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 第156章 不要脸的徒弟

第156章 不要脸的徒弟



【让各位久等了,家里网速出点问题。无法进入后台,今天继续五章连爆,大家中秋快乐,继续支持!】r

这个红衣短发的精巧女子,就是钱世通新一代核心保镖“赤练蛇”周芯,也是被秦缺和阴妍双重看好的接班人。至于那“阴姨”,除了“玉娇龙”阴妍还能是谁?r

听过阴妍威名的人,估计都以为这个格斗起来残暴威猛的女人,肯定异常可怕。但看到她这张绝世的容颜,才会知道她是怎样一个魅惑苍生的妖怪级人物。r

在地下世界的代际划分中,钱世通、启御、秦缺、卫疯子这样的,当属现今的老一代耆宿,阴妍、凤池等人则属于上一代、或者说中生代,白家林、郭梦莎、肖无相这样的则属于新生代。r

也就是说,正值当打之年的阴妍,应当属于“前辈”的范畴。她比凤池等人小了几岁,却也已经三十七八。但是从这张脸上来看,谁敢相信这是一个三十七八的熟女?若说是二十七八的风华绝代,才是最恰当的评价!r

此时的阴妍身穿一身白衣,出尘如雪。樱唇似丹朱,眼眸如点漆。最夺目的还是那瀑布般的一袭长发,垂落到腰间丝般质感。r

阴妍轻盈优雅地撩起一只如玉般的手,将散落胸前的一缕长发理顺到了肩后。看得出,这是一个对一切都要求到近乎完美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心中都似乎有种执念,让她们成佛或成魔。r

转身时的优雅,令周芯这个本已貌美异常的女子也有些失神。而一个甚至能够吸引女人的女人,对男人又该具有何等的杀伤力?r

外界传言,和“玉娇龙”阴妍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绝无活命。这一点传言,似乎和“火玉蝎”郭梦莎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事实上,这些传闻多半源自那些雄性牲口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既然和她们有过“实质接触”的男人都已经死去,那么有谁知道她们真的做过这些?无非恶心揣想罢了。比如那郭梦莎,其实一股矜持比一般女人都要坚固。若真是人尽可夫的女人,那么岂能在周东飞这货面前全身而退、清白至今?r

阴妍也是这样一个人物。有过男人,却只有两个。第一个已无姓名可考证,第二个却更让她刻骨铭心!那是一场近乎耻辱般的经历,偏偏又在她心里扎根盘踞驱除不得。那次经历似乎已经形成了心底的一种业障、窒碍,让她的心境险些破碎。她知道,若不能了结了这一段孽缘,此生休想再有寸进。r

但是,那个男人却似乎人间蒸发,再也不见踪影。她试图寻找过,但连姓名都不知道,茫茫世界又怎么去找?r

当然,阴妍心中的这个秘密没有人知道,哪怕是钱世通或秦缺。r

“阴姨,您估计我的伤势要想彻底复原,需要多长时间?”赤练蛇周芯问。她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去找人妖肖无相寻回那一脚之仇!该死的人妖,竟然往人家女孩子的小腹上踢,死不要脸!r

“十天半月吧!到时候,人妖肖无相留给你,行不行?”阴妍淡淡地笑了笑,她早就看穿了眼前这女孩儿的心思。r

“嗯!我要让他变成真正的人妖,哼!”周芯狠狠地点头,有种诅咒的味道。r

“别轻敌,肖无相的实力和你半斤八两。”阴妍说道,“到时候我应该能对付郭梦莎和夜十三吧?秦老和这两人对战过,评价说两人配合精妙,能与我一战。至于那个背上划了一刀的白家林,在秦老面前不算什么。唯一不知深浅的,是那个貌似神秘兮兮的周东飞。”r

“神秘有什么用,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所有的面纱都会被绞碎!哪怕这周东飞也是白家林那样的,在秦老面前也是白给!”周芯说。在整个钱世通集团中,对于秦缺的信赖已经成为一种信仰,仿佛敬重神明一般的信仰。r

只要秦缺三下五除二解决了周东飞和白家林,随后将是势如破竹的一边倒局面。r

“盛名之下,有几个是纯凭侥幸的?别大意了。”阴妍看了看时间,说,“秦老已经调息完毕,去看看。”r

……r

秦缺和阴妍暂时没有出现,周东飞倒落了一个耳根清净。平时除了管理协调一下心怡集团的事情,就是调 教调 教韩复这小畜生。不得不说,这小家伙的资质确实不错,悟性也很高。不但功夫基础打得牢,就连文化课学习劲头儿也毫不衰减。因为他已经从周东飞口中得知:若只是想要成为于飞那样的一般高手,哪怕你目不识丁也没关系。但若想攀沿至武道巅峰,却几乎是不可能。而韩复的目标很大:既然学了,就要学出个人模狗样来!r

当然,于飞以前对韩复的教育也很重要。因为一般十三岁的孩子,早就过了学功夫的最佳时机。可是在韩复这几年跟着于飞,虽然没有学到什么精深的东西,但那些基础还是打了个差不多。骨骼皮肉的强度、身体的柔韧性、反应速度等等,也都能符合周东飞的要求。这也是小畜生以前能够纵横校园、欺压良善的主要原因。r

又是一个周六,周东飞早早起来教授韩复。小畜生被教训得呲牙咧嘴,愤愤不平道:“我就是随便说一句嘛,不行就算了。大叔您虎着脸干嘛,吓唬谁呀,哼!”r

原来,这小子还是压抑不住那股冲动,试探着问周东飞:能不能一边打基础、一边学个三招两式的。这也是初学者的正常心理,好像不会摆两个花架子就不像学功夫一样。r

周东飞当即臭骂了小畜生一通,但想了想又说:“所谓因材施教,确实也不能一概而论。当初说第一年全用来打基础,但我没想到你小子会这么用功。要是按照现在的进度,或许半年之后还真的能教你一点入门的招式。”r

韩复一乐:“那我每天再多练几个钟头儿,三个月后行不行?”r

“混蛋……”周东飞一巴掌拍在小畜生后脑勺上,“你以为自己是超人?过犹不及的道理也不懂?!人的潜力是有限的,超出了体力的最大负荷,不但不会有好处,反而会伤了内脏,甚至影响发育。用古代那些大师的话说,就是类似走火入魔、伤及经脉,你懂个毛!”r

是啊,连秦缺年轻时都犯了这个毛病,平常人更要小心。r

周东飞看了看表,说:“一个小时了,休息十分钟,十分钟后腿上绑着铁瓦长跑去。对了,从星期一开始,每条腿上的铁瓦加两斤。”r

又要加两斤!刚才听周东飞那语气,好像还充满了人情味儿。随着这个变 态要求的提出,韩复马上打消了自己对周东飞的那点“错误认识”:老妖怪就是老妖怪,别指望他能变成观音菩萨!r

不过,能休息十分钟也是好的了,这也是韩复每天早上最渴望的时间。如蒙大赦般往旁边板凳上一坐,不停揉捏搓动小腿肚子。而周东飞接了个电话,是李清芳打来的,说是今天休息,李正峰要他们俩去家里吃顿饭。领导也是人,正常的生活情感一样也不缺。r

韩复那对贼耳朵听得仔细,隐隐约约听了些东西,恬着脸笑问:“大叔,泡我婶儿呢?嘿!对了,你们俩啥时候办个婚礼呗,也给我生出个小师弟来。您这进度太慢,赶不上时代步伐。”r

“小混账!”周东飞笑骂了一句,懒得跟他瞎掰。r

但韩复提起这种事就来劲,凑到周东飞身边神神秘秘地说:“我上次那个提议,大叔真的没有兴趣?就是……我那几个小妈?四妈就是个狐狸精,配不上大叔。其实二妈最好了,就是寒儿姐的亲妈,人漂亮,而且贤惠。这样的女人,听说出了事儿也不会缠着你大吵大闹的,再说了……”r

啪!后脑勺上又被拍了一巴掌。周东飞一头黑线,“擦,你怎么不让老子去泡你亲妈!”r

“叔您忒坏了,干嘛老打我妈主意?”r

“擦,还不是你说的!”r

“我说的是几个小妈,可您总是盯着我妈不放……”r

“滚!休息取消,给我炼长跑去!”r

“您自己说的,超负荷是不好的嘛……”韩复忽然邪恶地笑道,“其实我妈才是最好的,绝对的良家!叔您要是没心思就算了,要是有心思背着我婶儿偷偷摸摸搞点花头儿,我妈绝对是最佳选择……”r

扑腾!韩复被一脚踹了个狗吃屎。周东飞恶骂:“给我长跑去!今天多跑两公里,限时缩短五分钟!”r

“没人性啊……”韩复脸色煞白,爬起来就跑。日哦,以前那长跑距离都是掐着表算的,近乎最大能力了。现在倒好,多加两公里还要缩短五分钟,真要命!r

看着韩复兔子一样跑开,周东飞暗叹:这小徒弟太不要脸了!r

……r

韩复跑步回来的时候,几乎累成了一摊烂泥,却才知道自己被放鸽子了。因为周东飞根本没掐着表在这里等着,早就跟着李清芳去老丈人家了。r

此时,李清芳正在超市里大包小包买东西。用她的话说,今天无论如何不能空着手。r

周东飞在一旁看着直笑,心想这还没出嫁呢,就跟小媳妇回娘家差不多了。不过这也不能怪李清芳太郑重,因为李清芳刚刚接到一个“贵宾”的电话,说在李正峰那里碰头儿——李清芳的老妈杨思思!r

看来李正峰早晨打电话的时候,本想着不告诉李清芳,而后给她一个惊喜。r

周东飞倒是不在乎,由于上次救了大难之中的杨家,现在的杨思思几乎跟看待儿子一样看待周东飞。而周东飞唯一担心的是:杨思思这次突然杀到海阳,会不会是有了什么突发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