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其他 > 女王乔安全文阅读 > 第8章 野兽派回忆(2)

第8章 野兽派回忆(2)



  我瞬间被雷劈了似的,灵光闪现,对啊,流动金矿江齐飞还有好几个会所呢!我做出温婉可人小媳妇状,含情脉脉地看向他,他被我吓得连连后退直到沙发边缘,“你说,我去你会所上班怎么样?”

  齐飞先看我脸,摇摇头,又看我胸,摇摇头,再看我腿,无奈叹气,“不太行。”

  “哪不行?我改!”我着急地站起来,使劲儿昂首挺胸。

  “挺难的,得去韩国改。”

  我像泄了气的皮球,随着一声谁也听不到的“咻——”又缩回沙发,估计他心底快要发霉的良知让他滋生出那么一丁点儿对于天涯沦落人的怜悯之心,“要不你和我一块去加个班?”

  我瞬间原地满血复活,“好好好!等我换衣服。江老板,你别对我失望,我挤挤还是有的!”

  5

  下午六点,乔安抱着陆远扬的西装坐在“奥里斯”的接待室里。扣子都绷开两个的前台姑娘俯身递上茶水,她摆摆手,“不用客气了。”前台姑娘像是没听见似的,直勾勾看着她的脸,发出啧啧赞叹,一开口是标准的京腔,“嘿,您皮肤可真好哎!”

  被她这么冷不丁一夸,乔安笑着点头,“谢谢。”

  “你平时用什么面膜儿啊?”姑娘激动地凑上来,她看出乔安的茫然,“哦,我叫Fiona,这个月刚刚来公司实习。”

  “你好,我叫乔安。”乔安和Fiona握手,“你皮肤也很好,用不着面膜。”

  Fiona爽朗地笑起来,“咳,都是粉底,我可容易长痘儿呢,我同学都说过了二十岁必须用面膜儿,我再不用都来不及啦!”

  “你平时总对着电脑,多用一点补水产品就行。”乔安赶紧趁热打铁,“对了Fiona,你们陆总好像不常在办公室待着?”

  “是啊,我们陆总可忙呢!不过他不在也好,他在我容易紧张,有一次我迟到了,他竟然让我下楼去跑圈,你说丫变不变态,丫其实挺帅一人,就是倍儿严厉!”

  乔安听后虎躯一震,果然一代更比一代强,现在大学生俨然已经推翻统治阶级的架势,这跟说她对门大哥似的,哪像在说老总,真那么严厉,她还能混到今天?乔安接话,“严师出高徒,那他最近忙什么呢?你应该挺关心时尚的吧,没听说陆总和哪个大牌合作办秀的消息吗?”

  “是吗?!”Fiona睁大眼睛,“他忙的事儿倍儿多,这我还真不知道。”

  说到这里,有个年轻的男生敲敲接待室的玻璃门,指指门口。Fiona“嗖”地从沙发上站起来,都来不及和乔安打招呼就呼呼往门口跑,过了半分钟,见她迎着陆远扬走过来,他皱着眉头看向玻璃房里的乔安。乔安起身,拿着西装,向着陆远扬挥挥手。

  乔安跟着他一路走到办公室。陈列简洁明朗,黑色的皮沙发,极具线条感的细长脖子落地灯,这一切竟让乔安有点宾至如归,太像她高中时代的家,那种高档酒店似的,随时拎包走了也不会有半点留恋的地方。房间里唯一的亮点大概就是角落里那个陈旧的黑胶唱片机,和整个摩登房间格格不入,像从遥远时空逃难来的孤儿。

  “不是让你快递来吗?”陆远扬看着玻璃墙外大家投来好奇的目光,用遥控器把百叶窗关了,“还是怕我不给你钱。”

  “没这个意思。”乔安态度比起上次的殷勤,多了点强势,“是想和你谈谈。”

  陆远扬从钱包里掏出三百块钱,甩给乔安,抽过她抱着的西装,“我和一超市偶遇的姑娘能谈什么?”

  “您知道我们不是偶遇的。”乔安长驱直入。

  陆远扬笑起来,“你既然知道我知道,还在这耗着干吗?”他翻找西装,“领带呢?”

  “包里。”乔安冷冷回答,“能不能抽五分钟时间看看我的策划案?”

  “我还没决定和贵公司合作,请回吧。”

  “我不代表公司,代表我个人。”

  “那你更没理由了,我这又不是达人秀,为你实现梦想。”陆远扬伸手,“领带给我。”

  “我需要这个机会,我希望能成为您的对接人,不仅这次大秀,以后也是。”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乔安,“吃错药了吧,别仗着自己腿长胸大就威胁人,公司里漂亮姑娘多了去,我不吃你这一套。领带给我。”

  “给我五分钟讲完策划案,领带就给你。”乔安自顾自地开始说,“这次主推的是夏季新品,以黑白为主,主推棉麻镂空的抹胸长裙,并且准备重新复兴90年代中期的垫肩外套和夸张的彼得潘领……”

  陆远扬完全不顾乔安说什么,伸手抢装着自己领带的、乔安不断举向身后的信封手包。乔安面不改色地背诵着策划案,就在陆远扬几乎要碰到手包的瞬间,乔安突然屏息,轻轻松手,拉住陆远扬的领带,和信封手包同时落地的瞬间,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陆远扬惊慌中双手撑着地板,乔安紧紧抓住他的领带。

  “你疯了吧。”陆远扬瞪着乔安。

  她面无表情,一只手拉着领带,另外一只手晕开自己的口红,抓乱自己的头发,小声倒数,“三,二,一。”

  果不其然,Fiona像嗑药小兔似的带着EMS快递员,蹦蹦跳跳推门进来,“陆总,这有一份需要您亲自签收的快递……”话没说完,Fiona和快递员同时抬头,眼前是俯卧撑状的陆先生,和眼神慌张的乔安,再看看沙发上的三百块,Fiona吓得腿都软了。

  她战战兢兢地闭上眼睛,小步向后退,“对,对不起陆总,我,我下次一定敲门,什么都没看到,我,我下楼跑圈儿去。”听到一声撞墙的巨响后,Fiona还是不敢睁眼,摸索着转弯移开。

  陆远扬窘迫起身,领带扫过乔安微泛狡黠的眼睛。他匆匆签收快递,打发走意犹未尽的快递员,回头乔安已经站起来。

  “我可是按照您说的,EMS,货到付款。”乔安整理着头发。

  “你可以啊,业务不怎么样,旁门左道倒是挺多的。”陆远扬看着乔安,撕开快递,里面静静躺着自己干洗好的领带。

  “你没和我合作过为什么说我业务不怎么样?”

  “你知道吗?我绝对不会和你这么年轻的姑娘合作,你们这个年纪,仗着年轻漂亮自我感觉良好的太多了,我没空一一发现,我也不想给你这个机会,慢走不送。”

  “是啊,您这个年纪,老奸巨猾的,都觉得我们不行,也没人愿意和我们合作,连个机会都不给就一棒子打死,我们不学点旁门左道怎么混啊?”乔安轻巧地扎起头发,“行吧,就算Fiona迫于你的压力不敢作证,但是那个快递员的工号和电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哦。”

  乔安走到站在门边的陆远扬面前,“所以,陆总还是仔细考虑一下和我的合作吧。”

  他看着得意洋洋的乔安,缓缓打开的长睫毛,像是小恶魔刚刚苏醒,温柔地展开翅膀。

  乔安推开门,“还有,大胸长腿是赏心悦目的,我可从来不用它们威胁别人。”

  陆远扬手里拿着那条深烟灰色的领带目送乔安离开,不知道为什么,他像是被时光捅了一刀,三秒钟的怅然若失里,想到了闫涵,想到她帮他系上这条领带的画面。他坐在刚买来的二手电脑桌上,她站着帮他打领带。在他眼里,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被无限拉长,是一组足以填充日后所有无聊时光的慢镜头。闫涵说,“我可没有绑住你的意思。”手却狠狠把领带结推向他的喉咙。

  6

  我穿了一件特漂亮的衣服,至少我这么觉得,兴致勃勃地跟着齐飞去加班。他穿得挺人模狗样,上衣口袋里还像帅气的韩国小伙儿一样塞了坨花里胡哨的高级手帕,露出一个边,进门的气势逼人,呼哧呼哧得好像背后有个鼓风机。保安什么的看到他也点头哈腰,爱戴有加,让跟在身后的我都感觉到上流社会的荣光,心想,以前大概误会他了,说不定纨绔子弟只是他用来掩护自己深刻灵魂的表象呢。但是一进入“加班”的真正内容,他韩剧男主角的形象瞬间崩塌。

  他跟扫黄大队长似的,毫不犹豫地推开一扇扇包厢的门,热情洋溢地大喝一声,“大家吃好喝好,玩得开心啊!来,来,‘云水间’送个果盘。”再来一遍英文,“All people eat happy drink happy,enioy yourself,have a good night!”在里面各种偷鸡摸狗的顾客还没反应过来,他已宛若风一样的男子去残害下一个包厢了。

  后来我都没脸跟着他溜达了,特别是他英文播报的那段,我恨不得找半个西瓜皮套住自己的脸。我只能在“云水间”门口,假装体力不支,说要坐在公共区域的太妃椅上歇会儿。齐飞嫌弃地看我一眼,“怪不得没工作呢,先天不足,后天还不努力,唉!”之后他特失望地扭头,勇敢地推开了“滚石崖”的门。

  刚目送齐飞进了“滚石崖”,松了口气,突然传来特别熟悉的一声,“你不能喝就别逞强。”

  听到这句话,我站在原地动弹不得,感觉心脏被梅超风的手捏了一把。这句话上次听到,是去年年会上,魏冬扶着我,晃晃悠悠走出KTV,我像树袋熊似的挂在他身上,其实冷风一吹我已经清醒了,但身体告诉我,就这么挂着他吧,放下所有的戒心、防备,和对爱的质疑,你作为一只树袋熊找到了森林里最可靠的那棵桉树,倪好,你是多么幸福的小妞儿啊。

  我站在“云水间”门口,机械似的扭动身体的每一个关节,用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才得以转身。那棵我曾经决定依赖终身并死在上面的桉树走了过来,还有树上住着的新客人。

  7

  白骨精乔安和孙悟空陆远扬选择相安无事地发了一会儿呆。他们并排坐在落地窗边的大沙发上,安静地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十一点钟,从体育场涌出听完演唱会的人,戴着各种颜色的小恶魔角,手里拿着长长短短的荧光棒,像是属于大地的,有生命的星星。

  “‘关上灯之后才能体会到的温馨。’这句话作新一季卧室系列的广告语,你觉得怎样?”陆远扬问。

  乔安看着闪光的大楼、闪光的人群,目光最后停留在他陷于黑暗的脸上,“我觉得‘关上灯之后才能体会到的温度’更好。”即便是女王性格的乔安,也被这些黑夜中的小亮光打动了,“他们说得对。”

  “对什么?”陆远扬不解。

  “他们说你是广告狂人,你现在还能自己出来踩点,我挺意外的,我跟你过来,还以为你是找姑娘约会的。”

  陆远扬大笑,他靠近乔安,“现在不是变成和姑娘约会了吗?那你呢?跟踪狂人?从公司,到餐厅,再到这里。”

  “其实你没那么抵触我吧。”乔安回头,陆远扬被问愣,两个人只间隔一个拳头的距离,“如果从一开始就铁了心不想和我合作,就不会把那么重要的领带交给我吧。”

  还好是黑暗中,否则他的心慌一定被一览无余,“你说什么?”

  “你的领带。”乔安瞥向他的深烟灰色领带,这是很老款的Burberry,早已绝迹于各大专柜,乔安记得她爸爸也有一条这样的,“网上所有你签约,或者关于公司重大活动的照片,你都戴着它,是你的护身符吧。”乔安通过他的呼气就能明白,大闹天宫的陆远扬已经被紧箍咒勒得说不出话,“怎么样,陆先生,决定和我合作了吗?你不是相信我,你要相信自己的眼光,我知道你觉得我不一样,那么你就试试看,我是不是真的不一样。”

  陆远扬漫长岁月所筑起的堤坝终于被汹涌而来的记忆洪水冲垮,他感觉自己快不行了,要被淹死了。看,我们都不过如此,就算向全世界宣布伤口已经愈合,成长,不再为小事动情,可以爱得轻松自如,但你永远无法阻挡那段像是定时炸弹的野兽派回忆,随时爆炸,让你的心脏停拍,全部坚强顷刻阵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