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官场 > 乡艳:狂野美人沟全文阅读 > 第76章 有么搞错,龙九天

第76章 有么搞错,龙九天






正因为姚水英是个正派的女人,她不像王翠凤和谢银花那样喜欢到处钩引男人,所以二狗动了心。

压着姚水英摸了一段时间软和温暖的奶之后,空出一只手就开始滑向女人的裤裆。手沿着腰上的曲线一路往下,没有脱她的裤子就硬擦进了姚水英的裤裆里,心急火燎的手一路沿着大腿肉向那里摸进去。

感觉一路的温暖滑爽,双手真是享福的爽歪歪了。

“二狗,不要了。”姚水英喘着粗气,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声,死死的拽住了二狗继续深入的手。再这样摸下去,石女也受不住了,更何况她是个十多年没经过雨露的寡妇,怎么能受得了这个,继续深入她非得就地给了二狗不可。

虽然姚水英很渴望,但她还是很怕。都说雏女怕男人弄进去,没想到她一个寡妇也怕的要死,主要是十多年没有过了,而二狗的那里又那么大,另外她的婆婆就在屋里睡着,万一惊动了她怎么办?这些事情让她一个女人总是有些胆战心惊的。

“婶,不怕。”二狗颤抖的说了一句。

听了二狗的话,姚水英的手就松开了,二狗的手才能继续的深入,终于摸到了那片潮湿的地方。姚水英的毛非常的浓密,比王香妹的毛还要粗一些,浓密的茅草中间一片的滑腻潮湿。

“二,二狗,我婆婆在家。”姚水英紧张的又说了一句,但手却紧紧的抱住二狗的屁股不放。

“没事,就在这里搞,她听不到。”

“嗯。”姚水英既像是呻嘤,又像是答应的响了一声,就顾不上那么多了,双腿缠住了二狗的腰,紧紧的缠住了。

二狗的手再也顾不上那么多,果断的在那片潮湿地揉了起来。

“啊,啊……”姚水英压抑的喊了起来,被男人弄的那种快感再次来临。这才用手摸了一下,她已经这样了,到时候真的进去那还不是水漫金山啊。

“啊啊……”后面忽然有人发怒的大喊了起来。

操,是那个洋辣子拿着一根长棍子冲了过来。这小子要报仇,要以牙还牙,二狗破坏了他的好事,他肯定也是要破坏的。

这草他姥姥的,棒子还没有顶进去,没想到被这傻小子给打扰了。后面有癫子拿着木棍冲了过来,二狗和姚水英即使再怎么裕火焚身也不可能继续了。

“操……”二狗大骂一声站了起来,挺着下面就去打洋辣子。

癫子一般都怕凶的,见二狗发疯一样冲了过去,这小子急忙急刹车砖头就跑,看来傻子也有怕的。二狗在后面紧追不放,心想赶的远点再回来,省的再来吵事。

“噗通……”二狗追的急了,没想到洋辣子索性跳进了河里,一下就游到了河中间去。没想到洋辣子这癫子水性还不错。看到洋辣子跳河了,二狗只好转了回来。自己再怎么气也不会追到河里去的,除非自己也疯了还差不多。

“二,二狗,他走了。”

“走了。”

这时候姚水英已经站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了一句,然后又低头接着整理身上被二狗揉的皱巴巴的衣服裤子。

“婶,我们再来吧。”二狗走过去又要搂姚水英,姚水英闪开了。

“二狗,还,还是先开门吧。”姚水英吓怕了,刚才也就是洋辣子不会去传播,要是别人就麻烦了。

“那好吧。”二狗无奈的答应了。

这次姚水英非常果断的蹲了下来,让二狗站上她的肩头。二狗爬上去,很快就够到了上面的木头,然后一个引体向上就坐跨坐在了木头上。

“二狗小心。”姚水英在下面看着不放心的轻喊了一句。

“没事。”二狗说着话,人已经慢慢的扒着墙站了起来,正好可以够到墙壁的最上面,又是一个引体向上,趴在了墙头。

“咚……”

二狗直接跳了下去。吓得姚水英心惊胆战的。

“二狗,没事吧,啊……”

“二狗,二狗……”

喊了几次,二狗才回了一句:“没事。”其实二狗的屁股痛死了,才刚刚缓过气来。

进入屋里,里面非常的暗,按照姚水英说的二狗在堂屋的桌子上摸了一下,幸好,上面果然有一串钥匙,马上拿起来紧走几步从门缝里塞了出去。

姚水英拿著钥匙打开门走了进来,二狗又马上搂住了她。心想在屋里那癫子总不会来了吧。

“嘘……”姚水英的嘴上嘘了一声。“别出声,我婆婆在那边睡着。”

但就在此时……

“谁呀……”姚水英的老婆婆喊了一句。刚才二狗跳下的时候就惊醒了她,只不过老人家反应慢了一些而已。

“婆婆,是我,我刚出去挑了一担水回来。”

“哦,早点睡觉吧,这一天怪累的。”

“呃,知道了。”姚水英答应了一声。

刚才紧张了一下,见那边没了动静,二狗又心急火燎的搂着姚水英往房间里推。

“二狗,不要了,我婆婆醒了。”姚水英顶住二狗,在二狗的耳边小声的说。

“没事的,我们进屋。”二狗的下面非常的硬,直直的顶着姚水英的下面,实在是忍不住了。

“不,不行,你还是回去吧,下次再……”姚水英话没说完就停了下来,推着二狗出门。

“婶,婶……”二狗小声的喊着,搂着姚水英不肯放开,手在她的屁股上做死的揉着,希望再挑起女人的浴望。

要是早知道自己的一跳会吵醒她的婆婆,打死二狗也不会那么急着往下跳的,宁愿多浪费一点时间也要想办法慢慢下来。这下好了,心急还真吃不着热豆腐了。

其实姚水英也是太胆小了点,凭她婆婆那样半聋的状态,而且又不能走路,就算她和二狗在另一边的房间搞翻天她老人家也是听不到的,但姚水英因为从来没偷过人,偏偏胆子又小的厉害,知道婆婆醒着的,打死她也不敢和二狗做那事了。

“二狗,求求你了,走吧,被人知道了我就没法活了。”姚水英被摸的浑身发软,连继续推二狗出去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嘴上求二狗快走,再不走她可真忍不住了。

二狗这种最直接的抚摸,对一个守寡十多年的女人来说是致命的,姚水英能够抗拒这么久已经非常的难得了。

“二狗,你放开我……”

姚水英好像忽然下了决心,一下子就推开了二狗。二狗站在门口一愣愣的。女人的心思男人果然还别猜啊,猜来猜去也猜不着。

“二狗,对不起。”姚水英关好门,躲在门后边轻声的说了一句,也不管二狗听不听得到,还是坚决的扭身进了自己的房间。走进房间姚水英站住了,心里一阵阵的失落,再次面对空荡荡的房间和空荡荡的床,两行泪水悄悄的滑了下来。

郁闷啊,杯具啊,没想到还是空欢喜一场。

一步一回头,希望姚水英家的房门会出现奇迹的忽然打开,然后二狗就会不顾一切的再次跑回去,一把抱起寡妇姚水英甩在床头,管他天王老子的,先搞了再说。但,奇迹终究还是没有出现。

出了姚水英家门口,二狗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心里原本的欲望瞬间空荡荡的,甚至开始为自己刚才的鲁莽而自责起来。姚婶是多好的女人,自己怎么就忍心去欺负她呢,以后一定不可以再这样了。酒真是误事啊,让那么好的女人差点就失去了贞洁,以后还是少喝为好。

“喂,疯够没有。”龙兄毫无征兆的忽然就冒了出来。

“咋了,兄弟?”混熟了,二狗就随便了起来。以前二狗当龙兄是神灵一般的存在,现在简直有点当成小跟班的味道了。

“咋了?你还问老子咋了,不是说好了今晚修炼的吗,怎么又挑戏女人去了。”龙兄好像有些愤怒。

“没有,那不算是挑戏,顶多是接触接触。”

“操……”龙兄简直要吐血了。“别废话了,赶快修炼,如果不怕被人踩死的话。”

这句话忽然让二狗想起了那天被黑铁塔羞辱的事情,险些忘记了那天的危险,真他妈草蛋,看来还是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才更好一些,总是靠龙兄也不是个事,何况龙兄都快被逼疯了。

“呃,那,那好吧。”二狗好像是无限的不情不愿。

“靠,修炼这么神奇的东西居然还要老子求你,真是杯具啊。”龙兄和二狗接触久了,原本话不多的他也变得有些痞气了。看来近墨者黑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赶快的,脱光了衣服跳到河里去。”

“啥?这深更半夜的你叫老子跳河,修炼跟跳河扯得上关系吗?”二狗不太愿意了,虽然自己并不介意多洗个澡,但这毕竟是半夜啊,跳到河里多少还是有些怕人的。

“让你进去就进去,不会害你的,害死你老子也吃不到肉。”

“靠……”

二狗此时正走在河边,嘴上骂了一句,还是噗通一声跳了下去。

“喂,兄弟,为什么总是要跳河啊,上次记得给你疗伤也让老子泡在水里,这次修炼也是一样,到底这是为何,告诉哥一个理由。”进入水里,一边游动一边问了起来。

“肯定有用啊,你要知道,这条河是这个世界灵气最最充裕的所在,第一次入门修炼当然是要泡在河里才好,同样的道理,要疗伤也得泡在河里。”

“哦,为什么?”

“这是因为……算了,一下也和你说不清这么多,还是先老老实实修炼。”

“怎么弄,就泡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