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不守妇道:婚外遇全文阅读 > 第7章

第7章



“领导,说不好里面突然走出个谁来,我们这个样子影响不好。”

他状似并不在乎,“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在任启的禁锢下,她不得不与他对视,“是,玩玩而已,所以别当真,以后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领导,我要回去了。”

他没有松开她,只是死死盯着她的脸,冷不丁地突然俯下头来,霸道地吻上她的唇,迫不及待地探进她的口腔……

应该反感的,苏颖告诉自己,她不喜欢这个男人,她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应该反感的,可是,在自己被挑起舌尖的时候,身体却要命地开始悸动、颤抖,急切地呼吸。

人,总有寻求刺激和新鲜的劣根性。

她也不例外。

为什么男人爱偷情?

就是因为那种新鲜感和紧张刺激感在作祟。

苏颖已无力想这么多,她毫无实质意义地挣扎两下,却被任启牢牢实实地压在墙上,捧着她的脸吻了个彻底,而可耻的是,她竟从任启的唾液中尝到了甜。

这是韩越从没有带给她过的。

她不禁在想,是因为韩越吻她的时候,不够动情吗?

心念一动,人不由地又开始在两个男人之间做比较。

任启实时放开了她,顶着她的额头狠狠道,“不准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苏颖低着头,虚弱无力。

在心灵空虚与情感受挫的双重折磨下,她这次没有反抗,也没有拒绝。

任启像是哄着孩子一般,吻吻她的额头,“我很喜欢吻你,你的唇软软的,你的舌软软的,你整个人都软软的。”

苏颖的头埋得更低,她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任启却像说不够,“从没有碰到过像你这样的女人,感觉很好、很舒服。”

苏颖听不下去,面前男人的话,她是一个字都不相信,不仅如此,她只会想的是,韩越是不是也跟那个性感睡衣女人说着同样的话语?

如果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已糜烂到如斯地步,她还能渴求什么?

“领导,我要回去了,有人会看见。”

任启松开了她,后退两步,却不正经地说,“回去找小徐?”

苏颖不想理他,低头走人。

在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突然附在她的耳边轻道,“明晚陪我吧。”

陪?

苏颖懂那个意思,他指的是在床上陪。

他和他的老婆分居,想什么时候编个理由说“出差”都可以。

可是,她是坐办公室做设计的,而韩越也没有提前交代行程的先例,她不可能说不回家就不回。

更何况,这个婚姻,她还不想离。

她舍不得韩越……这个习惯。

于是,对于任启的话,她置若罔闻。

“我明晚我开好房等你。”

男人不依不休,苏颖狠狠握紧了拳,终究看在他是领导的面子上,忍了忍,头也不回地直接走人。

她不信,真的就被他缠上了吗?

韩越不主动给她电话,她也嫌少主动给他打过去。

这是她留给自己的尊严。

尤其是在她得知他在外还有一个女人之后。

苏颖知道自己是个俗人,所以,在看到那个短信之后,她整个人浑浑噩噩了一天,而后疯狂地在网上搜索斗小三的计策,和挽留丈夫的策略。

看到最后,只是绝望。

因为,那些都不适合她。

网站上的情况,起码最初的夫妻之间有情、有故事、有回忆,可是她和韩越,却什么都没有。

于是,她倦了,有点自暴自弃。

再后来,便是移情他人,可惜,又移错了人,确切地说,她已经没有了移情的资格,只要那一纸婚书还继续存在……

拖着飘忽的身体,她走到了家门口,掏出钥匙的手,竟有些抖。

透着猫眼,她看得出,房间是黑的,心里一沉:他没回来。

钥匙悉悉索索的声音,伴随着房门的开启。

她关上房门,重重地靠在门上,长长叹息。

陡然间,黑漆漆的房里传来男人低沉浑厚的声线。

“你回来了?”

“啪!”

廊灯亮起,苏颖的心瞬时怦怦狂跳。

一身休闲衣的韩越正坐在沙发深处,有一下没一下地吸着烟,动作慵懒,微眯的眼眸似乎很享受。

苏颖觉得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莫名的心虚感让她的脸霎时绯红。

沙发上的男人轻飘飘地抬起眼眸,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没有情感地问了声,“喝了酒?”

“嗯,部门聚餐。”

苏颖背过身,换上居家鞋,将背包放上衣架,借由这些公式化的动作,来缓冲韩越的出现所带来的恐慌。

对,恐慌。

他这样一个人在黑漆漆的房间里抽烟,是要吓死她吗?

不过,现在已是凌晨一点,他为什么还没有去睡?

“聚到现在?”

又是简短而平静的询问。

苏颖转过身,已是面色自若,“嗯,又去唱了K,有个同事离职了。”

韩越眯起眼眸,将烟头摁熄在烟灰缸里,说出了整晚的最后一句话,“去洗洗睡吧。”说完,慵懒地起身,走向卧房。

在韩越颀长的身影消失的那一刹,苏颖整个人重重松了口气。

他回来了。

不声不响不提前知会一声地回来了。

这就是他和她的相处模式,鲜少在家的他,连交谈都惜字如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