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其他 > 首席继承人全文阅读 > 第七十七章:不同的情况

第七十七章:不同的情况






  真是太不应该了!

  黎昕看着喻妍的摸样,笑的更加的开心,伸手将喻妍的脑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闷闷的笑着,喻妍听着黎昕的笑声,微微的恼怒自己。

  靠在了黎昕的耳边说:我想先回去了,我有些累了。

  黎昕原本就是不同意喻妍继续婚礼的,现在听到了喻妍在喊累,便直接将喻妍拦腰直接抱了起来。

  喻妍被吓得赶紧的抓紧了黎昕,黎昕则不顾大家的眼光直接将喻妍抱去了位于顶层的新房。

  而所来的人里面,有开心的、有难过的、有激动的、也有不甘心的。

  喻妍婚礼的现场因为黎昕的精心准备所以现场还是很开心的气氛,但是在喻家喻韵的订婚礼上确是一塌糊涂。

  其实刚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虽然因为黎家今天同样有婚事,来宾不多,但是好在一些小公司撑撑场面。

  可是就在订婚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来到了宴会上,哭闹着傅泽是个负心汉,丢下自己母子两个去取富家女。

  就连傅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和这个女人有没有一腿,年轻人更何况是富家子弟的出身,所以从成年开始傅泽就已经知道了男女滋味。

  只是一直以来自己的措施一直很好,也没有过像今天这样闹开来。

  傅泽仔细的看着下面的这个女人,眉清目秀的带着一丝性感,也确实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原来从小看到的都是妖媚的女子,所以傅泽一向偏爱这种小家碧玉的女子,所以会选择喻韵也有这一方面的原因,就是因为喻韵一直是安安静静的陪着自己,永远知道在什么时间做什么事,不似接触了几次的喻晴,总是奢想着一些不属于自己的。

  但是傅泽还是分的清楚现在的场合,自己不能认,不然自己的名声就会因为这一件事情变丑。

  其实在外面搞女人搞出孩子来傅泽不是第一个,甚至着是男人都会做的一件事情,但是在就在于偷吃有没有擦干净嘴巴,是最重要的。

  “你是哪里来的人,我跟你明明一点干系都没有,你如果是想参加我的订婚礼我是欢迎你的,但是你要是想要搞破坏,认为你能得到什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傅泽看到了自己父亲瞬间变黑的脸色就意识到了不好,立马开口说话。

  傅泽一句话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的,将眼前的这个女人说成了是看上了傅家的钱才会来的。

  “泽哥,你怎么能这么的无情,你明明说过的你这一生只会爱我一个,娶我一个,可是现在你却要去娶这个女人!我的心真的好难过啊!

  你明明在我怀孕的时候就说过,只要孩子生下来,你就会娶我的,所以尽管我怀胎十月你不在我的身边,但是我一直坚信你的性心里氏有我的,有孩子的!

  所以我一直对我们的宝宝说,爸爸忙,没有时间陪你,过了这一段时间爸爸就会来看你了,可是你呢,你现在在这里要和别的女人订婚

  你至我于何地!至孩子于何地啊!呜呜呜……”

  女人一字一句全部都在诉说着自己和傅泽美好的爱情,和现在傅泽的变心。

  傅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而所来的宾客也纷纷指责起傅泽。

  其实如果这件事情放在他们自己的身上也会这么做,但是发生在别人的身上时,他们自己就会是义正言辞的一方。

  在一边站着的喻韵看着哭泣的女子,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原本今天应该是自己出去婚礼当天最美好的一天,可是现在看来,这一天变成了自己的耻辱,自己刚刚订婚的未婚夫之前的女人带着孩子找上门来,这无疑不是狠狠的打了喻韵一巴掌。

  但是现在在人前,要维持自己大方的形象,这是素养,自己不能像这个女人一样的哭闹,因为自己知道这个样子是没有用的。

  “这位小姐,你说这个孩子是我未婚夫的,你有什么证据吗?如果不能的话,我会马上通知保安,我不会看在你是一个可怜人的情况下饶过你的,毕竟你现在破坏了我们傅喻两家的名声。”

  台下女子听到了喻韵的话,哭声截然而止。

  所有的人看到这里都纷纷的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来碰瓷的,来破坏傅喻两家婚事的。

  “怎么,这位小姐说不出来了吗?既然是这样,那麻烦有谁能帮我拨打一下110,谢谢!”

  听到了喻韵说要报警,台下的女子看了一眼人群里,得到了回复。

  “等一下,我有证据。”

  刚刚要打电话的人纷纷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想要看看这个所谓的证据是什么。

  看到了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女子缓缓的开口了。

  “各位先生,小姐,在拿出证据之前,我希望大家听我说完一段话。”

  女子哽咽的说着,目光可怜的看着周围的人。

  一些人看到了,特别是女子不忍心,直接帮助傅泽应下来了,导致傅泽和喻韵说否决话的时间都没有。当然其中或许不乏想要看笑话的人。

  女子看自己的要求得到了同意,便继续说着。

  “我叫江梨花,来自S市边区的一个渔村,那一天是阿泽去巡视,想要购买我们渔村里面的鱼,因为我们村里面有自己特别的打渔技术,所以所打上来的鱼全部是最大最多的。

  那一天我记得天气还很晴朗,我去给我的爸爸去送饭,刚刚好见到了在和爸爸交谈的阿泽,那是的我少女心里,见到了阿泽便觉得自己爱上了他。

  之后的时间阿泽在我们的村子里面呆了一个星期,和我的爸爸谈论并且确定了鱼的事情,而在这一段时间里面,我和阿泽相爱了。

  那时的阿泽对我很好很好,那时的我觉得自己是做幸福的女人,虽然只是和阿泽在一起短短的一个星期的时间,可是我却觉得胜过我之前所活的二十年。

  就这样,在阿泽临走前的前一天,在他的要求下,我将自己的身子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