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很遗憾,你要对我负责全文阅读 > 第56章 你的意中人是盖世英雄(2)

第56章 你的意中人是盖世英雄(2)



  “这一带的流氓混混,耳目四通八达,每天都有进局子的,随便那么一审,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抖出来。”

  果不其然,她和秦靳之间的牵扯,不算完,每一次纠缠,都有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说来秦靳也算一番好意,那天晚上,如果没有他兜下这件事,叶嘉和孩子们,兴许得送命。

  即使后来出言轻狂,但毕竟没有做太出格的事。

  “咱们年轻的时候,不也被人说是小流氓吗?”叶嘉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道,“算不上骚扰,一个朋友罢了。”

  陆景身份特殊,此时最好还是不要与他有牵扯。

  “才来这儿俩月不到,都交上朋友了?”

  “陆景,少搁这儿跟我阴阳怪调啊!”叶嘉有点不满,“我自己的事,心里有数。”

  “你总是有数的。”陆景不想跟她吵,叶嘉索性也就不再说话,看着窗外的街灯,一幢接着一幢。

  下车之后,叶嘉对陆景道:“要进屋坐坐吗?给你做点消夜。”

  “不用,下半夜还要值班。”陆景冲她摆了摆手,关掉了车窗,将车开了出去,并没有径直回家,而是将车开到了酒吧的大门口。

  秦靳撑着伞独自拐进了一个小巷,小巷不远处,车灯亮了起来,晃了晃他的眼睛,他伸手,下意识地遮挡。

  从车上下来的人,并不陌生。

  只是他认得他,他却不认得已然面目全非的他罢了。

  秦靳注意到,陆景手上拿着的黑色棍子。

  他心里不屑地闷哼了一声,都已经当上小队长了,还是改不了一身的流氓做派啊!

  陆景扔了伞,拿着棍子走近了他。

  秦靳也丢掉了伞,吹了声口哨,吊儿郎当地问道:“队长这是……?”

  “知味轩的老板娘,离她远点。”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跟谁好,也属于队长的管辖范围?”

  陆景已经脱下了一身湿漉漉的制服,冷冷地看着秦靳,手拎着棍子,朝他走来:“不牵扯身份,今天只是单纯地看不惯你。”

  棍子如雨点一般落了下来,秦靳拼命护着头,像一条死狗,被他逼在角落里,该死的,臭小子下手,的确够重,往死里打啊!他还不能还手,话说得好听,不牵扯身份,能不牵扯?他要是动手,算什么,袭警?秦靳可不想在局子里被关个三年五载的。

  夜雨淅淅沥沥,打在叶片上,落在水洼里,敲在房檐上,秦靳躺在雨地里,听着这一支狂暴的交响乐,脸本就难看,此时此刻染了血,更加狰狞,他索性艰难地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大雨中,让雨水将身上的血迹全部冲刷干净。

  大雨能掩盖一切残酷的真相,正如那夜,傅知延壮烈牺牲了,苟且偷生的,只是秦靳。

  秦靳艰难地想要爬起来,可是全身的骨肉好似四分五裂了一般,疼得厉害,他尝试了好几次,终究失败。

  他倒是不怪陆景,要是换了任何人,敢这样觊觎他老婆,照样打,不留情面,下狠手,打到断气。

  秦靳又挪了挪身子,不行,不能这样,血流光了,人就没命了,他不能没命,他还有事没做完,还有个老婆没疼完。

  痛苦地号了一声,秦靳勉强支撑着身子坐起来,抬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路灯下,站了一个人,一个女人,朦胧的大雨迷失了眼睛,可是他还是一眼就能认出她的轮廓,宛如黑夜的大海中引航的孤灯。

  叶嘉撑着伞,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面无表情。

  秦靳双手在后面勉强支撑着身子半坐起来,低着头,轻笑了一声,雨滴顺着他的发丝滴滴答答,流淌下来,然后与鲜血渐染,淌进滂沱的大雨中。

  “你怎么来了?”他的声音带了点嘶哑,情不自禁地咳嗽了一声。

  “汤包一直在哭,边哭边叫爸爸,我想……”

  她鬼使神差地那么一想,兴许……或者……果然……

  她只不过出来溜达一圈,漫无目的,甚至连去哪里都不知道,然后,就看到巷子口,他躺在泥泞的雨地里,心蓦地一痛。

  其实不看脸的话,这个人跟傅知延,别无二致。

  偏偏那一张脸……

  “我们家汤包很不聪明,可是我总感觉,闺女和父亲,还是有那么点心灵感性,不然……她怎么不管别人叫爸爸?”叶嘉蹲下身,自顾自地低沉诉说着,似乎不是说给他听,而是说给自己听。

  “你是不是疯了?”秦靳冷嘲了一声,低着头,没有看她,很不客气地说道,“老子连媳妇都没娶,哪来的闺女?”

  是啊,她一定是疯了吧!

  “我带你去医院。”叶嘉走过来要扶起他,却被他挥手一挡,冷声道:“你走开,老子不要你管。”

  管他做什么?这个轻浮浪荡的混蛋,她巴不得他死了才好!

  她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那我打120了。”叶嘉正要拿出手机,却被秦靳一把拉住衣角,“不准!”

  不准?

  你凭什么不准。

  “就算路上遇到被车撞的狗,我也会救的,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叶嘉平静地说道,“那天晚上你帮我的事,今天咱们就算两清。”

  秦靳爆了一声粗口,打断了叶嘉的话:“老子不去医院,你扶老子回家就行。”

  叶嘉想了想,终于还是将手机放回了包里,将他扶了起来,他身形高大,手臂搭在叶嘉的肩膀上,一整个将她压弯了腰。

  真够重的……

  伞也丢了,两个人在倾盆的大雨中,相扶而行。

  “无论顺境还是逆境,贫穷还是富有,健康还是疾病,我都爱你,尊重你珍惜你,对你永远忠诚。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

  “见鬼。”他咕哝了一声,“大半夜能不说死?”

  她说:“这是我跟他结婚的誓言。”

  雨声宛如珠帘洒落,敲打在她的耳畔,大雨模糊了视线,发丝湿润,雨水顺着脸颊不住地滑落。

  只是有感而发,她本以为,会与他相扶相持走完一生。

  “谁结婚的时候,不曾山盟海誓。”秦靳沉闷地说道,“走个形式而已,生活没那么诗情画意。”

  叶嘉真想把他丢在雨中,自生自灭。

  “你知道吗?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离的,如果有朝一日,真的见到了他的尸体。”叶嘉咬住了下唇,任由顺着唇畔雨水滴落,“我会马上去找他!一秒钟都不耽误!”

  突然,他的身体顿住了。

  只是一秒钟的时间,他继续迈着步子,与她走在大雨夜中。

  他骂了一声:“谁摊上你,倒霉。”

  “你的朋友倒霉,喜欢你的人倒霉,儿子女儿,更倒霉!”他的语气不带一点感情,表情没有生机。

  “我在乎什么啊!”她像是突然爆发了一般,雨水淹没了她的眼泪,她声音颤抖,身体更是抑制不住地战栗,“没有他,这个世界与我有什么关系!”

  “他带走了我的全部的爱,他为什么不把我也带走!”

  “他有家国天下,可是我只有他!”

  ……

  “我坚信,他没有死,我不怪他选择国家,舍弃我,我原谅他音信全无消失一年,他是我的先生、丈夫,是我的宝贝。”她的声音很低,很沉,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仿佛是说给自己听,“我爱他,一如当初。”

  秦靳顿住了脚步,每一次的呼吸,心都在抽搐……

  后悔了。

  这回……真的后悔了。

  他拦住她的肩膀,将她重重地撞进了自己的胸膛中。

  手紧紧环住了她,仿佛用尽全身的力量,要将她揉进身体里面,好好地疼一疼。

  “喂,小疯子。”他说,“你的意中人,他是个盖世英雄。”

  她的身体,还在战栗,鼻息之间,满是血腥的味道。

  “英雄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一定会活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