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花都少帅全文阅读 > 第199章 违纪

第199章 违纪



要说家乡那边,还真需要简单安排一下,白若冰最终也没在青山县医院拍片验证,只因为他相信了叶枫的判断:骨伤已经全好了,只是动作小心些,没什么关系。因此,在叶枫和白杨的扶持之下,白若冰就来到了叶枫的奥迪Q7SUV车上,看着这辆豪华车,白若冰虽然见多识广,还是暗暗点头。

按照奥迪Q7上面的导航提示,叶枫载着白家的一家三口,再次来到江夏镇,这次他已经认识路了,一直将车开到了那个破败无比的院落前,才停下了车,旺婶则已经探头探脑地在张望,那晚叶枫开车来的时候,她根本不认得是什么车,再次看到,仍然不记得这辆车。

白若冰看到自家老宅居然破败到了这种程度的时候,顿时眼泪涌出,同时想到自己的老婆这两年来一直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更是心酸不已,他拉住妻子的手,哽咽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倒是白母此时好象特别平静,她指着车外的旺婶,小声说道:“杨杨爸,你知道么,我住在这里的这两年,多亏了旺婶的照顾呢,要不然……你这次回来,恐怕只能到我的坟上去烧纸了……”说着话,她的眼圈也红了。

白杨闻言跳下了车,向旺婶招手:“旺婶,是我啊,杨杨。”

探头探脑的旺婶,认定了是白杨一家的时候,顿时扭着屁股跑了过来,双手上还带着和面时留下的面粉,在围裙上擦了几擦,笑着说道:“呀!是杨杨啊……你们这是……又回来啦?”

白母也走了下来,迎上旺婶:“她旺婶,我们这次,是要到丽都市住些日子,特意过来,是为了感谢一下你的,我家若冰也在车上,可是他受伤了……不方便下车,对不起呀。”白母说着话,从兜里直接掏出一沓红色钱币,数也没数,直接塞进了旺婶的衣兜里。

旺婶顿时惊住了,眼睛瞪得老大:“哎呀呀,大嫂子,你这是……这是干什么呀!”便作势想要掏出钱来,却被白母按住了手,她故意挣得几挣,似乎没能挣脱,只得停住了掏钱的手,目光通过打开的车门,望向了车里,“呀,若冰大哥,你……你们这是到丽都去住?伤都好了吧?”

白若冰也是一脸笑意:“嗯,我们去丽都住几天……”

白母把老家的破宅,算是托付给了旺婶负责照看一下,那一沓钱也足有两千多,旺婶自然会上心。几人告辞了旺婶,这江夏镇便再也没有了令他们怀念之处,叶枫便驱车离开。

纪委张主任,刚一回到丽都市纪委,便接到了市长梁敬国的电话,让他到市政府这边过来一趟。张主任连忙收拾了一下手头的资料,急匆匆赶往市政府的市长办公室。

看到了高高在上的市长大人,张主任心中不由得忐忑起来,他急步来到梁敬国的办公桌前,微微低头,恭声道:“梁书记好。”

梁敬国停止了手头上文件的翻动,手中把玩着的那支签字笔,也停止了跳动,他满意地点点头:“张主任,这同天辛苦你了……怎么样?王金山那边的情况如何?”

张主任似乎感觉到了对方那庞大的气场,越发觉得心中总是慌慌的,小心地说道:“梁书记,您才辛苦,我们在那边,通过慕容警官和我们的共同调查,确定了青山县委县政府确实有些人存在严重的违纪……目前我还没有向我的主管领导汇报,呵呵,我可是刚刚落下脚啊,不过,慕容警官只给我了这些复印件……”

张主任虽然努力装得平静一些,可是呈报给梁书记的竟然只是一些复印件,他也担心梁书记会发火,只得先抬出慕容紫凝这尊大神,以免去自己的一场小灾。当下十分恭敬地将复印件双手递给梁敬国。

梁敬国似乎脾气很好,露出和蔼的笑容,伸手接过那些材料,随手就翻看起来,张主任不敢随意地坐下,只能恭敬地站在梁敬国的办公桌前,等待着他的吩咐。

作为丽都市行政一把手,梁敬国对于时下进行的一些拆迁之事,当然是明白的。自己手下那帮狗奴才,如果按照省里的拆迁办法往下推行,便没有了他们的任何利益,官场上有句很流行的俗语,叫做‘无利不起早’,正是这些贪腐小官们的写照。

梁敬国知道他们肯定会利用各种方式在敛财,一方面是搞出了政绩,有了面子工程,盘活了地方财政,为自己的升迁铺好了金光大道,另一方面,也搞鼓了腰包,发了家致了富,包起小三情人啥的花钱不皱眉……

但是,梁敬国看到这些材料时,脸色也渐渐阴沉了,这些材料反映的只是青山县的县委县政府对于某一个小民白若冰的财产的残暴掠夺,甚至最终把人家弄入劳教所,妻子患白血病无钱诊治,女儿上大学没有学费,这个小商人虽然没有多大的成就,可是,假如不是他受到如此不公的待遇,他的家庭会陷入如此困境吗?

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官逼民反……梁敬国脑子里,突然跳出来这样几个词语,不由得心脏猛然急跳了起来,看着材料的目光,渐渐闪烁,显然心情极不平静。

收了王金山那个九龙玉杯,这个小小的县委书记,送过来的九龙玉杯,价值在六七千万以上……这当然不是那位王书记花自己的工资买来‘孝敬’梁书记的,而是肯定用的黑钱……梁敬国不由得额头冒汗,心里不自在起来。

可是那对九龙玉杯,实在是太……太让自己喜欢了,退回去吗?确实舍不得呀……梁敬国皱眉思索,久久难决。

突然,梁敬国似乎清醒了过来,抬头看到了张主任依然站在他面前,他郝然一笑道:“哎呀,张主任,这个……你老是站着干嘛?坐,坐下,我看一下这个材料。”

张主任看到了梁书记那变幻莫测的脸色,此时正自心惊不已,见梁书记竟然又给了自己这么和蔼的笑脸,张主任受宠若惊地点点头,这才小心地坐到了接待外客的沙发上,仍然是正襟危坐,大气也不敢出。

梁敬国其实很简单地就想明白了,王金山这个青山县,绝对是一个窝案!如果全部挖出来,恐怕事情就大条了……

梁敬国不大自然地端起面前的水宜生茶杯,这个茶杯可也是王金山去看送过来的呢,给了市政府各副市长和市长等各一个,梁敬国曾经特意到百货商场看过这种型号的杯子,竟然要六千六百六十六元!

看到这个杯子,他忽然觉得自己拧杯盖的手,居然有些抖,强行控制了一下,这才拧开了杯子,轻啜了一口他最喜欢的黄山极品云雾茶,眯起眼睛细细品味了一下:嗯,果然是八千多块钱一斤的好茶,这也是王金山送来的呀……

梁敬国放下茶杯,抬起头来,见张主任仍然双目炯炯地望着他,于是淡然一笑,似乎很是随意地问道:“青山县的这个案子,你没有向纪委其他人汇报吧?”

张主任立刻很流利的回答:“报告梁书记,没有经过您的允许,我当然不会随便汇报。”

梁敬国觉得心定了许多:“你这拿来的是复印件,原件在……”

张主任立刻小心地回答道:“慕容警官她不肯给我原件……我也没有办法。”张主任的心跳,骤然加快,担心这位市长大人会对他的工作有所责备。

梁敬国轻哦了一声,好半天没有下文,张主任不由迟疑道:“梁书记,您看……是不是让我再跟她要过来?”

梁敬国摆摆手:“算了,你把慕容警官的联系方式给我……我跟他联系一下吧,对了,青山县这件案子,暂时不要外传,不要跟同事们乱说,你明白吧?”

张主任顿时精神起来,呼地站了起来,大声保证道:“梁书记放心,我绝对不会对其他人说一个字的!我会严格亲密保密条例!”张主任这会儿心里美啊,别管这位梁书记跟王金山一伙是什么关系,反正市长大人如此关照自己,肯定就是把自己当作了‘自己人’,这将来升迁的机会就……嘿嘿。

把慕容紫凝的联系方式给了梁敬国,张主任就迅速离开了,梁敬国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紧张地拨通了慕容紫凝的号码:“喂?您好,是慕容警官吗?我是丽都市的梁敬国。”

慕容紫凝想不到会接到丽都市政府办公室的固定电话,接起来之后,才知道居然是梁书记打来的,她眯起眼睛,冷声道:“梁书记有什么事吗?”

梁敬国的回答显得很自然:“哦……是这样,我听说您去了青山县,那边的案子,调查得怎么样了?是不是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啊?”

慕容紫凝心中暗道:跟我敲边鼓?她淡淡地回答道:“不用,我们暂时……在跟王金山接触……”说完她就后悔了,这不就等于在告诉他,我们放弃了追究那些贪官了吗?她无奈地喘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梁敬国却是从这句话里立刻就嗅出了什么,连忙说道:“哦,这样啊,那……有困难就直接联系我。”双方客气两句,挂断了电话。

梁敬国立刻又拨了王金山的手机,对方倒是热情,立刻说道:“梁书记啊,您好您好,谢谢您了,慕容警官已经撤走了,白若冰一案顺利解决,谢谢梁书记了,改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