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君子之交(全2册)全文阅读 > 第51章 番外:生日(1)

第51章 番外:生日(1)



  自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任宁远就不怎么出差了。

  他不出差,自然得有人出差。

  于是,叶修拓这天上门做客,就又在大吐苦水:“我也是有家室的人哪,凭什么总让我跑腿?好好的一个人,现在只知道在家享清福,不事生产,这怎么了得哦。”

  任宁远坦然地继续喝他的茶。

  “再这样下去你就变中年宅男了,这可是社会问题啊,多不好啊。”

  任宁远无动於衷:“小珂还没成年,我多点时间照顾也是应该的。”

  叶修拓愈发的声泪俱下:“小珂好歹十来岁了,可我家叶小林才一岁多,我一出差就只有林寒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娘,可怜啊……”

  任宁远放下杯子,平静地:“你说的是那条金毛吧?”

  叶修拓讪笑一声:“金毛也有人……狗权的嘛。”

  曲同秋是老实人一枚,忙说:“宁远,如果有事情要办,你就出门吧,小珂有我在,不用担心。”

  叶修拓赶紧打蛇随棍上:“是啊,你听到了没?”

  任宁远不为所动,道:“也不是。一起做生意,总要有人负责内务,有人负责外务。各取所长,术业有专攻。”

  于是,叶修拓含恨而去。

  过了一阵子,曲同秋报名参加的餐饮协会的培训课程开始了,为期两个礼拜,地点在M城。

  收到通知,曲同秋就赶紧开始积极收拾东西,打包行李,准备出发,生怕耽误了学习的事。

  不过他这一两年来还真没离开过T城,更别说把那对父女留在家里了。临行之前,家中就有些愁云惨淡。

  曲珂自告奋勇:“干脆这回我也去吧,反正我在放假啊。而且说起来我跟老爸好久都没出去玩过了,刚好趁机会可以旅行一下。”

  “啊……”

  “老爸,你总不至于嫌我累赘吧?”

  “当然不了,只不过这样就只有你任叔叔一个人在家,也不太好吧。”

  “那任叔叔愿意的话,跟我们一起去不就好了?”

  提议的是曲珂,任宁远闻言,倒是去看了看曲同秋:“我一起去吗?”

  曲同秋说:“你要是方便的话,就来吧。就是半个月有点长,店里的事,能找到人帮忙吗?”

  晚上叶修拓不知做了什么得罪了小漫画家,被逐出家门,于是溜达过来蹭饭吃,听说之后便幸灾乐祸道:“宁远,一起做生意,总是要有人负责内务,有人负责外务。”

  “……”

  “这几天没什么要出差的,说好了是我休假。你总不会打算自己跑了,再让我留下来管事吧?那可是要天打雷劈的。”

  “……”

  “喂,好歹也留客人吃个晚饭吧,有这样就赶我走的吗?我X……”

  出发当日,一家人到了机场,曲同秋还是总觉得不太放心:“宁远,你一个人在家没关系吧?要不,还是让小珂留下来陪你?”

  曲珂嘟嘴道:“任叔叔这么大的人了,有什么好担心的啊?再说以前他还不一样是一个人住。早就习惯的了嘛。”

  任宁远点一点头:“你们去吧。”

  曲同秋又想了一想:“那不然……我们提早点回来?”

  曲珂有些急了:“才不要咧。老爸你等这培训等很久了,干吗莫名其妙地浪费掉啊。任叔叔什么事搞不定?我们不在难道他就会饿肚子吗?”

  任宁远又点一点头:“不用担心我。你们玩得开心就好。”

  曲同秋想,的确,要是只剩他自己一个人,说不定还会有点不知所措,而任宁远的话,哪怕被独自丢到荒岛,也有本事把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呢。

  带着女儿上了飞机,曲同秋一路总觉得还是有些不妥当,像是忘了什么事情似的。

  一直到飞机在S城降落,他才想起来,两个礼拜以后,那任宁远的生日也该过去了。

  于是,曲同秋找女儿商量:“你说,要不,我请假两天,我们早点回去,给你任叔叔过生日?”

  曲珂有点意外:“请假哦?不需要吧。”

  “但是,他要过生日呢。”

  曲珂嘟起嘴:“任叔叔有那么多朋友,还怕没人给他过生日吗?”

  “但是……”

  “而且机票酒店什么都订好了,临时再改,麻烦又浪费钱。老爸你不是最不喜欢乱花钱么?”

  “啊……”

  “难得出来,你就安安心心自己玩一回,别老替别人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了嘛。”

  “呃……”

  “好不好嘛?!”

  “好好好……”

  女儿一撒娇,他这做爸爸的就无条件投降了。

  回头打电话回家报平安,问了任宁远意见,任宁远也是一如既往地温和:“没关系,我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你出门不容易,玩得尽兴点。”

  而M城的确是个能让人尽兴的城市。

  从机场到市区,灯红酒绿之间,处处可见醒目的CASINO标志,街头更是晃花人眼的美洲豹、林肯、莲花跑车、敞篷法拉利……川流不息之间这些奢华名车也已然显得不足为奇。

  他住的酒店楼下便是彻夜灯火辉煌的赌场,进出之时便常可见散发着香气的高跟短裙的各色美女,各种各样耍酷的年轻人,酒店门口的音乐喷泉华美壮丽,有声亦有色。

  曲同秋在家里和厨房里呆得太久了,每天两点一线,只跟锅碗瓢盆各色蔬菜肉食为伍。出了境,到这多少有些异国情调的城市,在街上走着,只觉着满眼皆是许多的新鲜和好光景。

  一路他看什么都觉得有趣新奇,于是用手机东拍西拍,捣鼓了不少照片,然后就对着机器发愁了:“这要怎么发给你任叔叔啊?”

  曲珂帮他设置了一下手机:“不过啊,老爸,你知道境外发照片给任叔叔,一张要多少钱吗?”

  “呃……”

  “老爸,你平时连打个长途电话都舍不得,对任叔叔就这么大方。”

  曲同秋很窘迫:“这、这是因为比较方便……”

  发给任宁远的短信几乎是立刻就得到了回应,曲同秋觉得很高兴,赶紧的又按了半天键盘,发了新的过去。

  他本来打字就慢,用手机传拍摄的图片什么的,就更复杂了,捣鼓了一阵子,就听得女儿在边上说:“老爸,你又要撞柱子了。”

  “哎哟……”

  一路磕了不少柱子,曲珂也终于不满了:“老爸,你能不能专心点啊?!”

  “呃……”

  “哪有老爸带女儿出来,还一路都在玩自己手机的,不是应该反过来才对的吗?”

  曲同秋有些抱歉:“我不太会弄,所以……”

  女儿叹了口气:“那等以后回去,我们把照片都整理好了,再给任叔叔看,不是一样嘛。不需要向任叔叔同步实况转播的呀。”

  “哦……”

  “再说,我用单反拍出来的,比你的那些要清楚很多呢。给任叔叔看高质量的照片,会比较好吧。”

  “也是……”

  曲同秋于是把手机收起来,放在口袋里,尽量专心致志地陪女儿逛街,看她饶有架势地用专业镜头取景、拍照,而努力抵挡住给任宁远发短信的诱惑。

  晚上,父女俩吃饭,是在一家当地有名的餐厅。虽然说曲同秋现在以烹饪为业,但外卖店跟米其林餐厅之间的区别不是一点半点,于是他又一次鬼使神差地掏出手机。

  曲珂放下筷子,又叹了口气:“老爸……”

  曲同秋忙说:“我只是给你任叔叔看一下我们晚餐吃什么。”

  “唉,他会想知道我们晚餐吃什么吗?”

  “呃……”

  他也说不清自己怎么就这么时时刻刻都在惦记着任宁远。

  吃到好东西了,看到好景色了……都想跟任宁远分享,有无穷的琐碎的、无关紧要的话要对那个男人说。

  “搞不好任叔叔会觉得不耐烦哦。你连路边有只松鼠也要拍给他看耶。不会连去个洗手间你也想向他汇报吧?”

  “……”

  说实话他看见这餐厅里洗手间金碧辉煌美轮美奂的装潢,当时还挺想跟任宁远说一声的。

  的确了,显得太没见过世面,太絮絮叨叨,任宁远恐怕多少也觉得有点烦人。

  于是曲同秋决定克制一下自己,把手机放在女儿的边上,专心去吃一小块外脆里嫩的烤乳猪。

  很快手机就响了,曲同秋忙一把就伸手抓过来看短信。

  果然是任宁远在问他:“现在正做什么呢?”

  “吃晚餐……”

  “晚餐吃的什么呢?”

  曲同秋顿时大受鼓励:“有金枪鱼卷、海鲈鱼、野生鸡油菌,还有烤乳猪,等我拍照给你看啊……”

  曲珂竖起菜单挡住自己的脸:“唉,老爸你真该看看你自己的表情……”

  “啊,怎么啦?”

  “肉麻死我了……”

  曲同秋顿时被女儿笑得有点不好意思。而其实他和任宁远,平时在一起真的并没过多的亲昵举动。

  他们连牵手什么的都没有,在无人的地方走路,也只是客客气气地肩并肩而已。

  无论人前人后,他们都只像是两个来往多年的、交情不浅的中年人,然而他的每一天,都像是要从任宁远醒来,并睁开眼的那一刻开始才变得有意义。

  他这旅途里的每一点新鲜和收获,也是要有任宁远的参与,才能变得活起来。

  次日,曲同秋出门之前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啊,我的手机没电了?昨天还是满格的呢,小珂你帮我看看,这是不是坏了?”

  曲珂看了一眼,说:“你昨晚一定是又偷偷跟任叔叔发短信到半夜吧?”

  “呃……”

  “那个很耗电的哦。”

  “呃……”

  “没有关系啦,今天你是跟大家一起集体活动,主办方都有安排,不需要带手机在身上呢。”

  “但是……”

  曲珂拿过他手上的机器:“我帮你充电,你赶紧去啦,不要迟到哦。”

  于是曲同秋一整天都失魂落魄。手机不在身上,他不能给任宁远发短信,也看不到任宁远的短信。

  无论讲座有多精彩,之后的餐点品尝有多美味,他都觉得心里有点发空,也发慌。就跟上了瘾的人突然被停了药似的,全身都不对劲。

  一回到酒店,曲同秋急急忙忙地进房间,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手机。

  而上面居然显示没有任何未阅读的新短信。

  拿着机器正发呆,就听得女儿在边上说:“对啦,早上任叔叔有发短信来,我告诉他手机在充电,你出门去了。”

  “哦……那他说什么呢?”

  曲珂笑得超出年龄地意味深长:“他说‘哦’。”

  “……”

  曲同秋坐在床边,想了半天,憋了一整日的,一肚子的话,到最后也只能打得出四个字:

  “我回来了。”

  任宁远的回复立刻就到了:“今天还好么,讲座怎么样?”

  “嗯,挺好的。”

  “吃过饭了吧,那边晚上冷不冷?”

  曲同秋一瞬间,突然很有冲动说“我想你”。

  可这样的话,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肉麻得太过,对于这种年纪的中年人来说,也未免太害羞了。

  只是他脑子里实在也没有其他的言辞。于是只能在写写删删之后,终于问:“你今天过得好吗?”

  任宁远说:“很好。”

  任宁远很好,而他是很不好。

  离开T城,其实连两天的时间也未过完。M城并非不精彩,一切安排更没有半分的不妥当不舒适,然而他就已经想回家了。

  他第一次觉得两个星期是如此的漫长,长到让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应付得来这没有任宁远在眼前的时间。

  而这样的话,对着女儿和任宁远,他都一样说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