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重生缘来是你全文阅读 > 第7章

第7章






白羽欣低头一看,眼里闪过一丝不舍,抬起头时却是甜美的笑容。

“没关系,不过是一条裙子,弄脏了就洗一洗。”

“好!洗不干净的话,我赔你一条裙子。”高晨笑着应承。

白羽欣甜甜笑着,脸上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仰着头,专注地看着高晨。

而高晨的眼神,却是略过白羽欣,又看向了顾涵宁。

陈铭端着脸庞从浴室里出来,顾涵宁索性转过头,避开高晨的视线,靠着黑色的金属梯,低声问旁边的赵承予。

“今天,谢谢你。”

赵承予抬起头来,诧异地看向顾涵宁,呐呐地回道:“不用谢,应该的……”

“要帮忙吗?”顾涵宁忍住笑意,询问道。

在她的印象里,赵承予从来不是这么一个木讷反应迟钝的人。

她却不知道,此时,赵承予心里有些受宠若惊,被这“意外之喜”震动地有些傻眼。

他,不是在做梦吧?

他们,不仅说上了话,彼此知道了姓名,现在,顾涵宁还说要帮他整理内务?

那边白羽欣已经帮着高晨擦起了桌子,顾涵宁索性直接抢拿过赵承予放在一边的抹布。

“你床铺擦过吗?”

“擦过了。就柜子和书桌还没有……”赵承予终于找回了正常的声音,略略红着脸。

“我帮你擦柜子吧。你可以把蚊帐给挂起来了,否则晚上可睡不好觉了。不过,这蚊帐也不干净,今天太晚了,明天中午你可以拆下来,用肥皂水泡一泡,一会儿就能晾干的。”

顾涵宁看了看放在地上还没拆封的蚊帐,说道。

赵承予连忙点头:“好!我挂蚊帐。我明天洗。”

顾涵宁压下到了唇边的“乖”字,忍住笑意,仔细擦起柜子来。

大一女生和男生的寝室都是新建成的,四人一间,进门一边是卫生间,再走进去一号床与四号床旁靠墙的位置还各有一个置物架,上面各有两层大柜子,是放被子的。下面还有毛巾杆和两层脸盆架。每个人的床铺书桌都是一模一样的一套集成装置,上面是床铺,下面是衣柜、书架、书桌,再一人一把木质椅子。

赵承予已经把带来书都放上去了,只衣柜还空落落的。

顾涵宁仔细擦了衣柜,这才把衣物从地上的行李箱中取出来。

赵承予在床铺上,心不在焉地挂着蚊帐,顾涵宁不时地问上几句东西放哪里,赵承予便不时探出头来回答。

气氛和谐温馨到让赵承予有些心悸……

赵承予盯着下面顾涵宁乌黑的发顶,正有些恍惚,却猛地回过神来,三两步跳下床铺,一把夺过顾涵宁手中的衣物。

“这个、我、我自己来放吧……”

赵承予低着头,把手中的****一股脑地塞进了衣柜的最角落,这才埋头重新爬上床铺,顾涵宁只能看着赵承予侧边一只通红的耳朵,抿唇偷笑。

花了一个小时,顾涵宁帮着赵承予大致整理好了。

白羽欣那边也差不多了,高晨便招呼着晚上请吃饭。

白羽欣眉开眼笑,显得很高兴。

顾涵宁只在心里冷冷一笑。

前世,她和白羽欣一起帮忙给高晨整理,不过却是晚上了,因为顾涵宁那次报道晚,寝室里苗苗和曼曼都出去了,顾涵宁父母便请了白羽欣一起吃饭,晚饭后,她们俩才来找陈铭。

而这次,多了顿晚餐……

最后,高晨还叫了范意旻,就在学六楼的四楼寝室。

说起来,他们三人是有缘分,高中同班,大学同校。尤其是赵承予与高晨,不仅同校,还同一个专业,同一个寝室。

大一时,似乎他们三人都形影不离,直到大二以后,顾涵宁与高晨正式谈起恋爱,就几乎很少能见到赵承予的身影,只范意旻偶尔还和他们一起吃饭。

现在想想,或许一切都有缘由……

吃饭的地点,便是生活区校门外的有朋饭店。

前世,那里是他们的据点。

说是饭店,其实不过是一家小小的餐馆,装修简单,价格实惠,深受学生青睐,一楼是雅座,二楼有包厢。

站在有朋饭店的大门口,看着熟悉的场景,顾涵宁一时有些恍惚……

高晨叫了个小包厢,顾涵宁先去洗了个手,等推门而入时,其余人已经落座,白羽欣挨着高晨坐着,另一边是陈铭,正给白羽欣倒茶水,旁边是赵承予。

范意旻还没到,空位有两个,一个在高晨旁边,一个挨着赵承予。

进顾涵宁进来,几个人同时望过来,高晨笑着和顾涵宁挥手,顾涵宁看着高晨似乎是要殷勤地起身拉开身边的椅子,连忙快一步坐到了赵承予旁边。

正紧盯着顾涵宁的白羽欣脸色比起刚才一路上因为高晨不时回头与顾涵宁说话而略微阴沉的脸色,好看了许多,对于顾涵宁笑了起来。

“宁宁,你喜欢吃什么?”

“宁宁?”高晨笑着看了看白羽欣,又看向顾涵宁,“是小名吗?”

“对呢,我们寝室现在都叫小名,宁宁、欣欣,还有苗苗和曼曼。”白羽欣笑得眉眼弯弯,看起来很开心。

“谢谢。”顾涵宁低声对一旁给自己倒了茶水的赵承予致谢,端起茶杯,抬头看向白羽欣,抿唇略笑了笑。

“宁宁,那你喜欢吃什么?我们还没点呢。”高晨笑得爽朗,看向顾涵宁的眼神仿佛荡漾着波光,专注而隐烈。

“不好意思,我不太喜欢听不熟悉的人叫我小名。你还是叫我顾涵宁吧。”顾涵宁回答得坦荡,意思很明确。

闻言,高晨的笑容终于僵了僵,白羽欣脸上也闪过一丝惊诧,随即便敛去,慢慢浮现略带欣喜的神色。

她和白羽欣是一个寝室,和苗苗、曼曼互相称呼小名,总不能对白羽欣格外对待。她们都是今天第一次见面,她和白羽欣还是同一个城市的,轮理也该更亲近,确实,前世,她和白羽欣的关系,比与苗苗、曼曼还更亲密一些。

可高晨,她从来没打算再给他亲近的机会。

前世,他也是跟着白羽欣一起叫她“宁宁”,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小名从高晨的单薄好看的嘴唇里唤出来,她也曾经按着渐渐加快的心跳,羞红了脸。

可,今世,她只觉得一阵反感。

从见到高晨的第一眼起,她是多努力,才能压制住几乎澎涌而出的恨意!

如果说,当时,白羽欣推她的那一下是无心之举,那高晨故意延误她的抢救时机,却是有意为之!

白羽欣,虽则她们俩也有数十年的情谊,可在白羽欣心里,她们是情敌,虽然无情,可毕竟也勉强能算个理由。

她讨厌白羽欣,却没有那么强烈的恨意。

可高晨呢?他们是相知相守、同床共枕多年的夫妻,她以为,两个人白手起家,自有一份患难与共的真情。

可笑的是,S市商界的模范夫妻,到头来,却是虚假无情残忍到了极致!

高晨!你有什么理由那么待我?!

前世的最后,顾涵宁便想质问高晨,他的良心在哪里?

可,如今,再见面,她又要怎么质问?

顾涵宁垂首,盯着杯中清黄的茶水,敛去眸中的冷意。低垂的白洁脸颊,在暖黄的灯光中泛着温柔的色泽,仿似有一种羞涩的矜持。

高晨从惊讶与尴尬中回过神来,脸上扬起惯常的爽朗笑容,仿佛没有一丝芥蒂。

“好,我叫你顾涵宁,等什么时候,你觉得我们足够熟悉了,再请你允许我改个称呼。”

高晨回答得很体贴,很包容。这份体贴、这份包容,却让白羽欣脸上的信息慢慢褪去,也让赵承予原本舒缓的神情变得暗沉起来。

顾涵宁却没心情体会高晨的体贴与包容,只沉默地抿了口茶,打算彻底无视这个话题。

这辈子,她还会再给高晨唤她“宁宁”的时候?!

眼见气氛有些冷场,白羽欣连忙笑着开口问道:

“明天上午是要领新书吗?”

“好像上午还要体检吧。”高晨把视线从顾涵宁脸色移开,笑着回答,“新书好像挺多的,要不要我们来帮忙啊?”

“是啊,你寝室在六楼,我来帮你搬呢!”陈铭连忙对白羽欣说。

白羽欣看着高晨,笑着点头:“那太好了!今天光是把行李搬上去,就快累死我了。六楼也太高了,想到未来四年就要每天拿着热水瓶爬四楼,我就觉得心慌。”

白羽欣微微蹙着眉,捧着心口的模样,看起来确实惹人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