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官场 > 乡艳:狂野美人沟全文阅读 > 第27章 关键时刻被吓呆了

第27章 关键时刻被吓呆了



偷人,村长昨晚偷人的时候,不知道他家里的那位银花婶婶是不是也一样在偷人?其实昨晚自己也在偷别人的老婆,但幸亏自己还没有老婆,肯定不会被别人钻了空子去。

裤子被狗咬了两个洞,二狗本来打算回家换条裤子就走,没想到裤子刚刚脱掉,连裤衩都还没穿上,银花婶婶就来了。

“二狗,你作死啊,大清早不穿裤子玩什么呢?”银花婶是直接闯进来的,正好瞥见二狗的大东西。

谢银花虽然在说二狗,但她却没有回身出去的意思,就那样站在原地,眼神飘忽的瞟来瞟去。

“哦,婶,婶啊,你等等……”二狗换条裤子,没想到被女人闯了进来,一时不小心被看了个精光。

二狗连忙背过身子,急忙套上了裤衩,但是长裤却放在另一边的床头,而此时,谢银花又刚好站在床的旁边。

“婶,我要穿裤子了……”二狗转过身来,朝床上的裤子看了又看,双手捧着裆部。

“二狗,脸红啥子?你吃了老娘多少回奶,在老娘的床上睡了多少回,哪里是老娘没看过的,要穿裤子,那就过来自己拿啊,别一副像是没长男人胆的木头样。”

谢银花话虽这样说的无所谓,但是心里却已经痒的厉害,刚才那么一撇,发现二狗的东西越来越大了,比爬背野狗的东西可大多了,自己家的那个老不死的就更加比不上分毫。想想这些,谢银花下面腻呼呼的水直涌而出,裤衩湿了半截。

谢银花不走,二狗只好尴尬的笑了笑,捂住裆部走了过来,到了近前,谢银花还是没有一丝让路的意思,二狗一直走到了她的面前,她还是直挺挺的站着,就是不肯让开,二狗没有办法,只好挤了过去。

谢银花趁二狗挤过去伸手拿裤子的当口,忽然出手摸了二狗一把,弄得二狗下面立刻反应强烈的挺了起来。

“啊……”事出突然,二狗慌神的喊了一声,他没想到谢银花会忽然出手。

二狗那里受了刺激,很快搭起了大帐篷,谢银花惊呆了。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是二狗那里雄壮的摸样,还是让她大吃一惊,山村男人习惯穿的那种四角大裤衩,被二狗里面的柱子顶得像个大山头。

谢银花感觉嘴巴有些干燥,舔了舔嘴唇,“咕咚”一声咽了一口。“二狗,你,你那里怎么那么大了,让婶摸摸看!”说着话,谢银花还真的伸手过来了。

“婶,婶婶,我要上工去了……”二狗连忙逃到墙脚,慌忙的穿裤子。

如果换个女人,可能二狗还真会把持不住,但银花婶婶的事情自己知道的太多了,周长贵日过她,杨窑子也上过她,也许还有更多的男人搞过她,想起这个女人被这么多人日过,自己对她就没有多少胃口了,如果不是看在小时候吃过她的奶,也许二狗直接轰她出去了。

二狗缩到墙角了,没想到银花婶婶还是跟了过来,拉着二狗的手臂,另一只手想伸过去摸上一把。“二狗,过来,给婶看看。”

但是二狗没有被她撩起性子,果断的穿好了裤子,然后又套上了短袖褂子。

“婶,你有事吗?”二狗这是下逐客令了,再说自己也要去砖厂了,再耽误下去,等下杨窑子还以为自己不去了呢。

见二狗收起了东西,衣服也穿好了,再没有东西可看,谢银花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

“二狗,这个,这个你叔说他昨晚在你这喝酒,怎么一点酒味都没闻到啊?”

二狗就知道她是为了这事,没想到这娘们来的还真快,自己刚刚进屋,她后脚就跟了过来。

“哦,婶,我屋里小,昨晚是在门口喝的酒,这都一夜了,还有什么酒味的。”

二狗这话也说得过去,山村人家,热天在门口一边乘凉一边吃饭的多的是。

“那,那好吧,我先走了,改天一定到婶屋里坐坐去,唉,人长大了,也不去家里坐坐了……”谢银花又朝二狗的裆部扫了一眼,叹息一声,心里痒痒的朝河边走去。

桃花沟离镇里比较远,买东西不方便,王老三就从中间找到了商机,他每天半夜开着三轮摩托出发,到镇里进一些肉之类的东西,早上就摆在河边叫卖,看来谢银花又是去河边买肉去了。

谢银花家里条件比较好,她又不需要干农活,整天就是张罗着怎么吃好,人也养的白白嫩嫩的,尽招男人惦记。

二狗出了门,直接朝山路上跑去。时间来不及了,要小跑着去才行,可不能让杨窑子等久了,人家可是因为自己才得罪镇上流子的,这事情,不能让他一个人去扛。

一路小跑着上山,没想到半路上还遇到洋辣子,这是个傻子,居然也知道记仇,被二狗破坏了好几次的好事,看到二狗跑过来,居然捡了一块石头打了过来。

二狗只好停了下来,朝洋辣子蹲着的青石板上怒视了一眼,放开嗓门大吼了一声:“滚……”

这丫也知道怕,明白二狗这么高大的身板不是好惹的,急忙一骨碌溜下光滑的青石板,朝桃树岭上跑去。这小子,又去桃树岭,桃树岭上都是做事的女人,这个疯子不会又是抱女人去了吧?不过二狗可没有时间管那么多了,自己跟个二百五较什么劲啊!

昨天屁股被狗咬了,还有些痛,二狗一路跑的有些辛苦,等到了岔路口,果然见杨窑子已经蹲在那边的路边,正“吧唧,吧唧”的抽着烟。

“二狗,咋了,怎么一夜没见,脚就掰了?”杨窑子扔掉手上的烟蒂,站起来问了一句。

“窑子哥,别说了,倒霉死了,昨夜被狗咬了一火。”

“被狗咬了?那还能打小流子吗?”

“没事,好的差不多了。”二狗一边说话,一边爬上了车斗。

“哦,没事就好,二狗,你怎么空手就来了?”

“不空手,那还要带什么?”二狗一时没有弄明白杨窑子的话。

“武器,你不带点什么硬家伙,万一那些流子真的出来拦路,你要怎么对付他们?”

二狗想想也是,抠着脑壳说:“窑子哥,那怎么办?”

此时杨窑子跳上了驾驶位置,他回过头,指着车斗角落里的一只蛇皮袋子,说道:“二狗,你看看里面的家伙,那可是你窑子哥从部队带回来的好东西。”

二狗走过去,好奇的打开了蛇皮袋子,里面果然露出了两把寒光闪闪的三菱刺。

这两把三菱刺是经过改造的,在三菱刺的手柄处焊接了一根长约半米的钢管,而钢管的末端还焊接了一个护手钢环。三菱刺加上钢管的长度,足足有一米多长,像一把长剑似的,看起来非常的具有杀伤力。

“窑子哥,这是要去杀人啊?”

二狗看到这些东西,心里只打颤。本来以为就是小打小闹玩玩的,没想到杨窑子还带来了这么两把专杀人的家伙什。

“你怕了?”杨窑子一边开着拖拉机,一边回头问了一句。

“没有,我没怕,不过最好还是别干违法的事情,二蛋上次打人,到现在还没放出来。”二蛋是桃花沟的人,因为嫖一个女人的事情,他把镇上做山货生意的王小二给打断了一只脚,被法院判了三年,至今还在苦窑里蹲着没有出来。

“就知道你怕了,不过二狗你放心,那些软王八羔子,只要看到这些好东西,准会吓得尿了。”

二狗一听这话也对,不是说恶的怕更恶的吗?也许那帮人看到自己这边够狠就会退去,从此不再惹自己了,这也叫以暴制暴。

说了一会话,拖拉机就开到了昨天打架的地方。

“二狗,你看他们垃圾了吧,一个人影子都没看到,呵呵……”

二狗看去,果然没见一个人影,昨天吃了点苦头,看来那批人真的是怕了。

“窑子哥,他们都是怕你了。”二狗也放心下来了,刚才紧张了一路的心情终于放松了许多。

“哈哈……”杨窑子爽朗的大笑了起来。

就在杨窑子大笑的时候,忽然从岔路上开出来一台手扶拖拉机,正好横在了路的中央停下了。

杨窑子急忙刹车,差点迎头撞上。

“你妈拉个逼,没长眼睛啊……”杨窑子跳下拖拉机就骂。

不过后面坐着的二狗却发现了不对劲,连忙喊道:“窑子哥,小心……”一边大叫,一边抄起加长的三菱刺跳了下去,紧急时刻,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等二狗冲下去的时候,路两边埋伏的人也已经包围了过来。一共十八个人,个个手上拿着“管杀”,就是把杀猪刀焊接在钢管上的一种凶器,简称“管杀”,是流子打架常用的武器。

二狗原本以为自己手上的东西够猛的了,没想到对方居然全部抄着管杀,这个可是重武器啊。

杨窑子也发现了围过来的人,连忙从二狗手上抢过去一把三菱刺。

“二狗,看来咱哥俩必须得上了!”杨窑子说完,和二狗背靠背的站在一起。

“哈哈,窑子,你还没死啊……”

土霸王叼着一支烟从流子的后面挤了进来。这人就是上次在金手指修理厂骂过二狗的那个黑胖子,大名叫王军,是柳树镇出名的地痞头子。

“土霸王,你这是什么意思?”杨窑子和王军从小就认识,也曾经称兄道弟过,不过自从杨窑子去当兵,王军就混了黑色会,以后就很少有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