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其他 > 首席继承人全文阅读 > 第八十章:所谓意外

第八十章:所谓意外






  “就是你,我们可是刚刚成完礼,你可不能现在就想不要我啊!”

  “那我现在不想要,能退货吗?”

  “不能,货物售出概不退换。”

  黎昕不顾自己颜面死皮赖脸的对着喻妍耍起了无赖,反正是自己的老婆,自己耍赖那叫情调,有不会被别人知道,赖就赖吧!!

  喻妍看着抱着自己的黎昕,很想说:先生!你的节操!!节操啊!!

  无法再继续看着黎昕的喻妍将脑袋埋在了黎昕的怀里。

  可能经过了一天的波折,喻妍真的是太累了,在加上自己病情的发作,所以现在靠在黎昕宽阔的胸膛里面,睡着了。

  而黎昕看着喻妍那即是用粉遮盖着的小脸下不一样的红嫩,眼里的嗜血神情爆发了。

  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抱着自己的黎昕所散发出来的不一样的情绪,喻妍的眉头微蹙了起来,黎昕看着喻妍的不高兴,立马收敛了自己外放的情绪,安稳的带着喻妍回到新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黎昕怀里面所抱着的喻妍刚刚还是微蹙的眉头,现在却以是甜美微笑的面容了。

  看着怀里面这张小脸,黎昕更加小心的护着,将喻妍带回了房间,慢慢的将喻妍放到了床上,放下时喻妍的小手还是不肯放开黎昕。

  “乖,我在这,一会就回来。”

  奇迹般的喻妍刚刚还是紧抓着的小手便慢慢的放开了。

  将喻妍安放好之后,黎昕来到了旁边的书房里,只见房间里面梁思成早就已经站在里面等待着。

  “总裁。”

  黎昕直接迈过梁思成走向书桌后的靠椅上坐下来。

  “今天的事情查到了吗?”

  待黎昕坐定后,梁思成开始了自己的报告。

  “现在的方向只知道是内鬼,但是具体的人……”

  “看来,我是太久没有出现了,导致你们现在连查一个消息都要这么费力。”

  “首领息怒。”

  梁思成知道,现在的黎昕不是高高坐在黎氏集团的黎昕,而是在暗夜里,那个杀人不眨眼,手段残酷的首领,令人闻名惧怕。

  “息怒,你要我怎么息怒,我再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我要知道,所有的一切,办不到,这次参与的所有的人员,全部回炉重造。”

  梁思成听懂了黎昕的意思,连忙应道,想到要去的那个地方,打了个冷颤。

  黎昕很满意自己说出来的效果,毕竟只有这样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傅家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听到了黎昕转移话题,梁思成松了一口气。

  “总裁如你所料,现在的傅康泰已经将江梨花带回了傅家,在回到傅家之前,傅康泰带着江梨花和小孩去了医院,做了DNA测验。”

  “这是毋庸置疑的,不看到确切的证据,老东西是不会承认这个孩子是他傅家的种的。”

  “而在江梨花被赶出订婚宴的时候,消息已经被传到了媒体的耳朵了,其中就有几家会特别的照顾傅泽,不会‘乱’传的。”

  “恩,不会‘乱’传就好。”

  “那,总裁,我有一事……”

  梁思成的话还没有说完,黎昕便开口打断了。

  “你是想问,为什么我不直接交代你们去做这件事情,而是转手交给了盛世的人是吗?”

  黎昕幽幽的说出来,听不出口气是喜还是努。

  “属下逾越。”

  梁思成不敢再继续猜测,在公司里面自己可以和黎昕随意,但是没有人知道,在现在这个情况下,自己较之其他人,自己更加的害怕黎昕。

  因为自己所见到、所听到、所知道比别人更多,但是除去害怕,更多的是尊敬和崇拜,梁思成相信,同样的情况下,是自己一定做得不如黎昕,这不是泄气,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

  其实在现在的黎昕,家庭和睦,生活快乐,吃穿不愁,可是黎昕在这种情况下,黎昕比一般人却是更加的努力,坚定的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做到了,知道现在赢到了全部暗夜人的不离不弃。

  “其实,只是想她开心,既然她没有让我插手管这一件事情,那么我就从旁协助,只为她一笑,什么都好。”

  黎昕像是回忆到了什么,嘴角挂着甜蜜的微笑。

  “所以,伤害她的人,我不会放过,这只是一个开始。”

  梁思成看到了黎昕现在的样子,要是在两个月之前,打死自己怎么都不会相信,自己的主子会想一个平凡人一样,过的有血有肉。

  “属下知道怎么做了。”

  “恩。”

  “属下告退。”

  梁思成走后,黎昕就回到了房间里。

  看到了床上睡的不安稳的喻妍。

  快步走至床边,在喻妍的身边睡了下来,伸手揽住了喻妍,将喻妍带到了自己的怀抱里面。

  喻妍像是感觉到了抱着自己的是谁,刚刚还是不安的喻妍立马的安静了下来。

  而黎昕就这样贪婪的看着喻妍的睡颜,好似怎么也看不够一般。

  室内一片温馨,窗外,月色静好。

  可是在同样的一片天下,不同的地方,气氛确实完全不同的。

  傅家书房

  咣当——

  “你这个逆子,你看一下你做的好事,要不是我拦下了,我们傅家的名声就全部都被你败坏了。”

  傅康泰随手将书桌上的一本书丢向了傅泽,却被傅泽一闪躲开了,刚刚好砸到了傅泽身后的风古董花瓶上。

  “爸,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一直措施都很好的,这么多年不也没有出事,这是个意外。”

  傅泽惊慌失措额看着自面前飞过去的东西,吓了一大跳,赶紧的解释起来。

  哪知不解释还好,越解释着傅康泰就越是来火。

  “不知道,不知道那个女人人家会认识你,说的那么详细,措施好,措施好,那那个孩子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没有出事,你是没有出事,老子确差一点就被你给气死了。

  意外,我现在就想打的你像一个意外,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的意外,就这一个就已经差一点毁了傅氏,你还想来几个意外,你倒是说说,啊——”

  傅康泰气喘吁吁的,像是被累到了,更像是被气到了,还是被气的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