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官场 > 乡艳:狂野美人沟全文阅读 > 第77章 打算开辟新财路

第77章 打算开辟新财路



“别那么多废话,用意念查看你脑子里的东西。”

龙兄话刚刚说完,二狗忽然感觉脑子里出现了一片白蒙蒙的雾状物体,感觉自己也走进了白雾的中间。一块石碑忽然从虚幻中出现,慢慢的清晰,直到变成了实质的存在才停了下来,白雾在石碑的四周环绕,有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自己不由朝石碑上看去,这一看二狗猛的拍了一下脑壳。靠,老子是小学文化,搞这么多的古文字给老子看,那不是挑戏我吗?

正在郁闷,忽然石碑起了变化,上面的文字化成了一道道带有文字符号的光线朝二狗的脑壳里直贯而入,那些文字以可见的白色光芒缓缓的飞入了二狗的脑壳,脑子里马上出现了一种清晰的意识,果然是一套能够修炼的劳什子秘籍。

此功名曰《龙九天》此功法修炼以内力为主,而实际的套路却是寥寥无几,不过有几招近身的搏击招数倒是非常精妙,招数虽然不多,但刚好可以与内力为主的远距离搏杀形成互补。比如那招“撩阴腿”二狗就非常喜欢。

“二狗,这些记忆已经灌输到你的脑海里,先别管其他的,守住心神,跟随我的意念运气走穴。”二狗正研究怎么运用那招撩阴腿对付黑铁塔,忽然龙兄的声音又出现了。

因为二狗和龙兄的意念是能够相通的,所以龙兄能够非常顺利的带领二狗开始做第一次的修炼。这小子太嫩,对于修炼一无所知,教二狗和教幼儿园的小朋友没什么区别,龙兄只得手把手的教,要不是家族祖先的预言说只有二狗才能完成那件事情,他龙兄早就撒手不干了,这简直就是折磨人嘛。

按照龙兄苦口婆心的教导,二狗总算是催动龙九天的功法勉强在身体的经脉中运行了好几圈,但还是没感觉到有什么变化。操,这什么鬼东西,毫无作用啊,是不是忽悠老子呢?

“守住心神,继续……”刚刚开了一点小差,龙兄的声音马上就出现了。没有办法,二狗只得继续按照龙兄的套路运气走穴,不过还是感觉筋脉里空荡荡的,空无一物。这运来运去好像是开着空荡荡的拖拉机跑来跑去一样的,没有一点效果还累死人。

渐渐的,二狗也练的累了,进入了睡眠状态。

其实二狗并不了解,这哪里是睡眠,而是练功进入了人物两忘的状态,这才是修炼的最佳状态,他这是刚刚进入修炼的门槛而已。在梦里,感觉全身冰凉冰凉的,但是却没觉得冷,而是有一丝丝的让人非常舒服的感觉正在渗入自己的皮肤,然后进入了筋脉中,沿着筋脉的运行而越来越壮大。

这种让人舒服的东西其实就是龙溪河中的灵气,在现代物欲横流的都市生活中,这样可以让人感觉的出的充裕灵气早就不见了,甚至是一些仙山福地灵气也是越来越稀薄,但在龙溪河却还相对比较充裕。

二狗不知道这种东西就是灵气,灵气对内力修炼者的修炼是非常有好处的,二狗就在这样不知不觉中丹田里开始聚起了第一缕内力,但还是少的可怜,只是感觉丹田里有一缕比头发丝还细小的白色雾状的东西飘来飘去的,毫无力量可言。

“呃,那是谁,怎么大清早泡在水里了。”一个女人惊讶的声音打破了山村早上的宁静。

“什么,那是人么,不会是死人吧?”又一个女人的声音,略带着颤音。

随后。

“啊,死人啦,死人啦……”

两个女人丢下挑水的桶子惊慌失措的边跑边喊。

“什么,别胡咧咧啊,哪里死人了?”村长周三宝听到声音快速的跑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他的媳妇谢银花,两个人连衣服还没穿整齐就跳了出来。

“村长,河里有个死人头浮在水上。”挑水的女人颤抖着手指向河边。

“不会吧。”一大清早听到这话,连周三宝也有些心惊,连忙披衣朝河边走去,几个女人你推我我推你的也一起朝那边走去。

“村长,咋这么早?”二狗刚刚被惊叫声吓醒,一看天亮了,这才脱掉了湿漉漉的衣服提在手里朝河岸走上来。

“二狗,这几个娘们说河里有死人头,哪里呢,你看到没有?”看到二狗湿漉漉的走上岸,周三宝问了一句。

“死人头?没,没看到啊。”听周三宝一说,二狗也感觉后脊梁一阵发麻,回头朝河里看了又看。

“你,你刚才在河里干吗?”后面的妇女走了上来,指着二狗的头。

“我干吗,我洗澡啊,洗澡还得向你报告啊。”二狗提着湿漉漉的衣服,穿着短裤转身朝自己屋里走了。

这下女人才醒转过来,指着二狗的后背说:“这死人,大清早泡在水里,就露个头出来,想吓死老娘啊……”

靠……大清早咒老子是死人头,还没说你,竟然还来骂老子。二狗一边走,心里也骂了一句。

虽然是大热天,但是早上的山村还是有些凉飕飕的,二狗全身湿透,就穿了条短裤,湿衣服裤子搭在肩上毫无顾忌的朝自己屋里走去。

“咦……二狗啊,小心着凉啊。”一个老太婆刚刚从屋里伸出头来,就看到了这不甚雅观的一幕。

“没,没事,凉快。”二狗随便答了一句,傻傻的继续大大咧咧的走路。山里汉子,这样才够威风嘛,这样才够男人嘛,咱有本钱,怕个鸟,嘿嘿……

回到家里,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这才坐在床上感觉了一下,自认为全身充满了力量,而且一晚上没睡好还是感觉精力非常的充沛。

“啊……”二狗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才拉上门朝王香妹家里走去。

“二狗,听说你大清早就去河里泡澡了?”

二狗正在吃面条,王香妹靠在他的椅子背上问了一句。

“靠,这些娘们,嘴巴还真是长啊,又给到处嚷嚷了吧。”二狗一边大口的吃面,一边说话。

“呵呵,你都吓死人了,说说还不让说啊。”王香妹笑了笑,又接着说:“二狗,你这存折还是拿回去吧,放我这里都失眠还几天了。”

“啥?咋就失眠了?”二狗终于停下了大吃,回头奇怪的看着王香妹。

“这么多钱,我怕。”

“呵呵,这才刚刚开始,以后还多着了。”

又吃了一口,然后继续说道:“才赚了四万块你就怕了,改天要是赚了四十万那你还不被吓死去啊。”

“瞧你吹的。”王香妹随手打了二狗一下。她想都不敢想,有几万块钱已经觉得不可思议了,还说四十万,那简直就是做梦。但几年之后王香妹回想起今天的想法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可笑,而那时候周二狗早已经是世界首富了。

“现钱你怕,给你存了还怕,那怎么做好我二狗的女人啊,将来要管的钱多了。”

“先吃你的吧。”王香妹甜丝丝的笑了笑,又收起了那个红本子。

存钱的那一天二狗可是开了手扶拖拉机去的,都是十块的,四万块钱的分量也不少了。第一次拿着写着周二狗名字的存折本本,又反复的数过存折后面的零之后才放心的揣进了怀里。那天自己也是同样的非常紧张,今天却好意思说王香妹了。

“嫂子,等下我去趟镇里,窑子打电话过来了,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我。”

“那你去吧,早点回来。”

“额,知道了。”二狗吃完,站起来抱住王香妹亲了一下。

亲完之后王香妹还是有些喘,二狗正要走出去,又被拉住了。“二狗,你现在有钱了,还是把你那破房子修修好吧。”王香妹心想等二狗那房子修好了自己也好偷偷去他那里。

“不急,钱先留着,我还有大事要干。”

住的事情在二狗眼里是无所谓的,自己现在已经对赚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打算用钱生钱。计划当然还没有拟定的,凭二狗的脑瓜子转的还没那么快,这事不急。

虽然没有打算再去运砖头,但二狗还是开上了拖拉机,因为去镇里没这东西就得走路到岔路口再等小四轮,这个时间载人的小四轮是很少的,等到了镇里就该下午了,那杨窑子非骂死自己不可。

还没到镇里,杨窑子又打来了电话。这小子用上次二狗给的两千块也跑去买了个手机,没人打他就做死的打二狗的电话。

“窑子,咋啦,我还在路上,有个手机了不起啊,小心打爆你的啊。”

“操,老子的手机可是名牌来着,哪像你的是女人给的旧货。”杨窑子知道二狗的底细,直接把二狗呛的要吐血。

“操,别他妈显摆,快说事。”二狗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扶着拖拉机的扶手,样子非常的拉风,自我感觉良好。

等二狗到了镇里,杨窑子还站在朱家修理店的门口,插着个腰一副大款的摸样给二狗打电话。

“窑子哥,我都到了,你还废话那么多,钱太多是吧。”二狗的拖拉机停在杨窑子的面前,喊了一句。

“操……”杨窑子这才挂了电话。

“来,二狗,正等着你,喝酒喝酒……”

“啥?喝酒,这么远把老子喊过来就是喝酒?”二狗处于了崩溃的边缘,连手都是颤抖的。这也太欺负人了吧,自己抛开女人不抱,跑这么远来居然就是喊老子喝酒,还说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还真以为又和霸王帮的人打起来了,二狗连武器都带来了的。

“哎呀,你急什么,进来,边喝酒边说嘛。”杨窑子一把就把二狗拉进了屋,朝朱家修理店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