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官场 > 乡艳:狂野美人沟全文阅读 > 第64章 哥们镇场子来了

第64章 哥们镇场子来了






“哐当,哐当……”一阵扁担和管杀的碰撞过后,流子一下子被全部震退了出去。流子握管杀的手剧烈的颤抖起来,甚至还有几个弱点的流子手上的管杀早就掉在了地上,双手互相揉起来,感觉手都要震裂了。

“老大,点子太硬。”一个黄毛凑到金土豪的面前,一边捏着痛生生的手一边告诉老大。

“硬个毛,我看你们这帮人都他妈是饭桶……”一句话还没说完,金土豪直接赤手空拳的冲了上来。

看到流子头头赤手空拳的冲了上来,二狗知道这个猛子不是好对付的。只见他跑动的过程中甚至带起了一阵风,弄的灰土飞扬的,好像一头几百斤重的野猪扑了过来一样。此时金土豪低头沉腰,直接用那个光脑壳朝二狗顶了过来,这下又像头斗角的公牛了。

操……

二狗暗骂了一声,飞快的操起了磅秤上最大的那个秤砣。

“咣当……”

“啊哟……”金土豪就地蹲了下去,捧着光头栽倒地上屁股翘的老高,坚持着没有彻底趴下。头上被大秤砣砸了一下,一个发亮的血坨坨立刻膨胀了起来,还隐隐透出丝丝的血迹。

这家伙的铁头功果然不是吃素的,被大秤砣狠狠的砸了一下居然还没有开花,硬是支撑着没有爬下去。二狗也是个讲道德的人,看到金土豪狗吃屎一样的头顶在地上屁股翘的老高,自己也没有冲上去再朝他的屁股下狠手,而是在一旁看着没动。

金土豪的人迟了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没有想到那么牛逼的老大一冲出去就倒下了,他们根本就没看清二狗是怎么搞倒他们老大的,这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揉了揉眼睛看清楚确实是老大倒了,这才急忙围上去把金土豪扶了起来。

嘟噜噜……

金土豪被小弟扶起来,晕毛毛的晃了晃头,费力的眨了眨眼皮子指着二狗。“你,你他,他妈的,暗算老子……”说完朝后面倒了下去,幸亏众兄弟抬住了,这超重的身体还亏得人多,不然还真是吃不消抬住。

“你等着,等着……”

老大都倒了,小弟还能干吗?蹦出来一个黄毛指着二狗威胁了一句,然后带人抬着金土豪扔上了拖拉机,“咚咚咚”的开走了。

切,暗算你?能打赢就行,什么暗算,什么光明正大,去你姥姥的。

暗骂了一句,转身正看到村长周三宝回来了。“叔,你跑的够快的啊?”

“二狗,叔,叔这不是回家拿武器去了么?”说着话,一手举起一把菜刀挥舞了两下。“叔也不是好惹的,这批小流子,见拿了武器来知道跑了,不然剁碎了喂狗……”这会周三宝非常的嚣张了。二狗没法,只好笑笑。

“叔,你拿武器也不用跑村里那么远啊,这里不就有扁担么?”

“不,菜刀才能见红,你叔还是习惯使刀了,木头疙瘩有个什么用,你看,那帮人跑了是吧,要敢再来,我让他们好看。”说完话,周三宝把菜刀别在了后腰上,二狗真担心他不小心摔一跤弄伤了自己。

接下去还算顺利,快中午时二狗就回王香妹那里吃饭了。因为等下还得跟车去市里,所以二狗回来的早点,这时候的人大都在山上,村里比较清静。

还在路上就碰到了急火火往山上走的王香妹。

“二狗,咋啦,没啥事吧?”见到二狗,拉住二狗就左看右看的问了起来。

“嫂子,没怎么啊,你咋啦?”二狗不解的问了一句。

“三宝叔不是说你被流子打倒了,急死嫂子了。”

“没有,那能呢?”

操,原来周三宝跑到村子里乱说了一通,在他的预料中那么多的流子围着周二狗一个人,哪能有好结果?快到中午,王香妹到河边王老三的摊子上想买点肉才听说了,她急的要死,连肉都没来得急买就急奔山上来了。

不过周三宝也不是坏心思,他本想回村叫人的,只不过走错了地方。你说他山上不去急起来偏偏跑回村来喊人,这村里人都在山上,村里留下的都是一些老小,到哪里喊的到人?没喊到人这才拎了两把菜刀又重新杀了回去。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王香妹连忙拉着周二狗往家里走,幸亏这一路上也没啥人,不然肯定要被人发现这两个人的情况不对劲。

感觉到王香妹对自己的关心,二狗心里非常的感动。嫂子对自己是真心的,是真心的对二狗好的。二狗自懂事以来就没了爹娘,没有享受到真正被关心爱护的滋味,此时被王香妹当成宝一样的对待,这让周二狗心里涌起了一阵阵的酸酸的感觉。

王香妹也是一样,在她的心里现在二狗才是最重要的人,至于周大柱,王香妹打算等他回来就和他摊牌,离婚是唯一的路子了。自从跟了二狗,她才享受到了女人应该得到的幸福,以前跟着周大柱时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感受,周大柱只知道想女人了就压住干一伙,不想女人了就甩脸子,刷耳刮子。

“二狗,担心死嫂子了……”刚刚进屋,王香妹立刻搂住了二狗,踮着脚在二狗的脸上亲了起来。她心里是真的非常的担心,看到二狗没有事情,心里的石头才刚刚落地。

“嫂子,没事,哦,没事了,不怕,不怕……”

二狗反手也搂住王香妹的后背,轻轻的拍了起来。现在不是亲热的时候,等下还急着要去市里,所以二狗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搂着王香妹不断的安慰她,好像受了伤害的是她一样,抱了一会,王香妹才觉得心里安定了下来,从二狗的怀里钻了出来。

“二狗,你还是喊窑子哥过来帮你吧,嫂子实在担心那些人再来。”二狗和王香妹不止一次的提起过杨窑子,上次大家中了泻药也是杨窑子开着拖拉机接送的,所以王香妹也知道了杨窑子是二狗的哥们。

其实前段时间二狗就想喊他过来帮帮忙,但那小子喜欢开着拖拉机乱跑,说是拉砖头可以撞蚊子搞别人的老婆,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他就不肯到桃花沟窝着。但这次不同了,流子找了上来,二狗也觉得应该把兄弟喊过来了。

“嫂子,你说的对,等下我就给砖厂打电话,下午让他帮我看着。”

一边说话,王香妹一边洗菜,刚才心急没有买到肉就跑了,现在中午又没得好吃的菜了。“二狗,你看中午就吃这些了。”王香妹手上抓着几只鸡蛋对二狗说。

“好的,这土鸡蛋营养够丰富。”

中午二狗在王香妹这里吃了中饭之后,就给杨窑子打了电话。电话是打到王老板那的,等了一会杨窑子才赶过来接电话。

“咋啦,两天不见就想哥哥啦?”杨窑子扯开喉咙就喊,听到的人还以为这丫是跟哪个小妹妹打电话了。

“窑子哥,你干吗呢?”

“我还能干吗,拉砖头,刚吃了饭。”

“窑子哥,别拉了,下午到桃花沟来帮我几天。”二狗直接说了出来。

“咋啦?下午山窝窝的小媳妇让拉车红砖去,还有好事等着哥哥了……”这小子又瞄上了留守在家的小媳妇了,给人拉砖他就最喜欢关心那些独自在家的大婶小媳妇的生活,时常安慰安慰那些孤单寂寞的女人们。

“窑子哥,改天再去,今天流子找到桃花沟来了。”

“啊?你没事吧,不是土霸王住院还没回来吗?”

“不是土霸王,是一个叫什么金土豪的光头。”

“是他呀,这小子有两把刷子,你没吃亏吧?”

“没有,那小子的头被老子用秤砣砸了一下,暂时走了。”

“嘿嘿……你小子够鬼啊,人家那是金刚头,专门练过的,你小子用秤砣去砸,够阴险的,呵呵……”一听金刚头被秤砣砸了,杨窑子乐坏了。

“窑子哥,别笑了,下午我得跟车去市里,你过来帮我看着点,这不担心那帮无赖再来伤了乡亲们么。”

“好的,你去就是了,下午交给老子了。”杨窑子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为了兄弟,两肋插刀都在所不惜,何况是个女人,就让她等着好了,等急了说不定味道更好。

杨窑子答应会来,二狗更加放心了,又抱住王香妹缠绵了一下,才出屋朝山路上走去。这时候路上的人多了起来,都是从山上下来吃饭的。

“二狗,咋就不弄中饭了?”碰到周二狗,村民问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二狗没有办法只好说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还是各自回家吃饭的好。知道上次的事情,所以村民虽然嘴上问,但心里都是理解的。

到了山路上,车子已经装好了蜜桃,这两车还是那个样,总共是一万斤水蜜桃。

二狗坐在卡车里,又给陈局长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在路上了,陈局长也答应会到路上等着,看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下午,继续摘水蜜桃,而杨窑子就坐在过秤的地方和周三宝闲扯,想着和周三宝老婆有一腿,杨窑子和他聊起来也更加的够滋味。这会卡车还没回来,只是把桃子装到了塑料箱子里,码在了路边等着装车。

“村长,给咱称称。”周老汉和他媳妇一人挑了一担水蜜桃过来,放在地上喊周三宝过去。

抬头一看,发现是周老汉和他媳妇,周三宝马上就跑了过去。这家伙和周老汉的胖媳妇有一腿,经常躲在山上的茅草窝窝里蹦插插。

“周老头啊,嗯,把箩筐放到秤上去。”当着他媳妇的面,周三宝更加要显出自己比周老汉强才行。嘴上叼着刚才杨窑子给的一支烟,指手画脚的让周老汉干活。

周老汉名叫周罗汉结果被叫着叫着就变成周老汉了,其实他也就四十多岁的人,他那大腚的媳妇孙艳花是个外地媳妇,长得雷鬼把圆的,浑身都是肉溜溜的,走起路来前面的肉山也是一颤一颤的骇人。虽然长得够结实,但村长周三宝就好这一口,还真当这胖女人是杨贵妃一样的,故意在她的面前显得自己比她男人要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