忽然,她一下蹲了下去,发出了压抑而低沉的呜咽声。两只小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耳朵,而且在轻轻地颤抖。看得出,当一个平常女人真正接触到了死亡的威胁时,会恐惧到什么样的地步。李清芳觉得,假如换了自己,也最多比白小宁强一点,但绝对强不了太多。r

“小宁不怕,不怕!”李清芳也俯下,身子,轻轻拍着她的背,后又将她搂在了自己怀中。白小宁则仿佛找到了最后的依靠一样,一下扑在了李清芳的怀里,紧紧的抱住,死活不松手。而且,那呜咽声也大了一些。r

郭梦莎不能理解白小宁的恐惧,就好像一头狮子永远不知道一只兔子活得有多么艰辛危险。她摇了摇头,就带着夜十三走出了304房间。r

这时候,白小宁心中的恐惧终于发泄了不少,这才缓缓的定下了心神。抬起头,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她脸上的妆不浓,但还是被泪水弄成了一个小花脸儿。r

“进去洗洗脸。”李清芳扶起她就要开水龙头。可白小宁神经质一样的摆手,“我不用这卫生间的东西,我不用!”r

不过,白小宁觉得自己的表现也实在太没用了,于是再次擦了擦泪,说:“真不好意思,刚才情绪太激动了,让你们笑话了。”r

周东飞淡淡地一笑,说:“你是第一次真正接触死亡的威胁,所以反应大了点,很正常。哪怕是个男人,第一次遇到这情况的时候,肯定也会心惊肉跳的。”r

“我看那郭小姐就很淡定,难道她经历的这种威胁很多?”李清芳问,忽然又好奇的看着周东飞,“当然,你淡定的更加离谱,刚才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简直妖怪了!”r

“咱这人神经大条,性格问题,嘿。”r

“胡说,你的过去肯定有问题的!”李清芳直盯盯的问,“比如这小小的铜线头儿,你怎么能发现?正常人肯定发现不了!”r

周东飞耸了耸肩,笑道:“早就对你说过,我干过两年水电暖安装,你就是不信。”记得李清芳上次盘问他为什么会安装针孔摄像头的时候,周东飞就是这么搪塞她的。r

“鬼才信你!哼!”r

“信不信由你。不过通过今天的事情,你总该改变上午的看法了吧?”周东飞说。r

“什么看法?”李清芳不知道他在说什么。r

“刚才在车上的时候,我说让你小心一点,毕竟张道达不仅要报复白小姐,而且要报复你。可是,你还说对方不敢冲进派出所真刀真枪的干。”周东飞笑道,“其实,只有街头上最没脑子的混混,才会选择那种白痴的报复方式。要是他也用类似今天这样的方式下毒手、使暗招儿,你确信能躲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