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重生缘来是你全文阅读 > 第88章

第88章






顾涵宁的房间在三楼,整幢房子,也只有三楼是完全按照顾涵宁的心意设计装修的。卧室和书房没有隔开,只用了一个半人高二米长的储物柜作为功能划分。另外浴室和衣帽间也包含在房间里,使得整个三楼的房间显得很宽敞。

顾涵宁眯着眼,捧着一杯热茶,微微抿一口,午后的阳光毫无保留地洒在身上,暖洋洋的。“真舒服——”顾涵宁微微感叹,寒假开始了,真是一身轻松。

赵承予低头看了眼靠在自己肩上的顾涵宁,微风吹拂时,她的发丝时不时地拂过他的脖子和脸颊,带来一阵酥麻,连心底都开始发痒。

顾涵宁的卧室外面有一个很宽敞的阳台,按照她的意愿,放了一把很宽敞的两人藤椅,此刻把腿伸直,搁在面前的藤制小桌上,享受悠闲的时光,舒服地都想睡觉了。

赵承予看着顾涵宁眯着眼唇角轻翘的慵懒模样,心底微微发热,忍不住转身把她整个儿揽在怀里,低头亲着她的额角、唇畔,把那抹微甜的浅笑含进嘴里。

怀里的顾涵宁轻嘤了一声,柔顺地仰着头,微微阖眼。他们确实有段时间没有亲近了,考试周里,图书馆、自习教室都是人,赵承予最多也就逮着时间偶尔亲上一口,唇瓣的辗转反而让他心里开始慢慢发热,原本揽着纤腰的手,开始慢慢抚摸、下滑,等到意识到自己的手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他的脑中已经灼热一片,重重喘息着,忍耐着。

只是摸一下……赵承予模糊地想着,手已经不由自主地重重地揉捏起来。可手底下比平时要绵软了许多的异样触感,让他慢慢清醒过来,唇瓣稍离时,他忍不住轻声叹息,也分不清是惋惜还是庆幸。

顾涵宁抿唇笑着,原本半合的眼已经睁开来,明亮的眼眸上覆着一层水润的光泽,晶亮之外明显带着一丝笑意。

赵承予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在她脸上轻捏了一下:“看着我受不了,很高兴吗?”

顾涵宁笑眯眯地抿着唇:“是你自己要忍啊,和我可没关系。”

“唉。”赵承予无奈地叹息,“比我想象中要难得多。”

“其实,不忍也没多大关系……”顾涵宁心里有一丝感动,欲言又止。

“那天看着白羽欣的样子,我便对自己承诺过,绝对不会让你也面对这样的事情。世上没有绝对安全的办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控制住自己。”赵承予敛了笑容,握着顾涵宁的手,极认真地说道。

刚才心底的灼热,慢慢化为温暖的抚慰,顾涵宁笑着,在赵承予的下巴上亲啄了一口:“忍到毕业领证?”

“对,至少要到那个时候。你说过要考研的,那个时候总比现在要好一些,就算怀上了,你想生,也可以休学。”

顾涵宁靠在赵承予的肩上,唇角微翘。

赵承予更怕自己忍不住,可又舍不得把怀里的人推开,只能极力按捺着心底的悸动,低声说着将来的打算。

姚慧雅早就打来过电话,让赵承予吃完饭再走。虽然顾家叔叔的目光有些锐利,赵承予还是留下来吃了晚饭。

为了能在春节挪出更多的时间,赵承予第二天就回了H市。

正月初二,赵承予在八点半,拎着大包小包,准时出现在顾家大门口。

顾涵宁在和父母商量后,父母又单独商量后,终于决定让赵承予在正月初二来家里吃饭。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可赵承予明显比平时更加拘谨一些,尤其是看到顾安国一身的笔挺西装,可姚慧雅划了淡妆的脸,心里一时有些七上八下,生怕自己在如此重大的场合犯一丝的错误。

“叔叔、阿姨,新年好。”

“好好,承予,快进来,宁宁,你先带承予好好参观一下。”姚慧雅回头瞪了肃着脸的自家老公一眼,回头又是满脸笑容,“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就当自己家一样,随意。”

顾涵宁心里暗自发笑,既然不是第一次来,还参观什么?她睨了一眼神色完全不同的父母一眼,又看了看神情紧张的赵承予,决定还是领着人去放松一下,省得自家老爸把赵承予给瞪出个洞来。

“那就去参观一下楼上吧。”顾涵宁挽着赵承予的手臂,往楼上走,姚慧雅赶紧拽了拽面色更加难看的顾安国,瞪着眼,低声喝道:“你老实点,今天敢吓着我的女婿,晚上就剥了你一层皮。”

顾安国神色一缓,整了整领带,视线还是不停地往楼梯口瞄:“我这不是担心嘛。”

“担心什么?宁宁都这么大了,你光在家里揽着有什么用?他们在学校里可每天见面呢。”一番话,说得顾安国的神色又黑了一层。

“你也不想想,当初你来我家时,我爸妈可没看贼式地看着你。”姚慧雅似笑非笑地说道,顾安国连忙回头笑了笑:“这我不是就宁宁一个孩子嘛。”

“你女儿金贵?!难道我妈的女儿就不金贵了?”见姚慧雅变了脸色,顾安国连忙低声赔笑:“当然一样金贵!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顾涵宁趴在二楼的楼梯栏杆上,听着自家老妈驯服了老爸,觉得把老爸扔给老妈来解决真是太明智了,站直身子,回头便看到赵承予脸上放松了许多的神色,这才挑眉笑道:“这下放心了吧?我早就和你说过,在我们家,首先要讨好我,然后是我妈,然后我爸就是个豆腐渣工程,一推就倒了。”

“嗯,有道理,请问顾千金,你喜欢我怎么来讨好?”赵承予确实没有想到,平时那么严肃的顾家叔叔,在老婆面前,就像换了一个人,不过,或许都一样,他爸可能更爱面子一些,需要在儿子面前树立威严的形象,谁知道和自家老妈独处时是不是也像换了个人。

“我妈说,让你初六去吃饭。”赵承予拉着顾涵宁的手,决定还是先去她的房间避一避,说不定等一会儿再下楼,顾叔叔的黑脸就会被治愈了。

“啊,这么快?”顾涵宁的唇角往下一拉,心里突然便有些紧张起来。

“比我上门可晚了好几天呢。我妈还说,让你和我们一起去我外婆家。”赵承予说出自家老妈的第二个建议。

“你外婆家?会不会太快了啊?”顾涵宁彻底苦了脸,见了家长,还马上就要见长辈吗?

“我外婆早就知道你了,都说了很多遍了,叫我带你去让她看看。”赵承予看着顾涵宁的脸色,笑了起来,“现在知道我这几天有多紧张了吧?”

“我这哪是紧张啊……”顾涵宁摸了摸脸,有些不自在。

进了顾涵宁房间,赵承予关上门,停了脚步,笑着揽了顾涵宁搂在怀里:“放心吧,我爸妈都很喜欢你的,一直唠叨着叫我带你回去。至于我外婆外公,他们也会喜欢你的。至于其余的人,他们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又影响不到我们,喜欢,以后多见见面,不喜欢,就少来往,没什么关系。你最重要的是讨好我,其次是我爸妈,记住这两点就无往不利了。”

顾涵宁抿唇笑着,白了赵承予一眼,伸手在他的腰侧轻拧了一把:“你说得简单。”

“是,我说得太简单了,但其实就是这样。除了我爸妈,其他人根本不会影响我的选择,说得明白些,我外婆那边,其他人对于我娶谁,其实都不会有什么意见,最多就是我二舅妈。”赵承予收了笑容,神色认真地看着顾涵宁。

“你二舅妈?鲁静雅的姑姑?”顾涵宁挑眉问道。

“对。鲁静雅现在还是经常去我外婆家,只是我去得少了,可那都不管我们的事。我是我外婆外公的外孙,可她鲁静雅说得亲近些,也不过是个亲戚。我看她现在好像也不是那么在意了,只是我二舅妈偶尔还是会在我外婆那里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看起来还没有完全死心。”

顾涵宁微微蹙眉,心里对这个二舅妈着实没有好感。

“我现在和你说,不是因为二舅妈有造成什么问题,而是怕到时候过去了,你听到了心里会不舒服,所以提前打好预防针,你就当没听见好了,维持个面子上的礼貌就行了。”

“你们家亲戚太复杂了,我们家可没人会为难你。”顾涵宁放开了眉心,心里的紧张感缓和了一些。

“不过是要为他们鲁家多谋点利益罢了,只要有其他相等的好处,她会很乐意放弃原本的坚持。”赵承予微微撇了撇嘴,不想再讨论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那你家呢,什么时候带我去给你家里长辈拜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