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重生缘来是你全文阅读 > 第105章

第105章






“时限?”宋明萱怔怔地抬头,心底却开始起伏,要不要再给一次机会?最后的时限……

“嗯,不如,就半年吧,从现在开始六个月的时间,这六个月里,你尽量不要违背父母的意思,相亲的话,你就当是去吃顿饭,不痛不痒的,还可以缓和一下气氛。如果六个月后,情况没有改善,那就爽爽快快地分手!”顾涵宁眼睛明亮,说得笃定,心里却想着,就算到时候真分手,恐怕他们俩也没办法爽爽快快吧?

宋明萱的眼神逐渐清明起来,原本暗淡的光芒开始挣扎着绽放:“六个月吗?只是六个月而已……”

顾涵宁看着精神起来的宋明萱,微微松了口气。说到底,宋学姐其实并不想分手,如今她需要的不过是有人能劝服她,给她的心一个台阶下。六个月,不过是缓冲,给她自己的一个借口。

顾涵宁只能虔诚地期盼,这一世裴睿哲的成功道路,没有因为自己的介入而改变。

等到宋明萱镇定下来,重新恢复成原来那个明亮的、自信的宋明萱后,顾涵宁才笑着挽着她的手臂回去。一进门,便看到失魂落魄坐在沙发上的裴睿哲,抬起头,眼睛微红地盯着宋明萱。

顾涵宁便看到好不容易止住眼泪的宋学姐,眼眶一红,眼泪又唰得流了下来。她给赵承予使了个眼色,先退出了屋子,赵承予马上拉着石磊,身后跟着重新露出笑意的侯仁锋,快步走了出去。

接下来的时间,还是留给有情人来互诉衷肠吧。他们能做的,不过是清场而已了。

幸好,等待的时间并不算长。二个月后的某一天,顾涵宁接到赵承予迫不及待的电话:“涵宁,我们签下第一份合同了!是新畅公司!”

顾涵宁握着手机,抿唇浅笑,对电话那头赵承予的喜悦与激动,感同身受。这两个月里,对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煎熬,却也充满希望。幸好,胜利的曙光,来得并不算太晚。

“承予,这是个美好的开始。”

是的,这只是个开始而已。新畅公司是国内最大的手机制造公司,从前年开始推出智能手机后,一直占据国产智能手机销售的第一名。他们的亲睐,除了是一份相当不错的合同,更是一次完美的广告!

那天晚上,他们吃了饭,早早就离开了,一起出来的还有满脸喜色的石磊和侯仁锋。不约而同的,他们都默默地把空间留给了那对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情侣。

事情有了还算圆满的开局,接下来的事情,顾涵宁就没有多关注了,只是赵承予总会不时报告一下他们又接到了多少的合同以及签约意向,同时,新的软件设计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

顾涵宁的肚子已经很大了,随着月份增大,她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舒坦时间。胃里的不适,基本都消失了,除了负重增大,压迫着晚上睡不踏实,半夜翻身艰难,好像没有多余的烦心事了。

顾涵宁的论文写得挺顺利,所以当论文在莫老师那里获得通过时,她轻抚着自己的肚皮,心里暗暗认同了赵承予的话,囡囡真是个小福星。至少,在戚琪苦恼地揪着头发,询问她的意见时,她只说了一句话:“你去怀个乖宝宝吧。”

可随着预产期越临近,原本急切盼着宝宝出世的心情,一下子转变成了忐忑的抗拒。八个月半开始,每晚,顾涵宁都要抓着赵承予说话:“承予啊,你说,我再晚点生好吗?要不你和你家囡囡商量一下,让她晚两个月再来见世面?承予啊,你说要不我还是剖腹吧?会不会顺产生到一半,生不出,又被推去手术室啊?承予啊……”赵承予只能竭尽所能地好言好语相劝,虽然其实他的心里也很忐忑。

不管愿不愿意,顾涵宁的预产期还是随着论文答辩一起来临了。

或许因为胃口一直不好的缘故,顾涵宁的肚子是大了,整体却只胖了一点点,从背影看,仿佛还是个青葱少女,嗯,一点点一丝丝丰满的青葱少女。

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都纠结与顺还是剖的问题,反而对答辩看得淡然了些。望着台下熟悉的脸,她微微一笑,镇定自若。

“各位老师……”自信的开头,可惜只说了四个字,她的神色一僵,整个人愣住了,额头微微冒汗,心里有些慌乱地开始数数。

一、二、三……直过了好几秒,她扯了扯嘴角,这才继续,可心思却有些恍然了。

台下的莫老师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心想着难道是前段时间太放松,现在才开始紧张?

等到顾涵宁撑着桌沿微微鞠躬后,脚步沉重地走到戚琪身边时,已经看到她担忧的表情了。她重重地捏住戚琪的手臂,咬着牙,忍过新一波的冲击,然后才极为镇定地说:“戚琪,我开始阵痛了,你给赵承予打个电话吧。”

接到戚琪电话时,赵承予正在出租房里开小会,手机一下子便掉到了地上,他很快弯腰捡起,又不小心撞到了桌角:“学长,车钥匙!涵宁要生了!”

车子很快就到了学校,戚琪扶着顾涵宁正等在教学楼的阶梯上,开车的是裴睿哲,赵承予脸上冒着汗,冲下车来抱起顾涵宁:“学长,还要去一趟寝室拿东西。”

刚刚最新一波的阵痛过去了,顾涵宁微微舒了口气,抬手抚了抚赵承予汗湿的鬓角:“别担心,刚开始痛而已,没那么快生的。”

赵承予胡乱地点着头,低头在顾涵宁的额上不停地亲:“涵宁,没事的,我陪着你。”

幸好,待产包是早就整理好了的。顾涵宁的预产期还有五天,两家父母商量好了明天周六一起来的,没想到竟然提前发作了。赵承予一边揉着顾涵宁的肚子,一边颤着手往家里打了电话,忍住想催裴睿哲开快点的话,整颗心仿佛都提到了喉咙口,进退不得。

到了妇保医院,医生一检查,冷淡地说了一句:“还生不了。等着吧。”然后便自顾自地走了,赵承予握着拳,想再去拎一个医生过来,却被顾涵宁忍住痛,拽住了衣角:“承予,陪陪我。”

赵承予低头看着躺在病床上,额头冒着冷汗,脸色苍白的顾涵宁,仿佛一下子卸掉了力气,坐倒在椅子上,弯下腰,握着顾涵宁的手,放在唇边一下一下地亲着。

两家父母急匆匆赶到时,顾涵宁的羊水已经破了,医生宣布宫口已经开了三指,需要进待产室去了。疼痛难忍时,顾涵宁咬着唇闭着眼,手里紧紧拽着赵承予的手。虽然原来两人商量过不让赵承予进产房,实际面对时他还是选择了陪同,他受不了眼睁睁地看着顾涵宁一个人孤独地被推进产房,而他自己却等在外面无所事事。

幸好,虽然是第一胎,顾涵宁生得却还算顺利。晚上六点,赵梓淳小朋友呱呱落地了。他被陌生而温柔的手,从妈妈身下提出来时,他爸爸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红着眼睛,趴在他妈妈的床边,微微哽咽:“涵宁,生一个就够了……”

若干年后,梓淳小盆友开始懂事了,某一天哭着去找妈妈:“妈妈,爸爸不喜欢我。”

妈妈惊讶而怜惜地蹲下身抱住小小的尤带着奶香的小身子:“怎么会呢!爸爸和妈妈都很爱梓淳的啊!”

“呜呜呜……爸爸说,我生错了,他要的是妹妹,不是我……呜呜呜……”

妈妈无语地拍着梓淳小盆友的背,心里把那个无良老爸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是S市Z集团举办的新春宴会,宴席进行到晚上十一点,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间,不少人已经开始微醺。

高晨握着高脚红酒杯坐在靠角落的沙发上,他刚敬完几个熟悉的市领导,暂时躲在一旁缓口气。这样的场合,他第一次单独赴宴,起初的微微紧张,早就被游刃有余的兴奋所代替了。

他,高晨,没有了顾涵宁,会做得更好!

虽然是在角落,可高晨仍旧习惯地露出明朗的浅笑,轻抿了一口酒,目光一顿,眼睛立时一亮。他毫不犹豫地站起身,整了整衣服,端着酒杯,用着他最得体自信的步伐和他最近才开始练习的微微带着忧郁的笑容,浅笑着往不远处走去。

周末S市商报某个角落上,是一张一男一女举杯对饮的照片,距离稍微有些远,面目有些微的失焦,可只要是熟悉的人,一下子便能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