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情感 > 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全文阅读 > 第26章

第26章






  扫除了傅沛这个障碍物后,末末和顾未易的问题就只剩下顾科学家要不要投奔山姆大叔怀抱这个问题了。

  末末知道这问题早晚都得面对,但她就想这么拖着,想跟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里,管它屁股上的毛是不是被拔光。但是顾未易这厮也烦人,一天到晚和她讨论这个问题,影响她的拔光计划,为了让计划得到很好的执行,每次顾未易提到的时候她都拼命岔开话题,实在岔不开了就捂着耳朵耍赖。

  顾未易被她如此不择手段实行鸵鸟计划的行为气得够呛却也拿她没办法。反正他早已决定不去了,对他来说,当时申请麻省理工也是找不到更有意义的事做,想着干脆就挑战一下自己好了,现在挑战成功了,去不去对他来说意义不大。况且,有了牵挂,哪能走得远,他早就认清楚现实,也就不准备苦苦挣扎了。

  今天末末跟铁哥和林直存出外场拍广告,拍摄地点比较偏远,少了很多人为拖延拍摄进度的状况,拍完的时候才十一点多。

  工作完成了,得到批准后她干脆直接回家,可惜顾未易不在,打电话给他也没接,估计是在实验室待着,她也没多想,给他发了条短信:我已经回来了,你早点回来我就给你做饭吃。

  她简单地解决了自己的午餐后,趴在客厅的茶几上练习写广告文案,正文思泉涌时,门铃响个不停,她以为是顾未易忘了带钥匙,便丢下笔去开门,一边开门还不忘念叨他两句,没想到门口站着一个流光溢彩的大美女。末末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小光他妈,虽说是邻居,末末跟她碰到的几率是少之又少的,估计是两人上下班的时间错开了。

  小光他妈明显没预料到是末末来开门,堆在脸上的笑容收也不是放也不是,就这么尴尬地卡着,末末看着都替她捏了一把冷汗,好心地帮她解围:“你好,小光的妈妈吧,有什么事吗?”

  美女干笑了两声说:“是啊,那个小顾在吗?”

  末末摇摇头:“他不在,有什么事要我转达吗?”

  美女说:“其实也没什么,之前他帮我修电脑,我特地做了点吃的来感谢他,你就帮我转拿给他好了。”

  末末这才发现她手里端着一个小锅,之前光顾着欣赏美人尴尬了。她接过那口锅,说:“好,我替他谢谢你了。”

  美女突然妩媚一笑说:“对了,我叫余莉,你以后就叫我莉莉姐好了,别小光妈妈小光妈妈地叫,把我叫老了,我跟你们差不多年龄的。”

  末末笑着点点头:“莉莉姐,要不进来坐一下?”

  余莉摇头:“不用了,小光一个人在家呢。回头让小顾把锅送过来就行了。”

  末末关上门,掀开锅盖,凉面,分量差不多是顾未易一顿的食量,看来也不是第一次修电脑了,而且送饭挑的是她平时不在家的时间,够猫腻的啊。

  她重重地把锅放下,重新拿起笔来却发现被打断的灵感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作为讲道理的新时代女性,这笔账当然是要算在顾未易头上的。

  这边顾未易打开他的柜子,本是想找一本书的,看到手机就顺便看了一下,挺稀奇的,司徒末居然给他打了电话和发了短信。顾未易跟她待久了,慢慢地了解到她的一些习性,发现她远没表现出来的那么精明勤快,她有很多懒得做的事,而且点都很奇怪,比如说看电视懒得等广告,所以从来不看电视;懒得带雨伞出门所以常常被雨追;懒得按手机按键所以很讨厌发短信……

  “师兄,下午有一个加州大学的教授来开讲座,你去不去听?”实验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生走了出来,她是顾未易同系的学妹,陆简诗,长相在理工学生中算是天外飞仙的程度,最近顾未易被安排指导她做实验。

  顾未易把手机放入口袋:“不去了。”

  陆简诗追问:“挺难得的机会,不去太可惜了吧?”

  顾未易:“我从网上看视频也是一样的。”

  陆简诗还是不依不饶:“现场感觉不一样啊,还可以提问,你有什么事非得下午去做?”

  顾未易皱眉,稍稍冷淡地说:“我有事,先走了。”

  陆简诗意识到她多事了,赶紧补救:“师兄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挺可惜的,学院好不容易才请到他来开讲座的。”

  顾未易边从柜子里拣东西边回她:“我明白,我家里有点事,这个教授的书我都看过了,他的理念我都清楚,找不到想提问的地方。”

  陆简诗关上顾未易的柜门,能让一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师兄连柜子都忘了关,该不会是什么大事吧?

  陆简诗对这位师兄是非常崇拜的,甚至可以说是爱慕的。尤记得新生军训时,他代表全校的师兄师姐给他们致欢迎辞,她站得离主席台近,可以看到烈日炎炎之下,他清俊的脸,明亮的眸子,以及一点点的汗珠在额头上闪着光,清冷的声音漂浮在人头攒动的上空,她当时脑海中一闪而过了四个字——如沐春风。后来辗转打听到这个师兄的不少事迹:像是高考时作文零分却以其他科的成绩拉成全校第三名的分数被录取;入校后从来都是拿一等奖学金;多篇论文在著名科学报刊发表过……但据说他一直是桃花不断,但却没有哪朵能开到他心上。这样想着觉得自己还是有一线希望的,那过会儿就打个电话关心一下好了。

  顾未易一打开门就冲里面嚷:“我回来了。”

  司徒末盘腿坐在地上,背靠着沙发,抬头懒懒地看他一眼,嗯了一声。他走过去,学她坐在地上,面对着她问:“怎么了?不是说我回家做饭给我吃?”

  末末冷冷地瞪他:“你哪还用我做饭啊。”

  顾未易被瞪得莫名:“我特地回来,你不做饭给我吃?”

  末末朝茶几努努嘴:“喏,那里有吃的。”

  顾未易挪过去够那口锅,打开一看,笑逐颜开:“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凉面?”

  有一种失,叫无心之失;有一种头,叫死到临头。

  末末被针扎了似的蹿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不知道!”

  他本来还在傻乎乎地看着面条乐,听到她充满火药味的话,抬头看她:“那怎么会做凉面?”

  她没好气:“我不会做凉面。”

  顾未易再看一眼凉面:“买的?”

  末末撇着头,凉凉地说:“莉莉姐送过来的,说是谢谢你帮她修电脑。”

  莉莉姐?他顿悟,正想说什么手机就响了,掏出来接电话。

  末末迅速地瞄了手机屏幕一眼,陆简诗?雌性?然后她清晰地听到电话那头叫了一句“师兄”,那么甜甜腻腻的声音,连她听着都酥麻。她用力地瞪着他讲电话的样子,上次她用这种声音跟他讲话,他一副被鬼咬了的样子,现在倒是挺享受的呀?

  顾未易接了电话发现陆简诗没有什么重要的事要问,随口敷衍了她几句就挂电话了。回过头发现司徒末去厨房拿了筷子正准备递给他,他接过来却不敢动筷:“我突然又不想吃凉面了,不然你给我炒个饭吧?”

  末末趴在桌子上翻着写文案的笔记本,冷淡地回:“我没空。”

  顾未易对于哄人这方面实在是新手,斟酌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话她听了会高兴,只得瞎说:“我觉得这凉面闻起来怪怪的,该不会是坏掉了吧?我吃了会拉肚子的。”

  末末冷淡地看他一眼说:“人家刚做的,坏不了。”

  顾未易实在没法了,凑上去学她把脸贴在桌子上,就这样对着和她讲话:“你到底想怎样啊?我不吃还不行么?”

  末末看着这张招蜂引蝶脸就来气,恨不得拧住他耳朵转他个三百六十圈,但也只能咬着牙道:“吃啊,怎么不吃,你不是喜欢吃来着。”

  顾未易忍不住笑:“看不出你醋劲儿挺大的,以后我方圆十里内不出现女性行了吧?”这话对他来说是甜蜜的调侃,但听在末末耳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她忍不住怨念,她的那么一朵小桃花两天前生生挥剑斩断,他的桃花却开得满山烂漫。再说了,是不是她老得遇上这样的男人?桃花朵朵开的,要放他去美国了还不给她带一打不同颜色的孩子回来?

  顾未易觉得她脸色不对,忙收起笑:“我就帮她修过一次电脑,十分钟搞定的事,我连茶都没在她家喝一口,而且小光也在家,我绝对没有跟她单独相处。”

  他的解释并没让末末安心,反倒是他有点着急气恼的样子让她乐了:“我有说什么吗?少把我塑造成这么小气的形象。”

  顾未易手里的筷子拌了两下凉面,讨好地说:“行,你不小气,给我做饭吧。”

  末末看了一眼凉面:“那这个怎么办?不吃很浪费耶。”

  顾未易挑眉笑:“反正我不敢吃。”

  末末对于他不依不饶地调侃她的行为感到非常不满,嘲笑她就让他那么开心?毛病啊这是。

  顾未易靠着厨房门看末末忙活,她高高扎起的马尾随着她切菜的动作微微颤动,看得他心旷神怡,但嘴上还是要损上几句的:“炒个饭就好了,你做什么菜呀,都快两点了。”

  末末没回头:“我现在做,晚上就不用做了,剩的菜晚上热了吃就可以。”

  顾未易露出个原来如此的表情:“那你糖醋排骨的醋少放点啊。”说完转身就跑。

  末末手里的刀顿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操着菜刀追:“顾未易!老娘今天就剁了你下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