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重生缘来是你全文阅读 > 第16章

第16章






“3站路,走过去?”

赵承予忙不迭地点头,心里是乐开花了,这又能一起多走好一会儿的路了!

一路走到证券交易所,顺利填好资料开了户,顾涵宁却对着手上的银行卡叹了声气。

这是她从小的压岁钱,原本存的定期,在来学校前,全部被她取了出来,存进这张银行卡里了。

她的父母开明,自从她高中后,这压岁钱从来都是存好了交给她自己保管的,这次她取钱,自然是瞒着父母的,所以,她能动用的,也就手头上这六万元钱了。

靠这笔钱,要完成前期的资本累计,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年……

顾涵宁突然有些沮丧。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怎么了?”赵承予看着突然情绪低落下来的顾涵宁,一脸的担忧。

“钱太少……”顾涵宁捏着银行卡,幽幽地叹气。

“哦,是这样。你还差多少?”赵承予松了口气,连忙掏出自己的钱包,探询地问道。

顾涵宁终于抬起头来,看着赵承予薄薄的钱包,隐约可见的两张银行卡,又垂下了头,无所谓地说道:“有多少要多少……”

“这样啊……”赵承予皱起眉头,翻了翻钱包,“我这里现金不多,不过卡里还有五万,等会儿取出来给你,还不够的话,我周末回趟家,我大概还存了二十来万,这样够了没?”

顾涵宁惊诧地抬起头,瞪着眼望向正一脸坦诚地看着自己的赵承予。

“你好有钱!不是,我是说,你这是、打算让我帮你投资股票?你不怕亏本吗?”

“不是投资,就给、借你用,不用利息的。”赵承予笑着说道,其实他本来想说“给”的,又觉得自己这样说太唐突,顾涵宁根本不会接受。

闻言,顾涵宁咬着下唇,盯着赵承予好一阵思量,倒把赵承予盯得红透了脸,垂下了视线。

顾涵宁心里犹豫来犹豫去,终于低叹一声。

“那就太谢谢你了!”

到底她还是不想把钱往外推,毕竟她现在是真的缺资金。

不过,也或许是因为这钱是赵承予借的?

或许是因为前世最后的记忆,这一世,对于赵承予,她总会有不由自主的心软,和信任……

顾涵宁看着借了钱还一脸欣喜的赵承予,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不见外了?是不是吃准了赵承予对自己来者勿拒?

赵承予钱包里所剩的现金,顾涵宁当然不好意思再拿,银行卡里取了四万,好说歹说,劝了他国庆后再把二十万拿来。

顾涵宁决定回学校后,就先写一张四万元的借据,虽然赵承予给得异常豪爽,却不代表她真可以安心接受,至少,一张勉强算是保证的借据还是需要的,虽然,她自己也确定自己绝对不会拖欠。

这样一来,顾涵宁手头上便有十万整了,用这些钱,以极低的价格全部买了N市一家著名纺织企业的股票,顾涵宁这才安心离开。

她从没有想过一蹴即就。买股票也不是一朝一夕便能赚钱的事情,她一开始打算的就是长期投资。

刚才买的那家企业目前还不过是一家刚刚上市的地方企业,但是大概三、四年后,他们便会开始发展房地产,然后一跃成为本省数一数二的集团公司,后来的股票价格更是涨到的刚开始的十倍不止!

顾涵宁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也没打算花那么精细的功夫。她只打算全部都投资在这家企业里,然后等到毕业后慢慢回收资金。

反正大学四年,她爸妈是不会短了她的生活费的。

办完了计划了两个月的事情,顾涵宁终于松了口气,看向赵承予的眼神愈发柔和了。

“走吧,债主,我请你吃冰淇淋。”

顾涵宁笑着挥了挥手,走进路边的麦当劳,如今还是1块5一个的冰淇淋,她还请得起。

赵承予简直受宠若惊,连忙跟上。

等到顾涵宁回到寝室,其余人还没有回来,顾涵宁一个人坐在寝室,仔细思索着今后的生活。

第二天便是正式上课了。

等到盛曼曼与白羽欣拖拖拉拉地起了床,已经快七点二十了,打卡是七点半结束,四个人匆忙下楼,正要小跑着赶去操场,便见对面寝室楼里走出一人来和她打招呼。

“顾涵宁……”

顾涵宁忙停住了脚步,一看,是一身运动装的赵承予。

顾涵宁便记起来,前天,赵承予说等她一起去打卡的话来。

赵承予一脸欣喜地快步走过去,为自己从六点三刻等到现在终于有了成效而感到高兴。

刚才他等得其实挺忐忑,就怕是自己起得晚了,顾涵宁早就走了。或者是自己看走眼了,顾涵宁刚好在自己错眼时走过。

白羽欣蓦地睁大眼,认出是赵承予,笑着走过去招呼:“赵承予,早啊!高晨、和陈铭呢?他们一起去打卡了吗?”

赵承予走到顾涵宁身边,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她的室友。

“他们还在睡,今天不去打卡了。”

学校规定,大一、大二学生需要晨起打卡,每个星期至少打三天,当然天气恶劣或是刚好休假就另当别论了。

白羽欣闻言,眼中闪过失望的神色,心里有些后悔自己挣扎着起床白浪费工夫了。

“早。你去打卡吗?”顾涵宁看着赵承予笑道。

“嗯,是……”似乎是因为今天人多。赵承予脸上的神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顾涵宁还是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丝欣喜。

顾涵宁仿佛也能感受到赵承予眼中纯粹的欣喜,心情也轻快起来,脸上露出浅笑。

“那一起走吧。”

赵承予当然求之不得,连忙点头。

时间不多,操场还远着,顾涵宁索性拖着盛曼曼开始跑起来,崔何苗劲头最足,可实力却最差,等跑到操场,气喘得连话都说不出了。

等到顾涵宁四人打完卡,正好看到赵承予也走过来,那么便顺理成章地一起去吃早饭了。

大学,从这天开始,真正按部就班起来。

顾涵宁的专业课程挺紧,正经上课开始,除了早上打卡经常能碰到,其余时候便很少能见到了,就是早上,也因为还有崔何苗在,她与赵承予之间总会隔着好几步的距离,中规中矩地说上几句话,其余,再无交集了!

赵承予自然是沮丧的,而顾涵宁每次看到赵承予看着自己和崔何苗说话插不上嘴而有些黯然的神色,心中不由得会有些好笑,反而故意转过头不离他了。

开学二周后的周六,便是这一年的中秋了,这个时候中秋还没有开始放假,所以其实也就是个寻常的周末而已。

周五早上,顾涵宁翻着日历,看着明天周六上“中秋”两字,沉默了许久。

这是她重生以来的第一个中秋,这个全家团圆的日子,如果从前世算起,她已经很久没有和父母一起度过了。

想到明天,父母两人独自围着餐桌,吃个月饼,或许就会早早上床了,不由得有些心酸。

这样孤独的寂寞的中秋月圆夜,前世,父母已经过了十几年……

顾涵宁仔细算了算,下午的课三点零五分结束,她马上跑去坐公交,大概一个小时不到可以到汽车站,H市开往N市的客运大巴,大概十分钟左右一班,下午四点多的时间点,应该可以顺利买到最近一、两班的汽车票。

打定了主意,顾涵宁心情也轻快起来,笑着看了看时间,计算了还有多久才能看到爸妈。

似乎重生一回,她反而比以前更恋家了!

失去过一次,才知道,其实父母比所谓爱情,重要得多!

这世上,能对你完全不计较得失、始终不离不弃、一点不藏私心的,唯有父母!

下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顾涵宁和崔何苗、盛曼曼都报了网球,白羽欣报了篮球。

当时报名时,盛曼曼和崔何苗倒是一个劲地劝说白羽欣和她们一起报网球,顾涵宁只当没听见。

她当然知道,白羽欣不可能改网球的,因为高晨这辈子肯定也报的是篮球。

而报名篮球的,除了高晨,还有赵承予……

顾涵宁不由得想到,其实赵承予篮球打得也挺好的。

上个周六,白羽欣拉了她们一起去给高晨当拉拉队,顾涵宁在场上一下子便看到了赵承予的身影。

她怔了怔,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视线总是会第一时间移到赵承予身上。

那天,她似乎总能发现,虽然赵承予在场上打得很认真,可视线总会落到她们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