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61章 赵伟的交代

第61章 赵伟的交代



白小宁从梅姐口中得知,她们竟然得到了浣溪沙的中标权,惊讶得有点合不拢嘴,觉得仿佛是在做梦。两人仔细合计之后,确定了出资的比例。这一次,白小宁的胆子显然大了不少——r

由梅姐出资1000万,白小宁出资1000万,周东飞出资500万;等浣溪沙真的到手之后,梅姐和白小宁各占40%的股份,周东飞占20%股份。当然,梅姐手里面没有1000万现金,不足的地方算是借周东飞的。r

本来周东飞不想入股,但梅姐觉得过意不去。至于白小宁呢,也觉得周东飞加入进来的话,生意会很稳妥。r

她们凑足了2500万,而交给政府2100就行了。剩余的四百万,算做是得到浣溪沙之后的启动资金。毕竟那个洗浴中心被查封了,恢复营业、雇佣员工、简单的设施改造都需要花钱。就这四百万活动资金,说不准还不够用呢。不过白小宁拍着胸脯保证了,要是到时候真的出现资金紧张,她可以再拿出几百万,算是借给集体使用的。梅姐忽然觉得,这丫头还真不小家子气。r

第二天一早,梅姐就把2100万交了上去,就等着公示期的结束了。在此期间,周东飞和李清芳可不想出现什么闪失,免得被对方如法炮制般的再度翻盘。而在这一星期的公示期中,只要牢牢抓住了牛天河,加大对他的审讯压力,甚至把目标隐隐指向他的背后老板,那么对方就没有精力考虑浣溪沙的事情。r

……r

海阳市南郊那个别墅里,“老板”几乎气炸了肺。r

刚才,新天地公司的工作人员通过某些方式,紧急汇报了警方查封公司的消息。这么大的事,牛天河怎么没有亲自汇报?“老板”觉得不对劲,心里甚至有些不详的预感。他没有贸然拨通牛天河的电话,而是通过其他渠道打听了一下。这一打听不要紧,牛天河竟然被汇文区公 安局给抓了!r

由于牛天河的问题,直接牵扯到新天地公司被查封。当然,浣溪沙的中标权也随之泡汤!r

苦心经营的一场好戏啊,到头来却还是两手空空。不仅如此,还白白扔出去四百万!而那个白得了自己四百万的吴晓梅,竟然最终还是中标了浣溪沙!r

顿时,“老板”几乎要掀桌子了!r

但是,“老板”不是一个莽撞人。他想了想,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要把牛天河从公 安局里挖出来。至于浣溪沙那方面的事情,必须暂时放一放了。不是浣溪沙不重要,而是牛天河更重要。这家伙和自己结合得太深了,万一承受不住公 安局的审讯压力,一旦把“老板”供出来,那可就是泼天的大麻烦!r

于是第二天,汇文区公 安局的现任局长赵伟就接到了上级的指示:唐三案的刑事问题处理及时,但经济方面的问题也不能拖,要尽快结案。只有经济问题也结案了,整个案子才算给上级和群众有了一个圆满的交代。但要以和谐大局为重,不要扩大影响面,不要翻历史旧账,否则越扯越远、越挖越深,这案子永远也结不了。r

这是口头指示,说得语重心长。但赵伟听得出来,领导或许是有意袒护牛天河吧。在牛天河被抓之前,上级一言不发,只是说唐三案办得好、办得及时。可是牛天河一旦被抓了,马上又来了这么一个态度。r

赵伟觉得,这样的形势对工作的开展很不利。要是继续深挖下去的话,就是违背了领导的意图。他找到李清芳,而李清芳刚刚从审讯牛天河的地方回来。r

“清芳局长,牛天河的案子进展的怎么样了?”赵伟问。单纯的经济案件,而且是唐三案子附带出来的,犯不着他这个区局一把手亲自挂帅,就交给李清芳这个副局长具体负责了。r

李清芳说:“嘴硬的很。但是对于收受唐三财物、充当涉黑势力保护伞的事情,他没有否认——证据确凿也否认不了。这至少确保咱们没有抓错了人,因为就凭这一点,就能给他量刑。”r

“嗯,很好。不但拿死了他,而且还为国家至少追回了上千万的赃款。单是这一点,这就是个大功劳。”赵伟话锋一转,说:“但是,不要深挖他背后的人员了。牵扯得太多、打击面太大,说不定到最后会出现无法收拾的局面。”r

牛天河曾经是公 安局局长,这是全区的要害职位,远比一般科局的一把手更重要。所以,他背后牵扯的势力、背景肯定很多。用一句官场老话来说:想做什么级别的官,就必须有更高级别的背景。当然,大体上是这么一个意思。至于李清芳这么机缘巧合的例子很少见,属于特殊情况。r

想当初,若没有区主要领导的支持、没有市局领导的认同,牛天河能担任区公 安局局长?而要是继续挖下去,一旦挖出了什么区领导、市局领导,怎么办?再说了,这些区领导、市局领导的背后,肯定又有一张张密密麻麻的关系网。每个屁股上都不干净,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越是到了最后,有可能就越是没法收拾。甚至,整个汇文区公 安局都下不了台。r

李清芳想了想,问:“赵局,这是您的想法,还是上级的意思?”r

“既是我的想法,也是上级的意思。”赵伟笑了笑,“不瞒你说,刚才区政法委的关书记来电话了,说让我们‘不要扩大影响、不要翻历史旧账’。其中的味道,你该品味的出吧。”r

看李清芳有点迟疑,赵伟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清芳,我现在算是你的领导不假。但从年龄上看,说句倚老卖老的话,我跟你的父辈差不多吧?呵呵。”r

这也不算什么倚老卖老,赵伟今年已经五十岁了。要不是牛天河和贾政京接二连三的落马,他可能就要在政委的位置上内退二线了。r

李清芳点了点头,笑着说:“嗯,我爸也就比您大了两岁,呵呵。”r

“嗯,那我不以领导的身份,而只是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跟你说几句,算是咱们叔侄谈谈心。嗯,我这么说,没意见吧?呵呵!”赵伟笑道。随后,这个苦熬滚打了几十年、接近退二线的老局长,给李清芳上了一堂很深刻的政治课。这些话对李清芳的影响很大,甚至影响了她今后的工作风格。r

“我熬了几十年,到现在才真正意识到,对得起自己的警衔,对得起自己的薪水,老老实实混到退休就行了。前头先是牛天河,后头是贾政京,接二连三的事情搞得我应接不暇、心惊肉跳。不怕你笑话,确实是心惊肉跳——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混了大半辈子的所得,顷刻间失去会是多么的恐怖。地位、荣誉、财富、家庭……统统没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不像你们年轻人,跌倒了还能再爬起来。像我们这些人,往往是一个跟头栽下去,就有可能彻底摔死了。”r

“你瞧那牛天河,看似完成了由官员到商人的转变,看似站了起来。但现在呢?他还得老老实实地趴下——起不来啊!”赵伟叹了口气,联系到了他的中心意思——r

“那么要是扯出了牛天河背后的人,那些人能不能再站起来?我看到最后呵,还是个死。而且站的越高,摔得越疼。但也正是为此,你觉得他们会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任凭我们揉捏?所以,他们意识到危险的时候,肯定会做出更多自我保护的举动。而那些层级的人的一个小举动,到了下面就是指示、就是风向,甚至是一场运动。这样的压力,你顶不住,我也顶不住,咱们一个小小的汇文区公 安局都顶不住。”r

“所以啊,年轻的时候有些理想报复是对的,否则就老化了。但也要有些自我保护的意识,不能让冲动压垮了理智。办案子的时候也是这样,要知道适可而止,凡事要掂量着来,要把握好一个尺度。该进取的时候要一往无前,该收手的时候也要毫不犹豫。”赵伟最后笑道,“我都是快退下去的人了,说的东西少不了一些颓丧气。这些都仅仅只是一个老警察的心里话,不是局领导的指示,呵呵。”r

李清芳点了点头,说:“谢谢赵局。”其实这一类的话,李清芳的父亲也偶尔提到过。但是对于父亲的话,她是从来不听的。今天一个外人忽然说到了这些,她才觉得这些确实是老辈人的人生经验,与职位高低无关。人老成精,一点都不假。眼前这个赵伟或许比牛天河、贾政京清廉些、本分些,但毕竟也是个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家伙。r

赵伟又笑了笑,说:“当然喽,也不要让我这些消磨志气的话,把你的工作积极性都打击掉喽。你是年轻人,前途还长着呢。还是那句话,凡事掂量着来,把握好一个尺度。我先回去了,牛天河的案子你再费费心。”r

李清芳答应了一声,但又问:“牛天河的案子可以不深挖,但已经露出水面、甚至他亲自招供的事情,还是不能就此罢手吧?不然的话,草草结尾的痕迹就太明显了。我看要不继续保持一点压力,让他老老实实的。等过了几天,就结了他的案子。当然,我会把握住尺度,将案情的范围尽量限制在他本人身上。”r

“不是‘尽量’,是一定。”赵伟转身离开,说:“嗯,至于具体的细节和方式方法,你自己把握好就行。”r

赵伟觉得,李清芳这样的年轻警官,果然还是有些少年意气的。想当初他年轻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呵呵,年龄确实是个大问题。不过李清芳既然那么说了,应该就不会出太大的偏差。r

至于李清芳说 “对牛天河继续保持一点压力”,倒也不是出于什么公心。她必须死死拿捏住牛天河,使得牛天河背后的人物不能抽出精力去对付浣溪沙那边的事情。哪怕压力再大,她也必须撑过去中标公示期的这一星期。r

哎,当这么一个破公 安局长,还是个副局长,还真累!李清芳感慨着。不过从今天和赵伟的一番交谈中,她也注意到了一个人物——汇文区政法委书记关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