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花都少帅全文阅读 > 第194章 太贵重

第194章 太贵重



一直单纯聪慧的白杨,怎么也想不到,她属意的叶枫这个大男孩,居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这还是那个二十岁的小孩子么?简直是对白母连哄带骗,反正就是在想办法让白母接受他的治疗!

白母听得更是直抹眼泪:“唉……叶枫,你呀……你这孩子,让我说什么好呢?伯母这病,当然愿意让你试试,哪怕是治不好,伯母也是心甘情愿!只要你和白杨你们生活得好,我也就知足了。”

叶枫顿时下了床,穿上鞋子,轻轻活动了一下身体,表示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了,淡笑道:“伯母,你就放心吧,我现在不是活蹦乱跳的嘛!我刚才的晕迷没事的,休息一下就好,只是体力透支罢了。这个……过个一两天,你和伯父就到丽都那边住几天吧,费用由我想办法,伯母伯父你们不要拒绝,因为伯母的病,到现在已经等不起了,而且在丽都那边的药房里,我需要的药物比较全。”

白杨一听就急了:“真的吗?我妈这病……不能再拖了……对吧?那……妈……”白杨抓住白母的胳膊,顿时感觉到了白母胳膊上的瘦骨嶙峋,似乎这才突然意识到了妈妈病情的严重性,顿时心中一惊,心疼地望着妈妈那明显已经消瘦了的脸颊,痛心不已,“妈,我们就到丽都那边住几天吧。”

白母刚要摇头,白若冰突然插话道:“是啊,去丽都住几天吧,你的病……确实不能再拖了……我白若冰真是惭愧啊,竟然让你拖着病重的身体,来照顾我……唉……”

白母轻轻走到白若冰的病床前,抓住他的手:“老白,别那么说,我知道你在里面受苦了,我天天都在盼望你能回来啊……好吧,我们去丽都,就麻烦小枫了。”

叶枫赶紧表明自己的态度道:“咳咳,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那边正好有空房间,多住几个人没关系的,呵呵。”叶枫瞟了白杨一眼,在心里又补上一句:特别是让白杨住进去,那更是没关系……

一直抓着叶枫的手的白杨,看到叶枫露出稍微有些暧昧的神色之后,她立刻就明白了叶枫的想法,暗暗地狠白了他一眼,手上稍微使劲,狠抓了一下叶枫的手,却回头向白母说道:“妈!反正他有钱,不花白不花,咱们就搬过去住吧,嘻嘻。”

白母正被白若冰的话感动着呢,忽然听到女儿竟然这么说,立刻收住眼泪,狠瞪了她一眼:“杨杨,这是怎么说话呢?一个女孩子家,怎能这么随意说话?就算叶枫有钱,我们也不能有这种想法!不然你还上大学干什么?我真是……”

白杨连忙打断妈妈的话:“哎……妈,我都知道了,您就不要教育我了好不好?您女儿可也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啊,嘻嘻。”白杨讪笑着,望了叶枫一眼,心中暗道:这还没结婚呢,丈母娘就开始护女婿了……心中既是甜蜜,又是郁闷,更有一丝丝的小委屈。

梁敬国回到了家,疲惫之色尽显,脱下那身考究的西装,这件庄重的黑色西装,是XX公司的一个小头头过年时送的,据说价值近十万美元,梁敬国几乎天天穿在身上,因为他觉得,穿上这件西装,不仅非常合体,而且非常有面子,许多富商在见到这件西装的时候,也总是会夸上几句,让梁敬国也着实虚荣了几把。

嗯?家里居然坐着一个副市长?副市长名叫肖同泽,是主管经济的副市长,看到梁敬国换上了拖鞋,他连忙站起来:“梁书记,我可等到你下班了,你也太辛苦了,来来,歇会儿,我带来两瓶特供茅台呢,今晚咱们喝两盅。”

梁敬国跟肖同泽住得很近,平时虽然来往不多,可在工作上两人还算默契,连忙笑着打趣道:“哟,老肖,有幸能够喝到你的茅台……我有口福喽。”梁敬国伸手就端茶壶,却被肖同泽一把端了起来,给他倒上了茶。

两人客气了一番,贤惠绝美的书记夫人陈梦柔,就已经做好了四个小菜,肖同泽看着端上菜来的陈梦柔,不由得吸吸鼻子,大为赞叹:“啊……老梁啊,嫂子果然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啊!这个麻婆豆腐,饭店里的味道都没有这么地道!呀!清炒苦瓜!我最喜欢吃苦瓜了!呵呵。”

陈梦柔确实手艺不错,听得肖同泽的夸赞,她浅浅地微笑着,客气了几句。

肖同泽不仅带来了两瓶特供茅台,而且还带来了一个精致的木盒,那木盒上雕着精美的花纹,以梁敬国这位收藏家的眼光,一下子就能看得出来,那盒子明显是用的上等紫檀木制作的,取过来之后,还泛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檀香,看那花纹油亮亮的,显然也有不少年头了……古董?梁敬国的心,跳了跳,却什么也没说。

打开木盒,里面竟然是两只晶莹剔透的龙纹玉杯,雕工细致而高超,上面的王爪玉龙栩栩如生,玉质更是摸起来温温的,暖玉?!梁敬国立刻估算了一下这盒子和玉杯的价值,应该至少值四十万以上……他仍然不动声色。

梁敬国见肖同泽虽然依然象往常一样笑呵呵的,可总觉得他似乎有什么事,这酒过三寻,梁敬国就不再兜圈子,干脆将话题引了过来:“我说老肖啊,你今天……好象有什么事吧?”

肖同泽放下筷子,轻叹一声:“唉……最近青山县闹的事情,梁书记不会不知道吧?王金山那边,可是焦头烂额了哦,这个慕容紫凝,还有那个叶清雪,简直……太直接了嘛。”

梁敬国立刻从话里听出来了什么,他淡淡地说道:“那边的事情……不就是一个小商人遭受到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么……这也不算大事,问题是,这里面真的有严重违纪违法事件不成?市警察局今天给我送过材料了,可我还没来得及看呢,呵呵。”

肖同泽端起酒杯,闻闻酒香,与梁敬国微微一碰,两人滋儿地一声,就将那三钱三的小杯里的酒喝干了,放下那枚温玉酒杯,双目凝视着晶莹的暖玉:“梁书记,你是知道地,金山是我的表弟,他啊,两年前不是想要建一处富华小区么,那个小商人白若冰占着地方不挪,这才略施手段,让他把厂子倒闭了,呵呵,金山也确实做得急了些,急了些……呵呵。”

梁敬国凝眉静思,半晌才说道:“王金山这件事,确实做得有些过分了,可是,富华小区作为青山县的政绩工程,也怪不得他心急啊……这件事……被慕容紫凝这个眼里不揉沙子的女人给盯住了,我看……咱们还是不要插手了吧?”

肖同泽愣了愣:“呃……梁书记,这个嘛……咱们不插手也没事……呵呵,没事。”他端起面前那只暖玉杯,轻轻旋转,观察着杯中的茅台酒:“梁书记,这杯子么,就是传说中杨香武盗过的那个九龙玉杯,您仔细看看,每个杯子上都雕着九条玉龙,盘旋飞舞,雕工精湛,最重要的是,这一对杯子,可是出自宋代……”

梁敬国愣住了:“九龙杯?好象……我记得九龙杯应该是用金子做的吧?这似乎是暖玉,摸起来温温的……嗯……确实是九条金龙,雕工确实够精湛!太美了!”

梁敬国仔细地观察着手中的玉杯,越是观察之下,眼中的震惊之色越浓,爱好古董收藏的梁敬国,更是爱不释手,把玩得杯中酒差一点要洒出来,这对九龙杯确实戳到了梁敬国心中的痒处了。

肖同泽见此情景,脸上笑得皱纹都要开了:“来,梁书记,干!”喝完了酒,梁敬国又仔细地端详着手中的杯子,却突然疑惑道:“咦?刚才难道我没有数清楚?似乎只有八条龙啊……我再数数,一,二,三……果然是八条!哎……”

梁敬国言下之意,甚是失望,肖同泽却神秘地笑笑,抓起了酒瓶:“呵呵,满上,满上。”他将两人的酒杯倒满,然后又端了起来,“梁书记,请您往酒杯里看看……呵呵。”

梁敬国疑惑地望向酒杯里,浓冽的茅台酒液显得粘粘的,他惊讶地叫了一声:“啊!原来第九条龙,在这里!哈哈,竟然藏在这里!好!好好!这又是宋代的文物……果然是稀世之宝啊!呵呵,稀世之宝!这是绝对的。”

梁敬国是一个雅人,家里的收藏品甚多,书法绘画方面的居多,器物也不少,可是如此精致的宋代九龙杯,还真就没有!看到杯子,他的眼睛就开始放光了……

肖同泽吃了一口麻婆豆腐,又称赞了一番陈梦柔的手艺,这才看着将要上钩的梁敬国说道:“梁书记,实不相瞒,这一对玉杯,其实是我那金山兄弟,上个月从国外的一家大型拍卖会上得来的,当时他可没少费了心思啊,保密工作做得也是相当出色,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一对玉杯的下落,嘿嘿,其实他是特意买给梁书记你的呀。”

梁敬国已经被勾得心里痒痒的,可还是说道:“买给我的?这个……太贵重了吧?应该花了足有几十万吧……呵呵,我可买不起,买不起啊,这杯子……我能有幸亲自看看,把玩一番,已经知足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