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玄幻 > 三生三世 枕上书全文阅读 > 第32章 梵音谷(11)

第32章 梵音谷(11)






三日后,白雪茫茫,唯见鸟语不闻花香。r

凤九狠心在醉里仙花大钱包了个场,点名前阵子新来的舞娘桃妆伴舞作陪,请东华吃酒。其实按她对东华的了解,帝君似乎更爱饮茶。但比翼鸟的王城中没有比醉里仙这个酒家更贵的茶铺,小燕建言,既然请客,请得不够贵不足以表达她请客的诚意,她被小燕绕晕了,就糊里糊涂地定在了醉里仙。r

凤九为什么请东华吃酒,这桩事需回朔到两日前。两日前她尚沉浸在频婆果一时无法得手、且此后需日日伺候东华的忧患中,加之没有睡醒深一脚浅一脚地行到宗学,迎头却正碰上祭韩夫子匆匆而来。r

她因为瞌睡还在脑门上没有心情同夫子周旋,乖顺地垂头退在一旁。但夫子竟然一溜小跑笔直行了过来,脸上堆出层层叠叠慈祥的笑拱出一双出众的小眼睛,她心里打了个哆嗦瞌睡立刻醒了,夫子已经弓着腰满含关爱地看着她:“那个决赛册子前些日誊抄的小官誊漏了,昨日帝君示下老夫竟然才发现少誊了你的名字,”又捋着一把山羊须满含深意地讨好一笑:“恕老夫眼拙,哈哈,恕老夫眼拙。”r

凤九耳中恍然先听说决赛册子上复添了自己的名讳得频婆果有望,大喜;又听夫子提什么帝君,还猥琐一笑称自己眼拙,瞬间明白了她入册子是什么来由,夫子又误会了什么。她平生头一回在这种时刻脑子转得飞快,但夫子虽然上了年纪行动却比她的脑子更快,她正打算解释,极目一望眼中只剩老头一个黑豆大的背影消失在雾雨之中。r

凤九觉得,这桩事东华帮了她有功。若寻常人这么助她,无论如何该请人一顿酒以作答谢。但东华么,自重逢他也带累自己走了不少霉运,如今他于自己是功大于过过大于功还是功过相抵,她很困惑。困惑的凤九想了整整一堂课,依然很困惑,于是,她拿此事请教了同在学中一日不见的燕池悟。r

小燕一日前挥别凤九喜滋滋住进帝君他老人家的华宅,理所当然水到渠成地遇到心上人姬蘅公主。姬蘅见着他得知东华同他换居之事,呆愣一阵,妩媚又清雅的一张脸上忽然落下两滴热滚滚的泪珠。姬蘅的两颗泪犹如两匹巨石砸进小燕的心中,令小燕忽感得到心上人的这条路依然道阻且长。小燕很沮丧。r

当晚,小燕就着两壶小酒对着月色哀叹到半夜。最后一杯酒下肚忽然顿悟,尽管他从前得知凤九乃青丘帝姬时十分震惊,难以相信传说中东荒众仙伏拜的女君乃是这幅德性,但凤九她着实继承了九尾白狐一族的好样貌,如今东华同有着这么一副好样貌的凤九朝夕相对……当然他也同凤九朝夕相处了不少时日,但他对情专一么,东华这样的人就定然不如自己专一了,倘能将东华同凤九撮合成一处……届时东华伤了姬蘅的心,自己再温言劝慰趁虚而入,妙哉,此情可成矣!r

东华同凤九,他初见凤九的确以为她是东华的相好,但那时没怎么注意她的姿色,后来注意到她的姿色时也晓得了她乃青丘的女君,其实同东华没什么干系,也就没有多想她同东华合适不合适的问题。如今细致一思量,他两个站一处,其实还挺般配的么。小燕为心中勾勒的一副美好前景一阵暗喜。凉风一吹,他忽然又想起从前在凤九的跟前说了东华不少坏话……心中顿生懊恼。小燕端着一只空酒杯寻思到半夜,如何才能将东华的形象在凤九跟前重新修正过来呢,一直想到天亮,被冻至伤寒,仍没有想出什么妙招来。但次日学中,凤九竟然主动跑来请他参详她同东华的纠葛之事,燕池悟拧着鼻涕举头三尺,老天英明!r

小燕一心撮合凤九与东华,面对凤九的虔诚请教,无奈而文雅地违心道:“冰块脸,不,我是说东华,东华他向来严正耿介,不拘在你们神族之内,在我们魔族其实都是有这种威名盛传的。但今天,他为了你竟然专程去找那个什么什么夫子开后门,这种恩情不一般啊。你说的半年不来救你或者变帕子欺骗你之流的小失小过,跟此种大恩大德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说到这里,他禁不住在内心中呸了自己一声,但一想到未来幸福,又呸了自己一声后继续道:“你要晓得,对于我们这种成功男人来说,威名比性命还要更加重要,但是冰块脸他,不,东华帝君他,他为了你竟然愿意辱没我们成功男人最重视的己身威名。他对你这样好,自然是功大于过的,你必然要请他喝一顿酒来报答,并且这顿酒还要请在全王城最贵的醉里仙,叫跳舞跳得最好的姑娘助兴。”他语重心长地看着凤九:“我们为魔为仙,都要懂得知恩图报啊,如果因为对方曾对你有一些小过失,连这种大恩都可以视而不见,同没有修成仙魔的无情畜生又有什么区别呢?”r

凤九完全懵了:“我方才同你讲的那些他欺负我的事,原来只是一些小过失么?在你们不在事中的外人看来,其实不值一提么?原来竟是我一直小题大做了?”颓然地道:“是我的心胸太狭窄了么?这种心胸不配做东荒的女君罢?”r

小燕心中暗道冰块脸可真够无耻的,自己也真够无耻的。看到凤九整个世界观在他一席话间轰然崩溃的神色,又想到姬蘅的貌美与温柔,他咬了咬牙,仍然诚恳且严肃地道:“当然不值一提,东华他此次这个举动,明显是想结交你这个朋友的意思。能交到这么一个朋友,你要珍惜,据我长久的观察,从前我对东华的误会也太深,其实东华帝君他是个……难得一见的好人。”话间他又在心中深深地呸了自己一次。r

凤九眉头紧皱地沉思了好一会儿,在小燕极目遥望天边浮云时,失魂落魄地、摇摇晃晃地走开了。然后第三天,就有了醉里仙这豪阔的千金一宴。r

宴,是千金一宴。跳舞的桃妆,乃是千金一曲舞,脚底下每行一步就是一笔白花花的银钱。凤九看得肉痛,因她当年身无分文地掉进梵音谷,近半年全靠给小燕烧饭从他身上赚些小钱,这一场豪宴几乎垫进去她半副身家。r

二楼的正座上东华正一脸悠闲地把玩一个酒盏,显见得对她花大钱请来的这个舞娘不大感兴趣。右侧位上不请自来的燕池悟倒是看得兴致勃勃,他身旁同样不请自来的姬蘅公主,一双秋水妙目则有意无意地一直放在东华身上。r

这个情境令凤九叹了口气,其实他二位不请自来也没有什么,她好不容易摆回阔,多两个人也是两份见证。只不过,左侧**这位闲坐跟着乐姬打拍子的九重天元极宫三殿下连宋君,以及他身旁有样学样拿着一把小破扇子亦跟着打拍子的他的表弟糯米团子阿离……这二位竟然也出现在这个宴席上,难道是她眼花了还没有睡醒?r

因她虽是主人却最后一个到宴,到宴时二楼席上的诸位均已落座有些时辰,大家对连宋和团子的出现似乎都很淡定。团子恍一瞧见她,蹭地从座上站起来,天真中带着担忧的目光在她脸上停了片刻,又装模做样看了一眼周围,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坐了回去。r

她一团云雾地上了楼,同在座诸位颔首算打了招呼。东华把玩酒盏中觑了她一眼,目光停在身旁的座位上,她领悟到帝君的意思,挠着头从善如流地缓步过去坐下。r

刚刚落座,侍立一旁的伙计便有眼色地沏过来一壶滚滚热茶。对面白帘子后头流泻出乐姬一把淙淙琴音,雕梁画栋间如鱼游走,而面前茶烟袅袅中团子圆润可爱的侧脸若隐若现。r

凤九抿着茶沉吟,感觉一切宛若梦中。但隔壁的隔壁,姬蘅钉在东华脸上的目光又热切得这样真实。她一时拿不准,想了片刻,伸手朝大腿上狠命一掐……没有感觉到痛,心道果然是在做梦,不禁又掐了一把,头上东华的声音幽幽传来:“你掐得还顺手么?”凤九的手一僵,垂头看了眼放在帝君腿上的自己的爪子,默然收回来干干一笑:“我是看帝君你的衣裳皱了,帮你理一理。”r

东华眼底似浮出一丝笑,凤九未看真切,但见他未再同她计较,便垂头对准了自己的腿又是一掐,痛得呲牙咧嘴中听隔壁连宋君停了拍子突然轻声一笑:“看来九歌公主见了本君同天孙殿下果然吃惊。其实本君此行原是给东华捎老君新近练成的一味丹,天孙无意中丢失了陪她玩耍的阿姊,一直恹恹提不起精神,便将他同领出来散一散心。不过,”似笑非笑地看了眼东华:“倒是本君送迟了这瓶丹,此时你怕是没什么必要再用到它了罢?”r

凤九听连宋叫出九歌这两个字,方才反应出上楼时团子的神情为何如此古怪,看来他们也晓得比翼鸟同青丘有梁子,需得帮她隐瞒身份。连宋君虽然时常看上去一副不大稳妥的样子,行起事来还是颇细致周全。r

东华像是对手中把玩半天的酒盏厌倦了,微一抬袖,连宋指间莹白的玉瓶尚未揣回已到他的手中,转了一圈道:“现在虽然用不上,以后难说。”r

连宋敲了敲扇子:“早知你不会如此客气。”r

他们这场哑谜般的对话令凤九心生好奇,正要探头研究研究东华手中的玉瓶装的是什么灵丹妙药,被忽视良久的团子却再也沉不住气。今日团子穿着碧绿色的小衫子,蹭蹭蹭从座上跑过来,像是迎面扑来一团闪闪发光的绿色烟云。r

凤九感觉团子看着自己的眼神很忧郁,半年不见,他竟然已经懂得了什么叫做忧郁!忧郁的团子看定凤九好一会儿,突然笨手笨脚地费力从腰带上解下一个包袱,包袱入手化作数十倍大,压得他闷哼一声翻倒在地,凤九赶紧将他扶起来。包裹摊开,迎面一片刺目的白光,层层叠叠的夜明珠铺了整整一包袱皮,凤九傻眼了。r

团子热切地看着她,扬声道:“这位姑娘,你长得这么漂亮,有沉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姿,本天孙很欣赏你,这些夜明珠给你做见面礼。”凤九一个趔趄,团子吃力地撑住她,在她耳边小声地耳语道:“凤九姐姐,你的钱那天都拿去下赌注了,但是听说在这里生活是要花钱的,我就把从小到大的压岁钱送来给你救急。我刚才演得很好吧~~~”凤九撑着团子坐稳当,亦在他耳边耳语道:“演得很好,够义气。”r

但,今日不甘寂寞者绝非团子一人。早在上楼时凤九便琢磨着,人这么齐,拉开如此一场大幕,不唱几出好戏都对不起自己砸下去的银子。松云石搭起的台子上,桃妆的舞步刚随乐声而住,姬蘅公主果然不负所望当仁不让地越座而出,将一个青花汤盅献在了帝君的跟前。r

汤盅一揭传来一阵妙香,香入喉鼻间凤九辨识出这是借银雪鱼勾汤炖的长生藤和木莲子,姬蘅的手艺自然赶不上她,不过就这道汤而言,也算是炖得八分到位了。凤九的记忆中,东华的确对木莲子炖汤情有独钟,这么多年,他的口味竟然一直没有变过。r

楼间一时静极,只闻姬蘅斟汤时盅勺的碰撞声,凤九搭眼看去,东华正垂头瞧着姬蘅斟汤的手,细致又雪白的一双手,上头却不知为何分布了点点红斑,看着分外扎眼。待一碗热汤斟完呈到跟前,东华突然道:“不是跟你说过不能碰长生藤?”一旁凤九握着茶盅的手一顿,另一旁的连宋君悠悠地打着扇子。r

姬蘅的肩膀似乎颤了一下,好一会儿,轻声道:“老师还记得奴不能碰长生藤。”抬头勉强一笑,道:“奴是怕老师在九歌公主处不惯,才借着今日炖了些汤来,木莲子汤中没有长生藤调味又怕失了老师习惯的风味,不过奴碰得不多,并不妨事。”停了停,一丝胭红突然爬上脸颊:“不过,老师能为奴担心一二,奴也觉得……”r

后半句正似语还休之间,凤九哒地一声搁下茶盅,咳了一声道:“我去后头瞧瞧酒菜备得如何了,”小燕闷闷起身道:“老子同去。”团子左看看又看看,凑热闹地举起手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r

东华握着汤盅的手顿了顿,抬头看着起身的凤九,凤九一门心思正放在袖中什么物件上,摸了半天摸出一个精致的糖包来,摊开顺手取出两块萝卜糕打发就要跟过来的团子:“你在这儿吃糕别来添乱。”回头又递给小燕两块道:“你也吃糕别来添乱。”手递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又收回去:“哦,你这人毛病多,萝卜你不吃的。”顺手将两块糕便宜了团子,团子瞧了半天手上的萝卜糕,对坐下来吃糕还是跟过去添乱很是纠结,想了一阵,扭捏地道:“我边吃边跟着你吧,跟着你出去玩一会儿也不影响我吃这个糕的。”r

凤九瞪了团子一眼,眼风里突然扫到安静的小燕。在她的印象中,小燕时时刻刻动如脱兔,如此静若处子委实罕见,忍不住多看了他一会儿。r

就她盯着小燕这一小会儿,小燕已经幽怨地将目光往东华面前的那只汤盅处投了三四回。凤九恍然明白,小燕他一定很羡慕姬衡给东华做了汤,又很受伤姬衡没有给他做。这幅可怜相激得凤九母性大发,沉吟中本着安慰之意,垂头在袖中掏出先前的那个糖包来。r

奈何左看右看糖包中都没有什么小燕能吃的糕可以哄一哄他,叹了口气向他道:“我早上只做了几块萝卜糕赤豆糕绿豆糕和梅花糕揣着备不时之需,绿豆和赤豆你都不爱吃,梅花糕虽然吃但是这里头我又放了你不吃的姜粉,”又叹一口气道:“算了,你还是跟着我添乱吧。”r

颓唐的小燕略微提起一点精神,绕过桌子嘀咕道:“你就不能做个老子爱吃的么,”突然想起什么可怜巴巴地抬起头:“你是不是不记得老子喜欢吃什么糕了啊?”r

小燕这样的委屈真是前所未见,极为可怜,凤九内心深处顿时柔软得一塌糊涂,声音中不自觉带上一点对宠物的怜爱:“记得,梅子冻糕少放甘草,”沉吟道:“或者,今午让他们先上一盘这个糕,萌少说此处的厨子厨艺不错,料想做出来应该合你的口味。”小燕颓废中黯然神伤地回道:“好罢,让他们先上一个吧。”又颓废且黯然神伤地补充道:“老子近来喜欢咸味的,或者别放甘草放点盐来尝尝。”再颓废且黯然神伤地道:“做出来不好吃再换成先前的那种,或者蛋黄酥我也可以勉强试一试。”凤九听得头一阵晕,他往常这么多要求早被她捏死了,但此时看在他这样脆弱的份上她就暂且忍了,牙缝里耐心地憋出几个字道:“好。先让他们做个加盐的给你尝一尝。”话刚落地突然听到姬蘅极轻的一声惊呼:“老师,汤洒了。”r

凤九循声一望,正撞上东华冰凉的目光,姬蘅正贤惠地收拾洒出的汤水弄脏的长案,东华微抬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被他这么定定瞧着,凤九觉得有点疑惑。木莲子汤轻雾袅袅,连宋君干咳一声打破沉寂道:“早听说九歌公主厨艺了得,本君一向对糕点之类就爱个绿豆赤豆,不晓得今天有没有荣幸能尝一尝公主的手艺?”r

凤九被东华看得头皮发麻,正想找个时机将目光错开又不显得刻意,听连宋笑盈盈一席话,心中赞了他一句插话插得及时上道,立刻垂头翻糖包将仅剩的几块糕全递了过去。对面的琴姬突然拨得琴弦一声响,东华的目光略瞟开,被晾了许久的姬衡突然开口道:“老师,要再盛一碗么?”燕池悟遥遥已到楼道口,正靠着楼梯递眼色招呼凤九快些。乐姬弹起一支新曲,云台上桃妆自顾调着舞步,凤九心中哀叹一声,又是一把钱!提着裙子正要过去,行过东华身旁却蓦然听他低声道:“你对他的口味倒是很清楚。”