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78章 打牌输了脱衣服

第78章 打牌输了脱衣服



【下午三点还有一章继续放送,兄弟姐妹们,你们还能再给力点么,狐妖也会让你们继续惊喜,嘿嘿!!!】r

随后的几天,李清芳已经不合适继续住在心怡酒店了。万一关西河指使汇文区公 安局有什么行动,特别是针对心怡酒店的话,那么普通干警碰到李清芳之后肯定很难堪。当然,也会让李清芳“勾结涉黑势力”的罪名更加成立。r

所以,李清芳干脆在心怡酒店附近的一个小区里租了一套房子,暂时住几天。而周东飞则被她“勒令同 居”,与之一起居住。用她的话说,她现在处在相对危险时期,需要周东飞这个月薪两百块的保镖实施贴身保护。r

周东飞想到,现在有白家林这个猛人住在心怡酒店,那么梅姐和白小宁的安全是没有问题的。再说了,现在整个海阳市八区三县的大混子,都变相认同了梅姐的大姐地位。这样一来,许多小麻烦也就没了。据说前阵子滨河区有个混子看到浣溪沙重新开业,就曾向他的老大郑涛汇报,说是不是去收保护费。结果郑涛被吓了个半死,并且把他那个不上眼的下属给狠狠揍了一顿。由此也可以看出,现在海阳市敢找梅姐麻烦的混子简直太少了。r

李清芳找的这个小区就在心怡酒店后面,几步远的距离。户型三室两厅两卫一百三十多平米,住两个人绝对宽绰。只不过让周东飞愤恨不已的是,李清芳说她工资很紧张,所以首期三个月的房租让他先垫上。难怪只有两个人住,这妞儿却租了一套大房子,感情她压根儿就没打算出钱。r

“妹子,哪有你这样雇保镖的?一个月开给咱二百块的薪水,却让咱出两千块的房租!”r

李清芳却没有雇主的觉悟,反而笑道:“别忘了,还有水电费呢,嘿。”r

“那也行,不过每天要让我抱一次。”r

“想找女人去浣溪沙,别打我的主意,我有枪。”r

这次的买卖,彻底亏大了。r

更可气的是,李清芳压根儿不在意他的感受,自在地躺在床上跟白小宁熬电话煲。中间只打断了一次,就是请周东飞出去买点吃的。说是请,但看到周东飞的白眼之后就摸枪,没有一点 “请”的诚意。r

说来也巧,就在当天夜里,梅姐就打来了电话,说是一群警察冲了进来,说是在开展什么“扫黄打非”专项行动。幸好周东飞已经叮嘱了梅姐,这两天要多注意。情侣开 房间当然要继续,但那些不三 不四的小姐之流要是来这里开 房,坚决不允许。事实证明周东飞的安排是极其正确的,那些警察来了之后只查到了几对临时鸳鸯。问清楚之后,确实是你情我愿的小情侣,也说不出什么。r

不过,那些警察却说心怡酒店的登记制度不严格,不符合规定。所以,勒令停业整顿一星期。一星期之后,如果整改彻底的话,才能恢复营业。r

而且看那些警察的架势,似乎并不准备善罢甘休,很是有些不整垮你不算完的怨念。r

梅姐几乎有点恼了。虽然浣溪沙给她挣大钱,但心怡酒店是她的根。再说了,芸芸也已经帮她做好了规划,说是要全面铺开心怡酒店的分店,打造出一个快捷酒店的连锁模式。要是那样一来的话,心怡酒店也具备相当大的发展潜力。r

按照警察这样的要求,心怡酒店的生意肯定受影响。更重要的是,这种鸡蛋里挑骨头的检查,总会查出很多毛病的。开店的,谁能保证完完全全地正规?就连多少五星级大酒店,不一样藏污纳秽吗?今天说你登记制度不严格,下次就说你涉嫌窝藏犯罪嫌疑人,再下次就说你安全措施不到位。总之只要想找你麻烦,你就等着三天两头的停业整顿就行了。到时候,人气就彻底断了。r

安慰了一腔怒火的梅姐,周东飞就对李清芳说,“关西河已经开始下手了。看样子,不把心怡酒店整垮是不算完的。当然,我认为他更希望通过一些重要的把柄,把梅姐也好好整一整。甚至,能顺藤摸瓜查出梅姐其他的事情,这才是最让人蛋疼的。”r

李清芳光跪坐在沙发上,正在和周东飞打牌。两个人初来乍到一个新环境,都没有睡意。“听你这口气,似乎要护花?要整关西河?”r

“三个A!”周东飞砸出一副大牌,而后说,“确实。关西河这家伙在位的话,梅姐不消停,你也没有翻身之日。再说了,他若只是简单的找点小麻烦也就算了。可事情明白着,他不把心怡整垮、不把浣溪沙夺回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r

李清芳笑了笑,现在的她对周东飞这妖孽具有极强的信心。只要这犊子想做什么事情,似乎肯定就能做到。有些方法虽然花样百出,但都很见效。“等你的好消息!嗯,一对Q。”r

“一对2……四个K。妹子,你输了,脱!”周东飞笑眯眯的看着李清芳。两人说好了,打牌谁要是输一场,就要脱一件衣服。一开始周东飞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被李清芳骂作流氓。不过在简单的激将法之下,这妞儿还是上钩了。为此,李清芳特别得意的施展了小聪明,外衣、马甲套了好几层,简直就差把羽绒服披上了。反正开着空调,也不是太热。她甚至恶意地想:要是周东飞把内 裤都输掉了,看这犊子会不会耍赖。r

而李清芳之所以敢这么玩儿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她本人也是打牌的高手。在公 安局里同事打牌的时候,赢多输少。再加上身上衣服的层层防护,她自认为绝对能在周东飞身无寸|缕的时候,自己能保证衣冠楚楚。r

不过这一次,这妞儿彻底傻眼了。周东飞的牌技,显然比她高出了一些。而且随着她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心态也就越着急。越是着急,越是容易出错牌。r

又输了!李清芳简直要抹泪儿了。现在的她,就剩下文胸、内 裤和一条裤 袜了!r

“脱!说好至少打十局,这才第九局呢!”周东飞笑眯眯地。“刚开始可是约定了,谁要是中途反悔,对方可以施展任何惩罚,嘿嘿!”r

“不玩了行不……我……有点困了……”李清芳怯怯地说。r

“不行!哼,被你勒索了,再不找点心理补偿,哥肯定睡不着觉的。瞧你平时暴力无限,现在倒蔫了,没出息。”r

一咬牙!李清芳恨恨地脱掉了裤 袜,一双洁白而富有弹性的长腿露了出来,晃得周东飞两眼发花。而两腿之上,那条小内 裤则显得更加得诱人。当然,上半身那34E的大凶器包裹在文胸里,同样颤颤悠悠让人心潮起伏。周东飞恨自己,恨得要死。r

“怎么了你?样子古怪,坏坏的!”李清芳白了他一眼,继续摸牌。r

“我真不该建议你买全罩 杯的,当然,要是再建议你买丁 字 裤就更理想了。”r

“我打死你这个臭流氓!”李清芳手中的牌全都砸了出去。r

“呃,你耍赖!我的牌摸得好棒啊,你这是故意搅局!”周东飞手里拿着两张“王”,恶狠狠地在李清芳眼前晃动。r

李清芳则得意地摇着脑袋,以至于胸前波涛如大海般荡漾。“谁叫你言语刺激本小姐了,过错在你,哼!重新来,最后一局,本小姐非得扒下你那条小内 裤,你等着!”r

现在的周东飞,身上也只有一条内 裤了。虽然他赢得多,但毕竟没有李清芳那么无赖。李清芳穿得里三层、外三层,而他开始打牌的时候只穿了一条大裤衩、一件T恤,以及一条内 裤。r

重新摸牌,最后一局!r

随着手里的牌逐渐增多,周东飞有种流鼻血的冲动。一张“大王”、三个“2”、四张“A”,三个“K”……老天爷,你这是在故意成全哥吗?!r

而对面的李清芳,脸色渐渐变得煞白,继而是铁青。一把电话号码,而且个个连不起来,简直是一把烂得不能再烂的破牌!r

最后一张,周东飞看了看这一张“小王”,彻底喷薄了!r

“妹子,你觉得这一局还有必要打下去吗?”周东飞把手中的牌摊开,从大到小能吓死人,“跟你打明牌都没问题……”r

李清芳眨了眨眼睛,简直要哭。“哥,主动认输能不脱不……?”r

“你说呢?”周东飞的眼睛几乎在喷火,显然不可能同意。r

李清芳已经近乎崩溃了。自己简直是找虐啊,当初干嘛脑袋冲动,接受这么一个可怕的挑战啊!r

一只文胸,一个内 裤,选择脱一件,这是她现在仅有的选择。r

“不来啦!”李清芳忽然把牌扔了一地,跳下沙发就往自己卧室里跑。天呐,这是必须耍赖了,要不然就完蛋了。r

“想耍赖皮啊!”周东飞的速度,显然比她快得多。一个虎跃过去,就抓住了李清芳的胳膊。然后李清芳“啊”的一声,就趴到在了沙发上。而周东飞则顺势按住了她,得意地笑道:“输了就想赖账,想得美!哥也不按约定处罚你了,只要你按要求脱一件就行,嘿!”r

李清芳想挣扎,不过被这货按住了一对玉肩,怎么也挣扎不起来。于是,两只圆溜溜的眼睛里几乎急出了泪花。“别按着我,死犊子,你都快坐在我身上啦!”r

“那你脱不脱?”r

“我……我脱!哼!”李清芳怒冲冲地把双手伸到后背,解开了文胸的扣子。r

啪,带子绽开了。r

“你这只是解开了,不叫脱!”周东飞让她坐起来,等着她将文胸扔到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