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仙侠 > 大郡马全文阅读 > 第1卷 第五十八章 王应同

第1卷 第五十八章 王应同



  “王姑娘,初次拜访要不要送些礼物?”韩容生最终还是问了出来,不过,内心十分忐忑,毕竟他只有那五十两银票,还想留着做护身符呢。

  王若岚笑道:“千万不要,若郡马爷带着礼物,怕是连大门都进不去。”

  韩容生听到答案,松了一口气,总算不需动用那宝贝的五十两银票。不过,还不能彻底放松,通过王若岚的描述,对方绝对是个老顽固。

  而且,王若岚一路上笑的很开心,弄的韩容生更加没底。对方不会是个极其迂腐的老头吧,王若岚之所以笑,是因为想到了见面后的尴尬情形。

  “王姑娘,不如给在下介绍介绍对方,免得一会说错话。”

  王若岚顿时对韩容生刮目相看,没想到他还是个如此谨慎的人。

  “应同学堂的创办人名为王应同,曾是京城国子监博士,七品文官,负责授课。他的学生大都为地方父母官,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了。”王若岚说起自己的父亲,就像说一个外人一样。

  京城国子监,大云国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那里的学子大部分可以跳过科举考试,直接做官。所以国子监的官员虽然官职不高,但地位斐然。

  “呦,也姓王,与王姑娘有关系?”

  王若岚连连摇头,说道:“没有,没有,若岚只是先生的学生而已。”

  韩容生点点头,不再深究,毕竟王若岚没有必要撒谎。

  “性格呢?”这是韩容生最担心的。

  “性格,读书人普遍的性格呗。严肃,顽固,守旧,一丝不苟。”王若岚说起自己的父亲毫不留情。

  韩容生听后,都快哭了出来。果然,王应同是他最不愿与之来往的一类人。

  究其原因,都是因为曲苍、曲茫两兄弟。韩容生没好气的撇了一眼曲茫,说道:“曲茫啊,你听到了,一会有点眼见,别像个呆瓜一样。你跟你哥,真是一对亲兄弟啊。”

  不说还好,一说曲茫更紧张了,好端端的走路,硬是变成了同手同脚。

  看到此景,王若岚忍俊不禁。

  韩容生无奈,果然还是指望不上曲茫,希望他学问上过的去吧,否则,就算自己说的天花乱坠,人家也未必收。

  不久后,一行人来到王家,门前的仆人见王若岚,刚要问候,却被她抢先。

  “王先生在吗?”

  王先生?仆人懵了,怎么自家小姐连父亲都不认。好在,他不傻,见王若岚挤眉弄眼,虽不知是什么意思,顺着说总没错。

  “老爷在的。”

  “哦。”

  说完,带着韩容生三人就往里面走。

  若此时韩容生细心一些,定会发现不对劲。但此时的他正愁云惨淡,想着如何应付顽固不化的老古董。

  到了厅堂,王若岚说:“郡马爷先在此等候,若岚去通知先生。”

  “好。”韩容生坐下来,内心忐忑。

  王若岚一走,曲茫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手足无措。而曲苍站在韩容生右后方,对曲茫的模样毫不关心。韩容生暗暗鄙夷道:“唉,曲茫有这么个大哥,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

  为了让曲茫放松,韩容生安慰道:“曲茫,放松。你只要想着如何应对先生的测验就好,至于别的,不要在乎。”

  曲茫用无辜的眼神看着韩容生,可怜巴巴的道了声谢,看得出,韩容生的话并没有卵用。毕竟,长期养成的性格,不是几句话能扳过来的。

  另一边,云璃儿敲响房门,喊道:“父亲。”

  “无事莫要打扰我。”房内传来王应同的声音。

  “父亲,有事,有大事。”

  “哦?说。”

  “郡马爷来访。”

  房内突然沉默了一下,房门突然被打开,王应同不解的问道:“郡马爷?写无名诗的郡马爷?他来作甚?”

  “今日女儿在应同学堂遇到郡马爷,郡马爷说是来求学的,所以女儿特带来让父亲考教。”

  “快快带我去见,正好为父还有问题要请教郡马爷。”说完,也不等王若岚,急匆匆的走去。

  王若岚急忙跟上,不停地偷笑。

  由此看出,王若岚虽是个教书先生,又身为女子,却甚是调皮。明知是曲茫求学,偏偏说成韩容生求学。而王应同因无名诗早就想见韩容生,得知其前来求学,自然会一顿刁难。说不定,会闹出什么笑话。

  这边,韩容生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打盹,突然闯进来一个老者,开口便问:“哪位是郡马爷?”语气中没有一点恭敬,满是火急火燎。

  韩容生起身说道:“在下韩容生。”

  “你就是郡马爷?”

  “额,是。”

  “无名诗是你写的?”

  “不是。”韩容生摇了摇头。

  这下王应同没反应过来,扭过头看向王若岚,问道:“若岚,怎么回事?”

  王若岚也没想到韩容生竟矢口否认,说道:“郡马爷,您……”

  韩容生急忙解释道:“在下的字实在难看,此诗为口述,由他人代笔。所以严格来讲,确实不是在下写的。”

  王若岚顿时放下心来,心想:“郡马爷果然不按常理出牌。”

  见韩容生承认了无名诗出自于他,王应同开口便问:“此诗何解?为何没有诗名?”

  韩容生没想到那首诗竟然传到王应同这种文学大家的手中,甚至十分看重。

  毕竟有求于人,王应同说什么,他答什么就好。不过,若想正中下怀,首先要听听王应同的看法。

  “老先生怎么看?”

  然后,只见王应同从怀中掏出一张磨损十分严重的纸,上面赫然是韩容生写的那首诗。

  “风卷珠帘雨打凉,云璃碧瓦小轩窗,梦里不知身是客,衣裙犹似旧时香。”

  这首诗从王应同的口中读出,就是与他人不一样,语调抑扬顿挫,韩容生第一次觉得念诗还能这么好听。

  王应同继续说道:“听闻此诗的第一句并不应时应景,所以老朽猜测乃描述感受,可见郡马爷当时的心情悲凉凄切。但第二句突然风向一变,变为寄情于物,到第三句又回到感受上的悲切,而唯有第四句才开始表达情意。老朽思想向后,始终理不顺其中的含义,望郡马爷解惑。”

  文人就是文人,理不顺权当诗不好,不就行了,还非要解惑。

  韩容生十分头疼,他不想要所谓文名,更不想在诗上纠缠。但是,看王应同的模样,如果不给其一个解释,此事怕是不会罢休。

  韩容生思考片刻,想起当初为了应付江公公所编的故事,于是将那首诗套了进去。谁成想,王应同听完后,竟然将那首诗抬到另一个高度,赞赏有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